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月光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七零:娇妻来袭

重生七零:娇妻来袭

愉悦的呆子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穿越+有空间+有CP+双洁1V1)江宁一朝穿越七零年代,有爹,没妈,什么?后妈?家穷?这都不是事,空间在手,样样不愁。什么?已为人妇?…………

主角:   更新:2022-11-16 01: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重生七零:娇妻来袭》,由网络作家“愉悦的呆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有空间+有CP+双洁1V1)江宁一朝穿越七零年代,有爹,没妈,什么?后妈?家穷?这都不是事,空间在手,样样不愁。什么?已为人妇?…………

《重生七零:娇妻来袭》精彩片段

江宁睁开眼的时候,就看见头顶漆黑的房梁和瓦片,斑驳的土墙,纸糊的窗,靠窗的位置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搪瓷杯,上面映着为人民服务几个大字。

“这………什么情况?我不是在公司加班吗?”

江宁想起身坐起来,可是头有点疼,抬手摸了一下,就摸到一个大包,不经意往下一看,我的妈呀!

“这是穿的什么呀?”

一身洗的已经发白的衣服,还带着补丁和些许泥,江宁伸出手想脱掉,可“这手?…”这双手又小又黑,这不是自己的手,江宁一下子呆住了。

“难道穿越了?”这样的场景江宁也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江宁只记得之前她在公司已经连轴转了24个小时了,难道她也赶了一回穿越的时髦?

突然一阵天旋地转,许多陌生的记忆蹿进江宁的脑海里,信息量有点大,江宁双手抱住了头。

现在是七五年,原身也叫江宁,这儿是大西北的一个叫江北大队的地方,因为这个地方大部分人家都是姓江,也有很少的是外来户。

原主自小丧母,跟爹爹相依为命,前几年,爹娶了村里的寡妇张翠花,张翠花的前夫生病死了,两人也没孩子,后来经人介绍嫁给了原主的爹。

张翠花刚嫁过来时对原主还行,但是慢慢的就变了,只要原主的爹江爱国不在家,张翠花就对原主非打即骂,这也造成了原主任性跋扈,撒泼耍赖的性子。

不然也不会出现原主跳河被救的事。

没错,原主看上了一个知青叫赵岩,从京市来的,长的好,所以原主天天对着赵岩死缠烂打,三天两头围追堵截。

有一天更是看到赵岩路过的时候跳了村边的一条河,被赵岩救起,便讹上了人家,各种撒泼耍赖,最后逼得赵岩没办法,只能和江宁去领了结婚证。

只是这婚结了跟没结也没什么两样,两人不住在一起,赵岩住在知青点,而原主还住在家里。

这不张翠花不愿意了,谁家结婚了的闺女还住自己家,今天更是一言不合就打在一起,原主被张翠花一推撞到墙上就没了,而她来了。

这原主完全就是自己把自己作死了,可怜她妥妥21世纪上市设计公司女白领。

现在到了自己爷爷奶奶曾经生活过得时代,缺衣少食,人人吃不饱,天天得上工挣工分,买东西要票,糖油都限量供应。

不知道家里的老江和温女士发现她死了会不会崩溃,幸亏家里还有弟弟,应该还好点吧。

老天爷,快来道雷劈死她吧!

“咕噜,咕噜”肚子响了,原主早上就没吃饭,还跟张翠花吵架,这会儿更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原主可能有点营养不良,都二十了,可这胳膊小腿明显就是发育不良啊!

“对了,我空间呢?”

江宁在身上摸索,她前世的时候机缘巧合下得到一块玉,得到了一个大约五十平米的空间。

江宁脑海一想空间,然后一下子就出现在了她空间里。

“太好了,果然空间也跟着来了”

江宁空间里的东西很多,都是江宁平时喜欢去旅游,存的一些东西,大部分都是吃的,有面粉,大米,腊肠,还有一些江宁喜欢吃的零食。

江宁实在是饿得不行了,走过去拿起一块面包吃起来,又找了一盒纯牛奶,吃完后江宁才感觉自己有点力气了。

吃饱后该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在这个时代生活下去了?

江宁在原主的记忆里找了一下赵岩的样子,好像只有用冷漠两个字可以形容。

造孽呀!穿越到吃不饱的年代就算了,还已婚,最重要的是丈夫还不喜欢她,江宁想想就头疼。

江宁从空间里出来,刚坐下,就听见院子里有人在大声嚷嚷:“别在屋里装死,赶紧起来去上工,嫁出去还住家里,你以为你嫁人了就能躺床上吃白饭啊!”

江宁知道是原主后妈张翠花的声音,起身拉开门,射进来的阳光有点刺眼。

江宁低头缓了一会儿,才抬头看向院子里的女人,大概四十多岁,又黑又瘦,脸颊塌陷,一双三角眼散发着刻薄又凶恶的光,两只手还插在腰间。

张翠花见江宁从屋里出来,提起的心也放了下来。

她推江宁那一下,确实是用了劲,当时感觉江宁都没气了。

这会儿看见江宁没事,声音又大了点:“还不赶紧去干活?”

张翠花说完就看见江宁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眼神阴冷。

吓得张翠花后退一步,“这丫头不会是撞傻了吧?”张翠花心里想着,等江爱国回来后该怎么交代?

江宁看了一眼张翠花,就出了院门。

看到一条泥泞的土路,两边都是低矮的土房子,很贫瘠。

路上没什么人,只有村口大柳树下坐着几个缝衣服的妇女,江宁想了一下,就往地里走。

路过村口的时候,就听见其中有一个女人说:“那不是江宁吗?怎么现在才去上工?”

另一个人说:“谁不知道江宁最爱偷懒耍滑,不去都正常,只是可怜了赵知青,救了人还要被讹上,这以后谁还敢做好事啊?”

江宁听着这几个女人肆无忌惮的议论声,没办法,原主造的孽,只能由我来承担了。

只是谁能想到,这个身体已经换了芯子。

江宁到了田地里的时候,地里很多人都在埋头苦干,现在是六月份,地里已经种上粮食了,现在只是给粮食除草和浇水。

计分员江建军看见江宁,走过去没好气地说:“怎么现在才来?今天的工分都扣完了!”

江宁听见说工分都扣完了,转身就往回走。

工分都扣完了还干什么,而且她也不能一下子就转了性子,要是原主遇上这事肯定是转头回家。

江建军看见江宁走了,也是习以为常,反正江宁上工也是偷奸耍滑,摇摇头走开了。

江宁回到家,直接进屋躺下了,今天早上那一撞,现在头还疼,而且额头上起了一个大包,还疼着呢。

张翠花在厨房里做饭,等会儿江爱国就要回来吃饭了,所以也没注意到江宁又回来了。

江宁躺下消化了一下原主的记忆,想着要怎么搬出去住?

张翠花也许不会注意,可是原主的爹江爱国跟她朝夕相处二十年,肯定是了解原主的,时间长了,肯定会发现不对劲,所以她得想办法搬出去。

想什么办法呢?

江宁思索了半天,一拍床,对了,她已婚啊!


江宁想着改天去找赵岩谈谈,不管怎么说,他俩都结婚了。

虽然这婚不是两人想要的,但那结婚证可是妥妥地领了。

江宁刚想着,就听见院子里传来说话的声音,应该是原主的便宜爹回来了。

唉!如果让江爱国知道原主没了,不知道会不会很伤心。

其实江爱国对原主还是很好的,江爱国和原主妈张雪感情很好的,只是在原主三岁那年,张雪又怀孕了,结果生的时候一尸两命,江爱国也是伤心了好久,对这个唯一的女儿很是宠爱,只是江爱国要上工挣工分,在家的时间不多,原主基本属于放养。

后来更是娶了张翠花,起先张翠花对原主好,江爱国也放心了不少,便把原主交给张翠花管。

只是这张翠花 ,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所以就养成了原主现在这个性子。

江宁听到院子里江爱国叫她,就起身走了出去。

看见院子里站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江爱国是典型的西北汉子,皮肤黝黑,浓眉大眼,国字脸,身材高大。

江爱国也看着江宁,女儿小时候是很依赖他的,慢慢长大后就变得有点娇纵 ,现在更是很少跟他说话了。

江爱国刚才已经听张翠花说了,说是江宁不小心撞到了头。

江爱国看见江宁头上有一个包,有点大:“宁宁,你张姨说你撞到头了,还疼吗?”

