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月光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全职武替

全职武替

吉羽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甜宠+团宠+帅哥云集+事业型+温馨日常+脑洞+战斗+剧情+神颜团她明明是个女子,可是妆成后,却是最魅惑人心的古装美男。她做武替价格奇高,因为还要养在孤儿院拿命救过她的结拜弟弟。弟弟在读电影学院,两姐弟虽不富裕却很快乐,小奶狗弟弟盼着早日毕业回报姐姐。她这天在片场休息室发现T恤不见了,旋即莫名被人认错追杀。然后,她看见了一个和她长得九分像的男子,在形势紧急的情况下她救下了该男子,从此命运转折。她去了异世成了少爷的全职武替,少爷的朋友说:你的十个精英保镖都给了她!主仆已经颠覆,少爷微笑。少爷的对头说:你小心合同,高风险低工资,白做工具人。可她无上限金卡在手,上亿项链保平安,喜欢的东西惊人天价——少爷付款她收入囊中。不过这些她觉得也并不能...

主角:   更新:2022-11-15 23: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全职武替》,由网络作家“吉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甜宠+团宠+帅哥云集+事业型+温馨日常+脑洞+战斗+剧情+神颜团她明明是个女子,可是妆成后,却是最魅惑人心的古装美男。她做武替价格奇高,因为还要养在孤儿院拿命救过她的结拜弟弟。弟弟在读电影学院,两姐弟虽不富裕却很快乐,小奶狗弟弟盼着早日毕业回报姐姐。她这天在片场休息室发现T恤不见了,旋即莫名被人认错追杀。然后,她看见了一个和她长得九分像的男子,在形势紧急的情况下她救下了该男子,从此命运转折。她去了异世成了少爷的全职武替,少爷的朋友说:你的十个精英保镖都给了她!主仆已经颠覆,少爷微笑。少爷的对头说:你小心合同,高风险低工资,白做工具人。可她无上限金卡在手,上亿项链保平安,喜欢的东西惊人天价——少爷付款她收入囊中。不过这些她觉得也并不能...

《全职武替》精彩片段

阳光正热烈,山间的树林也抵挡不住这炙热的光线,当她躺在树下的草地上, 光斑在她俊美的脸庞上跳跃。

不远处正在拍戏,一个男子正在打斗四五个喽啰。

男子一身白衣只抬了右手臂,面无表情, 这就是大招了,后期都由特效完成。

“卡!”导演的声音有几分忍耐在里面,“好的,这次拍得不错,官颜礼的演技进步了不少。

那白衣的公子笑了,“叔叔真的吗?我有那么好的表现了吗?我就知道我磨合一下肯定行。”

四五个群众演员从地上爬起来,解身上的威压绳子。

经纪人丽姐来到她身边坐下,胖胖的胳膊压她身上。

她敏捷地从地上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终于看清楚是丽姐,又轻微地闭上眼睛,歪了头,发出沉闷的呼吸。

“哎,这么多瞌睡吗?你晚上难道没睡觉的?”

她回想着昨晚上吃宵夜的事儿,苦笑,“昨天被迫吃宵夜了。”

丽姐唉了一声,“长太美了是这样的,别人都喜欢你陪着怎么办?以后名花有主了就好了。”

官颜礼也走了过来接上了话:“她长这么高,从里到外都像个男的,谁会喜欢她?”

“颜颜,咱说话就不能那么不好听吗?娜娜至少比我好看多了,我要是长成娜娜这样我睡着了都笑醒。”

“ 她不只是长得像个男的,关键是她的动作也像男的。雅娜,你不考虑去做个手术吗?”

雅娜保持着坐着向姿势, 仍然闭着眼睛,发出均匀的呼吸。

这时候有几个造型师过来给她补妆。她睁开眼睛,从地上爬起来坐到了椅子上,十分配合地做起造型。

很快假发戴上了,穿上了白色的古装,挡住了里面随性的白色T恤和牛仔裤,瞬间一个翩翩公子诞生了。

“漂亮!”几个工作人员都忍不住赞美。

颜礼十分不高兴地别撇了撇嘴,他们俩人穿上一模一样的衣服,却有了上下之分。雅娜穿上后明显比他好看。虽然宽大的衣服挡住了身材,可是雅拉比他更高,腰线的位置也比他往上,再加上脖子修长,脸蛋儿更加完美。

“昨天我涨粉了30多万,你可不许在我那评论区去留言,如果我这次没有大火起来,是因为你出的什么岔子,你要小心违约金。”官颜礼神情倨傲,斜视了雅娜。

雅娜神色平静地看了他一眼轻声回复:“好的。”

颜礼还想说什么,丽姐一把抓住了他胳膊:“你放心,娜娜可是最专业的武替,她替的可不止你一个,她还给好些头牌做替身呢!”

