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月光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综影视之宿主她忙着攻略男配

综影视之宿主她忙着攻略男配

爱吃抽子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黄杏子喜欢看各种各样的影视剧,然后有一天,她看着看着就穿越了,后面还跟上来一个美男系统。看她黄杏子如何在影视剧里面大显身手,使出无限金手指,不做恋爱脑,是全书的人间清醒。《苍兰诀》《沉香如屑》《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主角:黄杏子   更新:2023-01-25 11: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黄杏子的其他类型小说《综影视之宿主她忙着攻略男配》,由网络作家“爱吃抽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黄杏子喜欢看各种各样的影视剧,然后有一天,她看着看着就穿越了,后面还跟上来一个美男系统。看她黄杏子如何在影视剧里面大显身手,使出无限金手指,不做恋爱脑,是全书的人间清醒。《苍兰诀》《沉香如屑》《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综影视之宿主她忙着攻略男配》精彩片段

黄、杏、子。

不要看这个名字听起来平平无奇,但是她可是一个传说中的人物。

黄杏子有一个名号,那就是——————“中华小剧库”。

黄杏子虽然只活了短短二十几年,但是人家的阅历可丰富着呢。

不但看完了成百上千部影视作品,不管是几百集的剧,还是几十集超长时间的剧,她全都看过。

而且她还是一个穿越经验丰富的穿越者,每一次的任务都圆满完成,让一众穿越者望尘莫及。

所以,黄杏子在快穿的世界里面,算得上是堪比唐僧肉的香饽饽了。

但是,黄杏子也有失足的时候,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运气差得很,虎落平阳被犬欺,系统们都不愿意找黄杏子了。

但是却有一个系统,找上了黄杏子。

系统112233是系统君里面最默默无闻的一个,他的原形是一只软软糯糯的黑柴,看起来呆呆傻傻的眼睛还特别地圆。

找到黄杏子的时候,系统112233还认不出那是黄杏子。

结果还是黄杏子主动和112233签订了契约。

系统112233无辜又傻傻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杏子宿主,我们要穿越的第一个世界是《苍兰诀》,你的任务是攻略长珩仙君,助攻小兰花和东方青苍,你准备好了吗?”

黄杏子:如果我说我还没有准备好,112233会不会当场哭出来?

“准备好啦!112233,我们一起走吧!”黄杏子抱起小黑柴,一起进入了时空门。

————————————————————————————————————————

进入到《苍兰诀》

阶段——人间副本阶段

地点——谢婉卿所在的飞仙阁。

在苍兰诀中黄杏子的人物身份——飞仙阁新进女伎(卖艺不卖身),身世成谜,日后揭晓。

“我的个老天爷!你怎么还在这里,其他女伎都去打扮了,黄杏子你怎么还躺在这里睡觉!”

一个表情夸张,脸上都是皱纹的老妈妈把躺在地上的黄杏子给推醒了。

黄杏子一脸懵逼地从地上爬起来,看看自己周围的环境,还有周围的人。

这房子里面是古代房子的样子,华丽奢靡,一看就是富家子弟来消遣玩乐的最佳去处。

不远处的地方就有几个穿着花衣的姑娘靠着几个衣着打扮光鲜亮丽的公子哥儿,说说笑笑地走远了。

黄杏子意识到了自己这是已经在《苍兰诀》里面了。

“黄杏子!你还在看什么呢!你不过就是我新招进来的一个小小的女伎,不要在这里给我偷懒,赶紧去给我收拾收拾,马上招待客人去!”

老妈妈最看重的就是客人,尤其是有钱的客人,她才不会管女伎和妓女的死活。

黄杏子倒是一点都不觉得着急,但是表面上却还是乖乖巧巧地回答着凶神恶煞的老妈妈。

“老妈妈,你不要生气,生气得多了脸上的皱纹就更多了,我这就去收拾。”

老妈妈乍一听也以为黄杏子这是在为她着想,脸色这才变好了一点。

但是等黄杏子溜之大吉之后,老妈妈才意识到黄杏子这是在绕着弯儿地说她老!

老妈妈咬牙切齿了一会儿,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是猴子在龇牙咧嘴一样。

溜的跟兔子一样的黄杏子当然也看到了气急败坏的老妈妈脸上的表情,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112233,你看见没?那个老妈妈还真是有趣得很!”

黄杏子把走到脚边的小黑柴一把抱了起来,脸上的笑容满面,和花儿一样灿烂。

“杏子,你好厉害啊。”系统112233的一双黑豆眼里面冒出了星星,黄杏子看见了都直呼可爱。

“我还有更厉害的呢!看好了,112233。”

黄杏子慢慢地走到了萧润所在的房间。

飞天阁新招进了一批年轻的女伎,那么作为飞天阁的头牌,又是一众女伎里面技艺最为高超的谢婉卿,现在肯定是在忙着指导新进的女伎,自然是没有功夫来招待萧润。

所以,黄杏子知道,萧润现在肯定是一个人在屋子里面喝闷酒。

要是这个时候进去,和萧润认识认识,给萧润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那么攻略萧润,不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黄杏子越想越起劲儿,自己在萧润的门口沾沾自喜了半天,还有一只傻乎乎的黑柴犬陪着黄杏子。

一人一狗都傻兮兮地笑着,看起来怪变态的。

就在黄杏子打算抬起脚,推开门走进去的时候,里面的人却突然把门打开了。

开门的人就是黄杏子要攻略的对象——萧润(长珩仙君)。

萧润一开门就看到了一个穿着鹅黄色衣裙,头上带着色彩绚丽的簪花的年轻姑娘。

这姑娘看到他的时候似乎也是被他给吓到了,一双杏眼睁得圆圆的,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

更让萧润觉得匪夷所思的是,这姑娘的怀里居然还抱着一只娇小可爱的黑犬。

萧润还没看到过这么纯真无邪,自然可爱的女子。

这是头一回,萧润竟然觉得自己的心在不受控制地跳动着。

这和以前第一次遇见谢婉卿娘子的时候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对谢婉卿娘子,萧润觉得敬佩欣赏,是打心底里的惜爱。

但是对于自己现在眼前的这一个姑娘,萧润却产生了一种神奇的感觉。

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剪不断理还乱。

黄杏子倒是想不到萧润在刚刚的几秒钟内居然已经想了那么多的事情。

但是——————黄杏子是结结实实地被突然开门的萧润给吓到了啊!

黄杏子:额!(和中了一箭差不多)难道,这就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系统112233:杏子宿主怎么看起来比我还傻的样子……

萧润看到黄杏子差点摔倒,赶紧出手抱住了黄杏子,还有黄杏子怀里的小黑犬。

系统112233的声音在黄杏子的脑海里面说着:“宿主,攻略长珩的任务进度已达成10%,请继续加油哦!”

什么也不知道的黄杏子:我干了什么!为什么一下子就多了10%!


黄杏子还没有缓过劲来,尤其是因为系统112233刚刚播报了她完成了10%的任务进度。

所以黄杏子抱着自己怀里的112233,眼睛一直看着眼前的萧润。

时空在这一刻停滞了下来,而112233对黄杏子说道。

“杏子宿主,对于你完成10%的攻略长珩任务,经过一番考虑,我决定给你一个奖励。”112233一本正经地说着。

黄杏子一动也不敢动,但是心里已经飞过了一大群正在尖叫的羊驼。

“112233,有奖励就拿出来啊,咱俩谁跟谁,不要跟我客气!”黄杏子传递着自己的心声,瞳孔还在地震。

“我没和你客气啊,这是在走程序。”112233两手一摊,一脸无辜的样子。

“别废话了,112233,要不是看在你可爱的份儿上,我早就把你扔地上了。”黄杏子的脚都快站麻了。

“好吧,杏子宿主,这次的奖励是获得高超的琴艺,时间期限是十分钟哦。”112233打了一个哈欠,表示自己终于是说完了,走程序还真是无聊。

黄杏子:高超的琴艺!听起来好棒耶!但是,怎么只有十分钟啊?十分钟有什么用!