江宁听出了江爱国话里的心疼,想着你闺女已经没了,原主平时在张翠花这儿受了欺负都不跟江爱国讲,因为原主听村里人说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所以对江爱国也有些疏远。

江爱国粗犷的大手摸了摸江宁的头,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女儿的眼神变得不一样了。

这时,张翠花走了出来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张翠花是怕江宁把自己推倒江宁的事跟江爱国说了,所以赶紧叫两人吃饭。

可江宁已经不是原主了,江宁今天偏偏不想息事宁人。

对着张翠花说:“张姨,你没跟我爹说早上的事吗?我也觉得我结婚了,不应该还住在家里,是我不对,我会尽早搬出去的,张姨,你放心。”

江宁说着就低下头低声地啜泣,其实江宁眼里一滴泪都没。

她就是不想让张翠花好过,演戏谁不会,原主的一条命都没了,她帮着讨点利息不过分吧!

江爱国皱着眉,厉声道:“怎么回事?”说完一脸严肃地看着张翠花。

张翠花是怎么也不会想到江宁会这么说,一脸惊慌地说:“不是这样的,我就是嘴上说说,也没想让她走。”

张翠花可是知道江宁在江爱国心中的地位,而且她嫁给江爱国这几年,也没生下一儿半女。

说实话,她也怕江爱国不要她。

江宁还在哭:“不想让我走,还把我推的撞墙上,你这是想让我去找我娘啊?”也许是哭的太真切了,还真有眼泪流出来。

“不是的,我…我…”张翠花紧张的,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看着张翠花的样子,江宁心中都快笑出声来了,她这演技,妥妥滴!

江爱国听出来前因后果,对着江宁道:“没人让你搬出去,这是你家,以后谁要让你搬出去,谁就给我离开这个家。”

“我去,霸气”江宁心中对江爱国的好感增加不少,果然是亲爹。

张翠花吓得一句话不敢回,江宁觉得太解气了。

午饭吃的是玉米糊糊和窝窝头,一碟野菜,江宁咬着窝窝头,实在太硬了,野菜也有点苦涩,江宁没吃几口,说是不饿就回屋了。

江宁回了屋,把门从里边插好,直接进了空间,拿了罐牛肉罐头就吃。

刚吃一半,就听见敲门声,江宁赶紧从空间出来,还专门擦了擦嘴,怕留下偷吃的痕迹。

打开门看见是江爱国,江爱国手里拿着两个鸡蛋,递给江宁:“你中午没吃饱,吃了吧!下午别去上工了”说着就转身走了。

江宁拿着江爱国给的鸡蛋进了屋,鸡蛋还是滚烫的,应该是刚煮的。

这个时代的鸡蛋是很珍贵的,一般人家都舍不得吃,拿去卖了,换点家用的。

张翠花养了两只老母鸡,平均每天下一个蛋,攒下的鸡蛋张翠花都拿去卖了,很少给她吃。

江宁把鸡蛋放进了空间里,空间是保鲜的,不会坏。

江宁没再进空间,躺在了床上,想着得赶紧去找赵岩商量搬出去的事。

她感觉江爱国今天应该是看出来她有一点不一样了,避免江爱国发现,得尽快搬出去。

第二天,江宁循着原主的记忆,找到了知青点。走进知青点的院子,就看见院子里有好几人。

“请问,赵岩在吗?”

江宁朝那几个人问道,院子里的人听到声音都转身看着她,看到是江宁,所有人眼里都露出嘲笑的眼神,没人理她。

“赵岩在吗?”

江宁又问了一遍,这时一扇门推开了,从屋里走出来一个人,大概二十来岁,古铜色的皮肤泛着健康的光泽,剑眉飞鬓,五官硬朗,眉眼间尽是冷漠。

赵岩朝着江宁走了过来。

“找我有事?”赵岩面无表情地问道。

“能出来一下吗?”江宁看着院子里这么多人,也没法说呀。

赵岩转身朝外走去,江宁对着院子里的人笑着点点头,就跟着走了出去。

其他知青看见江宁笑着跟他们点头,都觉得不可思议,江宁见了他们从来都是不屑的,今天居然对着他们笑,都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

江宁要是知道他们是这么想的,估计都要仰天大笑了。

赵岩跟江宁走到离知青点不远处站住,转身看江宁:“找我什么事?”语气里有些许不耐烦。

江宁开口道:“我想从家里搬出去,”赵岩看着她,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江宁看赵岩不说话,继续道:“我结婚了,住家里不方便,我想搬出去住,”

赵岩看着她:“行,我给你出钱盖一间房,”赵岩下乡的时候是带了钱的。

“一间房?你不住吗?”江宁问道。

她觉得自己要是在外面盖房,肯定不能一个人住,她结婚了,而且丈夫也在村里,她住在自己家里分居也就算了,可是搬出去还要分居,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毕竟两人还没离婚呢?


赵岩看着江宁,没说话,只觉得今天的江宁好像跟之前有点不太一样。

江宁心中腹诽:“这人不说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愿意跟她一起住还是……,就盖一间房,天呐,不会是他要跟自己睡一起吧?不是说不喜欢原主吗?”

江宁虽然在21世纪谈过恋爱,可是也不能接受和一个自己没见过几面,而且不喜欢自己的人睡一起。

可是,自己一个人住,会被村里人的唾沫给淹死吧。

算了,淹死就淹死吧,本来这桩婚姻就是原主强求来的,而且她在村里的名声已经坏透了。

“行,一间就一间吧,不过准备盖在哪儿?什么时候盖?”

江宁本来不想麻烦这便宜老公,可是她没钱,江宁可是在原主屋里找了半天,真是一分钱都没找到,兜比脸都干净,所以她只能找赵岩。

“我会尽快找大队长申请一块宅基地,还有事吗?没事我回去了”

赵岩说完不看她就往知青院走。

江宁看着赵岩进了知青院,想着:“这人还真是冷漠啊,说的话都能冻死人,只是人品还行,没拒绝自己的要求,不然就凭原主干的那事,被人打死也不冤枉。”

下午,赵岩拎着半斤茶叶就去了大队长家,到了大队长家,敲敲门,开门的是大队长的老婆王秀兰。

“王婶,大队长在家吗?”赵岩客气的问。

“是赵知青呀,你江叔在呢,你进来吧!”王秀兰说着打开门请赵岩进去。

赵岩走进院子里,看到大队长江德新从屋里走出来,看到是赵岩:“是赵知青啊,进来坐,找我有事吗?”

“大队长,这是我从京市带来的茶叶,拿来给您尝尝”赵岩说着把茶叶放到院里的桌上。

江德新看到这一幕笑得是合不拢嘴,他就好这口,这京市带来的肯定比他们这小地方的好。

赵岩道:“大队长,我想申请一块宅基地,盖一间房,您知道的,我结婚了,一直住在知青点也不方便”

“哦,申请宅基地也不是不行,但是要盖房子花费也不少,依我看,村东头有一间房,院子还挺大,是之前地主家留下的,你不如把那买下,修缮修缮就可以住,比盖房合算,”江德新道。

赵岩思索了片刻,点头说好,就告辞离开了大队长家。

赵岩走后,王秀兰对着江德新说:“赵知青这么一好小伙,怎么就娶了江宁了?果然老话说的好“好汉娶赖妻,恶汉娶花枝”

“江宁长的也不错,这是从小没妈,性子养坏了,也是个可怜孩子!”江德新边喝茶边说道。

“唉,这两人凑一起,还不知道能不能长久呢?”王秀兰说完就进屋了。

江宁这会儿插上门在空间里吃东西呢,她实在是一天三顿玉米面糊糊窝窝头吃的受不了了,想着赶紧搬出去她要自己做饭,红烧肉,红烧排骨,大米饭,想想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江宁听见有人敲门,开门出去一看,是赵岩,“有事吗?”江宁一脸惊讶地问道。心想:“今天上午刚找过他说房子的事,现在他就来找自己,不会是后悔了吧?”

