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月光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八零,胖妞领全家致富买豪车

重生八零,胖妞领全家致富买豪车

城市流浪猫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胖是一种病?胖就没人要?胖妞怎么了?胖妞有福气!林妮本是21世纪的一个小白领,赚着5000的工资,混着舒服的日子。可奈何一觉醒来,成为一个85年的胖妮子,这可把她愁坏了。16岁,体重130的林妮,成为校园一道风景线。她的三叔,林宝福,没错,就是三叔!居然跟自己同级,而且是个大学渣......他们被学校退学,成为社会青年一路打拼,成为豪姐飙哥!转身将学校买下,将往日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统统雇为员工,狠狠的虐了一番!80年代专属记忆,一件件苦笑皆非的荒唐事,将这林妮推向了巅峰生活。

主角:   更新:2022-11-15 21: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重生八零,胖妞领全家致富买豪车》,由网络作家“城市流浪猫”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胖是一种病?胖就没人要?胖妞怎么了?胖妞有福气!林妮本是21世纪的一个小白领,赚着5000的工资,混着舒服的日子。可奈何一觉醒来,成为一个85年的胖妮子,这可把她愁坏了。16岁,体重130的林妮,成为校园一道风景线。她的三叔,林宝福,没错,就是三叔!居然跟自己同级,而且是个大学渣......他们被学校退学,成为社会青年一路打拼,成为豪姐飙哥!转身将学校买下,将往日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统统雇为员工,狠狠的虐了一番!80年代专属记忆,一件件苦笑皆非的荒唐事,将这林妮推向了巅峰生活。

《重生八零,胖妞领全家致富买豪车》精彩片段

“林妮 ,妮子!......醒醒”

林妮睡眼惺忪的样子,这是她第三次关了那个该死的北极星闹钟继续睡觉,现在是6:15分!

“吵吵啥呀!”

林妮不耐烦的说了一句,然后闷头继续睡觉!

“别睡了,今天是周一,有升旗仪式,要是我们迟到了,估计火葬场要收拾我们的!”

说话的是林妮的二姐林舒。

林妮一副懒虫赖床爱咋地咋地死相,躺在那像个肥嘟嘟的毛毛虫一样!

“没有跟你开玩笑,火葬场说过了,一定要找机会收拾我们!”

林妮眯着眼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那墙上用报纸糊满了的墙壁,怎么这么眼熟?

还有那垂吊下来沾满蜘蛛网的白炽灯!

她睁开另外一只眼看了看这墙壁上的挂历,1985年,乙丑年,11月4日,星期一!

眼前的林舒是自己的二姐,这个二姐看起来绝对是一脸稚气。

“姐,囔囔啥呀!”

“赶紧起床,快迟到了!”

一通胡乱的收拾之后,林妮骑着二八大杠载着林舒向学校冲去。

等她俩到了自己学校火乐高中的时候,已经是7点半了。

这哪还有什么升旗仪式,操场早已是空空荡荡的!

稀稀拉拉三五个人正在练百米跑 。

校门口臧明海正在那站着,他是专门等那些迟到的同学的。

臧明海别名火葬场,是火乐高中的校长,全校没有那个不害怕他。

老远都能看到他那锃亮的脱顶真亮堂堂的在那晃悠。

林舒胆子小心想:“完蛋了,完蛋了,这下完蛋了!”

可小妹林妮却大大咧咧的,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径直往校门口骑去。

“林妮,你这体格子见长,就是不见你长心眼,今天开学第一天,你俩就迟到了!过来过来.....”

被臧明海拦下了的林妮,一脸无辜样!

“校长早上好!”

林妮不管他说什么,先是来个阳光灿烂的问候。

一下子搞得臧明海哭笑不得。本来严肃的表情,立马就松弛了一大半。

“说说吧,今天又是什么理由?”

林妮迟到的理由,五花八门千奇百怪,。

从母鸡下蛋,母猪产仔到大黄交配,甚至奶奶都不知道被她咒死了多少回。

“校长,今天真的不怪我,要怪就怪那该死的闹钟,对!就是闹钟!”

“闹钟的错?”

“可不是,要不是闹钟半夜响过了,我也不会睡死过去!”

“编吧!”

火葬场的本色已经开始显露出来,他都不想听林妮解释了。

他严肃的样子,把林妮吓得不轻。

可是林妮就是一副任由风吹雨打虐不死的样子!

“你俩给我站到一边去!”

臧明海烦死了林妮,让她俩罚站半小时。

这时候只看见远远的一个鸡窝头男生,正吹着口哨正骑着二八大杠,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往这边骑过来。

来的人叫林宝福。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妮和林舒的三叔。

“林宝福,过来!”

臧明海勾了勾手指,林宝福一只脚踮地停在了他面前。

“校长早上好!”

林宝福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真是奇了怪了,你们林家三宝算是凑齐了哈。来来来站一边去!”

林宝福停稳自行车,站到了林妮林舒队列中去了。

“我说林宝福,你是不是打算再留级一次?”

“我也不想呀,要不您就让我上高二得了!”

林宝福留级两次了,本应读高三的,现在却还是读高一,估计今年也是一样的着急。

“你小子想什么呢,要是再考不过平均分30分,我让你爸给你送特殊学校去!”

林妮和林舒听到校长这么说,笑出了鹅叫声!

“诶,你俩笑啥呢,能不能尊重一下你们三叔!”

林妮忍不住,差点笑死了!

火葬场就看着这林家三宝没有德行在那演戏。

林妮笑的是,自己读初中二年级时,林宝福读高一,现在自己已经读高一了,他还在读高一!

林舒忍不住笑出来是因为臧校长说话的语气,带着严重的地方口音。

“都给我站好了,嘻嘻哈哈像啥样!”

忍俊不禁的林妮和林舒,微微的站直了,可林宝福却没有站相被他踢了一脚。

三个人站在那半小时之后,终于是放行了!

几个人将自行车推到自行车棚内停好,准备往教室里去!

这林妮,16岁却有165高140斤的体格,只见她一路走,一路挑衅着林宝福!

“叔,奶奶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

“要你管!”

说着就护着自己书包,这黄皮书包可是标配!

林妮早前就看到林宝福书包鼓鼓囔囔的,就知道奶奶肯定给他带了什么好吃的!

林妮也不客气,上来就掏他书包!