时空又恢复到原来的流动状态,萧润也动了起来。

“姑娘,你是……”萧润感觉到自己似乎不可以这么一直抱着一个女孩子,毕竟男女授受不亲。

于是萧润就放开了黄杏子。

“哦!我的名字叫黄杏子,是飞天阁的新女伎,我无父无母,唯一的亲人就是这只小黑柴。”

黄杏子跟说顺口溜儿一样地报着自家的情况,短短的几句话就介绍清楚了自己所有的身家情况。

萧润一开始还被黄杏子给惊到了,但是回头一想,这女孩一看就不是寻常女子,做事情的风格也是独一无二,所以就又多了几分兴趣。

“老妈妈和我说萧润公子一个人在这里,我想您一定有些无聊,所以就自告奋勇地过来帮萧润公子解解闷儿。”

黄杏子站在萧润前方一米远的地方,和萧润就差了半个头,但是和萧润还是很配。

“哦?黄杏子姑娘可是有什么解闷儿的好法子?”

萧润单手放在背后,长身玉立,英俊温文的脸上带着潇洒的笑意,微微地低着头看着眼前的黄杏子。

“弹琴怎么样?”黄杏子刚好看到旁边有一把长琴,于是就问道。

“好啊,不知道黄姑娘的琴艺怎么样。”萧润欣然接受黄杏子的建议。

“萧润公子,我的琴艺可好了,这一次你可有福了,我还是第一次在这里弹琴,你是第一个听我弹琴的客人。”

黄杏子抱着112233飞一样地走到了那把长琴的旁边,然后正襟危坐,把自己的双手放在琴弦上。

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黄杏子在开弹之前还想了想要弹什么曲子,但是一看到萧润专心致志地看着她的样子,黄杏子就一点都不觉得慌张了。

那就弹《高山流水》吧。

对于琴曲,黄杏子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就是没有时间去练习罢了。

纤细柔软的手指轻轻地拨动着琴弦,缓缓的古琴音乐就响了起来。

一曲《高山流水》,弹的不是曲子,而是知己。

萧润听得饶有兴趣,还随着黄杏子的音乐节奏而点着桌子。

但是小黑柴112233在一边听得都快睡着了,是真的一点都听不懂啊。

系统112233:虽然我听不懂杏子弹的曲子是什么,但是这当催眠曲好像挺不错的……杏子弹琴的样子有点好看啊……

十分钟的时间还没到,《高山流水》就弹完了。

“杏子姑娘弹的曲子我从未听过,但是我却还是十分喜欢。”萧润拍了拍手,目光里全是对黄杏子的欣赏。

黄杏子点了点头,才从位子上站起来。

“萧润公子,你后面可还有什么事情?”黄杏子主动地问起来。

“我还要等谢婉卿娘子。”

萧润也不和黄杏子说假话,一是因为他本身性格就十分率直,二是因为他觉得黄杏子是一个好姑娘,这才如实相告。

“这样啊,那我再陪你一会儿吧,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情。”

黄杏子自告奋勇地说着。

然后黄杏子抱起了睡着了的112233,强忍着想要把睡得舒舒服服的112233拍醒的冲动,慢慢地在萧润的旁边坐下了。

“好啊,杏子姑娘。”萧润本来一个人在这里喝酒,自从黄杏子来了以后,似乎一点都不觉得烦闷了。

“那我给萧润公子讲一个笑话。”黄杏子胸有成竹,一下子就想到了要讲哪一个。

萧润点了点头,马上就安安静静地洗耳恭听。

“这个笑话是这样的,某个先生喜欢弹琴,曾经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他的知音,总是怏怏不乐,有一天闲着没事,这位先生就又弹琴消遣,忽然就听到隔壁家有叹息的声音,他以为遇到了知音,跑过去激动地看了看,却只有一个老妇人。”

黄杏子还没说完就差点笑了出来,幸好她的职业素质高,忍住了,“萧润,你猜猜,这老妇人是怎么对先生说的?”

萧润歪着头想了想,还是没有想出来,于是就回答着,“想不出来。”

“哎呀,这都想不出来,萧润你也太……”意识到对面的人是萧润,黄杏子马上转移了话题。

“老妇人是这么说的——————我那死去的儿子以弹棉花为生,今天我听你弹琴的声音很像我儿子弹棉花的声音,我才叹息一声。”

萧润这才知道这里面的好笑之处,愣了一下,才哈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系统112233就是被萧润的笑声给吵醒的。

系统112233(睡迷糊了):刚才是打雷了吗?怎么外面没有闪电啊?

黄杏子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萧润,也就是长珩,这样一个无忧无虑的,潇洒倜傥的少年公子。

就是笑得太放肆了一点……但是这么开怀大笑的萧润身上正是有着长珩强烈希望的东西。

那就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只要想做,就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说的就是萧润了吧。


古代的女伎也有自己的时间,下班之后,黄杏子就带着系统112233一起上街去了。

黄杏子虽然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穿越者,但是黄杏子却也是第一次进入到《苍兰诀》里面。

每一个世界的风景都不一样,所以黄杏子也很新奇。

人间的街市当然是非常地热闹繁荣,人来人往,还有各种各样的商品和店铺。

冰糖葫芦,桂花糕,杏仁酥,梅花酥,糖蒸酥酪,驴打滚……

黄杏子看得眼花缭乱,但是就只是尝了一点儿,不是因为黄杏子不喜欢,而是因为黄杏子没有钱。

当然,黄杏子出来也不是只为了吃的,还不是为了在街市上逛逛。

黄杏子知道她还有正事儿,那就是她要找到东方青苍,还有小兰花他们。

找到主角团们,才可以推进情节发展嘛……

但是,黄杏子也忍不住被一阵香香甜甜的食物香气给吸引到了。

顺着香气,黄杏子又看见了路边的糖人铺子,香甜可口的香气扑鼻,黄杏子闻着闻着就忍不住走了过去。

但是一摸到自己空空如也的口袋,黄杏子狠了狠心,打算走人。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来了,还是黄杏子认识的。

殇阙独自到铺子上买糖人,“店家,这糖人要多少?”

“五文钱。”糖人铺子的老板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人,觉得这人的装束有点奇怪,猜想这人应该是从外地来的。

“五文钱是多少……”傻头傻脑的殇阙不知道“五文钱”的概念,因为他从来都没有用过。

殇阙把一大堆漂亮的灵石拿了出来,眼看着就要递给老板。

糖人铺子的老板两眼放光,虽然这不是文钱,但是一看就知道这肯定值钱得很。

糖人铺子的老板肯定在心里感叹:这是从哪里来的大傻子,一个糖人居然会拿这么好的东西来换,这一次我该不会是要发财了吧?以后再也不用卖糖人喽!

就在这个时候,黄杏子挺身而出,救大傻子殇阙于“水火之中”。

“老板,这糖人不值这么多钱吧?”说着,黄杏子让殇阙把灵石收回去。

殇阙觉得疑惑,可是他也想要糖人儿。

“你是从哪里跑出来的?他愿意买,我就愿意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关你这个小姑娘什么事情?”