“你都使用了她的镜头连脸都没有换自己的,你就不要在这刻薄人家了。”丽姐急忙在颜礼身边耳语。

“可是她怎么这么傲慢?从我过来和她说话,她闭着眼什么意思?”颜礼心中还是气不过,他可是带资进剧组的,谁人不知道他官家公子,谁人不巴结的他几分。

“你想多了,我只是太想睡觉了,打瞌睡。”雅娜轻声回复了。化妆师正往她脸侧刷粉,她面部的线条更加明朗,美得像雕像。

“我签名你要了吗?不把 我混好点,以后我火了不带你了。”官颜礼有点生气。

“要啦,丽姐给我了,谢谢官公子了。”

“雅娜可真乖,那真是顶级的乖。这么小的年纪这般情商不容易。”

“替身一号上场。”远处传来场务的叫声。

“我去了!”雅娜对大家打了招呼,挥了挥手。

她才一走,丽姐对官颜礼耳语道:“她还小,搞好关系,她将来必然能出人头地。

“孤儿、穷鬼,我还求她不成?”官颜礼鄙视了雅娜的背影。

“你们把伞给我撑好点!我要是晒黑了,你们就别想领工资。”官颜礼训斥了身边的两个助手,“你们说这同样的衣服是我穿好看还是那不男不女的穿上好看。”

“当然是公子穿上好看,那还用问吗?”“她哪能和你比好看呢?看不出来男女的人能好看?”

丽姐叹了一句:“没娘的孩子是可怜。我是没那财力,我有财力我就扶她一把了。”

“丽姐,你谁的人?”

“你妈妈的!”丽姐毫不犹豫怼了。她是姨,怕什么呢!她可不是打工人。


这场拍摄是在瀑布边进行的,她要从瀑布边的树上飞下来,然后遇上敌手,立刻180度回旋。本无打斗之心,无奈身后暗器袭来,只能在瀑布上轻点借力,回旋完成360度,以飞天的姿势俯冲,同时抽出了腰上软剑,剑花打掉暗镖。

拍摄开始。

她从树上轻身一跃,翩然飞下。

“啊!”“天哪!”给她化妆的女子们都惊呆了,急忙捂住自己的嘴。

敌人迎上来时,她180度旋身,身后暗器到,她完成了360度旋身,俯身而下,手中剑花百变完美。

“卡!”副导演惊叹,“这专业素养,这么高难度镜头,居然一次可以过?”

导演突然生气对造型怒问:“谁叫你们给她配有花纹的腰带了?这么突出腰线,是怕穿帮无证据吗?”

“对不起!”造型师大声说道:“换了重拍吧。”

副导提议:“要不后期修修?”

导演摇头:“再来一次,雅娜,你要注意表情,嘴角别带笑,把你那漫不经心的目光收一收,换上轻蔑的目光。这是杀敌不是友谊赛。”

“不是要换脸吗?”“对啊,这只是武替,要什么演技?”

新来的威压师们疑惑了。

“拍好点,不换脸,这是出高质量的经典镜头。”

“脸会不一样。”威压师不解。

“没关系,她们会认为是角度,化妆,滤镜效果。”雅娜温柔地回答,纵然脸分不出男女,可声音很甜美。

雅娜重新整理了妆容,问了丽姐:“丽姐,我这镜头拍了会休息一周,钱什么时候到账?”

丽姐比了个OK:“十分钟内,你放心。”

雅娜笑了,“谢谢啊,丽姐。”

雅娜去拍摄了。官颜礼问丽姐:“给她多少钱?”

“五分钟之内,不换脸是十万。”

“什么这么贵?吸血鬼啊!不用她的脸。”官颜礼气得脸扭曲。

“做好表情管理。你别忘了昨天网上引爆涨粉的视频是谁的脸。请团队来设计打造修图那就不止这个价了。”

“那她也挣了不少了,怎么一副穷鬼样?”官颜礼疑惑了。

“她哪里看上去穷了?她是年纪小不能开汽车,你看她骑的摩托多少钱了吗?她的头盔你仔细看过吗?”丽姐拍了拍颜礼的肩。

“她每次拍完戏后就换的同一件衣服你没发现吗?那黑的,几十块。”

“哦!那是她有很多同一款黑T,因为她受伤了,只有黑T不显血迹。这可怜的孩子,不简单啊,不知道将来有没有谁可以和她配上。”

“难!她快一米九了,那手臂的肌肉。真有身材能降住她的,也会喜欢娇小的女生,不会喜欢她的。”

丽姐头仰了天,又看了远处仙人之姿的雅娜:“真是栓Q了,人间这等美色竟无人懂,人间不行了。”

“你!哼!”官颜礼对丽姐一点没办法。

与此同时,雅娜正在吊威亚,她本专心演绎武打动作,突然有强光袭击眼角,她忍不住张望一瞬,突然看见天空有强大光圈出现,有几个人掉了下来!

“卡!雅娜你走神了!”副导演提醒。

“刚才那边天空出现了一个光圈,掉下来好几个人!你们看见了吗?”雅娜问道。

“看到了,可能拍科幻片的剧组布的景吧,这灯光打得好特别。”有人接话了。既然这么多人都看见了,那就不会是什么离奇的事。

“重新开始!雅娜要严肃,目光正派,高高在上,轻蔑与得心应手,把媚的表情收起来,还有嘴唇别有任何小动作!”导演提示着。

雅娜立刻停止了微微的舔唇,一秒整理了表情,女孩的娇俏瞬间消失,俊美的公子哥文雅而傲然。

“好的,这贵气,真叫绝!”导演称赞着。

“哇,天人之姿也不过如此吧!这360度,完美的脸!”副导演也感慨着。

当大家看录像时开始讨论要不要加滤镜,雅娜对此已经不关心了,她问导演她可以离开了吗?

