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月光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中年危机来了

女中年危机来了

大熊北鼻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远嫁女中年离婚,无车无房,一万多元私房钱,她该怎么办?然而苍天有眼,“星际贫困辅助系统2020帮助你”

主角:   更新:2022-11-18 04: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女中年危机来了》,由网络作家“大熊北鼻”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远嫁女中年离婚,无车无房,一万多元私房钱,她该怎么办?然而苍天有眼,“星际贫困辅助系统2020帮助你”

《女中年危机来了》精彩片段

九月当空,艳阳高照。某十八线小城市,民政局门口走出来一对中年男女。男人面色平静,一手拿着车钥匙,一手拿着红色小本本,抬头望了望天和四周。

对着后面的女人说道:“我送你回去?”

女人抬起低着的头说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家。”

“好吧,那我走了。”说着他拿着钥匙按了一下,旁边的一台白色小轿车闪了一下。

“等一下。”女人连忙喊住他。

男人扭头看着她。

女人说道:“先不要告诉暖暖我们离婚的事,等她在大学适应了,交到了新朋友,我会告诉她。”

男人看她一眼,想了一下说道:“好,那就先不告诉她,你……算了。我走了”

说完他坐上车开车走了。

女人看着他车开走,站在那里有些不知道往哪走。

女人叫刘梅,今年四十岁,她刚刚离婚了。中年离婚,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她也不想。

她和丈夫徐文斌早就婚姻破裂,就是因为女儿正在读高中,还剩一年就要高考,为了孩子,她只能拖着丈夫不离婚。不光是怕孩子心情起伏太大受不了,还有许多离婚女人都要面对的问题,金钱。如果不是因为钱,他们早就离婚了。

刘梅在一家超市做售货员,她一个月工资刚够生活费,别看他们这县城不大,消费很高。可是孩子上学费用,家里的费用怎么办。刘梅怕他离婚后再婚,有了后妈就有后爸。所以就拖着他不离婚,为了孩子能够考一个好大学,她只能忍着丈夫的出轨。

她丈夫徐文斌是个彻底的渣男,出轨,打老婆,挣钱不交家里,你用钱得管他要,就是这样的一个渣男,她忍受了快二十年。

刘梅一边往家走一边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离婚她心里其实还算平静,因为她早就受够了,徐文斌可能也迫不及待,这样的婚姻,还要它干嘛。刘梅心里一片苍凉,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刘梅的娘家不在这边,她属于远嫁。当年,哎!想起来她都不知道怪谁。只怪自己太年轻,不听父母话,为了所谓的爱情远嫁他乡。

刘梅娘家是南方农村的,夫家在北方小县城,虽然是县城,可是跟她们那镇子一样大,经济不发达,物价房价都很高。

她是在广东打工时认识了她的丈夫,哦,不是,是前夫了。两个人远在他乡,心里苦闷。然后在一次大聚会上认识了,后来一段时间两人聊天接触当中,发现彼此都有好印象,就开始了一段甜蜜的时光。

后来很快被刘梅在一个厂子里打工的表哥知道后,劝她们分开。告诉她,你们是没有结果的,两家太远,家里不会同意的。

可正在热恋期的女人哪有理智。刘梅表哥没有办法就告诉了刘梅的父母,刘母知道后也是急了,给刘梅打电话劝说。哭过闹过,可是都没有打消刘梅那为爱不顾一切的念头。

后来为了躲避表哥找徐文斌麻烦,他们俩离开了打工的厂子,另外又找了一个工厂。

离开厂子后两人觉得爱的不够浓烈,就租了一间房子,去城中村租的,条件不好,里面都是租户,一间不到十平米的屋子,承受着他们爱情的甜蜜。

后来没几个月她就怀孕了,没有办法只能结婚了。刘梅不知道徐文斌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是她满心都是对未来小家庭的渴望和幻想。

两人回到刘梅家里拿户口本,刘母哭,亲戚劝。可是听说刘梅怀孕了,就都傻眼了。刘梅家里是农村的,风气不开放,知道女儿怀孕后也没办法。不然打胎后还能嫁人么。

最后刘梅还是拿到了户口本。刘梅永远也忘不了她临走时妈妈看她的眼神。有心痛,又不知怎么办。女儿嫁那么远受了委屈该怎么办呢?后来刘梅听姐姐说,她妈在她走后生了一场病。

哎,真是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

可是刘梅没有明白母亲眼里的痛苦,她只是以为母亲舍不得自己。她告诉刘母她以后每年都会回来看她。可是她不明白身不由己的意思。

刘梅虽然姐妹三个,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可是家里没有太重男轻女。所以刘梅还是很傻很天真,这些在她以后的婚姻里,她才明白。没有娘家,好脾气的婆婆都想欺负你。受了委屈只能躲在屋里哭,没有亲人没有朋友,那滋味不好受。


刘梅此时心里空唠唠的,婚也离了,孩子也上了大学,家里就剩自己了。

拿着钥匙打开门,看着空空的屋子,她感觉自己的心也是空的。这个房子买了有十年了,离婚时房子给了女儿,两人都同意。刘梅除了银行卡里攒下的一万块钱,还有钱包里加微信里共有两千多块钱,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刘梅脱鞋进屋,走到沙发前坐下,眼睛看着窗外发呆。心里想着,我以后该怎么办呢?是回娘家,不行,回娘家我住哪?时间短还行,时间长了弟媳妇肯定有意见。姐姐那里,还是算了吧。姐姐也不容易,姐夫早死,留下她们母女相依为命。自己没本事没能帮助她,还是不要拖累她了。

可是刘梅好想回家,回到她长大的地方,多少个午夜梦里她梦到自己回家了,回到了她还没结婚的时候。村里的那条路,村后面的那条河,还有跟她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们。

可是她没钱,她要赶紧挣钱,女儿还要用钱,她还要交养老保险。虽然徐文斌答应每月给女儿生活费,可是女儿一年四季衣服鞋子呢?万一徐文斌再婚不给了呢?