糖人铺子的老板显然是还没有意识到他自己的错误,振振有词地问着黄杏子。

“嘿!我这暴脾气!老板,你这叫‘黑心买卖’,要不要让大家伙儿都来看看啊!”黄杏子可一点都不怕这赖皮的糖人老板。

周围的行人一下子就聚拢了过来,议论纷纷。

结黎也在这个时候出现在糖人铺子的前面,发现了殇阙也在这里,拍了拍殇阙的肩膀,问清了事情发生的经过。

听闻殇阙是特地给自己买的,结黎心中不由得泛起一阵涟漪。

“老板,你这得赔我们三个糖人吧?”结黎才是知道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祖宗。

只要有人欺负结黎,还有结黎的朋友,那么按照结黎的性格,结黎就会让那个欺负他们的人全部还回来。

“什么!三个糖人!”糖人铺子的老板一脸震惊地叫着。

但是,最后糖人铺子的老板还是老老实实地赔了三个糖人。

这一回,糖人铺子的老板不仅没有赚到,反而还亏了三个糖人。

在街上,黄杏子,结黎,殇阙三个人一人拿着一个糖人儿慢慢地吃着。

“我叫结黎,他是殇阙,不知道这位姑娘的尊姓大名是什么啊?”结黎问着自己旁边的黄杏子。

“我知道。”黄杏子马上改口,“我叫黄杏子,‘黄’就是那个黄,‘杏子’就是那个可以吃的杏子。”

“黄杏子……”结黎重复了一遍,然后又接着说,“记住了,你帮了殇阙,殇阙是我的朋友,那咱们以后就是朋友了。”

殇阙有点无辜地说着,“结黎,我就是你的朋友吗?”

“那你还想是什么!”结黎给了殇阙一个栗子,不过不是可以吃的栗子,而是打在额头上的。

旁边的黄杏子笑了笑,然后又继续吃着自己手里的糖人。

系统112233现在倒不是一只小黑柴了,而是变成了一缕阳光飘在了黄杏子的头顶上,对黄杏子手里的糖人流着口水。

…………………………………………………………………………………………………………

跟着结黎和殇阙一起回到了客栈,黄杏子还见到了东方青苍和小兰花。

黄杏子和小兰花一见如故,几个女孩子一下子就成为了好朋友。

小兰花非常喜欢小黑柴状态的112233系统,还说112233长大了一定会很帅气。

黄杏子一言难尽地看了一眼呆萌呆萌的小黑柴,不知道该怎么回小兰花。

黄杏子:虽然这话是小兰花说的,但是我还是觉得不可信。

系统112233是一只黑柴哎,还是一只看起来很傻很天真的黑柴!怎么可能会变帅!

为了在凡间不惹人注意,结黎提出按这里的规矩行事,首先就得从称呼上改。

听闻凡间的至尊是皇帝,东方青苍想也没想就要去杀了他,自己做至尊。

黄杏子算是见识到了,东方青苍果然还是那个暴躁的东方青苍,只要他不爽,那就毁天灭地。

幸亏有小兰花在东方青苍拉着东方青苍,要不然……

小兰花赶忙阻止,结黎也在一旁附和,顺势提出自己的安结黎对待玩乐甚是积极,一会儿功夫就查到这城里最适合玩乐的地方——飞仙阁。

恰好谢婉卿今日上台献舞,不过要进入飞仙阁却有很多要求。

东方青苍一介月尊,自然是出手阔绰。最后花了大价钱,成功进入飞仙阁。

热闹非凡的飞仙阁里,小兰花似乎看到了长珩,怀疑他也正在凡间历劫。

她顿觉不妙,若是被东方青苍发现,长珩怕是凶多吉少。

一想到这里,小兰花赶忙上前拦住东方青苍,邀请他坐下观赏。

所幸对方同意了。

许久之后,舞姬谢婉卿走上舞台,缓缓拉开扇子。

台下的人看得津津有味,纷纷沉浸在这美妙的舞蹈中。

只见谢婉卿手中握着一只蝴蝶,转动了几圈之后将蝴蝶放走。

蝴蝶却并不着急离开,反而翩翩起舞围绕在谢婉卿周围。


世人都说这谢婉卿娘子举世无双,长得十分清尘脱俗,就像是从天上飞下来的仙女一样。

但是也就只有亲眼目睹谢婉卿娘子的芳容,才会知道这天上的仙女是什么样子的。

黄杏子手不离小黑柴112233,一手抱着112233,另外一只手也捧着一块红红的西瓜,专心致志地吃着。

112233:(一脸的嫌弃但是却又不敢说,只敢在自己的心里吐槽),杏子宿主,你的西瓜汁都掉到我的毛上了……

谢婉卿娘子一曲舞毕,台下的掌声雷动,还有很多人吆喝着再来一个。

但是谢婉卿娘子可不会惯着他们,早就下去休息了。

萧润也在兴致勃勃地拍手叫好,等到谢婉卿没了人影才停下了。

小兰花和东方青苍他们几个当然也看到了谢婉卿。

东方青苍一开始就是带着目的来到人间,谢婉卿是赤地女子的转世,东方青苍此行就是想要获得赤地女子的精魂。

而小兰花在看到谢婉卿娘子跳舞的时候,无意中发现谢婉卿娘子脖子的后面居然有着业火的痕迹。

谢婉卿只是一个凡人,身上又怎么可能会有东方青苍业火造成的伤痕?

小兰花不禁猜测谢婉卿就是赤地女子的转世,事实也确实就是这样。

想通了这一件事情之后,小兰花突然也就明白了东方青苍为什么会来到人间。

看来,东方青苍还是不能放下仇恨,还是要和水云天开战。

“小兰花知道事情的真相了。”黄杏子把自己手里面的瓜皮放下,还若有所思地擦了擦自己的嘴。

“宿主,你怎么看出来的?”112233也如释重负,自己的毛发终于是不用被污染了。

“112233,你是不是傻啊,你看小兰花的表情就知道了呀。”黄杏子把小黑柴抬起来。

112233:……我看到了……o_O

“那,杏子宿主,你打算怎么做?”112233歪着头问黄杏子。

“既然小兰花担心萧润被东方青苍发现,那么我们就去保护萧润!”黄杏子一把抱起112233,朝着萧润走了过去。

“112233,靠你了!”黄杏子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脸上的笑容满面,笑得可灿烂了。

112233:宿主,你想对我做什么?

下一秒,黑柴112233被黄杏子亲手给扔到一个房间里面去了。

————————————————————————————————————————

萧润看完了谢婉卿娘子的表演,感觉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好看的了,就打算早点回家去了。

但是就在萧润要站起来,招呼曲水一起走人的时候,一个姑娘冒了出来。

“我狗呢?我狗呢?”这个姑娘一脸的着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萧润却觉得这位姑娘好像不是很着急啊。

“杏子姑娘,你在找什么?”萧润主动和黄杏子说着话。

黄杏子转过头来看到萧润,惊讶地说着,“萧润公子,你怎么在这里!我的小黑犬不见了,这里的人又这么多,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它可是我唯一的亲人啊……”

黄杏子说着说着就掩面假哭了起来,虽然哭声听起来非常地可怜巴巴,但是袖子后面却是一点眼泪都没流。

“杏子姑娘,我和你一起找吧。”萧润看黄杏子可怜,就这么提议着。

旁边的曲水都走上来了,准备好了要和萧润一起回家,但是一听到萧润对黄杏子这么说,曲水又觉得莫名其妙。

“萧润公子,你、你没有其他事情吗?”黄杏子擦着自己脸上不存在的眼泪,但是眼睛里面却闪着水光,声音里面还带着几分哭腔。

梨花带雨的模样儿看起来是真让人觉得怜爱。

黄杏子:嘿嘿。影后不愧是我,我这演技,要是去演戏,估计都可以拿一大堆奥斯卡小金人了。

“我没事儿,杏子姑娘,你想想,你的小黑犬平日里最喜欢到哪里去,或者它最喜欢吃什么东西?”