导演说道:“雅娜,多久我找个混血和你演情侣,帮你拍一部戏。”

导演个子才到雅娜肩膀。

“谢谢安导,可是不用帮我费心了,我看也只有《信条》那样的片子适合我演个角色。爱情片和玛丽苏剧都会让投资打水漂的。”

雅娜说着漫不经心地笑了笑,一双丹凤眼特别的媚。媚眼是人群中出色的媚眼,可表情却是清澈淡泊的有礼。

“你这越来越不红了,也不急……”安导摇了摇头。


“雅娜你想要交男朋友了吱一声,我们给你牵线,保证都是高质量的。”

雅娜已经取下假发,露出男款的短发,用修长的手指拨弄了刘海,遮住了洁净的额头。

“智者不恋爱,我现在这么自由,还要啥自行车啊?”她说着微笑了,笑起来时瘦削的脸上有了苹果肌,像个女相的少年。

丽姐走过来,指了指她手臂说了:“流血了,肯定受伤了,都透过来了。”

丽姐想去挠开她䄂子,她轻挪半步就回避开了。没办法,这就是腿长的优势,挪一小步,距离感就有了。这里没人想拍她的臂,勾她臂,早知道她是个洁净的孩子。

“钱已经转给你了,你看一下,如果数目不对直接联系我。”丽姐语气真诚。

“好的,谢谢丽姐,谢谢安导,多谢官导,那我先走了。”雅娜微微鞠躬,后退几步转身离去。

“这孩子现在这么自由,不知道能持续几年?”

“很难长久,无父无母,无权无势,很快会被人盯上收服的。”安导感慨着。

“不会的,她一米九的个子,没有那么容易被盯上。除非她自己恋爱脑,自己主动交男朋友,否则单身到三十没有悬念。”丽姐说出自己的看法。

“她还有两个月就十八了吧,我打赌,她十八岁就会名花有主,而且非富即贵!”官导思索着说道。

“你怎么回事,从来不见你给谁吉言两句的。”安导诧异了。

“一个孤儿养活了整个孤儿院,一个少林弟子养活了整个少林,你说这简单吗?是个普通人能做的吗?你从她的脸和气质能看出她的出生背景和经历吗?”

“她天生贵气,从骨里散发出来的。这种人都不是一般的人,是神眷顾的人。”官导感叹得有点话多。

“说老天追着赏饭吃我觉得相信,不过老天未必会赏她个好的男朋友。”官颜礼插上了话,“男人都不会喜欢面相像个男人的女的!”

就他这酸得醋坛子翻一地,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妒忌让大家都沉默了。

山腰空地上有剧组搭建的临时休息所。好多闲人在院中坐着休息。

雅娜进了屋去,屋里没有人,她打开柜子,拿出自己的背包。从背包里取出手机看了看,还好到账了一百六十万。她不自觉露出了微笑。

突然“砰”的一声枪响,惊她一跳,她急忙出屋去查看,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她带着警惕走到院中,发现大家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是她多虑到幻听了?

“刚才有枪响听见了吗?”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两个坐地上聊天的姑娘。

两个姑娘茫然地摇头。“是谁手机里在响吧?”一个姑娘半天反应过来,“这里离片场远,应该听不到。”

“哦!” 雅娜点了点头。

“你手臂都流血了,快去处理一下,你可能拍枪战了吧?可能枪声还在脑海里嗡嗡的。”

“可能吧!”雅娜笑了,转身离去。

“她真的比男生还帅!好帅啊!就是太高了,要不肯定有戏拍。”两姑娘看着她的背影小声地发花痴。

雅娜回到房间,看了自己的包,突然觉得自己的包好像被人动过,她看了看四周,很安静。

一只猫突然从窗户跳过,落在窗外的草地上跑了。

也许是猫不小心碰到过。她想着,摇了摇头,不再多虑。她把碘伏和棉签拿了出来,脱下T恤开始上药。

她里面不仅穿了打底背心还里面穿了绷带,安全得很,她从不让自己遇上撕破衣服的尴尬。

涂好药,她从包里拿黑衣服出来换上,却发现黑衣服只有一件,她平时带好几件的。她也是个大而化之的人,没有深究。

换好衣服她看了看镜子,镜子里的少年有黑眼圈了,她拿起桌上的工具,给自己化上了烟熏妆。她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满意得笑了,她爱死这妆容了。又摸了一点发胶在头发上,她嘴角止不住上扬,就这非主流的妆造她最喜欢。

身后的衣服架突然传来声响,她警惕地回头,什么都没有!奇怪,明明有声响,是谁?

她拿了一张小木凳在手上,轻手轻脚靠过去。

“他肯定躲在里面!”窗外传来说话声。

有人来了!是男子的声音,还有枪上膛的声音!

雅娜紧张起来,急忙回头看了逃生路线。

这时候两个白衣人出现在窗前,看见雅娜突然喊了一句:“他在那里!”然后二话不说向雅娜开枪!