自己还的挣钱,钱啊!她是真缺呀!

“叮铃铃,我是星际贫困辅助系统2020号,感受到你很贫穷,所以我来了!”

刘梅觉得自己脑袋是不是出问题了,怎么脑袋里面会说话。是她没睡好,还是她有精神问题,可能是错觉。

“宿主,你脑子没有问题,是我系统在跟你说话。”

刘梅愣愣的,很好听很低沉的男声,不是自己脑子有问题?是真的……系统?

刘梅平时很喜欢看一些小说,晚上必须听着小说睡觉,不然睡不着。小说里的空间啊,系统啊,穿越啊,重生啊,她都幻想过,可是……。她没想过自己会真的有系统。

系统可能看她没有反应,就又说道:“星际贫困辅助系统是距离蓝星五百五十四光年外的昴宿星球科学家发明的智能系统,它的主要作用是了解外星文明,次要作用是帮扶贫穷有需要帮助的生物。”

生物,我是生物?我确实是生物,是个什么生物呢?刘梅脑子里只有这两个字。她还是发蒙的。

“鉴定宿主对金钱渴望,系统做出对宿主发放金钱的决定。”

“你怎么给我发钱啊?”刘梅木讷的说着,她没发现自己现在坐着一动不动,脸上的表情就一个字“懵”

系统那磁性的声音响起。“经过系统和蓝星卫星连接,通过网络知道你们贫困户最低补助是……,所以系统每日给宿主补助十元钱,钱每日发放到宿主某商银行卡里。可以升级的呦!”

“真的么?是真的么?”刘梅有些激动和颤抖的问。白给钱呐谁不想要。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相信,但是她就是想问明白。她想确定是不是真的,她有系统了。她可以给自己找个希望,找到一个坚持下去的动力。

她其实一直在硬撑,她是孩子的依靠,孩子也是她的支撑,她的延续。她多想给孩子撑起一片天,给孩子好的环境和生活条件。

她还想多孝敬父母,她对父母是亏欠的,这么多年来她回家看望父母的次数有限,不是她不想回去,而是没钱,她怕给父母的丢脸。

刘梅越想越多,她可以有钱了,她哭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哭的像个孩子一样。

想要把这些年她吃的苦,受的委屈都要哭出来,孩子在家她不敢哭,没有离婚她不能哭,现在她可以好好哭一场。

刘梅痛哭一场后,平静了一下问道:“系统,我要怎么升级呀?我一个月能有多少钱?”

“宿主,系统每天给你发放十元钱,升级是根据你的消费金额来定。”

“十块钱,”刘梅觉得有点少,一个月才三百块钱。

“那我怎么消费才能升级?”

“宿主消费到一百元可以升一级,升级后每日发放金额是双倍,就是二十元。再想升一级就要消费一千元,以此类推。而且必须消费系统发放给宿主的金钱,花宿主的钱是不能升级系统的。”

刘梅听了系统的解释,又问了系统几个问题,终于明白了。花钱就能升级,这个好,花钱还不好办,那还不如穷死得了。


刘梅拿着钥匙出了门,她要确认一下钱是不是真到账了,系统是不是真的。今天不是到账了十块钱么,她要花掉。

刘梅脚步有点虚浮的下了楼,差点从楼梯上摔下来。这才把她有点发昏的脑袋清醒了几分。

骑上自行车,她来到银行,卡插进去输入密码发现里面还有她的钱,这也看不出来钱是不是多了,才十块钱上哪看出来去。

这怎么办呢?取钱最少是一百,不能为了取十块钱去办业务的窗口吧,人家还不得说你精神病啊。

对了!可以刷卡消费呀,刘梅骑着车子来到超市,小卖部也刷不了银联。到超市看看买点啥呢?转到水果区看到火龙果,暖暖爱吃这个,买点。

买了两个火龙果,六块多一斤,两个就十多块钱了。到了收银台刷完卡,问系统我是不是花了十块钱。

系统回答是,还差九十元就可以升级。

刘梅拿着火龙果出了超市,心里有点不得劲,系统也没个屏幕啥的,像人家系统可以召唤出来一个像电脑屏幕那样的,还只能宿主能看到,自己的系统啥也看不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说白了刘梅还是不太相信自己有个系统,她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人,长得不出色,没感觉自己是天命之女啥的。

她觉得自己像是在梦里,有点不真实,不敢去相信,但还是希望系统是真实存在,是来拯救她的。

刘梅带着纠结的心情骑车回到家,把火龙果放到冰箱里才想起来,女儿上了大学,火龙果吃不上了,只能自己吃。哎,她还是没适应女儿不在她身边。

此时已经到了中午,刘梅也没感觉饿,早上她就没吃啥饭。

她坐在沙发上想着:那就再等九天,到时候系统就能升一级,每天就是二十,一个月就是六百,然后是一千二……。

刘梅躺在沙发上想着系统,慢慢的就睡着了。

昨天晚上刘梅就没睡好觉,今天又经历离婚,系统下凡。心情起伏很大,所以就有些累,没有听着小说就睡着了。

这一觉刘梅睡到了下午三四点钟,醒来后还有些迷糊,她好像做梦了,梦到自己有个系统,到底是不是真的?