萧润做事还是挺有头脑的,知道要从哪里下手。

“它……”黄杏子的脑子转了转,然后才回答着萧润,“它喜欢到姑娘们的房间里面去玩,它最喜欢吃的东西是女孩子的胭脂,现在应该是在哪个姑娘的房间里面吃那个姑娘的胭脂吧?”

此时此刻的小黑犬112233(猝不及防地打了一个喷嚏):阿切!怎么回事,这天气也不冷啊,而且我的身上还有那么厚的毛呢!怎么会打喷嚏啊?⊙_⊙

“啊……”萧润听到黄杏子的话之后觉得是又稀奇又好笑。

这黄杏子口中描述的小黑犬怎么有点像是……贾宝玉?

但是萧润一看到可可怜怜的黄杏子,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嘴角给控制住了。

“杏子姑娘,那我们一起去找找看吧。”萧润也跟着黄杏子一起担心那一只和黄杏子相依为命的小黑犬。

“曲水,你在这里等着我们。”萧润吩咐着。

“啊?”曲水有点抗拒,毕竟都这么晚了,但是一看到自家公子的眼神,曲水又赶紧“嗯嗯嗯”了三声。

也许是心急了,萧润就拉起了黄杏子的手,两个人一起跑了起来。

萧润被黄杏子给带到其他地方去了,那么小兰花应该也就不会担心了吧。

小兰花本来还想把自己手上的骨兰丢到地上,让东方青苍陪着她一起找骨兰。

但是小兰花一看萧润本来坐着的地方,发现萧润居然已经不在了。

于是小兰花打消了自己的注意,东方青苍送给她的骨兰还好好地戴在小兰花的手上。

“小兰花,你很喜欢骨兰?”

旁边的东方青苍看小兰花一直在抚摸着骨兰,心情似乎也愉悦了起来。

“…………………………”

小兰花一下子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东方青苍,毕竟东方青苍的这个问题问得也太突然了。

“哎呀,好看的东西我都非常喜欢,它这么好看,我当然喜欢啦。”

东方青苍没有再说什么,但是他的心里却不对小兰花的回答觉得满意。

东方青苍:为什么她不说‘这是你送的,所以我非常喜欢’呢?下次我送个难看的东西试试看,看看小兰花是什么反应。

骨兰:我好看还是我的错喽?


“杏子姑娘,是这个房间吗?”萧润在开门之前还问了一下黄杏子,毕竟这是要进人家的房间了。

黄杏子当时也是随手一扔,是东南西北哪一个方向的房间都不知道了,更何况是眼前的这一个房间。

现在不知道在哪个房间的系统112233现在都无聊地打哈欠了。

系统112233:杏子怎么还没找过来啊……

回到黄杏子和萧润这边。

“emm……应该是吧?”黄杏子的眼神飘忽不定,这表情一看就是不确定啊。

“那我们先进去看看?”黄杏子用自己的手指指了指房门,脸上的笑容尴尬而又不失礼貌。

萧润看了一眼黄杏子,然后两个人的眼神微动,一起点了点头,最后一起推开了房门。

不打开不知道,一打开吓一跳。

“啊!”

“啊!”

两道尖叫声同时响了起来,一道是黄杏子发出来的,另一道是里面的姑娘发出来的。

萧润和房间里面的男客人倒是没有尖叫出来,但是却也被这两道尖叫声给吓到了。

女孩子的尖叫声怎么可以这么的刺耳啊?

“你不是新来的女伎吗?你进来干什么啊!”说话的人是刚刚尖叫的姑娘,名字叫做石榴。

石榴是一个老姑娘,做了陪酒这一行已经好多年了,脾气火爆,但是也不禁吓。

“对不起对不起,石榴姐,我们赶紧出去,打扰你们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黄杏子说完话之后赶紧就拉着萧润一起走人了。

房间的门是萧润开的,而黄杏子却是把房门关上的人,关的还十分地利索。

黄杏子拉着萧润一起走了好几步,觉得石榴姐应该不会追上来了,黄杏子才松开了萧润。

两个人看着对方,一个没忍住,就都“噗嗤”一声地笑了出来。

黄杏子笑得很高兴,一双杏眼笑得都弯成了两道弯弯的月牙儿,脸颊的两边还有两个小小的酒窝。

就连萧润看得都有些晃了神,看得都有点呆住了。

“怎、怎么了,萧润?”黄杏子感觉到萧润情绪的变化,所以也就停止了笑,看着发呆的萧润。

“额……没事,就是感觉到好像忘了什么事情。”萧润没有说他发呆的真正原因。

此时此刻的系统112233已经睡着了,它还在自己的梦里梦见了一块很大很长的大骨头,咬都咬不动呢!

“哎!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有这种感觉了,我们忘了什么事情啊?让我想一想……”

黄杏子摸着自己的下巴颏儿想了一会儿,萧润也在旁边看着黄杏子。

不远处传来了一阵犬吠声,吵吵闹闹的,真是烦人。

咦?咦咦咦咦咦!

犬吠声!

黄杏子一下子就想起来是忘了什么事情了。

“是112233!”黄杏子两手一拍,兴奋不已地喊了出来。

“112233?”萧润也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东西。

“哎呀,112233就是我的小黑犬呀,我们还得去找它呢!”黄杏子说着说着就打了一个哈欠,这说明黄杏子是真的困了。

萧润看了看远处的夜空,夜空中的星星明亮,月亮却不知道是跑到哪里去了。

但是萧润却也还是看出来夜已经是很深了。

还有眼前的黄杏子脸上带着几分倦意,应该也是累了一天了。

“杏子姑娘,今天也已经很晚了,要不明天我们再一起找吧?”萧润问着自己面前的黄杏子。

黄杏子其实也有点想要先睡一觉再找112233,但是又不敢就这么丢下系统112233,毕竟112233是她亲手丢出去的。

不过——既然萧润主动提议要休息了,而且这么晚了,系统112233那么黑,应该也不会有人偷狗,对吧?

所以,黄杏子斟酌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先回房休息了。

“今天多谢萧润公子陪我一起找112233了,虽然还是没有找到,但是也还是麻烦你了。”

黄杏子客套地说着感谢萧润的话,萧润点了点头,随后就和黄杏子挥手告别了。

天色是越来越黑了,脚下的路也看不清了,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那一种黑。

幸亏这四周还有一些微弱的烛光,烛光虽然微弱,但是却也给了黄杏子安全感。

黄杏子一边走着,一边又思考着要怎么做接下来的事情。

要是按照原来的剧情,那么萧润很快就要见到小兰花了。

萧润是在赌坊里面赌输了,被人追出来的,小兰花就是为了救萧润才出手的。

如果要阻止萧润见到小兰花,那么黄杏子就要先小兰花一步救下萧润。

或者,从一开始,萧润就不能赌输,那萧润也就不会从赌坊里面跑出来了。

那么,黄杏子到底是要怎么做呢?

想到这里的时候,黄杏子已经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老妈妈的面前。

“黄杏子,这么晚了,你不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睡觉,跑到这里干什么啊你!”

老妈妈一脸的不耐烦,说这话倒也不是关心黄杏子,而是她担心黄杏子晚上不睡觉,白天的表现就会不好。

女伎在客人的面前表现不好,那老妈妈就会少赚钱。

“老妈妈,我不知道自己的房间在哪里。”

黄杏子其实都骂了这老妈妈一千万遍了,但是在脸上却还是没有一丝的透露出来。

“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就在那里!年纪轻轻的,记性这么不好!”