赵岩看着江宁道:“大队长说村东头有一间空房,我准备把那修缮一下。”

“村东头?想起来了,那是以前地主家留下的那座院子,”江宁说着点头。

赵岩见江宁点头同意,就离开了。

江宁想到现在是七五年,七七年全国恢复高考,到时候,她要离开这里,只是在这儿至少还得待两年。

她是21世纪高材生,学习的事儿不愁,先在这儿稳稳地待两年,然后就去上大学。

第二天,江宁早早就起来了,因为她打算今天去上工。已经休息了两天,精气神回来了,得去上工了。

吃完早饭,江宁就去了地里,走到地头上,就看见金黄色的麦子随风摇摆,地里一片金黄,很是好看,见过了城市里的车水马龙,乡下的泥土气息确实令人陶醉。

地里,男人们都拿着锄头除草,女人们弯着腰薅草,江宁给自己打打气就开干了,一口气薅了一大片草。

在江宁隔壁薅草的李文英看见今天江宁居然没打酱油,一脸诧异地道:“呦,今天这是撞邪了?居然没应付差事,”

江宁抬头看去是李文英,叫了一句:“李婶子”

“别介,别叫我婶子,我可承担不起你这一声婶子”李文英一脸讥讽地说道。

“……”江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原主平时得罪的人太多了,她也没办法一下子改变别人对她的看法。

江宁只能低下头干活,李文英看着今天江宁居然没回怼她,也觉得奇怪,没再找事。

到了中午吃饭时间,江宁回了家,江宁前脚进门,江爱国后脚也回来了。

这两天张翠花没敢再找江宁的事,那天江爱国的话还是起作用了。

吃完午饭回屋歇了一会儿,就又得去上工了,江宁今天确实累够呛。

江宁从来也没干过农活,原主干活也是能偷懒就偷懒,能少干就少干,但江宁想改变别人对她的看法,就不能偷奸耍滑。

江宁这段时间上工都很认真,计分员江建军也没找她事,看她认真干活,给她记得八分,可把江宁高兴坏了。

之前原主上工都是给记三四分的,虽然不是满分,但江宁觉得自己的劳动得到了肯定。

每天晚上回到家,江宁就进空间偷吃,白天那么累,回来再吃不饱可不行。

大概过了十几天,赵岩又来找她了,递给她一把钥匙,说是房子已经弄好的,就走了。

江宁看着手里的钥匙,高兴的快跳起来了,终于可以搬出去了,大米饭,红烧肉你们等我!

就等晚上江爱国回来跟他说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江宁组织了一下语言,就对江爱国道:“爹,我想搬出去住。”

江爱国吃饭的动作顿了下:“上次不是说过了,就在家住吗?”

“赵岩已经找下房子了,就是村东头那个之前没人住的房子”江宁牙齿咬着筷子道。

“那儿很久没人住了?你就住家里!”江爱国坚持道。

“地方是赵岩找的,已经收拾好了,我准备明天就搬过去,我已经结婚了,住家里确实不太方便,”江宁说着低下了头。

张翠花从头到尾都听着两人说话,没吭声,不知道是被之前江爱国的话吓住了,还是有别的想法。

江宁也不管她,反正自己要搬出去了,跟张翠花见面的次数也不多。

江爱国最终还是同意了,女儿结婚了,虽然他也不同意女儿嫁给赵岩,可江宁一根筋的追着赵岩跑,非要嫁给他,劝了也不听,最后干出那事来,逼得赵岩娶了她。

可到底两人结婚证都领了,确实应该住一起。

江宁晚上回屋后,把东西收拾了一下,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就是拿几件衣服,。

她现在没钱,穿的都是原主的衣服,本来江宁会设计,做衣服也不是问题,可是没钱呀,而且买布还要布票。

江宁听见敲门声,然后江爱国走了进来。

看江宁在收拾东西,江爱国递给江宁十块钱说:“小宁,爸也没什么给你的,这十块钱给你,你拿着,搬出去后跟赵岩好好过,别像之前那么任性,有困难就跟爹说。”

江宁点头,接过钱,她现在确实缺钱,想着等以后有钱了再回报江爱国吧!


第二天吃过早饭,江宁没去上工,而是拿着收拾好的东西去了村东头的房子。

用钥匙开了院门,打开门就看见有两间正房,西侧有一间应该是厨房。

因为江宁看到了房顶的烟囱,院门东侧有个厕所,厨房外靠墙的位置放着几捆柴,院子里打扫得很干净。

江宁进了挨着厨房的那间屋,屋里只有一张木板床和一张桌子。

江宁把拿着的包裹放下,去了厨房,厨房也收拾的很干净,屋里放着一口水缸,装着满满的水,应该是赵岩准备的。

这男人真的很细心,把能做的都做了,长的好看又细心,这样的男人不管在什么时代都是很抢手的。

而这男人现在属于自己,其实赵岩长的完全在江宁的审美里,她想,要不跟这男人试试,不行再说。

江宁在厨房没呆太久,找了个盆,装了半盆水,找了块抹布就进了屋。

把床和桌子都擦了一遍,床上是木板,江宁没拿江家的被子,因为原主的被子不知道已经用了多久了,有很多补丁,江宁打算把空间里的被褥拿出来。

空间里有两床被褥,都是她之前野外露营的时候用的。

等江宁收拾好,已经快中午了,江宁就去了厨房,准备做顿美味可口的饭菜。

江宁是会做饭的,而且厨艺还不错,只是现在…江宁看着厨房的灶台一筹莫展,她不会用着灶台啊……

江宁搜索了下原主的记忆,试着把柴放到灶台里,好不容易点着火了,可能江宁塞进去的柴有点多,一直冒烟。

“咳咳”江宁呛得眼泪都出来了,突然感觉有人拽着她的衣领把她拎出去了,然后男人进屋把火给灭了。

江宁见来人是赵岩,不知道他为什么在这儿,边擦眼泪边问:“你怎么在这?”

赵岩看着江宁眼泪汪汪的样子:“你是打算点了房子吗?”要是他不回来,这女人真要把房子给点了不可。

“我就是要做饭,可是不会用灶台…”江宁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

赵岩看着江宁低着头,像学校犯错被老师教训的学生,想着江宁果然跟之前不太一样了,叹了口气,回了屋把自己的口粮拎了出来。

江宁看到赵岩进了另一间房,出来的时候拎着粮食,诧异地道:“你住那间屋?”

赵岩看着她一脸惊讶的样子,“这是我的口粮,放厨房了,进来吧,我烧火”说着走进了厨房。

江宁看着赵岩的背影,嘀咕道:“不是说不住在这儿吗?”好吧,是她想多了,赵岩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不住一起。

江宁跟着赵岩进了厨房,赵岩重新把火点着,江宁想起自己没把空间里的东西拿出来,没办法按计划做了。

看了眼赵岩拿的粮食,一袋玉米面和半袋红薯,江宁做了玉米面馒头和红薯粥,江宁的手艺确实不错,馒头蒸的松松软软,红薯粥甜丝丝的。

赵岩吃着饭,觉得江宁的做饭水平比知青点的那几个女知青好,赵岩感觉自己下乡以来第一次吃了顿饱饭,

江宁跟赵岩说了,她下午准备去县城的供销社买点东西。

一来是家里缺的东西太多了。

二来她空间里的东西要拿出来得找个由头,赵岩起身回屋给她拿了钱和票,江宁也没推脱。

下午江宁就坐着村里的牛车去了县城。

到了县城,江宁就看见一排排平房,墙上刷着字“钢铁般的民族团结,是战胜任何困难的无穷力量”,很多类似这样的标语。

道路很干净,街上走着三三两两的人,穿的都是黑白灰颜色的衣服,也有骑着自行车的,不过很少。

这个时代自行车可是稀罕物,不光要票,而且价钱也贵,不是贫苦家庭能承担的起的。

江宁走了一段路,就看见一个写着供销社的地方,江宁走了进去。

供销社现在也没什么人,有一个女售货员坐在里面织毛衣,看见有人进来,就放下站了起来,

“要什么?”

