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月光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之捡个暗卫生崽崽

穿越之捡个暗卫生崽崽

傲娇鬼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无敌金手指+超甜双洁+沙雕种田初夏是一名星际特工,在和同事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飞船坠毁,初夏穿越了,她在来南诏国的第一天就把自己给嫁了,之后带着夫君和队友在古代一路打怪升级,打着打着把自己的老公送到了巅峰。暗尘:我胃不好,需要老婆亲亲抱抱举高高。避雷:感情进展很快,部分剧情进展也快,没有男二,无脑文,不需要考究。第一次写文不足之处有很多!

主角:初夏,暗尘   更新:2023-02-28 17: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初夏,暗尘的其他类型小说《穿越之捡个暗卫生崽崽》,由网络作家“傲娇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无敌金手指+超甜双洁+沙雕种田初夏是一名星际特工,在和同事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飞船坠毁,初夏穿越了,她在来南诏国的第一天就把自己给嫁了,之后带着夫君和队友在古代一路打怪升级,打着打着把自己的老公送到了巅峰。暗尘:我胃不好,需要老婆亲亲抱抱举高高。避雷:感情进展很快,部分剧情进展也快,没有男二,无脑文,不需要考究。第一次写文不足之处有很多!

《穿越之捡个暗卫生崽崽》精彩片段

南诏国,南安帝二十四年。

清溪村后山。

晚风在山谷中吹起,摆动的树叶响起沙沙声。

暗尘身着着黑色夜行衣,身上遍布伤口,鲜血从伤口处渗出,把原本黑色上衣染成暗红色。

暗尘是一个名叫“影队”的暗卫队成员。

顾名思义,暗卫队就是隐藏在暗中的负责保护皇室成员的小队,这个世界上至皇家下至世家大族都会多多少少培养属于自己的势力。

暗尘所在的暗卫队名叫“影队”,率属于三皇子,是南诏国综合实力最强的暗卫队。

三皇子收到秘密的情报称,东临国的太子试图拉拢五皇弟借兵推翻东临国的政权。

暗尘身上的伤就是阻击东临国太子暗卫队留下的。

虽然影队实力很强,但为了联系上南诏国五皇子,东临国的太子这次是下了血本,派出太多精锐的暗卫队,单凭影队没法阻拦。

而且更糟糕的是,为了防止影队走漏这次两国太子、皇子密谋的消息,东临国的暗卫队对影队成员进行围杀。

此刻的影队三四个人一路逃亡到了清溪村后山,凭借着此处树木浓密,才有一丝喘息的机会。

“我不能死。”暗尘挺直背脊,跪立在残叶堆中,缓缓阖上双眼感受着落叶的拍打,英俊的脸上露出暗卫队罕有的疲惫。

长时间的厮杀,暗尘现在最希望的事就是能休息片刻。

他缓缓闭上双眼,他太累了。

可事与愿违,一道声音让暗尘重新睁开双眼:“大家分开逃,一起走目标太过显眼,暗尘你往南边走。”

说话之人是影队的队长暗影,他身高一米八左右,长相一般,冰冷的眸子盯着面前脸色苍白的暗尘。

暗影向来嫉妒暗尘,不为别的,就是他没有暗尘的英俊。暗卫队虽然大部分时间都行走在暗中,但在明面上时,外人总认为暗尘才是影队的队长。

在古代,帅哥同样是加分项。

对此,为了泄恨,暗影就经常给暗尘小鞋穿,时常把危险的事交给暗尘做。他这次喊暗尘去南边,就是打算让他吸引东临国暗卫队的火力,让自己有更大的几率逃出去。

旁边站着的另一个暗卫队成员暗渊淡淡开口:“你想让暗尘去死吗?”

“必要时总要牺牲的人站出来。”

眼见自己的小计谋被识破,暗影索性不装了,说完便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暗尘默默地站起身子,几缕发丝落在他的稚眉间,随风微微拂动,额角晶莹的汗珠顺着他的脸颊滴落在剑上。

影队成员就属他受伤最重,几乎失去了行动能力,他虽然不想死,但能活下来的几率太渺茫了。

他双眼无神看着天空,嘴里喃喃道:“是啊,总得有人牺牲。”

说完,他拖着重伤之躯朝着南边的树林走去。

暗渊转头看着暗尘离去的方向,张口想说什么,但发现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口,许久之后朝着暗影的方向跑去。

此时清溪村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坐在木阶上发呆,小姑娘眉目精致,皮肤白皙,唇红齿白的 她来到这里已经一个小时了。