“系统,你,你在么?”

“在的,宿主可以不用发声,在心里默念就行。”

“啊,好的,我知道了。”是真的,刘梅掐了自己大腿一下,疼,没有做梦,哈哈……。

刘梅确定自己真的有系统,心里一松,才发现自己有些饿。她站起来到冰箱里拿了一把小白菜到厨房,她要下点面条吃。

刘梅吃完饭收拾完厨房,就来到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和系统对话。

“系统,我以后就叫你系统么?你为啥是2020系统?是因为今年是2020年么?你是怎么来的,你会离开我么?”问到最后一个问题,刘梅心里一紧,她不想系统离开她,她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至少她活着的时候她不想。

系统答道:“宿主可以给我取个你们的名字,2020是根据你们蓝星年历取得,至于我会不会离开,什么时候离开,都不取决于系统,而是我的文明探索。”

“文明探索”什么意思?不会是要霸占或者侵略我们蓝星吧?想到这里刘梅心里忐忑起来。

要不我还是不要钱了,系统要不你还是走吧。

不,你不要走,我不想你走。

系统无语了,有个脑残宿主它也是醉了。

“宿主不要恶意猜想。就你们蓝星不到二级文明的科技,我们不会侵略你们。”

“那你们要干~什么,”刘梅喏喏的问道。

“哎,”系统叹息了。

刘梅有点惊悚,系统还会叹息,这么人性化么。

系统有点看不上它的这个宿主,穷都不说了,你穷还那么多想法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但是,可但是,它还是秉着扶贫救人的精神,不跟她这个没脑子的宿主一样。

刘梅不知道这个系统还有自己的想法,不然……不然她也没办法,谁让我穷呢,她还指望系统帮扶呢,可不敢把系统骂走了。

系统解释说:“我们昴宿星球的文明是你们蓝星的许多倍。”“

我们星球周围有的是资源,还用来你们蓝星掠夺!你们的资源都快让你们嚯嚯没了,真不知道你们蓝星的生物是怎么想?空气不好,水资源枯竭,大海你们还没开发呢就快让你们毁了。”

“你们人类这个生物都快把别的生物灭种了。如果别的生物灭种,你们人类还能存活么!生物链啊,你们都懂,可是为了利益不惜一切的做法,早晚会自取灭亡,哪里还用别人侵略。”

刘梅听着系统的话,心里也不舒服,“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可是我有什么办法,我很渺小的。”


系统可不管蓝星人类的做法,星球毁灭它见的太多,只是有些可惜罢了,它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系统。

“我的主要工作是通过了解其他星球的文明,来填充昴宿星球的精神文明。用你们的话说,就是用你们的故事,来娱乐我们星球的生活。”

什么意思?把我们当成猴子了。

刘梅说道:“你们哪里没有娱乐么,你们哪里的人很闲么?”

“no、no、no,我们那里的娱乐很多,有很多是你们无法想象的。

“但是,我们那里生物的寿命很长,甚至有的生物是无限寿命。活的时间长了,就感觉到空虚寂寞,然后开始征战,可是周围的星球都打遍了,发现打仗也没有意思了,这可怎么办?”

“他们很寂寞呀,必须得找些事情做,来排解他们漫长的生命。于是发明了各种娱乐措施。比如你们小说里的空间种田,经营养成各种游戏,甚至你们的穿越重生都是我们玩剩下的。还有好多科学家发明各种系统去更远的星球找乐趣,去看看那里有没有更有意思的事情发生呢,于是我就来了。”

刘梅听完系统的话就更害怕了,这都闲成这样了,万一哪天不顺心打过来,那我不就成罪人了么。

于是怯怯的问道:“那个系统大人,你们不会打过来吧?”

系统感受到刘梅的害怕,就说道:“你就放心吧,打不过来,星球之间都有星际条例的,而且文明越高约束力越强,再说就你们蓝星的资源和战斗力,都不够我们来回单趟的费用呢。放一百个心,不会打过来的。”

刘梅听了系统的解释,心安定了许多,又问道:“那你们哪里寿命那么长,星球是不是都住满了,没有死亡只有增长的话,早晚有一天会住不下的。你们哪里是不是也计划生育啊,控制人口增长啥的。”

系统说道:“控制啥控制。你不明白一个道理么?一种生物寿命长了,它的生育能力就下降,这是自然法则。还有我们不是你们人类,跟你们长得不一样。”

“啊,是这样呀?”刘梅心里想着,好像还真是这样,生命力越短,繁殖能力越强,像蟑螂,苍蝇,蚊子都是。

刘梅又问了系统一些问题,比如你们那里吃的,穿的,用的,还有一对夫妻可能生几个孩子。

得到的答案居然是,千百年能生一个就不错了,而且它们不是生孩子,是培养。不是我们这里的培养,而是用细胞培育。

系统说了很多刘梅听不太懂,可能跟她的学历和见识有关,毕竟她只是初中毕业。

窗外的天慢慢暗了下来,刘梅坐在沙发上想着系统,一会儿笑,一会儿皱眉想着什么,电视里演的什么她都没在意。

直到女儿打来电话。“妈,你在家干啥呢?”

刘梅听着电话那头女儿的声音,心情很好的说:“没干啥,看电视呢。你呢?吃饭了么?今天几节课,累不累呀?”