“女孩子要有点女孩子的样子!”

林宝福一边说一边躲!

林妮没有放过他,直接从书包里掏出来三条玉米棒子和三个鸡蛋!

“叔,亲叔,奶奶可够偏心的哈,我们和林舒早上就只吃了一口稀饭一点咸菜,你居然吃了还打包?”

“谁叫她是我妈呢!”

林妮听了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林宝福虽然是男生,却不是林妮的对手,直接被抢了2鸡蛋和2玉米棒子!

“二姐,来,这是你的!”林妮将这抢来的玉米包子和鸡蛋塞给了她书包里!

林宝福非常的不服气,直接来了一个电摇舞!

林妮看了直接上大摆锤!

俩人就像一对活宝一样在操场上斗舞!可把林舒给尴尬坏了!

林宝福的电摇舞是林妮教的,两人很有默契。

“你俩可别逗了,都什么时候了!”

林舒让这俩人赶紧上课去。

今天第一天,就成为焦点人物,也只有他们几个了。

林妮跑到教室的时候,看到班主任正在叽叽呱呱的说什么,估计开学第一堂课,都是些废话!

于是她便躲在后门门口探着脑壳让同桌把自己书包给放书桌里!

书包里除了一条玉米棒子和一个鸡蛋,还有一盒白米饭!

“林妮,你是开水烫不熟,野火烧不尽呀!”

这时候班主任黄福军的声音出现在耳旁,全班听了都哄堂大笑。

林妮只能灰溜溜的坐在了座位上。

没等几分钟,这下课铃就响了!

“林妮,你过来一下!”


林妮因为迟到的事情,自然是有点心虚的,这时候黄福军叫自己,肯定是因为这事情。

不过她已经是习以为常的,在过去的那个学期,她也不是没有迟到过,每次都被批评的不要不要的。

林妮的脸皮倒是挺厚的,每次批评完之后,她也不记恨黄福军,见到他总是嬉皮笑脸的样子!

“林妮,这怎么回事,第一天就迟到了?”

“嘻嘻,我不是有意的,今天真的是没有缓过来,还停留在假期!”

“睡过头了吧!”

“我保证以后不迟到了!”

“你都给我保证多少回了,哪次算数的?”

林妮自己也知道以前讲过很多大话,也写过检讨,可还是记不住自己说过的话!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

“好了,叫你爸来一下学校,我有事情要跟他商量!”

“什么事情呀,能不能提前给我通个气!”

“你解决不了,需要花钱的事情!”

“难道他还没有交吗?”

“没有!”

黄福军说没有两个字的时候,声调度提高了,还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林妮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她没有想到到今天,还没有交上去!

肯定是家里这段时间又有困难了。

知道这个家境这样子,林妮都有点过意不去!

林妮,回想过去的几个月,真是煎熬呀,在魂穿到这个年代之前,她本是一个23岁的小白领!

虽然魂穿前算不上盛世美颜,可自己长得还算端正,在办公室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小萝莉了。

可在一次外出拓展的时候,她从30米高的空中飞台摔了下来,直接就摔到了现在这个林妮身上!

此时此刻,她没有小萝莉娃娃脸,却有一张肥嘟嘟的胖妞脸!

每当看到自己这大象腿和麒麟臂,都没有办法喜欢自己!

不过经过三个月的适应,她慢慢的适应了自己的这张脸和这副身材,既然魂穿到这么一个人身上,可能就是命吧!

因为自己体格的原因,她被安排到最后一排。

和自己同桌的是兰秀秀,一个个子蹭蹭长得女孩子。

兰秀秀身高165,身材苗条且面容姣好,属于典型的呼之欲出的类型!

两人的反差,让林妮有一种不自觉的自卑感,不过好在是自己也有自己的长处!

比如自己能随便拎起一个童靴,哪怕是男生也能直接将他拎起来问他服不服,基本上立马服软!

这不事情就来了,隔壁座位的朱天龙,进门就用手玩弄了一下兰秀秀的头发。

兰秀秀恼怒的看了他一眼,可他一副无赖的样子,根本没有当回事。

“你别动我!”

“切,我就动了怎么了?”

林妮看到这小子这么放肆,立马就站了起来!

“道歉!”

“我不!不关你的事!”

“再说一次,给她道歉!”

这林妮站起来,就像一堵墙一样矗立在朱天龙面前!

朱天龙这小子,不止一次欺负兰秀秀了。

他虽然嘴上硬的很,可是这心里却有点害怕林妮!

此前不知道是谁传言说林妮能徒手折断一条凳子腿!

听起来有点唬人,不过朱天龙还是记住了。

被林妮气势给吓到的朱天龙,只能嬉皮笑脸的跟兰秀秀道歉!

“秀秀,你要是不解气,我回头将他拎到后面荷花池去,由你来处理他!”

“好了,算了!”

每次兰秀秀的态度,让林妮很无语,自己每次帮她出头,她就是不敢强硬起来!

“每次都算了,这样他还会欺负你的!”

“都市童靴,何必这么 较真那呢!”

这话把林妮都气死了。

朱天龙吐了吐舌头,挑逗了一下林妮就走了!

不过林妮记住了这朱天龙的挑衅。她迟早要收拾这家伙的。

下午5点,林妮准备和二姐林舒骑车回家。

当她们 到自行车棚的时候,看到自行车的车胎被人放气了。

在这年代,自行车被人放气很正常,经常都被人故意弄坏。

“这下好了, 妮子,我们得走路回去了!”

“不用,校门口不是有一个修自行车的嘛!我们去看看有没有打气筒,灌满气我们就可以骑了!”

到了那修理店旁,林舒斯斯文文的问那个师傅。

“师傅,打气筒借我用下好不好!”

“不借!”

这立马让林舒觉得很尴尬,没有想到借个打气筒都借不到。

林妮看到那打气筒在旁边放着,上来拿起就灌气去了!

“谁让你拿的?”

那修车师傅满手油污的指着林妮!

“师傅,为什么前面的几个都可以用,我们不行!”

“不行就不行,没有那么多为什么!”

一口回绝了林妮,这师傅又蹲下修轮胎!

林妮自从魂穿过来,就知道这世道,有很多修车店,很扯淡,他们经常故意损坏别人的轮胎来招揽生意!

这个师傅,看起来也不像是好人,只见他头发遮住了眼睛,每次低头都要摔一下头发!