雅娜将小板凳扔出去,急忙往里屋跑,这房子是一排连通的。

“追!”两人说道。


雅娜只跑了三个房间就进屋躲蔽,很快她听见前面门被踢开的声音。只有三个门的时间,这里哪里躲得了。

她到窗边想翻出去,却看见外面也有白衣人过来了。来不及多想了,她两手横抓门板,一个翻身上了门的顶上,用手脚在房角处当蜘蛛人。

两个人到了门口,一个人踹门进来,另一人在后面突然被对手袭击,脖子一扭送命。

来人夺枪对准了先进来的坏人!坏人发现自己被对准了,举手投降拖延时间。只要他同伴来了,还能打不过一个?

雅娜知道开枪会有枪声,外面的人会全部被引来。

她从屋顶跳下来,骑了下面白衣人的头,坐垮了他。外面的黑衣人一步上前结果了他。

雅娜抬头看见眼前的人,惊呆了,两字不经大脑脱口而出:“你谁?”

不是情景紧急,太真实了,她肯定以为自己在做梦,眼前这个人和她好像,当然不是眼睛眉毛像,而是身高身材相似,衣着一模一样,最主要脸型不但像,还都画了相同的妆!

“他在那儿!”窗外传来喊声。

那个人拉了她就开跑!

我为什么要跑?

这关我什么事!

雅娜使劲挣开那男子的手。有两白衣人追了过来对着雅娜举枪就射!雅娜往屋里一躲,躲开子弹,她突然现身,两枪打中敌人的脚,可敌人胸口中枪死了。

不用想是后面黑衣人射击了。

黑衣人上前捡起枪,拉了她快跑。

“别往那边!那边有人!”雅娜一把把黑T的拽了回来,“上墙,往树林跑!”她借花坛一跃上了高墙。黑衣人一跃没上去。

“再跳一次!我拉你!”雅娜伸出手。黑衣人助力一跑飞走上墙,就在力竭时拉住了雅娜,也成功上了高墙。

“快追!他们在那里!”有人叫道。

怎么变成他们了!雅娜没时间辩解。

他们跳下墙就往树林里跑。

“你跑那边我跑这边!”雅娜指了另一方给黑衣人。

“等等,一起跑!你帮我脱困了给你钱!”

“不用了!我走了!”雅娜毫不犹豫拒绝了,向左跑去。

她跑了几步回头,那个像她的人往右跑了,她出了一口气,她拼命地跑一会儿。发现后面没有人追来了,她放下了警惕慢慢走了起来。

“真是莫名其妙,这些人到底哪里来的呀?”

“难道真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那他们怎么回去呢,算了,不管了,我这场拍摄完了也不到这个山头来了。”

离她放摩托的地方很近呢,她也心里放松了下来。

突然,四个人从树上掉下来,围住了她,还全都拿枪指着她。

她此时才醒悟过来,自己手上还拿着一把枪。

一枪敌四枪,当然没有胜算。

“别开枪!我投降!”她举起双手。

“把枪放下!”其中一个敌人说道。

“我放!”雅娜慢慢弯腰放枪。

“我不是你们要追杀的人!你们认错人了!”雅娜不敢多说话,枪子不认傻白甜。

“我们已经抓到!是否击毙!”一个白衣人对手表说话。

“眼瞎的,我不是他!”雅娜心中叫苦,面上却强制自己沉着。

“你们抓错人了!我不是你们要抓的那个人。”

“你闭嘴!”打电话的人喝斥道。

她死死盯着那个打电话的人。

电话里回复:“信号差!汇报你们的位置!”那个人开始左右旋身查看。

机会!

雅娜飞扑过去挟持了他!

砰砰两声枪响,后面的两个白衣人倒地了。

射击的人是往反方向跑的黑衣人,他回来救了雅娜,他射了两枪后没子弹了。

雅娜只好打晕了挟持的人,又开枪打中剩下那个人的手和脚,那人的枪掉了。

她可不想杀人!

“你们到底什么人!”雅娜问中枪的白衣人。

白衣人没有回答她。

又有人来了。

“他们为什么追杀你?他们是警察吗?”

“我有那么像坏人吗?和你一样却像坏人?他们不是警察,是暗市的杀手。”黑衣男子说道,“你帮我脱困了,我给你钱!”

“多少?”

“你开价!”

“我带你下山,然后你自己走!五万!”雅娜也没多思考了,毕竟刚才是他救了她。而且她也觉得他和白衣人比较,白衣人这方更像坏人。

“往那边!”雅娜说道,因为人声靠近了。

他们奔跑起来,可是那些人还是发现了他俩。

“追!”几个白衣人穷追不舍。


雅娜听见后面的声音。她已经看见了她心爱的摩托。

“上车!”雅娜叫道,黑衣人已经和追上来的人交上火了。

黑衣人跳上车,雅娜说道:“坐稳了!”她加速飞驰而去。

因为怕白衣人劫持汽车追上,雅娜真是骑了两个小时才停下。

这是一个湖边,地空人少。“好了,下来吧。

“这哪儿?”黑衣人下车后四处张望。

“没有追来了。”雅娜肯定地说道。

“谢谢啊!”黑衣人环顾四周,“我请你去吃饭!”