电话里女儿说:“刚吃完饭,今天课不多,妈,你吃饭么,吃的啥,没事出去溜达溜达,你也可以去跳广场舞呀,找你以前的同事。”

听着女儿关心的话,刘梅心里熨帖极了。想起今天的离婚,眼睛有些发热,鼻子一酸,刘梅赶紧控制好情绪,“暖暖,妈很好,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一样,照顾好身体不要省钱,没钱给妈说,不要管别人借钱,张嘴矮三分。”

母女俩聊了十几分钟就挂了电话,刘梅因为女儿的电话心情又好了几分。

过了一会,刘梅看电视上一直演广告,就看了下手机,快十点了,得去睡觉。

刘梅躺在床上听着小说,可是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她还没睡着。今天下午她已经睡了几个小时,而且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精神有些亢奋就睡不着。


刘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只好跟系统聊聊天“系统,你在么?”

“在的,宿主。”

刘梅听着系统好听没有感情的男声,而且还是在深夜,感觉有点不习惯。

“系统大人,我可以叫你统子么?”

系统:“?”

刘梅没有听到系统的声音,就继续说到:“这个在我们这里是尊称哈,你看我们的历史名人,孔子,老子,孟子都是子辈的。叫你统子是尊敬的意思,而且还挺亲切的哈。”

系统觉得她这个宿主是骗它的,可是找不到证据。

“统子,你能改变说话的声音么?你看我一个离了婚的中年妇女,半夜听着磁性的男声,总觉得不对路,是吧。?”

“可以,宿主想改什么样的声音呢?”

听到系统说可以改,刘梅沉思了一下说道:“那就改成娃娃音吧,听着小孩说话能使人心情放松和开心。”

“宿主,我这个声音怎么样,可爱吧。”

刘梅听到系统那嫩嫩的娃娃音,觉得顺耳多了,可是还是睡不着。“统子,咱俩聊聊天吧,我睡不着。”

系统说:“聊呗,反正都是消磨你的时间,我统子的时间是无限的。”

听着系统那傲娇的声音,刘梅无语了,心里感觉怎么那么不得劲呢。“那就聊聊你怎么能带我挣大钱。你看人家系统都是一下给个千百万的,有的还给十个亿啥的。我也不要多,一次给个百八十万的也行啊。”

“宿主你想多了,咱们是扶贫系统,你都不贫了,我扶你干啥。再说给你那么多钱,你能解释哪来的,就你这环境和经历,还给你几个亿,你就等着被切片吧!”

刘梅听着系统无情的话语,还有它那一提钱就变得严肃的声音。哎,看来在任何星球都一样,提钱就伤感情,系统也不能免俗。

“好吧,那你给我说说,我要怎么才能够有钱呢。”

“宿主,你们这里有句话说的好啊,授人予鱼不如授人以渔。明白不?本系统觉得说的很对。”

刘梅心想:对个屁!还渔呢,我都四十了,快淤了。

又听系统那唠唠叨叨的说:“做事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不要总想着天上掉馅饼,就是有一天上面真掉下来东西了,那也是高空坠物,小心砸死……。”

刘梅无语了。这系统学习能力那么快。刚来一天就啥都学会了,这速度自愧不如。

“停、停我知道了,你不要说了。”这系统还长了个唐僧的嘴。

刘梅是真的不困了,让这系统给念叨的,耳朵嗡嗡的。

“统子,我睡不着觉,你给我讲讲你们哪里的事呗,你们都长啥样?还有吃饭是用嘴么?你们有透视眼么?就是能透过石头看到翡翠的那种。”

“有没有哪种一下子把能力灌输到脑子里,比如医术,股票啥的,实在不行厨艺什么的也可以?”

系统听着宿主的异想天开,它觉得自己得赶紧让她睡觉,要不然它都觉得自己太无能了,竟然满足不了宿主的奇葩愿望。

“咳咳,宿主想不想玩穿越呀?”

听到系统的话,刘梅一下子激动了。“穿越!我能穿越,是真的吗?那可不可以穿越到我十八岁呢?实在不行穿到我刚刚生完孩子也行。”想到能回到自己命运的转折点,刘梅就激动的不行。

系统有点尴尬了,“这个穿越可不是宿主想的那样。”

“啊,不是穿越回去呀?那是穿哪去,古代、星际、不能是末世吧!”刘梅有些失望的问道。

系统:“我说的穿越是一种游戏,宿主可以穿越到喜欢的影视剧里,过上宿主喜欢的生活。可以和剧情里面的人物互动,或者一起生活。这个穿越就像是你在玩真人版过家家一样。而且这个游戏对宿主现在的状态特别有益。”

“对我有益?”刘梅不明白。

“宿主不是有失眠症么,而且还不愿意出去交际,这是因为宿主得了抑郁症的原因。”

刘梅听到系统这话,有些不能相信。但她知道自己应该出了问题。

她平时不愿出去见人,不想和朋友同事一起吃饭,甚至干什么事都觉得没有意思,身体总觉得没有力气。女儿上大学走后,她更是待在家里两三天都不想出去,整天躺在沙发上。她感觉出来自己有些不对劲,可是也不去深想,原来她是得了抑郁症。

“统子,我真的得了抑郁症么?可是,不是说得了抑郁症的人都想自杀么?可我没感觉出来呀?我没想自杀。那这病能治好么?”