老妈妈又在吐槽着黄杏子,就好像她自己一点儿错误都没有的样子。

黄杏子:我怎么没有你告诉我房间的记忆啊?更年期的女人性格怎么都这么莫名其妙的……

“谢谢老妈妈了,您也要早点睡觉哦,熬夜可是会长很多很多皱纹的呢。”

黄杏子微笑着说出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就立刻拍拍屁股溜之大吉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黄杏子并没有点燃蜡烛,而是直接在床上躺下了。

躺上床的时候黄杏子还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等到黄杏子一翻身,就发现有一个软软乎乎的小东西在自己的被子里。

那个小东西似乎也被黄杏子的动作给吵醒了。

在朦朦胧胧的黑暗中,只有几缕月光,黄杏子就看见一双跟黑琉璃珠子一样的眼睛。

就在黄杏子想要出手一巴掌呼死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的时候。

那个小东西求生欲极强地说着,“黄杏子,我是你的系统112233!”

“啊!原来是你啊!112233,你居然敢吓我!”

系统112233最后还是被黄杏子给一巴掌拍飞了。

112233:我冤呐!六月飞雪的窦娥都没我冤!(´இ皿இ`)


上元佳节很快就到了,这一天的人间更是热闹非凡。

虽然太阳公公已经早早地落下了西山,但是这街市上却是灯火通明,人来人往。

小兰花,东方青苍,结黎,还有殇阙几个人一起走上了街市。

结黎也不知道是怀着什么小心思,开开心心地拉着傻头傻脑的殇阙一起到其他地方去玩了,留下小兰花和东方青苍两个人。

本来还有结黎这个叽叽喳喳的小麻雀,小兰花倒是也不觉得有什么尴尬的,但是结黎这么一走,再加上旁边的这个东方青苍。

此时此刻的气氛有那么一丢丢的奇怪。

小兰花感觉自己都不知道要说什么话来缓解气氛了。

“我们去那边看看吧?”小兰花指着不远处的地方,问着东方青苍。

东方青苍没有拒绝,而是点了点头,看着倒是挺乖顺的。

————————————————————————————————————————

黄杏子现在已经是在去往赌坊的路上了,至于是哪一个赌坊,问都不用问,当然是萧润所在的那一个赌坊了。

路上黄杏子经过了一家卖冰糖葫芦的小商铺。

黄杏子看着那一串串颜色鲜艳夺目而晶莹剔透的冰糖葫芦,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自己的系统112233。

系统112233现在正在赌坊里面盯着萧润,防止萧润出现什么差错。

上一次黄杏子带着112233一起上街市上来玩,112233好像是挺喜欢吃冰糖葫芦的。

就只犹豫了两三秒钟,黄杏子就花钱买下了冰糖葫芦。

没过多久,黄杏子就来到了萧润所在的那一家赌坊。

赌坊里面的人本来就很多,今天又是上元节,所以现在赌坊里面的人都已经人满为患了。

幸亏黄杏子身材娇小玲珑,所以就可以在拥挤的人群里面自由穿梭。

萧润此时此刻正在和一堆赌徒玩着,脸上的表情幸福而又激动,倒是没有一点要大难临头的感觉。

黄杏子从人群里面钻了进去,很快就走到了萧润的后面。

“嘿!萧润公子!你怎么在这里玩赌局啊?”黄杏子打着招呼。

“杏子姑娘?你一个姑娘怎么也在这里,难道你也喜欢玩?”

萧润觉得惊奇,毕竟现在的姑娘都不喜欢出入这种场合,会玩赌局的更是少之又少。

不过,黄杏子可不一样。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穿越者,黄杏子怎么可能没有接触过这种低级的赌局游戏呢。

“喜欢倒也谈不上,就是会那么一两手。”黄杏子谦虚地说着,但是就已经故意引导着萧润让黄杏子试试。

“杏子姑娘,能不能露一手给我看看?”萧润一脸期待地看着眼前的黄杏子,眼神里面还闪着微光。

萧润把自己手里的一些钱分给了黄杏子,而且是一点都不觉得心疼。

黄杏子觉得就算她把萧润给她的钱给输光了,萧润估计是一点都不会觉得心疼。

但是估计萧润会把她黄杏子给看扁了。

黄杏子可不会允许萧润看扁她自己。

“好,那我就献丑啦。”黄杏子双手接过萧润给她的钱,然后走到赌桌的前面。

“买大还是买小啊?”一个赌客犹犹豫豫地问着自己旁边的一个朋友。

黄杏子一听就知道这男人是一个新手。

有好几个赌客也摸不着头绪,于是就胡乱地下了赌注。

而且他们买的赌注都是小。

赌桌的摇骰人眼神微动,似乎是早就有了自己的准备。

“买大。”黄杏子看了一眼赌桌上的布局,然后才把自己手里的钱给放在了“大”的那一边。

果然,骰子摇出来的结果就是“大”。

几番赌局过后,黄杏子已经是赢得盆满钵满了。

“杏子姑娘,你怎么这么厉害啊!”萧润也从黄杏子这里分的了一杯羹,还是又香又大的一杯羹。

“小菜一碟啦,萧润,其实所有的游戏都是有诀窍的。”黄杏子拍了拍萧润的肩膀。

萧润就像是黄杏子的一个小弟,毕恭毕敬地跟在“大哥”黄杏子的后面,还准备洗耳恭听大哥教导的秘籍。

然后黄杏子又接着说道,“比如说是这个赌局游戏,赌场的人一般都是会有小动作的,毕竟不能让赌场亏了本钱,要不然赌场就办不下去了,所以……”

“我懂了,杏子姑娘。”萧润点了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看到萧润这么聪明,只要轻轻地一点拨就懂得了她的意思,黄杏子也是非常地欣慰啊。

萧润的事情进行得很顺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黄杏子却还是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

黄杏子感觉自己好像是忘了什么事情,而且这件事情好像还挺重要的。

“汪汪汪。”

一声狗叫在黄杏子的脚下响起。

黄杏子低头往自己的脚边一看,原来就是变成小黑柴样子的112233。

黄杏子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原来是把自己的系统112233给忘了。

但是也没关系嘛,黄杏子还是有办法弥补一下的。

“112233,你猜我给你买了什么好东西?”

黄杏子把自己脚边的小黑柴一下子抱了起来,面对面地对112233说着。

112233歪着头,一双黑黑的眼睛睁得圆圆的,表情还有点傻,但是却傻得可爱,仿佛是真的在想黄杏子给它买了什么。

萧润所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在灼灼的烟火中,笑颜如花的黄杏子抱着那一只可可爱爱而没有脑袋的小黑犬。

在这一刻,萧润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些嫉妒这一只小黑犬了。

这只小黑犬不知道陪伴了黄杏子多少年,它是黄杏子的唯一的亲人,同时也是黄杏子形影不离的朋友。

那么,他萧润对于黄杏子来说,现在是算什么呢……

萧润不知道这个答案,所以萧润就想知道黄杏子是怎么想的。

但是萧润却又不敢就这么突然地问出口,毕竟黄杏子和他,也就才认识了几天的时间。

黄杏子笑着把自己藏了好久的冰糖葫芦从袖子里面拿了出来,放到了系统112233的嘴边。

112233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有想到黄杏子居然会为它买冰糖葫芦。


“杏子宿主,咱们先把冰糖葫芦给放一放,我先播报一下任务进度怎么样?”

系统112233打断了这一个让人一看就非常感动的场面。

时间又在这个时候停止了流动。

“什么时候播报不好,偏偏要在这么让人感动的时候播报……112233,我怀疑你是故意的。”

黄杏子刚刚想把冰糖葫芦给拿回来,就看见112233一把叼住了那一串冰糖葫芦。

“杏子,你干什么,这不是你给我的吗,拿回去干什么?”