“不用了,心领了。把五万给我,我走了。”雅娜伸了手,手指细长。

那男子看着她说道:“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没带这边的钱!”

雅娜看了看他,权衡利弊。

“真的你相信我。你把你账户给我,明天你保证收到钱,比你要的还多。”男子诚恳地说道。

“你偷了我的衣服还化妆仿我,让我差点死了,我能相信你吗?”雅娜歪头无奈问道。

“我是穿了你的衣服,可是我没化妆仿你,是你后化的,我从家出来就这样的。”黑衣男子虽然急,语速却并不快,听上去彬彬有礼的。

雅娜头往后仰,侧头问道:“你家在哪里?”她要后仰头是因为这男子太高,而她骑着车在拉伸腰,这人应该比她还高。

“我家?”男子没回过神。

“算了,钱不要了!若真想给我就捐给你家附近的孤儿院吧。就帮我积功德了。我走了!再也不见!”

雅娜不等男子反应过来,挥手离开。

男子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希望如此。”

这时旁边树林有光出现。五个黑衣男子冲到男子身边,担忧询问:“文少爷,你没事吧?对不起,属下来晚了。”

“还好没事,查出来是谁干的吗?”宇誉文严肃问了,他身板直挺,一点也看不出他手臂受伤了,这是他换上黑衣的原因。

“是赏金猎人,一共二十人的小团伙接的单子。”

“人都杀干净了吗?”

“还没有!”

“他们应该已经被买主抛弃了,我们接少爷您回去后,他们应该无法返回了。”

文少爷按了手表,投射出一段录像,一个黑衣人被四人包围。正是雅娜最后激战的投影。

画面被暂停,光波识别雅娜的脸,很快个人信息显现出来。

雅娜现在居住地址……

“你们两个去暗中保护她,干掉剩下的猎人,回来复命。”

“是!”

宇誉文带着剩下的三个保镖,投射出光圈,走了。

留下的两个保镖消失在黑暗中。

雅娜回到家中时已经很晚了,她给弟弟发了消息:我回来了。

弟弟很快回了消息:姐你怎么提前回了,我要后天才放假,我后天中午回。

好的,不急,安心学习,等你回来后我们去看院长和方丈。

好的姐。

发来小猫抱抱表情。

雅娜回了个摸猫头的表情。

雅娜准备洗澡,却突然发现自己腰上还别了一把枪。

哎呀妈呀,这是她最后缴的那个打电话的人的枪。

天哪,我这等良民在这禁枪的社会居然别把枪骑了这么久机车。

还好天黑,没有人看见。

她把枪扔桌上,准备去洗澡,突然又觉得不放心,回身把枪放抽屉里去了。

她冲了个澡,只用了三分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并不安全,不敢洗了。

枪上会不会有定位?她到窗边向下张望,看见不远处有个男子在抽烟,不是白衣人,看上去像个上班族,才下班,在打电话。

突然她感觉到身后落地窗的纱帘在动,好像有人。

“谁在那里?”雅娜警惕问道,从抽屉拿了枪走过去。

可是并没有人。这时门铃响了,有人来了。

“谁啊?”雅娜格外小心翼翼。

“送外卖的!”

“走错门了,我没点外卖!”

“是你弟弟帮你点的。”

雅娜觉得这肯定是正常的外卖,都怪自己遇见的事太奇怪,才变得疑神疑鬼的。

她开了门,果然是外卖员在外面,将外卖递给她,立刻转身走了,一句飘来:“记得给个好评啊,谢啦!”

她将外卖放在餐桌上,拿起手机看了,弟弟发的消息:姐,我给你点了土罐排骨汤,一定要吃完哦。

谢谢弟弟,早点睡吧,不能熬夜。她回了消息。


她坐下开始喝汤,边喝边玩手机。

窗外的两黑衣男子背贴着墙,腰上系有绳索,静静守候着。他们已经击毙三个来偷袭的,并且让尸体灰飞烟灭了。

这时门铃又响了。

“是谁啊?”雅娜礼貌问了。

“警察!刚才有人举报说你家从窗户将人抛下去。”

雅娜惊住了!她桌上还有枪。她急忙眼睛在屋里四处环顾,她看见了强力双面宽胶,她撕了一点将枪粘在了桌子底下。

她敏捷地开了门,咧嘴对着两个制服的大叔一笑:“请进吧。”

“你这里刚才有人从窗口跌落吗?”警察叔叔到窗边查看!

“屋里还有谁?”警察叔叔到里面两间房查看。

“没有人了,就我一个。”雅娜坦然解释。

“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女的!”

“把你身份证看一下。”

雅娜乖乖地拿出身份证。

“你刚才是在做什么?”

“我才回来!刚才洗了个澡,然后吃东西,才送来的外卖。”

“好吧,你一个人在家要小心,窗户最好装上防护栏。”

把两个警察叔叔送出门后,她又继续喝汤。

突然,她站起来,探到窗边,举枪对着窗外的墙,“别动!举起手来!”