系统回答道“我系统的判断从不出错,宿主如果不赶紧治疗,任由你现在的情绪,下一步就会发展到轻生,心魔是一点点侵蚀你的。所以宿主要多出去走走,和正能量的人多接触。平时锻炼一下身体,心情始终保持愉悦,打开心扉,一切都会好的,喜欢做什么就去做,不要封闭自己的内心。”


听着系统的开导,刘梅心里很温暖,虽然系统不是人类,但是它帮助了自己,而且还能跟她说话聊天,让有些社交恐惧症的她,有了可以倾诉的地方。

“统子,我怎么穿越啊,是身穿还是魂穿,穿到哪个影视剧都可以么?”刘梅想魂穿,她怕自己身体出意外就回不来了。

系统说道:“当然是魂穿,其实就像全息网游似的,你只是大脑在里面玩,里面的人物画面是我根据你们的影视剧画面人物,再加上在网络收集到的一些历史资料和图片,做出来的较真实的游戏。”

刘梅有点懵,“那到底是真的假的。”

系统“亦真亦假,你觉得它是真的那就是真的,你觉得它是假的那它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它会随着你的想法变换剧情。”

刘梅有些理解了,“那我怎么回来,是要等到剧情结束还是有什么任务?”

“没有任务,你只要开心就好,就像玩游戏一样,你只要睡着了就穿越过去。在那边睡着了就回来了。”

“你只要记得在剧情里面,不要三天不睡觉都没有问题。”

“那我要是三天不睡觉会怎样?”

“那你在现实中会很能睡,这样对你精神和大脑都不好。”

刘梅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她有点兴奋,穿到电视剧里啊,她要穿哪个剧情里面呢?

仔细想想她看过的电视剧,哪个比较喜欢呢?

“哎,统子,我要是穿越到修仙里面,那我出来是不是也可以修仙啊?像腾云驾雾,点石成金,洗筋伐髓。”

系统一头黑线,如果它有头的话。

刘梅看系统没说话,也觉得她想的有点多了。不好意思的咳咳。

“嗯,那个我要是在里面学习的手艺可以用么?”

“可以的。”

哦,那明白了,就是不要学一些太缥缈的东西。

刘梅坐那想了半天,是古代呢?还是现代,民国不行打仗呢。

“建议宿主去些简单和平的年代,剧情太复杂不适合你现在。”

是啊,自己还要治病呢。那就去种田吧,简单轻松,没有宫斗宅斗。

再说了,就她这智商去皇宫里也活不过两集。

系统深以为然。

哎,想到了,就去乡村爱情看王晓蒙和谢永强去。

“统子,就去乡村爱情,可以么?”

“可以的宿主。那你是想要什么身份呢?”

嗯,还可以选身份呢。

不选主角,事太多太麻烦。

配角都没啥好角色呀,有个陈亚楠出场有点晚。

“统子,可以创建角色么?”

“可以,”

“那就来个路人甲,而且要男的,最好是孤儿,这样不牵扯感情。”

要不然玩到最后生离死别的太吓人。

哈哈,我终于可以做男人了,我要翻身做主把歌唱。

我要看看男人没有女人能不能活。

系统无语。

“统子,你看我要躺着还是站着。”

我还是躺着吧。

躺在床上,刘梅激动的手有些抖,腿也发颤。

“统子,我过去真没啥事吧,一定是男的哈,而且要长的好看的,一定要有钱还要……”

系统看不下去了,直接把她拉进了剧情。


刘梅是被一阵阵说话声吵醒的。

睁开眼时,看到眼前是一个发黄的灯泡。说话的两个男人声音有高有低,悉悉索索的。

刘梅扭头四望,眼睛所到之处都很简陋,这是哪里?我穿越了么?

忽然,一道黑影落下,刘梅吓了一跳,一只大手拍到刘梅身上,她一哆嗦扭头看过去,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把手臂伸过来,搭在刘梅腰上。

刘梅一下子坐起来,把男人的手臂给拿开扔一边。

她的动作惊动了一旁聊天的两个男人。

他俩嘻嘻的笑了起来,还口花花道:“彪子这是做梦梦到媳妇儿了,哈哈……”

“战况很激烈啊,一会问问一夜几次啊……”

刘梅有点囧╯□╰

这工地的老爷们这么彪悍么?

“晓峰,不起来吃饭?”

刘梅看着一个四十来岁的黑脸男人,一只手拿着半截烟,冲刘梅说道。

刘梅有点懵,是给我说话吗?“晓峰”是我的名字?

“啊哈哈,是啊,我一会儿的,一会儿的”

刘梅又躺进了被子里,她实在不好意思在这么多男人面前穿衣,更何况她现在急需知道她的状况,她得躺下理理头绪。

闭上眼睛,呼叫系统。“统子,我现在是谁,有记忆么?”

一股记忆冲进大脑,那感觉像是给水管灌水,脑袋里一股一股的游走着。

等了许久,刘梅睁开眼睛。她现在的名字叫刘晓峰,22岁。农村人。母亲在他小时候得病去世了,父亲就把他送到隔壁村姑姑家,然后父亲就跟人出去打工去了。所以刘晓峰从小学开始,就是在姑姑家长大上学的。

刘晓峰到了十六岁,在工地干活的父亲从高处摔下来死去。他就成了孤儿。

父亲去世后,刘晓峰就不上学了,过了一年,他找到和父亲一起干活同村的叔叔,也去了工地,然后在各个工地之间来回找活干,一干就是五年。

记忆里刘晓峰的姑姑全家去了南方,姑家表哥在南方工作结婚,孩子没人看,姑姑就去帮忙看孩子去了。

系统给刘晓峰安排的家乡就是乡村爱情故事的事发地~象牙山村。太好了!