售货员说话也不客气。

在21世纪,开门做生意可是要秉着“顾客是上帝”的原则,而在这儿才不会有人尿你,物资稀缺,你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

所以这儿的售货员都很拽,你想买就买,不买拉倒。

不过也不影响江宁看到各种物品时的兴奋,一长排货架,摆着这种物品,“要两个洗脸盆,一个暖壶,牙刷,毛巾,火柴,酱油…”

买了些常用必备的东西,牙刷跟毛巾空间里有,可是颜色太花了,不适合这个时代用。

“有肉吗?”江宁问。

“没了,只剩下排骨了,”售货员不耐烦的说。

“那我都要了,”江宁看着那不多的几根排骨。

总共花了六块八毛钱,和半斤肉票,两张工业票。

江宁出了供销社,就往家走,来时坐的牛车也不在了,只能走路回家了。

江宁把手里的东西放进了空间,轻装上路,离得倒不是很远,走路走了差不过四十多分钟。

现在她也没手表,只能大约估计,快到村口的时候,江宁看了一下周围没人,就把东西从空间里拿了出来,还从空间里拿了几根腊肠,小半袋面粉,小半袋大米,然后回了家。

回家把东西放到厨房,进屋喝了口水,休息了一会儿,想着赵岩应该快下工回来了,就去了厨房。

江宁学着中午赵岩的样子点着了火,然后拿出排骨,准备做红烧排骨,蒸上大米饭。

赵岩下工回来的时候,就闻到一股很香的味道,猜到应该是江宁去了供销社买肉了,赵岩进厨房洗了手。

江宁看见赵岩回来了,跟他说马上吃饭。

两碗白米饭,一盆红烧排骨端上来,两个人坐下吃饭,一盆红烧排骨色泽诱人,香味扑鼻,两人看着都饿了,江宁夹了一块排骨,吃到嘴里的的时候好吃的差点把舌头咬到。

江宁穿来这儿快二十天了,第一次吃到肉,感觉这是自己吃过最好吃的一顿饭了。

赵岩也很久没吃肉了,两人把大米和排骨都扫荡一空,江宁吃的有点撑了,在院子里慢慢消食。

赵岩看着江宁的样子莫名有点想笑,碗筷是赵岩洗的,江宁也没阻止。

她可没有那种男人不能进厨房的观念,要想两人生活在一起,就得家务分着来做。

晚上两人都各住一屋,江宁热了水简单擦洗了一下,想着这没法洗澡可不行,改天得找人做一个浴盆。

江宁正准备睡,听见有敲门声,江宁刚想去开门,就听见一道开门声。

“江叔”赵岩听到敲门声就出去开了门,没想到是江宁的爹。

江爱国没进去,而是递给赵岩半袋粮食,就走了。

赵岩打开看了眼,是半袋红薯,正想拎进厨房,就看见江宁开门走了出来。

“是我爹吗?”江宁听到赵岩叫江叔,想着这个时候来的应该是江爱国。

赵岩点头,把红薯放到厨房就回屋了。

江宁也走了回去,今年还没分粮,江家的粮食也不多,江爱国还能给她送粮食来,真是亲爹没跑了。


到了七月中旬,迎来了一年中最繁忙的的时候“双抢”,顾名思义就是抢收粮食。

当地流传这么几句顺口溜“小暑大暑双抢忙,日头高照热浪翻。脚踩脱粒烧板油,收种两忙谷满仓。”

双抢就是付出汗水无数,收获粮食满仓。

每年的双抢,公社、大队站前动员紧锣密鼓,就连学校也放假三天。

生产队准备就绪,就听队长一声号令:开镰收割,一时间,男女老少齐上阵,那种紧张热烈的气氛里充满收获的喜悦。

人们中午都不回家,带着水和干粮,随意往地上一坐,胡乱吃几口,等到晚上回了家,再做顿好的补补。

今年江宁和赵岩分在一块地里,赵岩在前面割麦,江宁在后面扎成捆。背上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等晚上回家,赵岩烧火,江宁做饭,晚上吃的面条,江宁弄了个鸡蛋卤,两人吃完饭回屋洗洗就睡下了。

累的一觉睡到天亮,赶紧起床做早饭,又开始了一天紧锣密鼓的干活。

忙活了十几天,双抢终于结束了,把粮食装进仓库,找个大太阳的日子把粮食晒干,挑好的送到公社交了公粮,剩下的就可以按个人工分分粮了。

双抢结束,村里请来了电影放映队。晚饭后,队上广播晚上放电影《英雄儿女》。

在村口的那块空地上,其实每年放的都是那几个片,可是人们还是都会去看,农村里的人晚饭后没有多余的消遣。

江宁和赵岩也去了,站在最后面,前面挤的人满满的,后面有小孩戏耍打闹的声音。

不知是哪个小孩跑的推了江宁一把,江宁差点跌倒,身边的赵岩一把拉住江宁的胳膊,夏天穿的衣服很薄,透过薄薄的衣服,赵岩还能感觉到江宁胳膊上滚烫的温度。

江宁回过神后对赵岩说了声“谢谢!”赵岩点头,没说话。

这段时间的相处,两人白天上工,晚上回来一个烧火,一个做饭,饭后赵岩洗碗,然后回屋睡觉,和谐的好像是一对结婚多年的夫妻。

赵岩时有恍惚,已经分不清江宁到底是有几副面孔,之前撒泼耍赖是她,还是现在温柔大方是她。

第二天江宁一觉睡到自然醒,起来出去后,发现赵岩不在家,也没在意。

进了厨房,见锅里还有热气,揭开锅盖,看见锅里热的一碗红薯粥,一个馒头,应该是赵岩给她留得,江宁吃完饭又回了屋。

躺了一会儿听见开门的声音,才走了出去,见赵岩背的一捆柴回来了。

“你上山去了?”江宁问道。

“嗯,锅里热的饭你吃了没?”

赵岩边放柴边问江宁,这段时间确实把江宁累坏了,赵岩早上见江宁没起来,也没叫她。

“吃了”

江宁看着赵岩,觉得赵岩好像没之前冷了,看她的时候也不再是面无表情,好像有点温柔。

江宁觉得应该是错觉,她怎么会觉得赵岩对她温柔呢。

“你下次上山也带上我呗?我想上山采点蘑菇和野菜。”

江宁有段时间没吃蔬菜了,新搬来也没种菜,想着等明年春天,一定在院子里种上各种蔬菜。

“行,过几天带你去,”赵岩看着江宁一脸殷切的望着他。

马上到了分粮的那天,江宁和赵岩也早早地去了粮仓那边。

粮仓外边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手里都拿着装粮的袋子,粮仓门口放的一张桌子,大队长江德新坐着桌子面前,叫到名字的上来领粮,计分员江建军跟着对工分,按工分给粮。

江宁看到了他爹江爱国在仓库里帮着搬粮,张翠花在队伍里排着队。

今年的收成很好,分的粮也多,只要不挥霍应该能坚持到明年分粮的时候,有的人家一家十几口都住一起,没分家,所以粮食都在一起,所以领的更多。

而江宁的户在江爱国家没移出来,所以粮食跟江爱国、张翠花的在一起,而赵岩的在知青点。

叫到江爱国的时候,江宁跟张翠花着走了上去,粮食种类少,只有麦子,玉米和红薯,小麦是细粮,玉米和红薯是粗粮,细粮顶的工分多,一般人们都是选的粗粮多,细粮少。

江爱国和张翠花也是选的粗粮多,就拿了100斤麦子,磨成面粉大概也就多半袋。

江爱国把粮食搬到一块空地上,让江宁先拿,张翠花看了一眼江爱国,低声嘀咕:“就她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能挣几个工分?”

江爱国和江宁都听到了,只是没人理她,江宁没要细粮,她空间里有,她只拿了两袋玉米200斤,一袋红薯100斤。

江爱国看见她没拿细粮,而且粗粮拿的也少,想让她再拿点,江宁摇了摇头。

原主确实没挣下多少工分,而她也就满打满算干了十来天,确实没多少。

江宁想着分粮后把她的户口转出江家。

赵岩跟其他知青一起领了粮,搬到江宁站的地方,赵岩的粮食不少,细粮也不少,赵岩想着江宁爱吃面条就多拿了点麦子,赵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老想着江宁。

江爱国本来想着帮江宁把粮食搬回家,但赵岩拒绝了,让江宁站在那儿看住,赵岩搬了几趟。

回家后,江宁对赵岩说起了转移户口的事儿,赵岩思索了片刻,“把你的跟我的放一起吧!”