初夏是星际中的一名特工,因为在蓝色星球美丽国以乐队做掩护盗取他们做生化实验证据被围攻而导致初夏的飞船直接坠落。

让她和其他两个队友一起芭比Q了,她穿越了,不知道其他两个队会不会像她一样穿越了。

初夏接收了记忆,知道了穿越的这个地方叫南诏国青阳城云阳镇清溪村。

她是这个村的一个小孤女,叫叶初夏,这个小孤女和她长的一模一样。是村里叶青云的女儿。

叶青云夫妇前几年出去送货的时候被山匪抢劫活活砍死了,叶青云夫妇死后只剩下原主自己一个人生活,前几天原主生病了没有钱买药,发高烧给烧晕活活饿死了,享年18岁。

唉!初夏叹了口气,看看漏风的屋顶想着修一下这破烂的屋顶!便从床上跳了下来拍拍屁股。

作为星际空间的特工,初夏是普通公民中被改造过的,身体力量比普通人更强,由于跳的太用力,把泥土地板跳出了一个坑。

初夏用意念从方舱掏出一面镜子,嗯,这张脸和自己的一模一样,天生的美人胚子,满意。

这方舱是她们星际参加多次任务并且都成功了就可以申请的“系统空间”而初夏可以凭借意念将物品随意放进、放出方舱,而方舱就隐藏在初夏识海里。

从方舱拿了一把来自星际的砍刀往后山走去,她要去砍点竹子和茅草回来修理茅草屋破了一个洞的屋顶。


初夏一边哼着前世她学的一首歌,要是前世没有做特工,她都想去做歌星了。

“让我将你心儿摘下

试着将它慢慢融化

未曾到过的地方啊

那里湖面总是澄清

那里空气充满宁静

雪白明月照在大地”

不知不觉她就已经到了清溪村后山了。突然她耳朵动了动,前面有人还是很多人。

作为一名高级星际特工,她的耳力超出了正常人类听觉好几倍,抬头看了看天空,此时天空湛蓝,万里无云,已经好久没有下雨了!

初夏想了想,反手掏出一副墨镜戴上,嗯,只是觉得阳光刺眼,不是她想装逼,她抬脚快步往有人的方向那边跃去。

“哟,怎么不跑了?”

此时暗尘口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他这一刻很平静,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不愧是南诏三皇子的忠犬,你要是说出三皇子的下落,我们可以考虑给你留个全尸。”东临皇家暗卫李建军说道。

旁边的一群人哈哈哈的笑着。

初夏到了这群人附近放轻了呼吸,慢慢的靠近,在附近的草丛里看着这群人,大概有七八个人围着一个人。

她看到这群人围在中间的暗尘,墨镜下的眼睛冒着星星,她获得这个重生的机会就想像普通人一样的过日子,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结婚生崽崽。

初夏咂了咂嘴,啧啧啧,她决定了,就找中间的那个小哥哥。完全是她的菜,而且电视上演的人数多的一方一般都是坏人。

就在那群黑衣人拔剑要往闭着眼睛的暗尘身上刺的时候,初夏快速往地上抓起一颗石子往李建军手腕投掷而去。

李建军吃痛应激反应扔了手上的刀。

“是谁?敢暗算老子,给老子出来。”李建军恼羞成怒的四处瞅了瞅,一边喊着。

初夏推推墨镜,不紧不慢的从草丛中走出来走向李建军他们。

李建军看着草丛中出来的人,是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女子,脸上戴着一个奇奇怪怪的东西遮住了眼睛。

“你是谁?”李建军问道,旁边的其他人看到是一个小姑娘,把刚刚抽出的剑都放回了剑鞘,一脸轻蔑的看着初夏。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初夏又推了推墨镜,这墨镜有点松了,等下回去要修一下。

一群东临国的暗卫。。。。。。。。

这女子看着就像仙女一样,为什么会有这么接地气的名字!

李建军刚刚被初夏扔了一下手腕他知道这个女的内力很厉害,他的手现在还一直发麻颤抖,不宜硬杠。

(初夏表示她只是力气大而已啊)

李建军便作了作揖问道:“不知我们怎么得罪了胡姑娘?”