窗外黑衣人急忙说道:“别开枪,我们是来保护你的。”

雅娜保持警觉,向后退。让黑衣人进了屋。

“你是谁?”雅娜用枪瞄着这进来的少年。

少年二十岁左右,一张好看稚气的脸。

这时候一个人从窗口坠落,突然消失了。

又一个黑衣人用绳子从上方跃进了屋里。

“伊品,别吓着她了。”先前的少年说道。

“有人死了掉下去了?”

“没有!死了,传送回去了。”伊品说道。

“你们到底什么人?”

“我们是另一个世界来的,是你下午救下的人的手下。因为你救了少爷,被人误会成少爷,所以少爷命令我们来帮你消除一切后续麻烦。”

“白衣人怎么会找到这里的?”雅娜不敢相信,这太神通了。

“你拿的那手枪有定位器。”

雅娜生气了:“天哪!你们那个世界没有正常秩序吗?这是我家!都暴露了,以后岂不是不安全了。谁知道杀手还会不会来?”

“应该不会了,这只是一小队赏金猎人,已经全部歼灭了。”

雅娜克制着愤怒的情绪说道:“我不明白你们那是个什么世界,不过你们走吧,就当我们从来没见过。还有把这枪也拿走。”

“其实除了这枪定位之外,你的面部识别就可以查出你家住址,所以我们少爷并没有想伤害你。”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宫玉顺。”少年连名带姓报了上来。

“宫玉顺,麻烦你们将我生活恢复到今天之前的样子,我和你家主人长得也不像。千万别让那些杀手再来找我了。OK?”

宫玉顺点了点头。

“那我们走了,再见!”两人拉了绳索要从窗户跃。

“等等,走门!”

“没关系的,别担心,报警的人早吓得回去了。”两人说完用绳索滑下楼,轻捷地落地,跑步离开了。

雅娜回头看钟,已经半夜两点了。她敏捷地将东西收拾好,垃圾扔掉,将电关了,放了两三件衣服在一个斜跨里,动作麻利地出了门。

她骑上车,驶出了小区。


第二天中午时,雅娜已经到了B市,她正站在一个种满鲜花的院子里,和一个女子谈话。

这女子是房东。

“我这屋子也是我第一次出租,你也看到了,它是按我喜欢的风格装修的。这些花花草草我都很爱惜,所以我想租给一个爱惜这个房子的人。”

房东四十来岁的女子,精致的蕾丝裙,脸上虽然有皱纹了,可温柔的气质让凹进去的双眼充满善意。”

“我会爱惜这里的,我租下来就我和我弟弟住。”雅娜穿着白T,蓝牛仔裤和白鞋,头发丝丝自然,脸上素颜。

“你看上去年龄不大呀,可以做主吗?一次性给三年的钱。”房东问道。

“当然可以,我们现在就把合同签了转账吧。”雅娜和房东进了屋去。

“你长这么漂亮一定是个模特吧。”房东看了低头写字的雅娜。

雅娜笑了:“那只是理想还没有实现。”

“有男朋友了吗?”

“没有!单身多好,自由自在的。”雅娜笑了,有点顽皮的笑容。

房东又说了:“是的,是的。别结婚太早了,别太早生小孩。我离婚二十二年了,终于把两个小孩都养大了。这其中辛苦又谁人知?”

雅娜有点吃惊:“那姐姐不 简单!这么大的负担还把生活过这么好。”

“全靠家里扶持。”

“姐姐做什么工作的?”

“我们家是开旅馆的。我两个小孩都到我姐姐那边去了,在国外,我现在也准备过去了。我这次过去了,就不准备回来了,本来想把这房子卖掉,但又舍不得,正巧遇见你又蛮投眼缘,所以决定租给你。”

“谢了。”雅娜说了,点了手机将钱转给了房东。

“你家不简单,你父母把你养这么好不简单哪。这么小就这么有经济掌控能力,你父母真有远见。不像我当初太幼稚,几束花就骗晕了头。”