赵岩是下乡知青,他的户口是跟着他转到了江北大队。

“放一起?放一起以后还得往开弄,麻烦”

“你想离婚?”赵岩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

“不是…我没想…,只是以后说不定…”江宁在赵岩的注视下,怎么也说不出离婚那两个字。

“我没想过离婚!”赵岩一双眼直直的盯着江宁。

“我…”江宁被赵岩看的有点紧张,同时脸也红了。

赵岩看着江宁脸红的像一颗熟透的红苹果,有点可爱。

赵岩抬起手,忍不住摸了摸江宁的脑袋,江宁缩着脖子像一只慵懒的猫。

赵岩感觉心有点痒,抿了抿唇,对江宁说:“听话,先把户口移到我户口上,放心,我们不会离婚的!”说完转身回了自己屋。

江宁看着赵岩回屋后,长呼一口气,摸着自己滚烫的脸。

她怎么感觉刚才赵岩在诱拐自己,把自己拐进他家户口本。

此刻的赵岩坐在床上,没开灯,感受着自己心脏的强烈跳动。

想起江宁红扑扑的脸,觉得自己应该重新考虑这段婚姻,他不想和江宁离婚,他想和江宁一直在一起生活。

改天,赵岩就找了大队长,又去了江爱国家,终于把江宁的户落在了自己的户口本上。


过几天就是中秋节了,在中国的节日里,中秋节寓意着团圆、吉祥、美好。是很重要的节日,仅次于春节。

这个时代,物资稀缺,生活艰苦,平常的目标是衣能避体,食能裹腹,粗茶淡饭就很满足。

但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是不会停止的。

每到过节的时候,每家每户都会做一顿可口的饭菜来庆祝节日。

赵岩和江宁也准备去趟县城里的供销社,马上要过节,他们也得准备过节的东西。

一大早,两人就坐上了去县城的拖拉机,今天去县城的人不少,车上坐的满满的。

赵岩和江宁坐在车尾,赵岩拉着江宁的手,道路不平,怕江宁掉下去。

可赵岩的这一动作,也引起车上其他人的注意。

平时看江宁不顺眼的李文英开口了:“呦,这平时撒泼耍赖的,真到男人跟前的时候,坐车都坐不稳了?装什么城里来的娇小姐呢?”

李文英这话一出,全车的人都看着江宁和赵岩。

江宁低着头没说话,赵岩看了眼李文英,冷漠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紧紧的抓着江宁的手,也没放开。

车上的人看着江宁居然没反应,都是一脸诧异。

李文英看江宁没理她,更阴阳怪气了:“说谁谁清楚,装啥死呢?”

江宁实在忍不了了,抬起头看着她,轻轻说了句:“你吃海水长大的?”江宁真是觉得自己不说话,别人把她当病猫了。

“什么意思?”李文英瞪大眼睛问她。

“管的真宽!”

车上的人很多都捂着嘴笑,赵岩也嘴角微微上扬。

“你个贱人…”李文英恼羞成怒,说着就要朝江宁扑过来,让身边的人给拉住了。

好不容易到了县城,赵岩和江宁下了车,就一起往供销社走。

快到供销社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供销社门口排起长长的队,走过去才知道,原来是排队买月饼呢?

等了好久,终于进了供销社,月饼只有五仁月饼和芝麻月饼。

江宁让售货员每种各拿了五块,买了二斤五花肉,一颗白菜,一块豆腐,转头问赵岩他需要买什么?

赵岩看了一眼江宁,问售货员:“有手表吗?”江宁惊讶地看着赵岩,赵岩有一块手表,她见过,只是那块表应该是有些年份了。

售货员给他拿出一款男性戴的手表,赵岩让售货员换成女款的。

上海牌的,120块还要票,等赵岩付了钱,把手表戴到江宁的手上的时候,江宁才醒过神来。

原来是给自己买的,看着自己手上的手表,任由赵岩拉着出了供销社的门。

江宁看着手表,第一反应就是我终于不用看太阳估计时间了。

“你为什么要给我买手表?”江宁问赵岩。

赵岩摸了摸江宁的头:“没表不方便。”

“谢谢你,赵岩”江宁有点感动,这也算是她来了这个时代的第一件奢侈品了。

赵岩摸了摸江宁的头,拉起了江宁的手,往回走。

江宁看着赵岩的大手握着她的手,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很暖。

两人一路走回了家,回屋歇了会儿,江宁把买的东西拿出来,找了个篮子放了五块月饼,切了一斤五花肉,在空间里拿了两根腊肠,去了江家。

于情于理,过节应该去看看江爱国,进了江家,张翠花在院子里喂鸡,看到江宁进来,叫了一声江爱国就去了厨房。

江宁知道张翠花不喜欢她,所以也没跟张翠花打招呼,江爱国从屋里走了出来,看是江宁,笑着跟江宁说:“小宁来了,快进屋。”

江宁跟着江爱国进了屋,把东西从篮子里拿出来放桌上。

“爹,快过中秋节了,我来看看您。”

江爱国点头,“你和赵岩过得怎么样?他没欺负你吧?”

“没有,挺好的”江宁一板一眼的回答。

江宁在江家没待一会儿,就借口回家做饭离开了。

她实在是和江爱国不知道说什么,说多了又怕江爱国起疑,江宁从江家离开时也没见张翠花出来。

江宁径直回了家,进了院子就看见厨房门开着,赵岩已经在做饭了。

吃了饭,赵岩就拿着之前分粮时领的麦子走了,说是去磨成面粉。

晚上回屋前,赵岩对江宁说:“明天早点起,我带你上山”说完就回了屋。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就洗漱吃饭,赵岩拿了把平时砍柴用的砍刀,背了一个背篓,就和江宁出了门。

出了村,不远处有座山,平时村里人会去砍柴,妇女们去采蘑菇和摘野菜,不过都不敢走的得太远,怕遇到野猪。

江宁和赵岩在半山腰停下,江宁看到有蘑菇,找了些能吃的摘下来放进了背篓,赵岩在一边砍柴,江宁摘了小半筐蘑菇,还有一些野菜。

突然江宁听见前面的草丛里有动静,慢慢走过去,扒开草一看,是一只野兔在草丛里吃草,江宁悄悄走近,一下子扑过去。

把野兔扑在了怀里,野兔扑腾了几下,江宁两只手抱住。

“赵岩,你看我捉到了一只兔子。”江宁一脸得意地对赵岩说。

赵岩看她笑得那么灿烂,也夸奖道:“嗯,厉害。”

江宁听到赵岩也夸她厉害,笑得更得意了。

往回走的路上,赵岩打了一只野鸡,江宁当下决定,晚上要吃野鸡炖蘑菇。

回了家,赵岩烧了一锅热水,把野鸡给收拾干净,野兔暂时没杀,扣在篮子里,准备明晚中秋节吃。

等做好饭后,江宁拿碗装了一碗,准备给江爱国送去,赵岩让江宁先吃,他去送。

过了一会儿赵岩回来了,两人才开动,确实好好吃,毫无意外,江宁又吃撑了,江宁感觉自己好像长胖了一些,之前她刚穿来的时候是又小又黑,完全就是营养不良的样子。

而现在的她虽然还是有些黑,但是不再是瘦瘦小小的样子。

第二天是中秋节,江宁和赵岩早上吃完饭,把家里打扫了一遍,就准备中午吃饺子。

江宁把饺子馅弄好,江宁擀饺子皮,赵岩包,不一会儿就包完了,弄了个蒜泥,两人都吃撑了。

下午江宁没出去,也不知道赵岩在不在家,快天黑的时候,江宁出去准备晚饭。

赵岩也从屋里走了出来,相视看了一眼,一起去了厨房,准备晚饭。

晚饭很丰富,红烧兔肉,凉拌野菜,腊肠炒蘑菇,麻婆豆腐,两碗白米饭,拿着一个盘子放着月饼。

晚饭江宁让赵岩把桌子搬到院子里吃的,吃完饭后,两人都没着急回屋,坐在院子里,看着一轮圆月挂在寂静的夜空。

江宁看着天空,想着不知道老爸老妈还有弟弟是不是也在过中秋,吃月饼,是不是也在望着月亮思念她。

江宁半天没听见赵岩说话,转身看他,发现赵岩也在抬头看着月亮,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赵岩,赵岩”江宁叫了两声才让赵岩回过神来,赵岩看着江宁,像是问,叫他干什么?

“赵岩,你在想什么呢?”江宁好奇地问。

赵岩沉默片刻,说:“想我爷爷。”

“你爷爷在哪呢?”