初夏挑了挑眉,伸出了她的纤纤玉指向李建军,又勾了勾手指,缓缓开口道:“你过来,我要送你一个礼物。”

李建军吞了吞口水还是往初夏那边走去。

一到初夏跟前,还没反应过来,初夏二话不说就拉着李建军的衣领往下拉,送了他几个大逼斗。

由于身高差距,初夏还往上跳了一下。

李建军反应过来,刚想反击的时候就被初夏单手拎了起来,像二人转的那块绢布被转了几圈往十几米开外的大树上扔去。

刚刚好死死的卡在树杈之间一声不哼的晕死过去!

初夏拍了拍手掌,对着其他黑衣人勾勾手,又

摸摸鼻子,学着李小龙的经典动作跳了跳。

剩下的暗卫们一脸惊恐的看着初夏,这女的力气为何如此大?老大都被扔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他们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

初夏看他们僵持不下,不耐烦的快速出击,踢倒了几个黑衣人,扛着暗尘就跑。

等这一群黑衣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有一阵风从他们脸上刮过,一人送了一个大逼斗。

初夏做人做事都是很公平的,刚刚那个头领她给了大逼斗,这群人每个人都要有才比较公平一点。


初夏扛着暗尘一路狂奔,她觉得要是换成溜冰鞋都要滑出风火轮了。

路过竹林她没有感觉到黑衣人追上来便把昏迷的暗尘轻轻放下。

初夏顺手折了几根竹子薅了一把茅草和竹子捆在一起往背上背,再公主抱把暗尘抱起往山下走去。

另一边,清溪村后山的那些东临国暗卫反应过来之后只能看到一些扬起的灰尘。

每个人都捂着脸往卡着李建军那棵树走去,花了一番力气才把昏迷的李建军弄下来,几人面面相觑之后背着李建军往之前落脚的山洞走去。

到清溪村已经晚上快六点了,古代人没有娱乐活动,为了省灯油都早早休息,所以她一路都没有遇到村里人。

初夏把暗尘轻轻的放在床上,扒了他身上的衣服看了一下伤口,身上虽说皮肤白皙,但是都是旧伤叠新伤的,而此时暗尘的呼吸也越来越轻微了。

初夏不做他想,意念一动就把暗尘带进了方舱,放入治疗仓,按下治疗键,这是他们星际高级特工人手一台的方舱,当然低级特工是没有的。

方舱里面有很多军火枪支坦克什么的,都是星际分配和自己收集的。

每个方舱里面都有一栋小别墅,治疗仓就放在小别墅里面,这治疗仓功能强大,只要还有一口气的人放入都能恢复正常。

小别墅外面的的空间除了停放坦克这些,由持有者开发,她的方舱还和他们星球淘淘乐联通了。

需要什么东西都可以在淘淘乐购买,后勤会瞬间传送到定位的地方,以便他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补充物资。

初夏想想家里的被子什么的又薄又旧的,她往置物间走去拿了一套被子四件套和被芯、枕芯什么的。

看着修复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她先把被子扔进洗衣机里面洗干净并且烘干就出了方舱换了小破屋床上的被子。

(谁让她是女主,所以金手指夸张,轻点喷哈!)

房间内暗尘睁开了眼睛看着茅草房的屋顶,又摸了摸身上,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看了看身上不止新伤没了,连身上的伤疤都没有了,身上的皮肤和剥了壳的鸡蛋一样。

正在他疑惑的时候初夏端着从方舱拿出来的食材煮了皮蛋瘦肉粥进来。

“你醒了?还疼不疼?”初夏一边问话,一边往他走来。

“姑娘,是你救了我?”暗尘只记得自己被东临国的暗卫给围攻了,然后他就昏迷了!

“嗯嗯,我救了你,你叫什么名字?你就在我这里待着,等我这两天进山打猎换了银钱,我们就成亲。

对了,你要是敢跑,我就先打断你的腿。”初夏随手拿了旁边刚拿回来的竹子一把捏成了渣渣,恶狠狠的对着暗尘说道。

暗尘吞了口口水:“姑娘,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在下暗尘,但是我无法给你想要的,你能不能放我回去?我回去之后可以给你银钱。”

初夏皱了皱眉头道:“暗尘?真奇怪的名字,我不要你的钱,钱我会自己赚,你是我看上的男人,你只要乖乖的待在我身边就好。现在先把粥吃了。”

暗尘叹了口气想着先取得她的信任再好好和她商量一下,目前看来自己的武功打不过她,只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和她说。

暗尘拿起木质托盘的里面那碗粥慢慢吃了起来。

初夏看着他一口一口的吃着粥,便出了房间从方舱取出了手铐和脚铐。

回了房间就把吃完粥的暗尘给按着铐起来了。一开始暗尘挣扎,一段时间挣扎无果只能眼巴巴瞅着初夏,大口的喘息着。

看到他不挣扎了,初夏才站起身道:“我现在就出去赚钱,你等着,等我回来就成亲。”

转身要走的时候又走回来按着暗尘,在他额头亲了一下,暗尘被亲的满脸通红,被放开之后目光不忿的看着初夏说了一句不知羞耻。

“现在盖了章,你就是我的了。”初夏也不理他那吃人的目光,说完初夏拿起她的砍刀就走了!