黄杏子一脸无语又懵逼,不打算和系统112233说话了。

“我说得快一点就是了,杏子你可不要生气。”112233傻是傻,但是察言观色还是会那么一点点的。

“杏子宿主,你攻略长珩仙君的任务进度已经到达了50%,奖励一次复活的机会,请再接再厉哦!”

黄杏子: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有复活的奖励,感觉跟打怪升级的游戏一样……等等,复活?

那是不是就说明了她黄杏子在后面的剧情中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扑街了?

黄杏子:我真的非常地栓Q。

系统112233:杏子宿主,你不是更应该关心任务的进度已经到达了50%这一点嘛?这才是重点啊!

————————————————————————————————————————

在《苍兰诀》中,谢婉卿的命簿中讲到在上元节这一天,谢婉卿会遇到“萧郎”,正是因为这一个“萧郎”,谢婉卿才没有在上元节这一天死亡。

小兰花和东方青苍他们都觉得“萧郎”就是萧润。

但是黄杏子却明白,这一个“萧郎”根本就不是萧润,而是与赤地女子有着宿命般的仇敌东方青苍。

而容昊仙君,也就是赤地女子的徒弟,也是每一世与赤地女子息息相关的重要人物。

正因为黄杏子知道萧润不是那个拯救谢婉卿的“萧郎”,所以黄杏子就更加不会带着萧润去找谢婉卿了。

今天正好就是上元佳节,民间的街市上比皇宫里面还要热闹。

在上元节这一天放花灯的习俗自古以来就有,今天的人们也都赶着要在花灯上面许下愿望,然后把花灯放到天上。

据说天上的神灵会看到人们放的花灯,也就知道了人们的愿望是什么。

要是幸运的话,遇上了哪一个心软的神,说不定今年许的愿望就可以实现了。

“萧润,我们一起去放花灯吧!”黄杏子兴致盎然地问着自己身边的萧润。

萧润想也没想,当然也是没有一丝的犹豫不决,直接就答应了黄杏子。

“那边有卖花灯的铺子,我们过去看看吧!”

黄杏子自然地牵着萧润的手,而萧润也自然地回牵起黄杏子的手。

黄杏子的左手抱着小小一只的小黑犬112233,右手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变成了被萧润牵着的。

萧润的手宽大温暖,也许是走得有些快了,所以黄杏子竟然也感觉到了萧润手心里面的湿意。

黄杏子和萧润就和这上元佳节双双对对地走在这街市上的男男女女一样。

他们都满怀着欣喜和希望,还有对彼此的暧昧情愫。

一盏又一盏的漂亮的花灯被点燃了,发出暖黄色的烛光。

花灯上面写着人们的愿望,美丽的花灯,带着人们的愿望,一起缓缓地飞到了天上。

这些愿望有很多,有祈祷自己明年在科举考试中考上状元的,有希望自己和爱人可以终成眷属的,也有希望自己所爱的人都可以健康快乐的……

“萧润,你写的愿望是什么啊?可以告诉我吗?”黄杏子的好奇心很强,还是问出来了。

“不可以告诉你,说出来就不灵了。”

萧润煞有其事地说着,神神秘秘的,反倒是让黄杏子觉得更好奇了。

“哼!那我也不告诉你。”黄杏子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地说着,多了几分孩子气。

虽然孩子气显得有点幼稚,但是却也让黄杏子更加地可爱了。

系统112233:这两个人在干什么呢,怎么这么像是两个小学鸡……要是他们真的想要知道对方写的是什么愿望,我还是可以大发慈悲地告诉他们的哎……

小兰花和东方青苍也在此时此刻一起在花灯上写下了他们各自心里的愿望。

虽然小兰花和东方青苍两个人都各怀心事,但是在这一刻,小兰花却也还是希望东方青苍可以放下仇恨,平息战争。

小兰花只希望东方青苍可以快快乐乐地,没有烦恼地陪在她的身边。

东方青苍没有说话,就只是沉默地看着眼前的小兰花。

小兰花是他心中所爱之人,东方青苍当然要保护,但是他身上背负的太多,责任也太重。

东方青苍必须要完成族人的愿望,为死去的那些将士们报仇雪恨。

所以,东方青苍对于小兰花是心怀愧疚的。

————————————————————————————————————————

飞仙阁,谢婉卿娘子的房间里面。

现在的谢婉卿百无聊赖,脸上带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这一生,她经历了许多,可总觉得缺了什么。

谢婉卿正想着,远处传来悠扬的笛声。

这一瞬,她忽然明白,自己等的就是这个。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吹奏这笛声的,是她的徒弟容昊。

“既然我已经听到了我想要的声音,那我的这一生也就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谢婉卿心满意足地走到桌子的旁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早就准备好的毒酒。

面带微笑的,谢婉卿举起自己手里的酒杯,放在自己的嘴边,就在谢婉卿准备喝下去的时候,却突然有人出来制止了她。

“住手!”

谢婉卿转身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于是就看到了远处的屋檐上站立着一个男人。

男人穿着黑色的长衣,就站在那一轮明亮的圆月之下。

谢婉卿恍恍惚惚地觉得自己以前好像是在哪里见到过这个男人。

她的确是见到过东方青苍的。

也是她,赤地女子,水云天的战神,亲手把东方青苍封印起来的。

但是,现在的谢婉卿已经不记得了。

因为“萧郎”迟迟没有出现,所以东方青苍不得已出手救下了谢婉卿。


“上元节那一天,萧润根本就没有到谢婉卿那里,所以谢婉卿命簿上的命格诗根本就没有兑现!”

小兰花拍着自己面前的桌子,一脸震惊地说着。

作为司命上神的唯一的徒弟,而且还修了那么多年的命簿,所以小兰花是最清楚命簿的意义的,命簿就是一个人最重要的东西。

如果一个人的命运没有按照命簿上所安排的那样进行,那么这个人接下来的命运就会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在场的结黎,殇阙,还有东方青苍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在这个让大家都觉得无比尴尬的时候,月尊大人东方青苍默默地举起了自己的手。

“昨天晚上是我救了谢婉卿。”

“???”

小兰花差点就要一口盐汽水儿喷出来了,但是仔细一看,说话的人是拥有业火之力的东方青苍,小兰花这才控制住了自己的洪荒之力。

东方青苍当然也知道自己这是做错了事情,脸上却还是一副“我没错”的表情。

小兰花当然也拿东方青苍一点办法都没有。

欺软怕硬的结黎,东方青苍的粉头子殇阙,当然也就更不会有什么想法了。

几个人又沉默了一会儿。

思来想去,小兰花终于搞明白了。

“就算大强救了谢婉卿也没有关系,我们还是有挽回的办法的。”

“什么办法?”其他人一起好奇地问着小兰花。

“只要谢婉卿和萧润两个人在花朝节那天如期成婚,那么谢婉卿命格诗里的结局依旧会应验,赤地女子的历劫就会成功。”

小兰花继续说道,“所以我们几个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让谢婉卿和萧润在那之前定情。”

“小兰花,真有你的!”结黎直接抱住了小兰花。

旁边的东方青苍当然是看到了,脸上的表情似乎有那么一丢丢的凶神恶煞。

结黎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得自己的后背有那么一丢丢的凉………………

于是,四人一拍即合,兵分两路。

东方青苍和殇阙两个人去找萧润,而小兰花和结黎就是去找谢婉卿娘子。

但是,小兰花却还是担心东方青苍会对长珩不利,拉着他单独说了许多。

“你不要对萧润下手,他现在是一个凡人,没有一点法力,身体非常脆弱……”

小兰花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东方青苍就一脸的不耐烦,脸色黑得就像是煤炭。

“好啦好啦,你不要一直都摆出这副表情,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你要多笑笑。”