“我爷爷在我13岁那年去世了,我是我爷爷养大的!”赵岩低声道。

“那…你爸妈呢?”江宁小心翼翼地问,怕问到赵岩的伤心地。

“我爸在面粉厂当副厂长,我妈是厂里的会计,小时候他们忙,我是跟着我爷爷长大的,我还有个弟弟,跟你年纪差不多。”

赵岩除了说起他爷爷的时候脸上有表情,说起其他人都是一脸冷漠。

江宁这是第一次听赵岩说起他的家人,他应该是跟他的家里人关系都不太好。

“你没事吧?”江宁担心地看着赵岩。

赵岩摇摇头,自从爷爷去世后,他再也没体会到温暖,如今看着江宁一脸心疼的看着他,赵岩觉得心里有点发烫。

赵岩伸手握住了江宁的手,看着江宁:“以后我再也不是一个人。”

赵岩的眼神深邃而炙热,“江宁,虽然我们结婚的初衷不是很美好,但是现在,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给你当一辈子的依靠,好吗?”

江宁看着赵岩,虽然当初知道她已婚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很衰,而且嫁的还是一个不喜欢她的人。

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真的觉得赵岩很好,虽然话不多,还老冷着一张脸,但是他会很细心的照顾好自己,家里的重活累活都是他干,真的很暖。

江宁点头,:“好”

“真的?”赵岩死死地按捺住自己一颗激烈跳动的心。

“假的”江宁翻了个白眼。

赵岩一把把江宁拉进自己怀里,紧紧的抱住:“你刚才点头了,得说话算数。”

赵岩的怀抱很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淡淡的皂角的味道。

“我可以跟你在一起,但是要约法三章”

“说来听听”赵岩也好奇地想知道江宁的想法。

“第一,要是我不想干的事,你不能强迫我干。

第二,要是国家恢复高考的话,你不能阻止我去考。

第三,我是独立女性,以后也不可能在家相夫教子,如果有机会,我要出去工作。

就这三条,你要是答应,我们就在一起好好过。”

赵岩想了想江宁说的话,点头:“这第一条和第三条没问题,只是这第二条,你是听别人说了什么吗?高考已经停了七八年了。”

江宁看着赵岩说:“我说的是如果,如果恢复高考,我肯定是要去考的”江宁也不可能对赵岩说出,她知道后年就会恢复高考的事。

“可是据我所知,你高中好像没毕业吧?”赵岩也是听别人说的,说是江宁在高中学习很烂,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后来被学校劝退了。

“呃…”江宁想起好像是有这么一出,怎么办?她要是去准备高考,还得先去高中待一段时间?

江宁问赵岩:“如果我只想要高中毕业证,然后不去上学能行吗?我在家自学。”

江宁已经二十了,在21世纪她已经三十了,让她去跟十几岁的小屁孩一起上学,杀了她吧!

“也不是不可以,可以先交费,然后每次学校考试在前几名就可以。”

“真的吗?那我九月份开学的时候就去。”江宁一脸激动。

“那你有书吗?像你这种,学校肯定会考试的,如果太差,怕是不会要。”

“没有…”

江宁觉得确实有必要看看书,不知道这个时代的书和21世纪的书差别大不大,而且,她想起原主好像是学渣,就是装也要装一下。

赵岩看她确实有去高中的打算,就对她说:“书的话,我给我京市的同学写封信,让他给我寄过来,你还要什么书吗?”

江宁听见这话,瞬间觉得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她之前还想着要去哪弄书。

现在赵岩提出来,赶紧道:“如果能的话,最好把高中的书都寄来,有习题的话也要。寄俩套吧,到时候咱两一起。”

江宁知道赵岩是高中毕业,但是要是高考的话,他俩就可以一起回城。

赵岩以为江宁只是不想一个人学习,所以也没拒绝,点头说他明天就写信。

江宁突然想起之前明明是说约法三章,怎么说着说着就到学习了呢?

“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赵岩也是想到了这,也笑了。

赵岩握着江宁的手:“那老婆,我什么时候才能跟你住一屋啊?”赵岩觉得两人都结婚了,而且既然要一起过,当然得住一起。

“谁是你老婆?”这个称呼把江宁吓了一跳,脸也刷地红了。

“你呀,你就是我老婆,结婚证都领了”赵岩面不改色地说着。

江宁看着赵岩,觉得这人脸皮越来越厚了,这刚说在一起,就开始要耍流氓。

“我还没准备好呢?”江宁一脸羞涩地回答。

“那我能先挪你屋去吗?我保证什么都不干,”赵岩想着能抱着准比没有强吧!

“那……好吧!”江宁也没太矫情,都结婚了,睡一起也正常,她这是有证驾驶好吧。

果然,这天晚上赵岩死皮赖脸的搬去了江宁的屋。

进了屋,赵岩就递给了江宁一个小本,江宁打开一看,是一本存折。

江宁数了一下有多少钱,我的神,整整一万五千块,把江宁都吓到了,赶紧问赵岩:“哪来的这么多钱?你去抢银行了?”

赵岩也是被她的想法给逗笑了:“要是我真的去抢了银行,你怎么办?”

江宁听出了赵岩话里的揶揄,“问你呢?说真的?”

“这是我爷爷留给我的,还有一些零花钱和票在我之前睡得那个屋,这个你收好。以后交给你保管。”

江宁看着这本存折,问赵岩:“这么信任我,不怕我卷钱潜逃了?”

赵岩憋了她一眼:“往哪跑,你都在我户口本上了。”

江宁:……好吧,确实有道理。

洗漱的时候,江宁问赵岩会做浴桶吗?她已经坚持了这么长时间了,没浴桶真的不方便。

她之前没好意思跟赵岩说,赵岩点头说明天给她做一个,江宁才开心的上了床。

两人躺在床上,江宁睡在里面,赵岩在外侧,江宁两辈子第一次跟一个男人睡一张床,确实有点不适应,翻来覆去睡不着。

赵岩也没睡着,喜欢的姑娘就睡在旁边,他的心也不平静,慢慢挪过去点从背后抱住了江宁。

江宁一下子身体就僵住了,赵岩拍了拍江宁的腰:“睡吧,放心,在你没准备之前,我不会碰你的!”说着不动了。

赵岩的胸膛结实而又温暖,江宁慢慢的睡了过去。

而赵岩却是听见江宁的呼吸平稳之后,睁开了眼,看着怀里江宁毫无防备的样子,轻轻吻了吻江宁的头发,也闭上眼,慢慢睡了过去。

江宁一觉睡到大天亮,睁开眼看到床上就她一个,赵岩已经不在房里了。

江宁起身走出去,看到赵岩正在院子里给她做浴桶,看到江宁出来,温柔的说:“饭在锅里,你先洗漱去吃饭,马上就给你做好了。”说完又低下头干活。

江宁看了赵岩一会儿,回屋洗漱去吃饭,等江宁吃完饭,就看见赵岩已经把浴桶做好了。

“这么快就做好了,你起的挺早啊!

赵岩确实起的很早,江宁睡觉不是很老实,一会儿把腿放他身上了,一会儿手也放他胸膛上了,赵岩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哪能受得了江宁那么撩拨他。

半夜起来还洗了个冷水澡。幸亏现在天还不冷,不然非的冻感冒不可。

下午赵岩就去县城寄信去了。


过了几天,大队长召集队上的男人们去修大坝,一天10个工分,中午还管饭。

江宁本来不想让赵岩去,可是赵岩说闲着也没事,就去了,早上早早的就去了,傍晚才回来。

直到有一天,赵岩刚走没一会,天就下起了大雨,江宁看着这场雨,莫名觉得有点心慌。

果然不到中午,就有人来敲门,江宁打着伞出去开了门,见是大队长的侄子江大春。

江大春看见江宁就说:“出事了,你爹出事了,大雨把坝上的石头冲下来正好砸到你爹的身上,人已经送去医院了,赵岩也跟去了,我来通知你一声,还要去通知张翠花呢”说完江大春就朝着江爱国家跑去。

江宁听到说是江爱国出事了,心突然砰砰跳。

赶紧回屋拿了钱,出来锁住门,打着伞就朝大队长家跑去。

去了大队长家,敲了几声门,开门的正是大队长江德新。

江德新看是江宁,知道肯定是大春通知到了,就对江宁说:“来的正好,我正要去县医院,你也一起去,等大春回来,让他开着拖拉机送咱们。”

过了一会儿,张大春回来了,来的还有张翠花,张翠花一脸着急的模样,应该是已经哭过了,眼睛红红的。

江大春开着拖拉机把他们送去了县医院,去了医院打听到了,人在急诊手术室,几个人赶紧去了急诊手术室。

几人过去的时候,就看见赵岩和江建军在手术室外面,里面的灯亮着,赵岩看见江宁也来了,赶紧过来拉着她,跟她说让她先别着急。

大队长跟江建军问了一下情况,也站在门口等,张翠花在低声地啜泣。

等了快一个半小时,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医生走了出来,对着他们问:“谁是江爱国的家属?”