初夏心情愉悦扭着屁股手握砍刀往后山走去。

她今天的运气不错,到了后山再往深山走一点就遇到了一只大野猪。

野猪体型大,身体肥溜溜的。它的身上会长满黑色的猪鬃,嘴里卷起两根锋利的獠牙,用来对付想要伤害它的那些大型猛兽。

野猪还是森林里有名的“拼命三郎”。所以看到初夏远远的就往初夏冲来!

初夏往旁边一闪随后掏出消音枪瞄准野猪的肚子开了一枪,野猪瞬间倒地。

初夏怕野猪没死透用力往枪打出来的伤口上再重击了几拳,野猪就前往极乐轮回去往生了。

初夏拿出了把瑞士军刀把子弹给挖了出来,扛起野猪就想走。

“站住,把野猪放下。”初夏转过身眯了眯眼睛,原来是之前后山上围攻暗尘的那些人。

东临国的两个暗卫看到是初夏也愣了一下,不过想着上次是他们没准备好,才会被偷袭,倒没有表现出有多害怕。

初夏抿了抿唇角道:“怎么?你们还想尝试一下二人转?”

李建国和李卫国想着老大李建军被卡在树枝上的样子,咽了口口水对视一眼还是一起出击。

初夏把野猪往其中一个人砸去,那个暗卫自然反应伸手抱着野猪。

由于初夏砸出的力气太大,带着冲击力把暗卫李卫国砸出几米以后野猪直接趴在李卫国身上把他砸晕了。

李建国看到晕倒的李卫国转身就想跑,初夏拿出手铐脚铐追上李建国,伸出手给了脖颈一个手刀,李建国眼白一翻就晕了过去。

初夏把李建国的手脚铐了起来,也给了李卫国送了一副手铐脚铐。

她必须贯彻人人平等的方针。初夏把他们还有野猪扛到稍微偏僻一点的地方藏起来,再掐了一下他们的人中,两人便悠悠的睁开了双眼。

“妖女,你赶紧放开我们。”李建国和李卫国叫嚣着。

初夏随手折了两根手臂粗的树枝塞进他们嘴里,想着这些麻烦迟早要解决,绕到草丛后方从方舱放出她的巡逻犬啊菠萝。

初夏牵着菠萝去闻了闻李建国他们身上的味道,菠萝便撒丫子跑了起来,快速的走到一个偏僻的山洞门口。

初夏歪着头盯着面前的山洞,拿出一个喇叭对着里面喊:“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你们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一切都会成为我放过你们的筹码。我喊到三你们不出来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老大,怎么办?来人内力深厚,莫非这是千里传音?”剩下的几个暗卫看着脸色苍白的李建军一脸无奈。

李建军听到了这是上次那个把他扔树上的女夜叉,正在犹豫要不要出去。

只听门口的人连一都没喊直接喊了三,随后几颗冒着烟的类似火球的东西就扔了进来。几人快速的抬着李建军往洞口跑。

而初夏已经准备了几副手铐在洞口等着他们,扔进去的是烟雾弹,当然还是加了迷药成分的。

李建国他们出来之后一个个瘫软在地,初夏走近给他们每个人都送了一副手铐。

留了一个昏迷的小暗卫没动,留着他回去送信,把其他昏迷的几个人先带进方舱。

再出来已经到了之前藏李建国和李卫国的地方,拔下他们嘴里的树枝一人一颗迷药。

把他们带进去方舱之后,初夏开着一辆军甲车把他们送到了她的基地。

在她别墅远一点的地方是她之前开辟的农场,之前她在不同地方出任务的时候发现那边的果蔬好吃她就会带回种子种在这里。

为了以防他们走到她的别墅,她尝试性的和他们星球的后勤申请了几条机器人电子犬。

电子犬它们外表和二哈一样,但是脑海中植入了芯片,眼睛里植入了摄像头。

没有想到真的成功了,几分钟之后就传送了过来。

以菠萝为首的一队“守村人”正式成立。先识别认证主人再激活,再往它们的脑海里输入任务,离开农场范围之内电晕他们。

这些机器狗内置电流装备,通过牙齿咬合放出比电棒更强一点的电流。

放了两只在别墅巡逻,剩下的七条机器狗都被初夏带到了农场基地。


“醒醒,你姐姐喊你们起来种田了。”初夏往地上的暗卫一人给了一个大逼斗,一边拿着喇叭对他们喊。

以李建军为首的几个暗卫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初夏正眨了眨大眼睛看着他们,他们几个浑身一颤,怎么又是这个恶女?