小兰花当场就给东方青苍表演了一下,但是东方青苍却还是不买账。

小兰花的嘴角一下子耷拉了下来。

因为小兰花也没有办法,毕竟东方青苍是一个“大魔头”,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地就听她这个小小的花草精灵的话呢。

————————————————————————————————————————

东方青苍有的是钱,而且他身上最不缺的东西就是钱。

在人间,有了钱这个东西,很多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

所以,东方青苍非常容易地就进入了萧润所在的那一个书院。

东方青苍扮成书院的学生,和萧润成了同窗。

萧润对于东方青苍一见如故,有一种他们以前好像在哪里见过的直觉,而且萧润还非常喜欢东方青苍身上那一种独一无二的王者之气。

东方青苍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变化,就是那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

但是,东方青苍却选择了坐在萧润的旁边。

看到东方青苍坐在了自己的旁边,萧润都快高兴死了。

所以,萧润赶紧和这一位“东方兄”问好,“东方兄,你好你好。”

“嗯。”东方兄的回应淡淡,但是萧润却还是很高兴。

萧润开心的自言自语:“东方兄好友善啊!”

萧润虽不记得昨晚被东方青苍迷晕的事情,可却记得东方青苍花重金进入飞仙阁的事情,这做派简直就是霸气侧漏啊!

萧润对东方青苍更加地崇拜了。

萧润于是一上课就拉着他侃天说地。

“东方兄,你知不知道这京城最好玩的地方是在哪里?”

“………………”

东方青苍本来还不想搭理这一个就像是一只麻雀一样喋喋不休的萧润。

但是一想到萧润和谢婉卿的命格息息相关,东方青苍这才回了一句,“不知道。”

夫子忍无可忍,将两人一同赶了出去。

“我知道从哪里可以出去。”萧润是逃课的熟人了。

谁料萧润竟带着东方青苍钻狗洞,东方青苍做了半天的思想挣扎才和萧润一起钻了狗洞,但是最后还被夫子逮个正着。

东方青苍实在有点忍受不了这夫子的聒噪,简直就是比萧润都还要烦人。

于是乎,东方青苍略施法术,拉着萧润成功挣脱了夫子的纠缠,来到了蹴鞠场上。

此时的东方青苍和萧润两人,正在蹴鞠场上挥洒汗水。

东方青苍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就是蹴鞠,所以玩得也非常地高兴。

萧润是个自来熟,把才见两次面的东方青苍当成是自己的好兄弟对待。

东方青苍本不愿搭理他,可一想到小兰花昨夜和自己说过的话,便缓缓挤出一个微笑。

东方青苍笑是一件千古奇闻的事情,不笑不知道,一笑还真是让萧润给吓了一跳。

倒也不是东方青苍笑起来的样子让人不忍直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萧润看着感觉自己十分地毛骨悚然呐。

“东方兄,你这是做什么,我们两个是朋友,朋友之间就不用这么生疏。”

萧润拍了拍东方青苍的肩膀,一点都不怕东方青苍。

一开始见到萧润的时候,东方青苍还是把萧润当成原来的那一个长珩。

但是经过了这么一番短暂的相处,东方青苍却发现,眼前的这个萧润,和原来的那个长珩完全就是两个人。

虽然他们都长得一样,但是萧润和长珩的性格却截然不同。

所以,东方青苍就不再执着于他以前和长珩的各种恩怨,而是把萧润真正地看成了他刚刚认识的朋友。

“东方兄,你是我的朋友,而且还是男人,一看就经验丰富,所以我就想和你说一件事情。”

萧润对东方青苍说道。

东方青苍不禁觉得有些奇怪,自己哪里经验丰富了,而且萧润也不说清楚是哪一方面的经验,这让东方青苍摸不着头脑。

“我最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姑娘……但是又好像不是喜欢……”

怀春少男萧润和东方青苍倾吐着他的心事。

还没有准备好的东方青苍猝不及防就只能这么听了下去。


“自从我第一眼看到那个姑娘,我的心里就有了一种我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萧润双手抱着自己的下巴,望着不远处的地方,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

而且东方青苍还离谱地发现,萧润就像是一个怀春的少女一样,脸上带着红扑扑的粉红色。

东方青苍:这孩子该不会是……发春了吧?

“东方兄,你这个表情……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觉得我说的话是假的?”

萧润转过头来,重新又看着东方青苍的脸,表情认真。

“没有没有,你接着说说看,你说的那个姑娘长得怎么样,为人怎么样,我帮你看看?”

东方青苍为了不让萧润怀疑,这种话也只能说出来了。

“东方兄,我就知道你还是把我当做你的兄弟的!”萧润感激涕零,一把抱住了东方青苍。

东方青苍无奈地拍了拍萧润的肩膀,然后就继续听着。

“她呀,就是小小的一只,喜欢穿一些色彩比较鲜艳的衣裙,眼睛大大的,不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很惹人喜爱了,说起话来就更加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萧润一夸起那一位姑娘就有点滔滔不绝起来,说了这么多都不带休息的。

一开始,东方青苍听着觉得倒是还挺正常的,但是接下来似乎就有那么一点不对劲儿了。

“我和她就只见过了几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我感觉自己好像在前世也见过她……”

东方青苍的心里“咯噔”一下,一种隐隐约约的不好的预感涌上了他的心头。

萧润的前身就是长珩,能让萧润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的人寥寥无几,更何况是在人间。

所以,萧润刚才口中一直都在念叨着的姑娘该不会就是……

小兰花?

她之前明明承诺过不会再和长珩纠缠在一起,可是现在为什么萧润会喜欢上她!

难道,小兰花背着他,一个人偷偷地和长珩私会?

东方青苍一想到小兰花会和长珩私会,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甚至还直接从自己的位子上站了起来。

还想再说几句话的萧润也看到了东方青苍,疑惑不解地问着,“东方兄,你怎么了?”

手中暗暗地聚拢起来业火,心中已经翻江倒海的东方青苍怒火中烧。

萧润也不知道东方青苍这是怎么了,但是却突然看到了一个人。

于是萧润就激动地拉着东方青苍的长袖,还拿长袖遮挡着他自己的脸,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东方兄,她就是我所说的那一个姑娘,她居然也在这里!”

东方青苍嫌弃又愤怒地把自己的袖子给扯回来,然后才看向了让自己这么生气的罪魁祸首之一。

在看到来人之前,东方青苍甚至还想着要把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兰花给拉过来,再和萧润这个蠢男人当面对质。

东方青苍一定要让小兰花看看,他堂堂的三界强者月尊领袖东方青苍,和这个当神当不好,做人也只会傻乐的长珩比起来,到底是谁更强!

但是,当东方青苍看到黄杏子,还有黄杏子怀里的那一条小黑柴的时候,东方青苍一下子就愣住了。

刚刚还熊熊燃烧的怒火一下子就熄灭了,熄得还彻彻底底的,一丁点儿火星子都不带留下的。

“萧润,东方员外,你们怎么也在这里啊?”