几个人赶紧都走过去,医生说:“江爱国没有生命危险了,只是石头砸到了左腿上,左腿的神经功能损伤,以后左腿不能动了。”

张翠花听到这话直接坐在地上就哭,江宁后退一步。

赵岩扶住了她,虽然江爱国不是她亲爹,可是江爱国对她却如亲女儿一样好,就这么瘸了,以后怎么办。

命运已经带走了他的老婆跟孩子,现在还让他成了瘸子,江宁觉得太残忍了。

过了一会儿,护士就把江爱国推到了病房。

江爱国还在昏迷中,江德新和江建军看了一会儿就先回去了。

护士让家属去交费,江宁把钱递给赵岩,让赵岩先去交费。

病房只剩下江爱国,江宁和张翠花,张翠花还在哭。

江宁没理她,坐在了床边,看着江爱国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莫名觉得自己想哭。

等赵岩交完费回来,张翠花已经不在屋里了,江宁也没注意到她什么时候离开的,一直到晚上也没回来。

晚饭是赵岩在医院食堂打的,两人吃完饭,江宁让赵岩先回家,明天来换她。

赵岩看看她,只能先回家去了,因为赵岩身上的衣服又有血,还有泥,得回家换一身。

半夜江爱国醒了,江宁迷迷糊糊感觉有声音传来,赶紧从床边坐起来,看到江爱国睁开了眼,“爹,你感觉怎么样?”江宁着急的问。

“我…”江爱国想起来昏迷前的那一幕,赶紧想坐起来,江宁赶紧阻止他:“爹,你先别动,医生说现在不能动。”

“我的腿?”江爱国觉得自己的左腿没感觉,着急的问。

“医生说你左腿神经受创,”江宁低声道。江宁也不想瞒着江爱国,毕竟腿不能动,自己就能感觉的出来。

“什么意思?”江爱国不可置信地看着江宁。

“就是左腿没知觉了。”

江爱国听了江宁的话,一动不动的闭上了眼,但江宁还是看到江爱国的眼角有泪水流出来。

江宁看着这一幕,难受的握住了江爱国的手:“爹,你还有我!”

赵岩是第二天早上来的,来时还带的饭,三人都吃过早饭,江爱国不知道是不是接受了这个事实,也不再问他的腿。

只是到了中午,也没见张翠花,江爱国问:“没通知你张姨吗?”

“通知了,昨天她跟我一起来的医院,”

其实江宁可能猜到一点,只是没说话。

在医院呆了一个星期,就回家了,医生只是说让回家养。

还是江大春开着拖拉机来接的,回了江家。

一行人进了院子,赵岩和江大春抬着江爱国,进了屋,发现张翠花也在家,只是眼神有些躲闪。

江大春呆了一会儿就走了,江爱国让江宁和赵岩先回家去,江宁只能说她明天再来。

等到江宁和赵岩离开,江爱国看着张翠花问:“这几天你去哪了?不知道我在医院?”

“我…我在家”张翠花低着头说道。

“你是不是看见我瘸了,有了别的想法”江爱国想不出其他的理由。

“我……我们离婚吧!”张翠花终于抬起头看着江爱国。

江爱国看着张翠花,江爱国在知道张翠花没来医院看他的时候,就猜到有可能张翠花起了别的心思。

可是他还是抱有希望的,以为他们好歹一起生活了几年,多少也有点感情。

只是没想到张翠花这么迫不及待的已经提了离婚。

“是找好下家了?”江爱国看着张翠花眼神躲闪,觉得很有可能。

“没有,你不要血口喷人”张翠花恼羞成怒的说道。

“要离婚可以,你从这个家离开,粮食跟钱我不会给你一分的”

“凭什么不给我,那也有我挣的一份。”

江爱国看着张翠花,义正言辞的说道:“你忘了,那年赶上大饥荒,你快要饿死了,是我给了你一口吃的,看你可怜,又觉得小宁还小也需要妈,才找张媒婆去你家提的亲。

我是怎么也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忘恩负义的人,在江家这几年,我没饿着你吧,我虽然说话不好听,但是从没对你动过手,我可是听说你前夫经常对你动手。”

张翠花知道江爱国说的都是实话。

之前她是感激他的,只是时间长了,那件事也就慢慢淡忘了,而且他已经瘸了,自己以后怎么办呢?

两人连个孩子也没有,自己老了怎么办?江爱国还有江宁呢,那是他亲闺女,不会不管他的。

而自己呢?江宁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江宁,而且江二狗答应娶她。

没错,张翠花在得知江爱国瘸了的那天,在回村的路上,碰上了江二狗。

江二狗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他能让自己吃饱,而且,他们已经干了那事儿,江二狗也答应要娶她为妻。

江二狗是村里的混子,家有一老娘,他老娘也是厉害角色,最喜欢东家长西家短的嚼舌根,江二狗快四十了,还是光棍一条。


第二天,江宁早早地就去了江家,进屋看见江爱国在床上躺着,眼睛睁着。

“爹,你今天感觉怎么样?早上吃饭了吗?”

江爱国摇摇头 。

江宁看着江爱国像是一夜没睡的感觉,“爹,张姨呢?”

江爱国心不在焉的对江宁说:“小宁,你帮爹去大队长家跑一趟,让大队长来家一趟,我有话对他说。”

江宁点头,出了房门,就朝着大队长家走去,不一会儿,江宁就带着大队长来了。

江宁带着大队长进了屋,江爱国看到大队长进了屋,慢慢挪着坐起身来,靠在床头,对着江德新说:“大队长,我想离婚,你给我写个证明吧。”

江爱国和张翠花没领证,只是办了酒席,农村大多都是没领证,要是离婚,村里给开个证明,两人按了手印就行。

江宁和江德新听了江爱国的话都有些不可置信。

“爱国啊,怎么突然要离婚?而且你这腿,也得要人照顾啊!”江德新也是非常诧异。

只有江宁没说话,江宁心中猜了个大概,但她没猜到张翠花已经找好了下家接手。

“队长,我这腿也就这样了,不想连累别人,你给我写个证明吧!”江爱国没把张翠花干的丑事说出来,还想给她留点脸面。

“这……”江德新有些犹豫。

“江叔,我爹让你写,你就写吧!说不定别人的心已经不在这个家了,想留也留不住。”

江德新也猜到了什么,他听大春说,江爱国在医院这几天,张翠花一次都没去。

江德新叹了口气,就给写了离婚证明,一式两份。

江爱国签了字,江宁早上来的时候就没见张翠花,不知道去哪了?

过了好一会儿,张翠花才回来,见大队长和江宁也在,眼睛躲躲闪闪的。

江宁拿着离婚证明让她按手印,张翠花看都没看就按了。

大队长拿着证明说是去家里给盖个公章,然后送来。

江宁说她跟着去拿,说完两人就离开江家,往大队长家走去。

张翠花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江爱国说了不给她一分钱和粮食,她也认了。

等着江宁从队长家回来,递给了她一份证明,张翠花就离开了江家。

江宁给了江爱国一份,江爱国看了几眼,就让江宁帮他放起来。

“爹,你去跟我们住吧!我们也能照顾你,”江宁实在是不忍心把江爱国一个人留在这儿。

江爱国摇摇头,他哪都不想去。他也不想拖累女儿。

江宁看出了他的心思,“爹,你不要灰心,你的腿会好的,等过几年说不定医疗水平发达了,我们就去大城市给你治腿,肯定会好的。”

“会吗?”江爱国一脸希冀的望着江宁。

“会的,现在我们国家正在飞速发展,我听说很多医生还去国外学习技术呢,说不定过几年就能治好你的腿了,爹,你千万不要放弃呀!”

江宁说的是实话,过几年改革开放,很多国外的技术都被引进来,说不定真能治好江爱国的腿。

江爱国也许是真的被江宁说的动摇了,脸上带了一点期许,也有了活下去的动力。

“爹,你就搬来跟我们住吧!你一个人不方便,我们也省的来回跑,”江宁还在继续劝着。

“不了,我就在家,你们放心吧,我一条腿也能照顾自己。”江爱国坚持道。

江宁说不动江爱国,只能先回了家,跟江爱国说了,中午给他送饭。

江宁回了家,赵岩看着江宁垂头丧气的样子,问她怎么了?