象牙山村,那可是个风水宝地呀。在那里天天可以看到一群父老乡亲们相亲相爱。

那里有善良能干的王小蒙,优柔寡断的谢永强。眼睛长头顶的谢广坤,耍宝二人组刘能和赵四,直爽的谢大脚。

刘梅想了半天,决定先辞去工地的工作。她是来放松心情的,可不是来做苦力的。

还有自己一个妇女,天天跟这些臭老爷们在一起也不是个事。

她忘记自己现在也是臭老爷们一枚。

哎呀,这个味儿呀,烟味,臭脚丫子味,被褥多久没洗了。衣服堆得那都是。还有这个工棚太简陋了。

工地干活太辛苦,一个个晒的,却黑的,都不容易啊。

刘梅顺着记忆找到放衣服的地方,找两件齐整的先穿上,一会出工地再买些衣物。

把重要东西拿好,刘梅就去了工头那里。

今天工地没开工,找了半天才找到。

跟工头说家里安排相亲,他要回去一趟,工头答应后,让他早点回来,明天就开工了,工程有点紧。

表面答应他,先出了工地再说。

刘梅出了工地,来到市区。她现在干活的地方是开元市。

现在是七月末,天气很热,刘梅来到储蓄所,拿着刘晓峰的存折来取些钱。

看着刘晓峰存折里的钱,叹了口气,统子也是,穿越了也不给她找个有钱的。

存折里有刘晓峰这几年干活攒下的钱两万,还有他父亲的赔偿款几万。

一条人命就值几万块,刘梅可不会用这个钱,先用刘晓峰的存款吧。

这孩子也不怎么花钱,不太抽烟,喝酒也是跟着工地那帮人噌酒喝,挺会过一孩子。

取了五千块钱,刘梅站在储蓄所外面,想着这钱也不抗花呀,虽然现在时间段是05年,工资几百块,上千的都是高工资了。

可她来是享受生活的,挣钱的本事她也不会呀。

抬头看了看周围,怎么才能挣到钱呢?

当看到对面的福利彩票站时,刘梅灵机一动想到,她是不是可以买彩票,就是不知道现实和这里能一样么?

不管了先试试吧。


刘梅去买了几件衣服和鞋子,花了一千多买了个据说可以砸核桃的锤子手机。

哎,钱不抗花呀,两千就没了。

抓了抓头发,有点长,看到旁边有个理发店就进去了。

“理个寸头。”看着镜子里陌生的男人,刘梅有点怔了怔。

她现在长这样啊,很年轻还挺帅的,系统这次没骗人,就是黑了点。

她现在是男人了,想到刚才上厕所的尴尬,囧了囧。

从理完发走了出来,感觉头皮轻松凉快,原来短发是这种感觉,不错。

摸了摸肚子,有点饿了。

找到一家面馆,要了一个大碗牛肉面。嗯,比十五年后牛肉块大,还多了两块肉。十年的发展,人类越来越精细了,面里的肉越来越小,越来越少。

刘梅吃着饭,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这些算是npc吧?可是他们有血有肉,表情丰富,她感觉跟现实也没啥区别。那我这不算是在梦里吧?

吃完饭十二点多了,刘梅找了一家旅店,她要在这里休息一晚,回到现实里查一下彩票中奖的号码。

刘梅醒来,看到是自己的卧室,松了一口气,她回来了。

伸了伸懒腰,感觉舒服极了。她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统子,我感觉脑子很轻松舒服,不像以前睡醒了,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就跟没睡似的。”

“这是为什么呀?我不是在那边呆了一天,难道我睡了很久,今天几号?”

“宿主放心,你就是睡了一夜。”

啊,才过去一晚上?这么奇妙?

“宿主在那边一天,梦里也就只有一个小时,然后宿主就进入深度睡眠,睡眠质量提高,所以精神状态才好。”

听了系统的解释,刘梅心里高兴了,这个穿越游戏还有这种好处。

打开窗帘,看到窗外熟悉的景色,感觉今天的风景景色宜人,真是令人高兴的一天。

吃完早饭,刘梅拿出手机查双色球彩票,找到离剧情时间最近一期的号码,写在纸上背熟。

午休醒来在家转了转,觉得自己不能在家待着,应该找个工作,现在系统给的钱还不能让自己有不工作的资本。

那找个什么工作呢?还是去超市吧,毕竟自己干过熟悉。

自己是因为女儿高考,所以才提前一个月辞职,回家和女儿一起备战高考,超市经理也都理解,所以和平的离了职。

打电话给超市经理说了自己想回去工作,经理直接同意,让她明天就可以上班,还是管着以前的货区。

刘梅晚上和女儿通完电话,洗漱一番,就迫不及待的躺在床上,拿出彩票号码又背了一遍。

刘梅再次睁开眼,看到是旅店的房间,赶紧穿衣洗漱,吃完早餐就来到最近的彩票站,买了一注彩票,手有些颤抖。

刘梅不是不想多买几注,而是想着如果中奖了,要那么钱也没用,又带不到现实,她又不想创业当女强人。

她给自己的定位就是来度假的,钱够用就行。

开奖时间是今天晚上,刘梅就回到旅店,觉得自己就这么待着也没意思,那就逛逛吧,看看这里的城市和现实有啥不一样的。

事实证明,没啥不一样,除了腿脚麻木。

回到旅店洗了个澡,就打开电视,九点十五开奖,还有一个小时,看会儿电视剧。

终于等到了开奖,每开一个球,刘梅就感觉自己的心脏,不受控制了。

第一个球,对了。

第二个,也对。

第三,第四……

第七个

都对了!