看起来是流里流气的!

“那你说,怎样才能给我们用一下!”

“换一个气门芯,一毛五,免费打气!”

“我去,这不是明抢吗!”

林妮心里暗道,可是自己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况且自己身上一分钱没有,哪有钱换气门芯呀?

“妮子,我们走吧!”

“不,他这么扯淡,我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只见这林妮上来直接拎起他的衣领。

“看我们好欺负是吧!?”

那小子,瘦骨嶙峋,被林妮一只手就拎的踮起了脚。

“还不讲理了?”

“我一个靴生,你非要讹我几毛钱,还讲什么道理呀!你信不信我把你这店铺都拆了!”

那修车的小伙子,两只满是油污的手要抓林妮的脸,林妮直接往外一丢,把他丢在了地上!

“信不信我打爆你的头哦!”

“我不信,你要是敢打,我保证你今天做不了生意!”

林妮回头又对林舒说道:

“灌气去!”

林舒有点害怕。可林妮一吼,她只能乖乖的去灌气!

完了林妮让林舒骑车先走,自己后面跟上!

只见林妮用手指着那修车的。

“老小子,你要是想尝尝我拳头的味道,我可以成全你!我可是一拳打死一只猫的人!”

这一拳打死的虽然是一只猫的话, 也把他唬住了!

他没有追过来,眼睁睁的看着林妮扭着水桶腰走了。

林舒骑了一段,在一个拐弯的地方停下来等林妮

“妮子,快点快点.......”


这林妮丢下书包,第一件事就是找吃的!

以她的体格,这中午带的一盒饭还有一个玉米棒子和鸡蛋,根本就不够吃,饿了半天的林妮这会真想狠狠的吃一口好的。

可是这样一个家庭,能吃饱都算是一个奇迹了!

这时候他们还是一个大家庭,因为才分土地头两年,还没有分家!

爷爷林九,奶奶何秀,典型的偏心老人,他们偏心偏向了三叔林宝福,再不济就偏心到了二叔林宝强!

至于说林宝秋这个老大,除了要干最多的活,要承担最多的家庭责任之外,什么偏袒也没有。

林妮帮助端着刚刚出锅的菜,从厨房往厅堂的饭桌上端,一边走一边用手抓着吃,被妈妈王玉兰唠叨!

“你要是敢偷吃,一会我打你的嘴巴子!”

话虽这样说,可林妮怎么可能这么老实呢?

要说她的体格子为什么这么壮实,而林舒却瘦不拉几的,这个她平时厚脸皮有很大关系,她的原则就是能吃一口绝不放过!

等这一桌都摆满了,林妮看了一眼,除了鸡蛋和那酸菜炒鱼干,其它都不能算是荤菜。

但是数量却不少,足足有七八个菜!

这时候林九本能的坐在了他的专属位置。其他人怎么坐都不要紧!

这时候只听到门外两声叮铃叮铃的声音,两辆自行车停在了门口,回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林宝福还有林河!

林妮也奇怪,这俩家伙怎么回来了?

林河,今年18岁,二叔的儿子,跟林舒是同班,在高二3班!

他平时很少跟林妮和林舒说话,有一句两句也是应付的话,主要是他看不起林妮和林舒!

虽然大家庭一起吃一起住,可他是二叔唯一的儿子,二叔女儿林兰和家里其他女孩子一样,没有什么地位可言!林河自然是天时地利人和占尽了!

要说谁能跟他争宠,恐怕林宝福都自愧不如!

“林河回来了,来来来,坐到爷爷身边来!”

林九对林河说道,在林九眼中,这林河就是宝贝疙瘩!

奶奶何秀看到林河,将自己盛好的一碗饭,直接就让给了林河,他也没有客气直接接过来就坐在了爷爷林九的身边。

这时候二叔林宝强,三叔林宝福,二婶刘大美,堂哥林河,堂姐林兰都坐下了!

唯独只有林妮和林舒两人端着碗没有座位!

林舒看了一眼没有看到父亲林宝秋!

“二叔,我爸呢?”

“他呀,非得在地里多捣鼓一会儿,叫他都不肯回来!”

“哦!”

林妮和林舒都知道,这大家庭吃饭,要是自己不眼疾手快,有的菜眨眼都没有了,这是她们俩长期总结出来的经验!

林舒放下自己的碗,给偷偷的盛了两碗饭放到了壁橱中,这是她给爸爸和妈妈特意留的!

林妮却是直接大把大把的夹菜,偷偷的转移到那两碗白饭中,不过眼看着鸡蛋都要吃完了,林妮正要夹一块自己吃的时候,被林九给呵斥了!

“林妮,你都这么胖了,还吃这么多,不怕嫁不出去呀!”林九边说边用筷子敲了一下林妮的手背!

接着他夹起那块鸡蛋,直接夹到了林河的碗中!

林妮被骂了之后,又想吃一块茄子,可这茄子也不多了,被林九端到了林河的面前!

“爷爷,你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这时候林舒吃着白米饭不敢靠近饭桌,眼巴巴的看着他们吃!

“你个女孩子家,吃那么多干啥!”

“我给林舒夹一块行不行,她没有菜吃!”林妮虽然不满,可也不敢太激烈的顶撞林九!

“就你事情多!”

听到这林妮都实在忍不住了。

“爷爷,你这也太过分了吧,我们都是您的子孙,凭什么林河吃香喝辣的,我们连一点汤汤水水都不给喝!”

“林妮,你怎么说话的?”这林九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在家里挑战他的权威,这当着全家人的面,被一个小妮子顶撞了,他也是恼火了!

黑着脸对林妮训斥道!

“我这么说了怎么了!”

说着一碗饭直接倒扣在那个酸菜炒小鱼干的盘子中,端了起来就要走!

这时候林九随手拿了个鸡毛掸子起身要打林妮!

三叔林宝福立马起身拉开林妮!

“妮子,吃吧!到隔壁吃!”

他是好意的想让林妮不要挨打,哪知道这林妮就是倔强的性子!

将那盘子端到了林舒手上!

“二姐你吃吧!我看他能不能把我打死!”

听到动静的王玉兰,从厨房洗刷完快步的走了过来!

“怎么了这是!”王玉兰问林妮!

“他不让我吃菜,鸡蛋小鱼干全部都给林河吃了,我吃一块就要挨骂,凭什么!”