虽然萧润的半个身子都躲在东方青苍的后面,但是黄杏子却还是可以知道那就是萧润。

东方青苍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原来萧润这个王八羔子喜欢的人不是小兰花,而是黄杏子。

“来吃酒,和这个……”

东方青苍本来还想直接把萧润说成是王八羔子,但是一想到萧润刚刚才说了他喜欢黄杏子,所以在黄杏子的面前,还是要留给萧润一点面子的。

萧润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以前乐乐呵呵的,阳光开朗的一个大小伙子,做什么都没有顾虑,天不怕地不怕的,现在却躲在了东方青苍的后面。

东方青苍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然后毫不犹豫地决定推萧润一把。

事实上,东方青苍也确实是结结实实地推了萧润一把。

萧润差点被东方青苍给推了一个“狗吃屎”,不过幸好东方青苍还是收着点力道的。

“杏子姑娘……”萧润和黄杏子打着招呼。

黄杏子加入了萧润和东方青苍的这一桌,但是三人一狗,每一个的心思都完全不同。

饭局结束之后,东方青苍把黄杏子给留了下来。

黄杏子自然也是猜到了东方青苍会和她说什么。

其实一开始黄杏子就已经在暗地里默默地观察着东方青苍和萧润了。

直到东方青苍被萧润的话激怒,误解了萧润的意思,聚拢业火想要对萧润出手的时候,黄杏子才急中生智,在东方青苍和萧润两人的面前现身。

黄杏子:东方青苍真是一个爆脾气,也就只有小兰花才可以治的了他……萧润,和东方青苍这样的人成为兄弟,可真是你的福气!

果然,东方青苍和黄杏子预料的一样。

东方青苍对黄杏子说明了他的计划,也就是帮助谢婉卿一事。

黄杏子没有拒绝,欣然答应了下来。

虽然东方青苍他们的目的是撮合萧润和谢婉卿,但是这也不妨碍黄杏子攻略长珩,还有助攻东方青苍和小兰花。

相反的是,黄杏子知道,自己答应东方青苍帮助谢婉卿,还可以推进故事的进度。

这样好的事情,黄杏子当然何乐而不为了。

“杏子宿主,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你一定要小心容昊,还有他背后的太岁,他们两个是《苍兰诀》里面的大反派。”

系统112233提醒着黄杏子。

“嗯,我知道,容昊就是在太岁的怂恿之下才会犯下大错,实际上却也只是太岁的一个工具。”

黄杏子对于容昊的评价有好有坏,容昊当然可怜,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如果不是容昊,那么东方青苍和小兰花也就不用吃那么多的苦。

但是没有关系,黄杏子摸了摸系统112233的毛茸茸的脑袋,脸上带着几分宠溺的笑意。

“谢谢你啦,112233,居然都知道关心我了,我还真没有白给你买那么多的好吃的。”

————————————————————————————————————————

为了给谢婉卿和萧润制造见面的机会,小兰花特地邀请谢婉卿到酒楼吃酒。

虽相识不久,可谢婉卿却觉得自己与小兰花一见如故,得知小兰花主动邀请自己,她自然是爽快答应。

许是太久没有和别人说些心里话,此刻的谢惋卿竟不同于往日的疏离,倒显露出几分小女子的娇羞情态。

她告诉小兰花,自己前几日遇到了一个人。

那人踏月而来,和她说了几句话,只是她醉酒忘了。

那人像是一阵风似的又飞去了,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可却把她的心都占满了。

小兰花听到这话,顿时猜到谢婉卿口中的人正是东方青苍,心里没来由的有些发酸。

上元节那一天,谢婉卿见到的,还有救下谢婉卿的人,就是东方青苍。

小兰花却还是没有想到,谢婉卿娘子居然对东方青苍产生了情愫。

一想到这里,小兰花就觉得自己的心口微微发酸,还有点难受,好像是有些呼吸不过来了。

这样的感觉小兰花以前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过。

就算是被水云天的其他仙子欺负,就算是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待在司命殿里面,就算是被长珩舍弃,被众神唾骂,小兰花也不会有这样的感觉。

可恶的东方青苍,是给我下了什么咒了?怎么让她的心这么难受!

“小兰花,你怎么了?”谢婉卿娘子感觉到了小兰花的不对劲,关心地问着小兰花。

“没事,就是胸有点闷。”

小兰花表情恹恹,一看就是不开心的样子。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同样在这个酒馆的东方青苍带着萧润,在一个房间里面喝酒。

萧润一听东方青苍这次来是为了帮助他追求黄杏子,心里的感激之情如同是滔滔江水一样涌了出来。

“东方兄,你怎么会这么好!我活了二十几年,还是第一次看到除了我爹我哥之外对我这么好的人!”

萧润差点就要给东方青苍磕头了。

东方青苍扯了扯自己的嘴角,然后装作不经意地喝了一口自己手里的酒。

“不行,我萧润不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东方兄,我要和你结为异姓兄弟,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萧润说着就拿起了一杯酒,要和东方青苍碰杯。

东方青苍本来还想要拒绝,毕竟结为兄弟这事儿也不小了,不能随随便便地做。

但是东方青苍又看到了萧润那一副“你要是不和我结为异姓兄弟,我就不起来”的表情之后,没了办法。

最后,东方青苍还是妥协了。

“今日,苍天在上,我萧润和东方兄结为异性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东方青苍没声儿,萧润一个期待的眼神看过去。

“我东方强,也和萧润一样。”

最后,萧润和东方青苍高高兴兴地碰了杯,心满意足地一口干了。


“都这么久了,杏子姑娘怎么还没有过来,东方兄,你是不是忘记告诉杏子姑娘今天还要到这里的事情了?”

萧润等得有点心急了,茶壶里面的茶水都被萧润喝了个七七八八了。

“你不相信我?”东方青苍倒是没有萧润的那么紧张和焦急,还在慢悠悠地喝茶。

萧润觉得东方兄的眼神好像不太对,赶紧回答着,“当然相信,我怎么可能不相信东方兄你呢!”

东方青苍这才慢慢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我出去帮你看看黄杏子来了没。”

东方青苍放下自己手里的茶杯,然后抖了抖自己的衣服,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听到东方青苍这句话的萧润一下子就高兴了起来,东方兄还真是他的好兄弟,居然还亲自动身。

“东方兄,这怎么好意思呢,还是我自己出去看看吧!”萧润说着就要站起来。

但是却被东方青苍给一把制止了。

“不行,都说了我去,你给我好好的待在这里,找到黄杏子之后我自然会马上把黄杏子带回来。”

东方青苍的话不容置否,所以萧润也就只好小鸡啄米似地点了点自己的头。

看到萧润这么听话,东方青苍也就终于是放下了心。

其实东方青苍从房间里面出来并不是为了找黄杏子,就是为了从萧润的身边离开。

东方青苍和小兰花一见面,两个人就呛了起来。

小兰花讥讽东方青苍上元节勾搭谢婉卿。

“东方青苍,你在上元节的那天晚上到底对谢婉卿做了什么事情?”

小兰花怒气冲冲地对着东方青苍喊着。

东方青苍一出来看到小兰花,本来还觉得挺高兴的,但是一下子猝不及防被小兰花说了一通,他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差了。

东方青苍的自尊心很强,当然受不了有人劈头盖脑地骂他,就算是小兰花也不行。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竟忘了还有谢婉卿和萧润。

恰好谢婉卿和萧润出门寻小兰花与东方青苍,两人慌忙躲进柜子里。

本以为这样谢惋卿和萧润就会相遇,可没想到两人还是擦肩而过。

反倒是柜子里的两人,因为靠得极近,生出了一丝暧昧的气息。

小兰花和东方青苍两个人也不知道是谁先靠近的,居然一不小心就碰到了对方。

小兰花被吓到了,差点“啊”的一声叫出来,但是却被东方青苍给捂住了嘴巴。

因为谢婉卿和萧润刚刚好就在不远处的地方。

要是小兰花叫出来的话,谢婉卿和萧润就会发现他们两人。

还好谢婉卿和萧润两个人很快就离开了这里,小兰花也就不用被东方青苍给闷死了。

“我还有事情……”

这柜子里面的空间狭小无比,小兰花不自在地说着。

“我也还有事情。”

东方青苍也和小兰花一样,口是心非地说着。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