刘梅觉得现在幸好不是自己的身体,不然怕承受不住她已经跳到嗓子眼的心脏,下次一定准备速效救心丸。

现实中她从没中过奖,买东西抽奖永远都是鼓励奖。

她终于中奖了,原来中奖的感受是这样的,她想发表中奖感言:谢谢×,谢谢××,谢谢父母,谢谢系统。

总结一句,中奖的感觉就是:你一定要有一个好身体呀!


刘梅不知道她昨晚是怎么睡着的,反正有意识的时候看表快十二点了。

睁开眼看到是自己的卧室,还愣了一会儿,中奖的后遗症还没消。

不行,今天还上班呢,也不知道今天的状态上班会不会出问题。

起来晚了,早饭在外面吃,两个包子一碗粥。

到了单位,看到以前的老同事,很高兴。一阵寒暄问候,到经理室办了手续,就开始上班了。

刘梅在超市是管理食品区的。工作简单,就是有时候要搬货。

主要工作是看看食品有没有快过期的,补补缺的货,把顾客乱放的商品摆回原位。

这个星期刘梅上早班,五点就下班了。

回到家炒了个素菜,拿着从超市买的馒头吃了晚饭。

洗漱后,给女儿打了个电话就睡觉了。

从旅店床上醒来,刘梅一跃而起,也就现在身体变年轻了,不然都要闪着老腰。

吃了口早饭,来到彩票站一看,来早了,没开门。

这就尴尬了,然后刘梅就像拉磨的驴似的开始围着彩票站转悠。

彩票站一开门她就发现了,装着很矜持的进去,问了老板兑大奖的地方后,就赶快走了。

她也怕呀,万一老板知道她中大奖后,要杀人灭口呢!

对了,装备,中奖的装备。

帽子,眼镜,口罩,还有领奖后换的衣服。

来到商场一顿买。

当刘梅拿着中奖的支票后,脚步不稳的来到银行,把支票兑换后,拿了张卡出来。

三百万啊,她有三百万了!

她好想哭,此时的心情就如谈恋爱似的。有高兴的,有失落的。

她有钱了,可是钱只能她自己花,不能拿到现实生活。

要问钱怎么就剩三百万呢?

缴税一百,捐了一百,然后剩三百。

刘梅很高兴,她今天也献了一回爱心。

现实里,她每次看到捐款救人时,她也想捐,可她都拉低平均水平那么多,都快成贫困户了,她哪还有脸给人捐钱啊。

现在有了钱干什么呀?

当然是买、买、买、虽然刘梅现在是男人的身体,可她有一颗纯纯的女人心。

衣服,买。

包包,买。

鞋子,买。

化妆品、剃须刀、内裤、袜子、零食、买。

卫生巾,买……不成了。哈哈,她终于不用这个烀着难受的东东了。

烟,吸烟有害健康,不过还是买吧,回村可以给大爷大叔大哥们抽。毕竟自己很少回村,这关系还得维护。不然怎么好意思看戏呢。

女人买东西很可怕,更何况还是一个因为钱而憋的很久的中年女人呢。

代价就是买了两个大拉杆箱才把它们给装进去。

当刘梅从商场里出来,看到外面的天色才发现天有点晚了,今天又走不了了。

摸摸肚子也饿了,可是她现在一步也不想走,看到商场旁边的大酒店,刘梅决定就它了。

大酒店就是舒服,大床,大窗户。还有空调,洗手间的浴缸看着好舒服啊。

刘梅泡在超大的浴缸里,终于感觉到自己现在也属于有钱的那一小波人了。有钱人的生活就是好呀!

洗刷刷,洗刷刷。

洗白白,洗白白。

洗屁股,洗……屁股。

算了,老娘什么没见过。

这一夜刘梅睡的很沉,也许是累的,有钱累的。╯□╰

金钱的魅力还是很大的,刘梅觉得今天同事都特别亲切,工作也没那么累了。

果然,买东西能使人愉快,是发泄的最好办法,还可以治疗抑郁症。

当刘梅从酒店的大床上醒来,就赶紧起床,收拾东西,穿上新衣服。

哎呀,妈呀!这是谁呀?咋就这么帅呢!一米八大个,除了黑点。

拉着箱子,出了酒店,准备打个车回象牙山,现在咱不差钱。

在回去的路上,刘梅想了半天,还是给在工地的老乡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不干了,让他给工头说一声。工资要是给,就下次回来给他捎回来,不给就算了。

老乡还在电话里面问为什么,刘梅告诉他,相亲对象不喜欢他在工地干活。


看着路边倒退的风景,刘梅心里不像面上那么平静。看着象牙山的路牌一晃而过,心里阵阵发慌,真的只是游戏么?我不会被发现是假的吧?

然后心里默念:我是真的,只是游戏,放轻松,深呼吸。

看着远处的村庄越来越近,两边的田地有人在辛劳的耕耘。心里越来越踏实,像是梦里的场景。

她回来了,虽然不是自己的家乡,但它是刘晓峰的家乡,她有刘晓峰从小到大的记忆,他们有许多重叠相似之处。都是农村长大,都离家多年。

车子在村里的小广场停了下来,刘梅从车里下来,看到了大脚超市的牌子,跟电视里一模一样。

超市门口有许多人聚在一起,看到有车子停下来,目光都移了过去。

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说道:“这人谁呀?不是咱们村的,是谁家亲戚?”