这时候外面走进来一个中年男子。

雅娜用手示意房东来人了。

“这是我先生,才结婚的。”房东说了。

“门口停了一辆车,是个男的租的这房子吗?”中年男子很和善有修养的样子。

“那车是这个小美女的。”房东说道。

雅娜站了起来。

“呵!好高啊!比我高一个头!这是个模特吧!难怪会租下这房子,有实力有品位。”男子称赞了。

“租给你我也放心了,那我们走了。”房东美女起身告辞。

雅娜把房东两人送出了大门。

她急忙拿出手机拍花园的视频发给弟弟,又将定位发了。

弟弟还在上课没回消息。

雅娜好困,倒在沙发上睡着了。她连大门都没有锁,终于回到了我们这个世界的生活状态,安心。

感觉真是太好了。

天色暗下来时,修思骑着自行车出了校门,一路加快速度骑行。

修思的头发微长,是带点自然卷。风吹着他柔软的头发,露出明亮的大眼睛和精致的脸庞。

“修思!”“快看那是修思!”路边不断有同学发现他后发出惊喜的语气。

长得漂亮的人自然会引得大家的关注。修思可不仅仅是长得漂亮,高瘦的身材十分完美,更主要他还会唱歌,歌声十分好听。大家都觉得他如果出道一定是王者。


修思带着兴奋的心情,一路飞快骑行,终于到了一个院墙处。门外那蓝色的摩托车格外熟悉。

修思推门进去,穿过小院到了客厅,他笑得嘴角上天了,颗颗白牙似珍珠。

他一眼看见沙发上睡着的人。屋中光线昏暗,只有窗户处投进了夕阳的残光,可他眼睛亮晶晶的,像缀满宝石的深海。

他轻手轻脚走到沙发边,看见正在熟睡的姐姐。姐姐的腿太长,一只落在地上。

他轻轻将她的腿抬上了沙发。姐姐翻了翻身,蜷缩着睡了。

弟弟将背包放在桌子上,在房子里逛逛了,很快熟悉了房间和厨房。

这房子的装修风格很旅店化,几个房间都是落地大玻璃墙,在哪个房间都可以看见院中的美景。

修思出了门去买菜,不一会他骑车回来了。停车,将菜和肉拿进屋,他开始洗菜,准备做火锅吃。

雅娜终于睡醒了,她睁开眼睛,看见天花板的灯,愣了一秒,突然翻身起来找手机。

可就在翻身起来的一瞬间愣住了,厨房有灯,弟弟从里面出来。

“姐,你醒啦?饿了吗?去洗手吃饭。”修思说着,他正拿着菜刀。

“你多久过来的,怎么不叫醒我?别做了,我们出去吃。”

“都做好了。”修思指了厨房里的桌子,示意姐姐过来看。

雅娜走了过去,看见厨房里长方桌上二十多个菜品用碗盘很有艺术地摆放着,中间一个小火锅水已经开了。

她揉了揉弟弟的头,笑了:“太乖了,越来越会做事了。”

修思说道:“我采购了好多品种,不比外面的差,而且还省钱。”

雅娜将右手搭在弟弟肩上,左手摸了他的头。

“好的,很棒!弟弟在家就是不一样。昨天还贴心地给我点了土罐排骨汤。”

“姐,你手受伤了?”修思一眼看见白T恤里面的绷带。

修思放下菜刀要看姐姐的伤。雅娜却拿起菜刀开始改刀火腿。

修思知道姐姐不会让他看伤口,也不坚持:“严重吗?伤不养好就别去做武替了。我们也不需要那么多钱。”

“好的,听你的,我租下这房子就是想过来陪陪你。所以暂时不接活,当然价格可观的除外。”雅娜说着,又将水槽中的生菜洗净捞出。

“好了,我们吃吧。”

两人都坐了下来。

弟弟一边烫菜一边给姐姐夹菜。“这屋子多少钱租的?怎么突然想着租个房子。不过这房子好漂亮,像旅舍,锅碗盘也都好有档次。”

“三年租金不到十万。”

“那是不贵,如果用来经营,还能有赚的。”

“老板是个很有气质的女子,四十来岁,她说她离婚二十多年了,两小孩养大了,都出国了。家中是在国外开旅馆生意的。”

“哦!那岂不是结了婚没两年就离了?”

“嗯,不过她现在二婚了,老公看上去不错。”

“怎么突然想到在这边租房子,我还想着下课了,就连夜坐汽车回去的。”

“我本来也没有想着是租房子,我就是在这附近想帮你找一个练舞室。当时这院子里的门开着,写了出租的牌子。我被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吸引了,就和这个女子搭上了话,然后她很想租给我,最后就租下来了。”


“超出预算很多吧,本来只需要按小时租的。”修思话锋一转,“不过在校外有了房子,我可以放学后去跑场子,这样能挣一些钱。”

“不行,在登上正式舞台前你不能去跑场子,听你老师的,把功底练好,机会只给准备充分的人。”

“可是……”

“别可是了,你如果不想打磨事业,我也不用想挣钱了,找个人早点嫁了,躺平。”

修思低了头:“我错了。”

“好啦!说着玩的,你一米九的姐姐到哪里去找一米九三四五的姐夫?想躺平也没那么容易。”她边说边想起昨天遇见的那个和她气质相仿的男子。她急忙甩了头。

这平静的日子不过,去那打打杀杀的世界,别想。

“姐,五年后我们出国吧,你去国外肯定发展好,而且国外高个子多,才能遇上般配的。”

“不急,结婚早,离婚早。我这不是还没成年吗?”雅娜知道弟弟担心自己没有人追。

“明天先回孤儿院看院长,再回少林寺去看望方丈。”

“好的。”修思乖乖点头。

这么多年两兄妹相依为命,可是读高中后,同学们都以为他是富二代。他也不和谁深交,所以别人都不知道他是孤儿院长大的,挣钱全靠姐姐。

而他姐姐十岁前入了少林,学了一身功夫。十来岁就在跑剧组。小时候戏份还多些,后来个子越来越高,变成了武替了。

他现在有一米八,不知道将来会不会也长成一米九。

如果早知道自己会长这么高,应该去学打篮球的。不过也不后悔,毕竟对篮球没有音乐热爱。

第三天,雅娜和弟弟来到孤儿院探望院长。一车的物资送进了院内,保育员和孩子们都开心地来接礼物。

孩子们都用脏脸和纯净的大眼对着雅娜说:“谢谢,愿上帝保佑你。”雅娜摸摸孩子们的头。

院长从台阶上下来拥抱了雅娜,又摸了摸修思的头。

“我两个孩子都好优秀。”

三人一起进了楼去。楼里的墙才刷了新漆,窗户和护栏也都是新的。

“多亏了你给钱,现在孩子们的生活环境好多了。这重新装修后孩子们也少生病了。

“那就好。以后需要什么都可以告诉我。”

“那怎么行呢?你挣钱也不容易,而且还要给自己攒嫁妆,以后无论嫁贫嫁富,都要自己有钱才行。

“孩子们吃的喝的都有,你就别破费了。”

“你交男朋友了吗?”院长推了推眼镜。

“还没有。”

“你今年就十八了,可以开始找了,相互了解两年就好结婚,早点把孩子生了。”

“万一离婚了呢?”?