初夏拿出了手铐的钥匙把他们的手铐都打开了,指了指旁边的田地,说:“你们看到了这些田吗?只要你们帮我种一个月的地我就放你们回家。”

李建军他们满脸黑线,他们一群暗卫竟然来了一趟南诏国就沦为了种地的了?最后在初夏的淫威之下还是妥协了。

初夏指了指李建军说:“你,就是你,你看谁呢?你是他们老大,跟我走,我带你去你们住的地方。”

李建军低着头跟着初夏往瓜棚附近的休息室走去,那是她之前和队友出任务的时候野外生存的集中箱。

这里都是给还没有资格申请方舱的队员住的,里面放了几张架子床和全新的棉被枕头。

还有厨房和浴室,厨房里有铁锅和各种厨房用品,而用的就是沼气池供应的沼气了。

浴室里面配备了马桶和淋浴的花洒。热水则是集装箱上的太阳能板储蓄的热水,还有洗发水和沐浴露,初夏一一介绍这些东西怎么用。

李建军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东西,乖乖,他们王爷用的东西都比不上这些,特别是那个马桶,还可以冲水,排泄物就不见了,听说还会变成烧锅用的火。

他趴在马桶上面盯着马桶里的水咽了咽口水,这水真清,看着甘甜无比。

初夏拧着他的衣领把他扯到厨房从冰箱里面拿了一瓶水蜜桃味的饮料拧开给他。

“你不能偷偷喝马桶里的水,那是不干净的,渴了你就喝冰箱里的饮料和水,没了你就按冰箱门上的按钮,我就会你们补上。知道了吗?”

李建军眼睛亮了亮,原来这个喝完了还可以再有。

甜甜的有桃子味又冰凉凉的,真好喝。

思及此,李建军眼前一亮,像哈士奇表情包一样马上点了点头,反正遇到这个恶女他也逃不了,还不如先苟活一阵子。

初夏教会了李建军所有高科技用品之后便带着他回到蔬菜水果基地。

教他们化肥农药怎么调配。又申请了一个机器人管家指挥他们干活。

确认他们都学会了之后初夏把电子狗召唤过来看着他们就开着军甲车离开回了别墅。

扛着之前打的野猪出了方舱就往集市走去,这里的集市可能是由于朝廷的无能,经济跟不上。

初夏没有电视上的那种人头攒动的热闹感。

但是路人也还是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初夏,这姑娘看起来瘦瘦高高娇娇软软的,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

初夏没有理会他们的窃窃私语,去了集市。

打听了一下,听说进去专门摆摊的集市需要交五个铜板。

幸好印象中原主有十几个铜板,初夏从腰包里摸了摸,最后掏出十几个铜板仔细数了数五个铜板出来给了集市看守员。

进去集市之后随便找了一个角落,放下野猪就坐下等待客人。

“小姑娘。你这野猪我买下了,给你五十个铜板。”说着,还掏出了一串铜钱,要扔给初夏。

初夏缓缓抬起头看了看眼前这个留着八字胡的瘦猴子一样的男人。

真的比峨眉山的猴子还讨厌,初夏看看野猪,随后掰断了一根野猪牙。面无表情的说道:“五十个铜板只能给这个。拿着!”

李二狗气的胡子都要飞了。把野猪牙往地上一扔,说:“你这个小贱人,给脸不要脸,爷本来可以明抢,但还是看你可怜,给了你五十个铜板!你最好不要不识好歹,我李二狗上面有人。”

初夏看了看地上的野猪牙,又看了看趾高气扬的李二狗。

接着单手提着李二狗的腰带,闭着一只眼睛瞄准了集市门口五米开外的一棵大树,抓着李二狗腰带的手前后移动了一下,用力一扔,大概过了一会,集市门口的大树上传来一个男子的惨叫声。

初夏给他体验了一把飞一般的感觉。

站在门口的两个看守揉了揉眼睛,他们没看错的话刚刚那个人是飞上去吧?俩人赶紧搬了木梯往那棵树走去。


初夏看着飞出去的李二狗没有再管他,拍了拍手回到了自己的摊位。

“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啊!刚死的,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初夏学着电视上古代的人叫着。

“姑娘,你这野猪怎么卖?”