王玉兰知道,在这个家里,林九就是绝对的权威。即使是知道有不公,也不敢多说什么!

“少吃一口也不会死!”王玉兰对林妮说道!

林妮不服气!

“凭什么,二姐一口菜都没有吃,他们就吃完了,你看看这盘子!”

王玉兰看着这所剩无几的空盘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自从生了三个女儿,她在家中的地位,不过一只鸡一只狗!

这时候只见二叔宝强和二婶刘大美,碗里一堆菜,看到这林妮就不舒服!

“王玉兰,你看你教出来的孩子,这家教真是烂到极点了!”

林九的话,深深的伤害了王玉兰!

“爸,这孩子争口吃的,也不至于这样说吧!”

“不至于?你看看她,这像是有家教的人?”

王玉兰知道这件事情,要说错,林妮肯定有点点错,不过错在林九多一点,可自己没有给林家生下一个儿子呢?

“你说谁没家教?你再说一遍?”

林妮挣脱母亲直接冲了上去!

林九扬起鸡毛掸子要打林妮,林妮迎了上去!

“来来来,你往这里打!”

林妮将头伸向了林九!

林九忍不住真的就抽了下去,正好打在了林妮的眼角,这一阵刺痛林妮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我不能吃,你们谁也不要想吃!”

林妮本来力气就大,这会儿还是气头上,直接将饭桌给掀翻了!

这一瞬间,众人都傻眼了!


“你是不是疯了!”

王玉兰紧张的看着众人,这次无论林妮是有理还没有没理,统统都被视为无礼的一方了。

本来自己在这个家庭都压抑的很,现在林妮奶奶更有理由指责自己了。

“我就是看不惯这个家重男轻女!凭什么,凭什么我们女孩子就要遭受这样的待遇?”

林妮想起了自己曾经是盛世容颜小萝莉的时候,只要自己主管敢对自己半句不顺,自己直接撂挑子。

现在居然过的这么压抑,她自然是不能容忍了!

王玉兰为了平息众怒,直接给了林妮一个耳刮子!

“我怎么教你的?在家里要有礼貌,要知道点羞耻,你怎么成这样了!”

王玉兰一边哭,一边找扫帚!

这是要狠揍林妮的意思呀。

正在这紧张的时刻,林宝秋回来了!

他进门看到这满地狼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是怎么了?”

这时候林妮二婶刘大美尖酸刻薄的对林宝秋说道:

“你们家宝贝女儿,能耐了当着爸的面把桌子给掀翻了!说什么她吃不好,谁也别想吃好!”

这火上浇油的事情,刘大美是最在行的!

见到又可以踩呼一下王玉兰和林宝秋,坚决不放过这个机会!

林宝秋看了林妮一眼,他基本上是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林宝秋偏袒谁都不合适!不过他还是要安慰一下林九,毕竟他不能跟林妮一样随心所欲。

“爸,是林妮做的不对,我狠狠的收拾她!”

说完就拉着林妮和林舒往东偏房去了!

王玉兰拿着扫把跟了过去,众人这就散了,因为除了林宝秋他们 一家没有吃饱甚至还没有吃之外,其他的人都吃的差不多了,特别是刘大美还端着一碗饭,就这样自己回自己西偏房去吃去了!

留下这林九和何秀在这里收拾着满地的东西。

林妮被林宝秋拉着,她以为这下老爸肯定不能放过自己了!

可没有想到林宝秋到了自己屋的时候,居然帮林妮抹眼泪对她说道!

“是不是饿了!”

王玉兰都没有看明白这林宝秋到底哪根筋没有搭上,居然这样对待林妮!

“你是不是哪根筋错乱了,她掀了桌子,你还这样放纵她?”

王玉兰不解的问道。

“咳,我知道怎么回事,你说孩子吃点菜 ,能怎么地?我自己也不是经常不吃,让给娃三个吃?”

林宝秋和王玉兰,经常是自己不怎么吃菜,夹菜都夹到她们几个碗里,所以今天林舒和林妮第一时间也想到了自己爸妈!

要说怪就怪在这么多人吃饭,不够吃!

“那也不能掀翻了桌子不是?”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我们林妮!?”

这林宝秋却很是痛爱几个娃。

林舒看到林宝秋这无奈的眼神,只能偷偷的在旁边抹眼泪!

“娃几个,不要哭,明天我去弄点好吃的,我到猪扒子镇上加工好了送给你们吃!”

林妮也很感动,这林宝秋,怂是怂了点,可却很暖心。

“爸,要不我们跟他们分家吧!”

林宝秋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话是从林妮口中说出来的。

林宝秋想了很多次,可每次都不敢开口。

王玉兰也是这么想的,可林宝秋不开口,她也不敢轻易开口。

这些年,王玉兰受够了何秀的冷言热讽!

以前何秀欺负王玉兰的时候,林宝秋都不知道怎么站队,现在娃都这么大了,是该考虑这个问题了。

“娃几个,你们让我想想,这事情确实该提上议程了,我是想着我们分家之后,日子要怎么过?按照眼前的土地数量,我们要想养活自己,勉勉强强的,不过我相信日子会慢慢的变好的。”

林舒想着爸妈还没有吃饭,于是跑到厅堂的壁橱准备把自己留给他们的两碗米饭给端过来给他们吃。

可走到那边,打开橱柜一看,什么也没有了!

此时却看到这林兰和林河两人正坐在那吃的津津有味!

“你们是不是把这壁橱里的也吃了?”

“嗯,饿了,刚不是给林妮掀翻了桌子嘛,没吃饱!”

这林河,头也不抬的说道!

“你们太过分了,我爸妈还没有吃呢!”

“我们不知道呀!”

说不知道那是假话,这留饭也不是头一遭,他们就是故意的!

这时候林妮跟着过来了。

看到这两人把自己留给爸妈吃的饭,被他们两个家伙吃掉了,立马火气又上来了!

上去就是将两人的碗给砸翻了!

“码德,你们既然不要脸,我就不需要给你们脸了!”

只见林妮一脚将林河就踢翻在地上!

林兰站起来要还手,直接被林妮提溜一下丢到了门口!

这动静,又把林九和何秀给惊到了!

他们从厨房出来,看到林妮和林河林兰几个扭打在一起!

“王玉兰,你家孩子又打起来了!”