“我爹跟张翠花离婚了,张翠花已经搬走了,我爹不愿意跟咱们一块住,我有点担心,他一条腿真的不方便。”江宁沮丧地说。

“要是你实在担心,我们就住过去,反正在哪都是住,我们也能照顾他。”

江宁眼睛瞬间瞪大,她怎么没想到呢?江爱国不来,她可以过去呀!

江宁高兴的直接扑到赵岩的怀里,抱着他的腰说:“还是你聪明,我怎么没想到呢?”

赵岩看着她手舞足蹈的样子,摸了摸江宁的头。

江宁中午做的面条,给江爱国端了一大碗,先给送去,看到江爱国吃饭时,就对他说她和赵岩下午搬过来,以后他们也在这边住。

江爱国无奈的看着江宁,只能点头。

江宁下午就跟赵岩把东西搬了过来,别说,在那边住了两个多月,东西还挺多。

搬了好几趟,江宁把她之前刚穿过来住的那间屋子打扫了一遍,把东西放进去。

赵岩给江爱国做了一副拐杖,江爱国坐起身试了一下,觉得不错,以后可以自己下床走动了,帮不上大忙,也不能拖后腿。

江宁看着江爱国拄着拐杖可以下地走路了,也没有像之前一样老呆在床上了,调侃赵岩道:“这木工活可以啊,都可以当个木匠养家糊口了。”

赵岩笑着道:“放心,饿不着你。”

隔天,江宁就听说张翠花住进了江二狗家,说是两人要结婚,还打算在村里摆宴席。

江宁一下就明白了,感情人家这是已经找好下家了呀,怪不得离婚当天就走了。

江二狗一家是村里数出来的浑人,张翠花嫁进去,看来以后有好戏看了。


到了九月份,学校开学了。

江宁让赵岩陪着她去了县里的高中,打听到校长姓王,找到了王校长的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门口,江宁敲了敲门,门从里边打开,出来一位大约五十多岁的老人,戴着一副眼镜,面容慈祥。

“您好,您是王校长吗?”

王校长看了两人一眼,点头,“你们找我有事吗?”

江宁跟王校长说明了来意。

王校长思索了片刻,对江宁说:“我们学校没有过这样的先例,不过得先考试看看,如果你成绩优异,我可以做主。但是你的学费得交,我可以把你归为休学,学校保留学籍,每次考试你得到场。”

江宁点点头。

王校长出去一会儿叫了一个人进来,说是学校的教导主任,姓李,李主任手里拿着今年七月份的期末试卷,递给了江宁。

江宁看见写着高一的试卷,对着王校长说:“您可以把高一高二高三的试卷都给我吗?我想都试试。”

王校长和教导主任两人相视一眼,王校长点头,李主任又出去一会儿,回来手里拿着一摞试卷。

江宁快速省了一遍题,拿着笔就刷刷的写起来。

王校长坐在桌前看书,李主任看了一会儿就先去忙了。

赵岩找了个位子坐下,在一旁等她。

江宁一摞卷子做了五六个小时,期间王校长出去一趟,过了一会儿又回来了。

江宁终于把试卷都做完,没检查就把卷子递给王校长,江宁揉了揉手腕,有点酸。

王校长翻看着江宁的试卷,越看越心惊,差不多都对了。

王校长问江宁:“做的很好,我同意了,只是你要读高几?”

王校长看着江宁的卷子,觉得江宁是个好苗子,说不定来年高三毕业,能考个县里第一给他们学校争光。

江宁看了眼赵岩,见他一脸笑意没说话。

“我想读高三。”

江宁并不是非要读书,只是为了拿个高中毕业证,参加后面的高考。

交了高三一学期的学费,江宁和赵岩就和王校长告了别,出了校门。

一出校门,江宁就放飞自我了。

“我终于完成了一件心头大事!”

然后拉着赵岩就往国营饭店走,“走,赵岩,我们去国营饭店吃一顿,庆祝一下。”

江宁笑得一脸灿烂,赵岩都被她的笑容感染了。

其实赵岩也是惊讶的!江宁做题时的自信是装不出来的。

可据他所知,江宁学习是不好的,他觉得江宁像个谜一样,而他是欣赏这样的她的。

去了国营饭店,江宁去点菜,看了一下今日提供的菜品,选了一份红烧肉,一份酸辣白菜,两碗白米饭。

果然是国营饭店,味道好而且量很大,江宁吃饱后,剩下的都让赵岩包了,江宁还打包了一份蛋炒饭给江爱国。

过了几天,赵岩收到了从京市寄来的包裹,打开一看,全是书,高中的书几乎全寄来了,还有各科的习题。

江宁和赵岩每天有时间,两人就坐一起学习,赵岩发现江宁的知识储备量很大,几乎哪一科都是得心应手。

最让人诧异的是英语,赵岩对英语几乎是一知半解,可江宁居然可以用英语出口成章。

赵岩心中萌发的那个想法又出来了,江宁结婚前后的差距太大了,简直就不是一个人,可又是同一张面孔,赵岩很不解,一个人的变化在结婚前后能如此大吗?

江宁怎么也不会想到英语已经出卖了她,而引起赵岩的怀疑。而江宁也许内心早已对赵岩放下了戒备心。

又过了一个来月,天慢慢转凉了。

赵岩准备上山砍柴,多砍点柴,好度过寒冷的冬天,大西北的冬天是很冷的,风也大,几乎到了冬天,家家户户没事都会窝在家,尽量不出门。

赵岩要上山,而江宁也随着去了,江宁准备在冬天到来前,再找点蘑菇,或许运气好,打点野物。

两人一路上了山,还是赵岩砍柴,江宁摘蘑菇,突然赵岩听见有声音传来,仔细听了一瞬,拉着江宁就往山下跑。

江宁被赵岩拉着差点摔倒,还没搞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

江宁边跑边往后看了一眼,一头野猪正朝着他们跑来。

嘴里还发着“哼哧哼哧”的声音,江宁吓得差点腿软,还好赵岩拉着她,野猪的速度很快,马上就要追上他们。

赵岩放开江宁的手,让她赶紧去村里叫人,自己拿着砍刀朝野猪的肚子砍去,那一刀正好砍到野猪的肚子上,野猪感觉到了痛,一个甩尾,把赵岩撞到了一边。

又朝着赵岩扑来,赵岩拿起砍刀一下子砍到了野猪的眼睛上,野猪一下子失去方向,疼得直叫。

赵岩趁机把刀插进了野猪的肚子,野猪噗通一声,倒下过一会儿没气了。

江宁一溜跑下了山,刚跑到村口,见到了江大春和他爹江德荣。

两人也是要上山砍柴,看见江宁一脸着急的跑过来,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就听江宁气喘吁吁的说:“快,快上山,山上有野猪,赵岩在那儿呢?”

说完江宁又往山上跑,她不放心赵岩,叫了人后,赶紧就回去救赵岩。

等三人赶到山脚下的时候,就看见赵岩一身是血的靠在树底下。

江宁吓得赶紧跑过去:“赵岩,赵岩,你怎么了?哪受伤了?怎么这么多血?”

赵岩有气无力地说:“这不是我的血,是野猪的,”说着示意江宁看前面。

江宁看到前面的野猪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江德荣看了野猪一眼,对赵岩说:“赵知青,厉害啊,一个人干倒一头野猪。”

赵岩的胳膊和背上都有点擦伤,江宁扶起赵岩。

江大春和江德荣父子俩正好手里有绳子,捆好野猪,就往山下抬。

把野猪抬到了村口的空地上,让人去叫大队长。

村里不管谁打到野猪,都是要交给大队的,现在是集体共产,山是集体财产,所以打到的猎物也归集体。

只不过一些小的,比如野鸡、兔子之类的,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自己留着了?

但是大的猎物是要交集体的。

大队长江德新来了,村口已经聚集了好多人,都在看着这头野猪,知道是赵岩打的后,夸了赵岩几句,然后都在想着自己能分多少。

“赵知青,野猪是你打的,肉就先由你家来挑。”

肉是江宁过去挑的,要了一块肚子上的五花肉,大队长又另外给了一条猪腿,算是奖励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