“找人看品行,看看他父母恩爱不。还有听他说的什么,言行是否一致。虽然社会上离婚的多,可没离婚的更多。如果生孩子太晚,会后半身累。”

“找个比你矮的也行,他只要脾气好,家庭好,不要对相貌要求过高。”

院长妈妈开始念叨,雅娜只好嗯嗯嗯。院长妈妈一辈子没结婚,这孤儿院可是她毕生的心血。

可惜好多孩子长大后或被领养后一次都没回来过。院长妈妈却也很开心:“只要他们过得好,不用回来的。这本来也不是家。”

保育员给雅娜端上了茶。这里因为工资不高没什么福利,所以工作人员的流动性很大,雅娜都不认识这些工作人员。

听院长妈妈念叨一番后,两兄妹告辞出来了。两人在街边买了牛肉面和绿豆汤,吃完后决定出发去寺庙。


换坐了几趟车后,终于到了山下。

“这山这水还是那么美!”雅娜感叹道。

弟弟修思没有什么姐姐那么对这山感到亲切,他不喜欢爬山。

当年姐姐在山中修行时,他在学校住读。

“啊!我回来啦!”雅娜突然张开手臂大喊着。回声很快传来——我回来啦!我回来啦!啦!啦!啦!

修思看见姐姐快乐的样子笑了。看来姐姐喜欢这少林寺胜过孤儿院百倍。

“走!我们上山去!”雅娜牵着弟弟的手往上走。

也就很短一段路,两人的状态就变了。雅娜背上了弟弟的背包,斜挎了自己的挎包,左右手都拎着买的大包小包,走在前面。弟弟两手空空却疲惫的走在后面。

雅娜神采奕奕,脸上洋溢着笑容,眼睛笑成了弯月,嘴角和太阳肩并肩。她迈一步就好远,走几步又回头走,和弟弟说说话。

“你看见没?那有一只鸟!飞上飞下,叫得好欢!”修思用手一指。

“哪里哪里?”雅娜左右转头寻找。

“那那那!”修思用眼光示意,点了下巴!

“哪呀?什么颜色的?”雅娜张望着。

“白色的身子,蓝色尾巴,白爪子!在伸脖子,很好看。”修思笑了起来,好像腿也没那么累了。他掏出手机对着姐姐拍了一张照。

手机里一个衣着随性的少年,一身大包小包,身板笔直。可林中的光投射在少年的脸上,精致的侧笑,一双带着寻求的眼睛,既清澈又闪亮,七分文静,三分深邃,却是十分媚眼如丝。

“白色的身子,蓝色的尾巴,白爪子!”雅娜重复着,突然醒悟过来,“什么,你说你老姐像只鸟!”

“看我怎么踹你!”雅娜的大长腿一抬,可以直接踢上下巴。

这功夫是真的!

修思只好奋力往前跑!“站住!看我让你长记性!敢说我是只鸟!”

“姐,你难道看不起鸟?”修思一张娃娃脸,一笑带女相,两个酒窝,红唇白牙!太稚嫩的脸谁知已经一米八了,肌肤赛雪,一开口奶气未脱。

“鸟又不会被人吃,自由自在的多快乐!”修思继续说着。

“这么说做只鸟也不错!如果会飞了,就再也不用吊威压了!那一定很厉害!”雅娜停下脚步,“如果能飞了!上这山的感觉肯定又不一样!”

“好吧!我也是只鸟!我来带头飞!”修思伸开双臂,像长出的翅膀一般,飞快跑了起来。

雅娜也跑了起来。

山路全是上坡路,他们奔跑着,林中的风又温柔又清凉,大片的绿色充满的视线,心好像真的在飞一般轻松自在。

这时林中传来哗哗声,对这里一切都很熟悉的雅娜知道是林中的引水渠上有人在冲下来!

“师兄!”雅娜跳下石路,穿过草木,站在引水渠的羊肠路向上喊话。

“师妹!”四个师兄连滑带跑出现了。跳了下来。

“师父叫我们来接你们!”

“好的,我们上山吧!”“东西我们来拿!”

四个师兄都相貌平平,身高不足一米七,不过这些都是真正的师兄,他们一心向佛,永不会还俗的。

六个人很快一起上了山。师父带着众弟子在门口列队迎接!

“师父!”雅娜上前合十。

“嗯!”师父点了点头,“终于还知道回来看看。”

有弟子上前给雅娜呈上了黄布。雅娜斜披在了身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