这一家人听到,立马又冲了出来!

林宝秋先跑了过来,将林妮拉住了 。

这时候刘大美冲了过来要打林妮,王玉兰挡在林妮前面。

没有想到这刘大美直接给了王玉兰一巴掌!

林宝秋看到王玉兰被打,也是惊呆了,这些年刘大美虽然尖酸刻薄却也不敢动手打王玉兰。

今天算是破例了!

“你大/嘢的!”林妮像疯了一样挣脱了林宝秋,冲上去就是将刘大美按倒在地上拼命的扇她耳光!

刘大美被打急眼也是疯狂的挠林妮的脸!

林妮虽然这顿没有吃饱,可她这力气确实吓人,拽住了刘大美的头发死死的按在地上!

“我让你打我妈,我让你打!”

这时候林宝秋想拉开林妮,却无奈140的体重实在有点拉不动!

刘大美这次被打的哇哇大哭!

林河看到自己妈被按住在地上上来就用脚踢林妮!

被林妮一手抓住了脚腕,直接一松手,他就摔了几米开外!

可能这林河也是被惹急眼了,从屋角拿起一把锄头抡起就要砸林妮的头!

被林宝福一把给抓住了!

“林河,你是要打死她吗?”

“这种人,打死也就打死了,我们林家不稀罕!”

林河的话,林宝福不爱听!

“什么叫打死了就打死了?打死人是小事呀?”

林宝秋和林宝强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次最懂事的!

居然是自己的弟弟林宝福!


被拦下的林河有点不服气:

“三叔,你怎么偏袒她呀,她什么人你不知道?”

“林河,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我偏袒她?你要是这一锄头下去,你就坐牢去了!傻不拉几的!”

这林宝福的话,确实说到点子上去了,林宝秋这时候给了个眼神给林宝强,意思是两人合力,将林妮拉开再说!

于是两人趁着林妮不注意,将她架起来往别处拉!

林妮再彪悍,也顶不住两个中年男子用力!

被驾走的林妮在那喊着!

“刘大美,你要是还敢欺负人,你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被打的找不着北的刘大美,正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不活了,我的亲娘嘞!不活了!一个小妮子都欺负到头上了……”

林河正要去扶起刘大美,被刘大美甩开了!

“没用的东西,一个女的都把你打的滚转的,你这些年吃好的喝好的,就是不长个,白吃白喝了!”

林河听到自己妈骂自己白吃白喝也是尴尬!

“妈,你说啥呢!我不是没注意她偷袭我嘛!回头我再找机会收拾她!”

这一家乱糟糟的,把林九给气死了!

“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不能过就分家!”

林九这话一出来,刘大美立马就回应道:

“分就分,谁怕谁呀!分了我们过的更快活!”

何秀和林九一唱一和!

“那就分了吧!”

这正合了王玉兰的意思,所以王玉兰也说那就分吧!

既然三方都同意分家,这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林妮此时被林宝秋拉着正往屋后的晒谷场上坐下来好好的谈,林宝强回来就被刘大美骂了个狗血淋头!

“你就是怂包废物,我都不知道要你有啥用,一个女娃子都搞不定,一屋子男人没有一个顶用的!”

刘大美一下子把林宝强和林河都给骂了!

不过眼下最要紧的是,怎么把家给分了!

“你能不能讲点道理!”林宝强对刘大美说道。

“我怎么就不讲理了?”

“你俩道理小孩子你参合什么?”

“你家娃都被人打了你不心疼呀?”

“她俩就活该,不知道大伯还没吃饭呀?混账的东西!”

这林河和林兰被老爸骂了之后,悻悻的回自己屋子去了!

这时候林宝秋正耐心的跟林妮讲道理!

“我知道你是心疼爸妈没吃饭才跟他们打起来的,不过这打架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

“我才不管呢!先打了再说”

“他们再不好,也是你叔婶堂兄妹,不能下死手!”

“我妈被她打,我能不生气?”

“当然生气,我也很生气”

“那你还拉着我干啥呀!?”

“不拉着你,你下手没个轻重,打坏了怎么办?”

林妮心里一肚子委屈,现在老爸也是怂的可以,真是气死了!

不过林宝秋今天没有揍自己,也算是欣慰的了!

过了大概半小时,林宝秋带着林妮回去了!

林宝秋看到中间堂屋还没有熄灯,想必是爸妈还没有睡觉!

于是他走到了厅堂,看到两个弟弟也在!

“大哥,坐……”

只有林宝福开口让林宝秋坐!

林宝秋只能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

他们三兄弟都到齐了,林九也就开始说话了。

“你们三个都在!我就说说我的看法!我觉得我们还是分家的好,免得大家磕磕碰碰的闹矛盾!”

几个人都不说话。

“宝秋,你说说看!”

“那就分吧!也好!”

短短的几个字,就意味着这个存在几十年的大家庭,从此就要开始自己小家庭的生活了。

“宝强,你的意见呢?”林九又问道。

“我能有什么意见?”

其实是因为一般情况下,这种事情只有刘大美才能拿主意!

“既然你没有什么意见那就分吧!”

这林九知道,自己就能代表了林宝福,所以不用征求他的意见!

林九抽了一根烟,这烟雾缭绕的厅堂,气氛很是压抑!

“爸,分了之后你俩老人家怎么办?”

林宝福问道,其实他是担心分家之后,自己的日子难过!

因为分家如果自己跟了爸妈,那意味着自己家的地自己种,可这老人家毕竟老了,以后自己要一个人扛起这个家,确实有点难!

“我的意思是,老大,老二分开之后,我这土地给到你们俩那个种,收成我七你三!”

这种方案也不是不行,只是这样还总是留着一个尾巴!

“爸,你看这样行不行!分开以后,你的地我们大家种,我们各自种各自的!这样的话,以后收多少都是你的!我们不参与分!”

林宝秋给出的建议,相对比较合理!

林宝福立马就赞成。

说好了没有意见这几个男人就拍板定了这个事情,可是哪个分那一块,还没有商量。

这个环节最扯皮了,搞不好还会有争执!

不过今晚大家没有讨论这个问题!

各自回屋以后,都给自家的女人汇报了情况!

刘大美又开始咋咋唬唬的!

“分就分,不过说好了分地的时候,我们要分我们的份数!”