来福是镇上鸿运楼的掌柜的,今日上京城来的少主心血来潮说要吃野味。

他已经出来转了好久,但是一直没有找到,这不,刚到这个集市就听到了叫唤声,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

看着野猪也是刚断气没多久的,还热乎着,要是能让少主白季安满意的话,奖赏那是少不了的,说不定还可以把他提到县里或者总店。

“我没卖过野猪,你看着给。但是你不能坑我,不然我也让你体验飞一般的感觉。”说着初夏还指了指刚刚卡在树枝上的李二狗。

刚刚来福过来的路上就看到了集市两个看守在搬梯子把树上的男人给提溜下来,他还想不通是怎么上去的,敢情是这个貌美的小姑娘扔上去的啊!

来福呼了口气道:“姑娘,一般像你这个野猪这么大的,市面上十两左右,我给你十五两,你帮我扛回去鸿运楼如何?”

初夏想了想,随即点头,“可以,把钱给我,然后带路!”

来福从荷包掏出了十两银票和五两白银把钱递给了初夏。

初夏接过了银子之后提着猪尾巴把猪整个提溜了起来跟在来福身后。

来福咂咂嘴,暗自嘀咕,我的老天爷啊,这姑娘的力气可真大。

初夏把野猪放到了鸿运楼后厨就转身走了,她刚出了鸿运楼。

楼上跑下来一个玄色长袍的贵公子,此人正是南诏白家的嫡长子白季安。

白家在南诏国也是一个大家族,白季安的祖父白修文跟先皇还有如今的圣上一起打过很多场仗。

白修文是一个足智多谋的大才,屡建奇功,先皇把他当兄弟,封了护国大将军。

并且在弥留之际还给了白家免死金牌和一道圣旨,就算当今的圣上也不能动白家人。

白家大夫人白季安的母亲柳一柔本就是商贾人家的出身,但是为人聪慧,嫁到白家之后打理生意,现在的白家也算富可敌国的。

话说如果圣上没有猜忌的话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也无可奈何啊。

卸了白修文的护国大将军军衔,不仅由于先帝的遗诏限制着,还有朝堂大臣的压制,最后没有卸职。

在白修文年纪大了之后还承袭了给自己的长子白子杰,也就是白季安的父亲。

二子白子卿任青州太守,携带家眷李氏如意常年都在青州驻守。

白子卿膝下无儿无女,因为李如意当年生产时难产伤了身子,无法再有子嗣,而白家祖训一直都是不纳妾,到时候从家族旁亲中过继一个来继承家业。

白季安生的剑眉星目,唇红齿白,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霸总的形象。

我就不写外貌了,你们自己想象。

他此次来的目的是为了沿途查账,到了这青阳镇想吃野味,便多停留了几日。

刚刚在楼上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女子怎会和母亲如此相似?而自己家中的亲妹妹和母亲却一点都不像,他正想追下来看清楚,人却不见了。

“来福,刚刚那女子是谁?”

“少东家,那是卖野猪的姑娘,我在集市遇到的就叫她帮忙扛到我们酒楼来了。

大抵是等了许久,不见白季安的回应,来福悄悄的抬头看了看白季安。

此时的白季安冷着一张脸。

咦?少东家的眉眼和嘴巴为何会和刚刚的那个卖野猪的小姑娘有几分相似?

此时的来福心里已经开始了一段脑洞大开的想象,莫非那姑娘是将军的私生女,而今天刚好被少东家看见了,想杀人灭口?

初夏拿了十五两喜滋滋的直奔布庄买了婚服盖头婚鞋还有她和暗尘的普通的换洗衣物各两套,花了她五两银子。

随后又去杂货铺买了红蜡烛和一个背篓,把东西放进背篓,背起背篓就往村里走。

初夏记忆力好,并且记忆里有原主来镇上的路,所以轻车熟路的往回走。

初夏完全不担心会迷路,快到村口的时候初夏闪身进了旁边的小树林,从空间拿出了各种食材和调料放入背筐回了家。

此时初中各家各户都是炊烟袅袅,一副和谐景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