“不认识。”

“像是城里来的,不会是广坤家永强吧。”

人群里三三两两的说着,又有人说:“广坤说镇长去接他家永强,这是出租车,不像是镇长。”

一群人看着刘梅走到他们跟前,谢大脚说到:“小伙子,你找谁呀,你谁家亲戚?”

刘梅笑着看谢大脚,这是电视剧人物啊,还有她旁边的光头,这不刘能么?

“大脚婶,我是刘晓峰,我爹叫刘顺。”刘梅看谢大脚听了她的话,没认出来,就又说到:“我家就在广坤叔家西边各着一家。”

“哦,知道了。你是刘顺家晓峰,都长这么大这么高了。长得真精神。”谢大脚拍着刘梅的肩膀说道:“这帅小伙,多好啊。”

其实谢大脚对刘晓峰印象并不深,她嫁过来后,刘晓峰的妈妈已经去世了,刘晓峰跟他爸都是过年或者放暑假才回家,所以并不熟悉。

刘能也在一边说道:“这孩子~真不错~好长时间没~没回来了吧。”

听着刘能磕磕巴巴的说完,刘梅也笑着说道:“刘能叔,我今年过年忙没回来,这不忙完就回来了。”

跟旁边叔叔大爷都打声招呼,把烟拿出来每人散一根。

能抽烟的也就几个人,看谢大脚瞅着她,刘梅说道:“大脚婶抽烟?”她看电视没看到谢大脚抽烟,但是东北女人好多都抽烟,所以刘梅就随口问了一下。没想到谢大脚还真抽烟。

“你这烟太好了,我怕抽好后没钱买呀。”

“这不是啥好烟,也就一般,婶子是谦虚,你这超市开着,自己能挣钱,是婶子会过日子。”说着刘梅把剩下的大半包烟塞到谢大脚手里。“婶子,来都给你,下次有好烟再给婶子。”

谢大脚高兴的笑道:“那婶子谢谢你了。”

“晓峰,你这次回来呆几天那?”

刘梅听到谢大脚问她,就说到:“婶子,最近不打算出去,这几年在外面也有些累,回家歇歇。”

“不出去啦?歇歇也行,那你有啥打算啊?有女朋友没?要不要婶子给你介绍一个。”

刘梅听见谢大脚要给她介绍对象,有些尴尬。正要说些什么,就看到从西边桥上走过来两个人,一边走一边吵吵。其中一个人手里还牵只黑羊。

走近一看这不是谢广坤和王老七么。谢广坤手里牵只羊,两个人脚前脚后走着,嘴里还吵吵把火的。

“广坤啊,这是咋的了。”谢大脚手拿扇子挡着太阳问道。

就听谢广坤说道:“这七哥家的羊把我家地里的菜霍霍够呛,我们找村主任评理。”

王老七在旁边沉着脸,眼睛里有些许无奈。碰到谢广坤他也是倒霉。

谢广坤看到了刘梅,看她穿着一新,一看就是城里人,就问道:“这是?”说这话还瞅了眼谢大脚。

谢大脚说道:“广坤,这是你家西边刘顺家的晓峰。从大城市回来的。”

谢广坤愣了一下,赶紧说道:“哎呀,是刘顺他儿子,这孩子在城里挣到大钱了吧,出息了。”

刘梅也赶紧打声招呼“广坤叔。”

也朝旁边王老七叫了声:“七大爷。”

王老七看到刘梅也挺感慨的,他和刘顺一起长大,关系不错。从刘晓峰母亲去世后,刘顺就有些颓废,后来去城里打工就联系少了。

刚想张嘴说几句,就听到谢广坤拉着刘梅说道:“晓峰啊,我家永强你知道吧,你俩还是同学呢,他现在是大学生了,回来就去县里上班。你俩都有出息,到时候永强回来到家里玩啊!”

刘梅点着头说好的,一定去。就看到对面村委会开进来一台皮卡车。

谢广坤一看,车上下来的是他儿子谢永强,也不跟刘梅说话了,牵着羊急忙走了过去。

大伙目光都跟了过去,看到车上下来一女两男,正是王小蒙和谢永强,还有刘一水。

王老七看到王小蒙从车里下来也急忙走过去。

谢广坤看到谢永强就问:“不是说镇长接你么?怎么是一水?”

王老七也把王晓蒙拽一边问道:“你不是进城办事去了么,闹了半天是去接谢永强去了,他用着你去接啊!”

那边谢广坤也问谢永强:“你说有人接你,原来是王小蒙啊。她为啥去接你?”

谢永强笑着说:“晓蒙是我女朋友啊!”

这句话可是捅了马蜂窝。

谢广坤直接骂道:“你行啊!刚大学毕业就领个对象,啥人你都敢领啊。”

王小蒙听这话不乐意了,我是啥人呀?“广坤叔你啥意思,我和永强处对象时他还不是大学生呢!我没觉得我卖豆腐的就低他一等。”

谢广坤的势利眼可看不上王小蒙。

王老七看自己的闺女让人嫌弃,心里也不得劲,把王小蒙叫过来拽着就走了。

那边不欢而散,村主任王长贵没见到镇长也挺失望。

超市这边,刘梅和众人都免费看了一场大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