其实按照当时的情形是,第三孩是没有土地份额的!也就是说这个家里林宝福和林妮是不算人头的!

这是当时的土地政策,谁也改变不了。

但是当初林玉,也就是林妮大姐出嫁前分的那一份土地,没有撤走,也就是说林妮还是算一个人头!

这事情,可能一下子也分不清楚,所以大家也就暂时放在那了!

第二天林妮起了个大早!

她知道自己要是再迟到,估计火葬场真要把自己赶去扫厕所了!

他们家就一辆自行车,所以只能她载着林殊!

可没想到到了半路直接炸胎了!

林殊也是郁闷,这开学才没几天,天天迟到!

“妮子,咋办呢这是?”

“这样吧,一会你看有没有同学,你搭他们谁的车去,我去补胎去!”

“你有钱吗?”

“有,我从三叔那抠了2块钱”

于是林殊站在马路边等人,等了好一会儿!只见那林河骑着自行车来了!

林妮心想,这小子会不会搭林殊去学校,可想到昨晚的事情,又觉得不太可能!

“……”


林妮脸皮厚,她到马路中间把林河拦下来了!

“林河,我车胎爆了,你拉林殊去学校吧!”

“哟,胎爆了?这不是现世报吗?昨晚这么嚣张,今天就有报应了?”

“林河,你也太小心眼了吧!林殊可没有把你怎样,你就不能搭她一程?”

“我就不,我就要看着你们迟到!”

林殊其实很烦林河,平时在班上她都不怎么搭理他!

“妮子,咱不求他!”

林殊对林妮说道,这林殊本来就脸皮薄,加上昨晚闹成这样,自然不愿意求他。

“那你要迟到的!”

“迟到就迟到,迟到也不求他!”

林殊死心不会坐他的车去学校了!

林河一脚跨上自行车,吹着口哨就走了!

两人只能推着自行车往学校方向去。

从丁字沟村到火中,足足有二十里地!这走路都要一个多小时。

两人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祈求三叔起床的晚,说不定他还在后头。

不过今天这林宝福,起了个大早早走了!他不是去学校,而是大早上的去游戏厅玩了一把游戏才去学校!

林妮和林殊,终于是又被逮了个正着!

“嚯,你俩都是迟到届的千年老二呀!每天都迟到呀?”

这火葬场那秃头,还是蹭亮的在那站着!

林殊低下头不好意思,可林妮依旧是抬头挺胸的!

“校长,我今天没打算迟到,起的早早的,哪知道车胎爆了!”

“所以呢,要我原谅你?”

“原谅不原谅都不要紧,主要是客观因素造成的!”

“客观因素!那么每天都有不同的客观因素了,你还想不想读书了?”

“我想我当然想,今天真不是睡懒觉,我车胎爆了您也看的到的。”

火葬场看到了她们车胎爆了,可就是要刁难一下她们!

“我听说,你们俩学费都还没有交?”

这时候林殊的头都低到了脖子了。

“是的,不过我爸说了,最多一个星期就能交了!”

“一个星期!真的假的?我怎么不敢相信!”

“真的”

这林妮也是脸皮真厚,不过今天火葬场没有让他们罚站,而是让她们拿了水桶帮自己洗摩托车!

林妮觉得这没什么,只要能让自己读书,洗摩托车就洗吧!

洗完摩托车已经是下了第一堂课了。

等她们俩各自回到教室,已经是满身大汗了。

“林妮,你真行,昨天还来的早一点,今天直接绕过了班主任的第一节课”

兰秀秀说道。

“可拉倒吧,被火葬场直接拉去洗摩托车了”

兰秀秀掩齿而笑。

等林妮准备好上课的时候,只看到一个身影闪的一下过去了。

这人就是朱天龙

昨天被林妮收拾了,今天乖了许多,见到林妮来了,立马就老实了!

“秀秀,这小子没有说我坏话吧?”

“没有!”

“晾他也不敢,再说我坏话,我直接废了他!”

不过林妮还是有心事的,这学费没交,自己天天和二姐这样奔来奔去,也不是那么回事。

于是她就想着自己有什么办法能赚到学费。

想到林河还有林宝福都有钱交学费,自己两个却没有,她都一肚子气。

在那个年代,对于想改变命运的人来说,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可是对于像林妮这种根本就不在乎能不能读出一个名堂的人来说,此时就是一个任务!

最起码当时她是这样想的!

她没精打采的拿出来课本,这本来八成新的旧课本,到了林妮手上,一天时间就折旧到五成新!

不得不说这妮子的破坏力确实很强大。

林舒看到自己的书,在她得手中成了这样子,也是无奈!

不过更无奈的是林妮的老师们,今天林妮上课有点撑不住了。

都说胖的人容易困,这一点也没有错。

昨天晚上闹腾这么一晚上,谁都受不了 ,林妮自然是一样。

数学课才刚上课,她就开始钓鱼!

“林妮,你这第一天上课,就成老狗了,我看到你好像下课就挺有精神的!”

林妮本来睡得正香,被数学老师刘德彪给弄醒了!

刘德彪在她脸上用粉笔画了两下!

“嗯.......”

她一脸懵逼的看着刘德彪,刘德彪看到这林妮睡得连口水都流出来了,也是笑了笑摇头道!

“我真不该叫醒你哈,要不你继续睡觉!”

“不.......”

“睡吧,反正你也听不懂,上学期期末考试,56分,我听说你是抄了兰秀秀的才考这么一点的!”

“不是,我没有抄她的,我自己做的!”

“嚯,你能考56分,我都不敢相信,平时考试从来不会超过20分的,这次超常发挥了?”

林妮老讨厌这刘德彪了,他总是不紧不慢的在林妮伤口撒盐!

知道林妮数学全班倒数第一,还经常点名要她回答问题,每次林妮一脸懵的样子!

林妮虽然脸皮厚,可是这种考试考20分的事情,总是拿出来说,是个人也会受不了!

“我是没有发挥出来,等我发挥出来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我比你想象的要厉害!”

林妮不知道哪来的底气,直接就怼了刘德彪!

“嚯,你要是发挥正常,我估计你三叔早就升级了,也不至于留级两次!”

“他是他,我是我!”

“我看都差不多,到时候留级了,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你们姓林的一家子,到时候创造我们火中的历史了!”

林妮听了,很是气愤,可她不敢把刘德彪怎样!

因为刘德彪跟她还多少有点亲戚关系,是她表叔媳妇的弟弟!

有几次他来家里,说成绩的事情,王玉兰差点没有把林妮打到半死!

“林宝福可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天才,这留级两次的我也是头一次见到!”

刘德彪,总是逼逼叨叨,林妮只能捂着耳朵!

等刘德彪走了之后,林妮又开始在涂涂画画的,她的概念中,这数学课,相当于一种痛苦的折磨

她还是比较喜欢画画!

只见他在画一个人,画到最后却画了一个猪头!

旁边兰秀秀都笑了!

“我知道你画的谁!”


这林宝秋,答应了给林妮和林舒加餐,自然是要做到的,于是他真的就在猪扒子镇上买了两斤猪肉,在镇子上的餐馆加工好了带着去学校!

因为自行车都给林妮和林舒骑了,自己没有自行车,他特意问村子里的孔老三借了自行车骑到了学校!

时间还没有到12点,他只能等在学校门口的一个大树底下。

等了一个小时才等到下课铃声!

他立马就进去了。

林宝秋知道,这林妮是个吃货,稍微晚点她就自己吃完了,哪怕是白米饭她也能吃下两碗!

他先是去找林妮!

“来妮子!”

林宝秋穿着一件褂子,这褂子背上还有几个洞洞,腰里的皮带都还是他当年当兵的时候带回来的,已经磨损的差不多了!

脚上那对解放鞋也洗的发白了!

“爸,你怎么来了?”

“不是说了给你们加餐嘛!老爸说到做到!”

林妮看了这一盒的青椒炒肉还有一个是酸菜大肠!

“爸,花了多少钱呀!”

“5块钱,没事的,你们吃好就行了!赶紧叫林舒来!”

林舒的教室在楼上,林妮几步就冲到了楼上叫林舒下来!

林舒没有想老爸真的给自己加餐,也是很高兴!

这父女三人到了校门口的大树下,坐在那吃了起来!

“爸,你吃过吗?”

“你们不要管我,我在镇上吃过了!”

其实林宝秋是舍不得吃,自己还饿着肚子呢。

看到俩女儿这么好胃口,自己也有点馋到咽口水!

“爸你也吃一口!”林舒喂了一口饭给林宝秋!

林妮自个儿几口就把半盒饭给吃个精光!

“你慢点,又没有人跟你抢!”

林妮有点噎住了,林宝秋从袋子里拿出来两瓶水,给她们一人一瓶!

这瓶子是打点滴用的的那种,林宝秋特意从村卫生所拿了几个回来装水喝!

等他们吃饱的时候,只看到臧明海从学校出来了!

他看到林宝秋在那,立马就抓住机会上前问学费的事情!

“老林呀,送饭呢?”

他看了一眼这送的是青椒炒肉还有酸菜大肠,也是咽了一下口水!

“嗯,臧校长,这不给娃送点吃的!”

“嚯,生活不错呀,还能吃上肉!”

“这不已经是一个多月没有油水了,给她们补补!”

“你这学费准备怎么办呀?”

“臧校长,您看能不能再缓一缓我些日子,我想想办法!”

“昨天林妮还跟我说,你一个星期能交上学费,这么说一个星期是交不上了?”

“一个星期?”

“你不是说一个星期嘛!”

“哦 ,本来说一个星期的,可是不是出了变故嘛,我母亲这些天旧毛病犯了,这都给她花钱买药了!”

“哦,这样子呀,那行,我给你缓到她们毕业,到时一次交,反正她们俩新书不能发,学校宿舍不能住,至于说考试嘛,到时候再看!”

林舒听到这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她学习还是不错得,要是努力一把,考个差一点的本科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可要是中途出现什么变故,这可就泡汤了!

“臧校长,你这样不对吧,我爸说会给就会给,何必逼得那么紧呢?难道学校就差我们俩学费开工资?”

“我说林妮,你怎么说话的,要是个个都像你们这样不交学费,我们 学校还要不要办下去了?”

“我们 俩人学费加起来才100块钱,你们就差着一百?”

林妮有点气愤了!

林宝秋立马阻止她跟火葬场吵起来!

“林妮,怎么说话的,这是臧校长,你能不能有点礼貌!”林宝秋呵斥道!

林舒和林妮只能站在旁边看着林宝秋跟火葬场求情,那卑微的样子,让林舒就自尊心强的心理更加的难受!

臧明海总是说一些难听的话,什么养不起不要生那么多,读不起就不要送过来读之类的话!

最过分的是,他还是林宝秋一个大男子汉,一百块钱都没有!

要知道那个时候,要赚一百块钱,得多难。要不是有铁饭碗,这一百块可能要养一头猪,或者是一头牛才能赚到!

“臧校长说的是,不过请您放心,我一定尽快将学费交了!”

臧明海走的时候还威胁林宝秋,要是一个月内交不上学费,就将林妮和林舒两人直接开除了!

要知道开除了那可是件大事,可能以后就没有机会读书了!

林舒眼泪都掉下来了!

“二姐,哭啥呢!读书不是唯一的出路!不读书我可以去打工赚钱!”

“胡说八道什么!”林宝秋听林妮这样说立马也是发火了!

“爸,我说的是事实!多少初中同学没有考上个高中的,他们不也一样要生活下去!”

“别胡说,你们必须读书!”

两人吃完之后,林宝秋收拾了一下东西就走了。

这一路,林宝秋脑海里都是臧明海的冷言热讽!

自己一个男子汉,居然混到这种程度,也确实是失败。

回到家还了孔老三的自行车,顺便问孔老三在做什么!

“我呀,我在砖厂上班!”

“这砖厂效益怎样?”

那个时候红砖厂效益还不错,因为刚开始有人用红砖。

“还行吧!”

“一个月能开多少工资?”

“好的话一个月能开到60块,差的时候40块!”

听到这,林宝秋想开口让他介绍到砖厂干活,可军人出身的林宝秋,还是没有开口!

其实林宝秋早些年,复员分配到县林业局,可那时候退役的人太多了,分配不到这么名额,直接将他分配到猪趴子镇林业管理所,做了一个护林员!

可没有想到,这分田到户之后,林地也分到了户头上,就取消了这护林员的编制,他就直接下岗了!

说是护林员,其实一个月只有12块钱的基本工资,加上一些奖金,最多也就20块钱一个月,还不如这砖厂的工资!

林宝秋回到家,想了又想,这到底怎么样才能赚到100块钱的学费呢?

靠种地是不可能,现在都不够吃的!

只有想着打工或者做点小生意!

其实林宝秋打工干苦力可能还行,可要是做生意,根本就不合适!他自己不清楚自己的性格缺陷!

不过他居然选择了做点小生意!


要说自己家有什么东西值钱,还真就找不到一件值钱的东西,就连他当初当兵带回来的被子服装都打了很多补丁,就已经穷到这种地步了!

“孩子她妈,我想把娃俩的学费给交了 ,我看我们 菜园子中的那些菜,我们自己也吃不了这么多,我就摘一些去卖你看怎样?”

王玉兰当然是支持的,可她知道这家还没有分开,要是林宝秋摘了菜去卖,这林九会怎么说,谁也不知道!

“你不怕你爹妈说什么话?”

“我怕,可没有办法呀,娃俩在学校老受欺负,这不是办法呀!”

“受谁欺负了?”

“臧校长说了,不交学费,不给发新书,不给住学校,还给我交代了,一个月内没有交上,俩娃就不要读书了!”

“啊?这可咋办呀?”

王玉兰心疼的是林舒,这孩子成绩还算过得去,至于林妮,她也不敢多说,可毕竟是考上了高中也不能一个读一个不读!

“所以我想到了卖菜,晚上我们俩去摘了放菜地里,我起早挑去镇子上卖去!”

王玉兰只能听林宝秋的,两人半夜三更偷偷地去摘菜,弄好之后,就放在菜园子中,凌晨4点的时候,林宝秋偷偷起来挑着这两箩筐的菜去卖去了!

还不要说,这第一天,生意还不错,总共就卖了10块钱!

林宝秋为了掩人耳目,防止家里几个多事的人找事,他箩筐就藏在菜园子附近的芦苇丛中!

这偷偷卖菜的五六天之后,一天何秀去菜园子摘菜,发现不剩下几个菜了!

于是在那菜园子骂人!

林宝秋听了都不敢说是自己偷偷地给卖掉了!

可这农村老妇,骂的确实难听!

几次林宝秋差点就笑出来了,因为骂的都是她自己!

不过这怎么可能一点不被人发现呢?

有一次他早早卖菜路上就碰到了本村的大嘴巴罗锅嘴!

他还问候了一句林宝秋!

没有想到很快就被这罗锅嘴说出去了,当林九知道是林宝秋把一园子的菜都卖了,直接将他骂了狗血喷头!

“你个瘪犊子的,偷偷卖的呀?卖的钱到哪里去了?”

林宝秋任由他骂,就是不交出钱!

何秀知道是林宝秋偷了菜园子的菜去卖,也是拿起扫帚就打!

林宝秋一点不反抗,任由她打。

“我们一家人吃什么?”

“不是还会长出来嘛!”

王玉兰很想上去撕吧一下何秀,因为这园子的菜,都是王玉兰自己起早摸黑种出来的,其他人除了吃,啥贡献也没有!

林宝秋早就跟王玉兰说好了, 有什么问题自己一个人顶着,绝对不要让王玉兰参与进来!

看到林宝秋被打,自己心疼也没有用,睡觉他是人家儿子呢!

那天林妮听说爸爸为了给自己俩筹集学费,被奶奶打了一顿!

她立马就来气了:“我去找她理论去!又不是他们种的,凭什么我们不能吃不能卖?还有凭什么一家人林宝福和林河的学费就有钱交,我们的学费就没有钱交?”

她说的有道理不过王玉兰不准她去!

上次打了一架之后,他们都分开吃了!

每次王玉兰都自己留出一锅饭,自己几个在厨房吃,他们在客厅吃!

看到林妮要去客厅找他们,林宝秋立马也阻止。

“爸,你就怂包吧!”

“不许这么说你爸!”王玉兰差点要撕林妮的嘴了!

这时候林舒也附和道!

“他们这样太不公平了,不给我们吃,又不给我们卖,我们还种它干啥,明天我们去把这菜园子都拔了!大家都不要吃了!”

没有想到林舒也气愤到这个地步!

主要她是担心自己学费筹集不到,自己要失学了!

“你们担心什么,现在我已经有60块了,再有40块钱就够了!”

林宝秋说道!

王玉兰还是愁眉苦脸,这菜园子的菜,再要等到采摘,最少半个月之后了,这期间大家还要吃饭吃菜,不能全部卖了!

“还差四十吗?”

这林妮问林宝秋!

“嗯,四十!”

这林妮立马就有了想法,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她就找林舒两人商量!

“每天下午回家的路上,我们去摸田螺,第二天早上我们经过镇上的时候,就去把这田螺卖给那些专门收田螺的,你觉得怎样!”

“可以呀,反正五点我们就放学了,我们七点回到家都不晚!”

从那天之后,每天林妮和林舒,上学的时候都会带两个麻袋!

刚开始的时候,林宝秋和王玉兰不知道她们在做什么,后来知道她们是摸田螺,也没有阻止她们!

她们 每次都能摸到五六斤田螺,第二天能卖到2到3块钱,最起码还是算一笔收入吧!

果然两星期之后,这学费就凑齐了!

林宝秋将那学费交给臧明海之后,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最起码这个学期是可以放心的读下去了!

林妮和林舒,因为摸田螺尝到了甜头,她们没有停止摸田螺。

“我们不住校,我们要每天回家!”

林妮和林舒,跟学校提出要求,要住自己家,这样能省下一笔住宿费!

这住宿虽然只要10块钱一个学期,可对于这个家庭来说,10块钱能买到七八斤猪肉,这可是一大笔消费!

林宝秋知道这俩孩子,就是想为了多捞一点田螺卖补贴家用!

所以他也没有什么意见!

不过有个人却想搞事。

近期老是看到林妮吃冰棒,这冰棒虽然只要一毛钱两毛钱一支,可人家看不得她吃这玩意。

这人不是别人,就是林妮她二婶刘大美。

她 跑到婆婆何秀那去告状去了!

“妈,我们家近期没有少什么东西吧!”

这何秀一听,立马就警觉起来!她想到的是自己藏在衣橱中的钱有没有少!

何秀为了藏钱,可谓是费尽心机,平时不要说其他人,就是林九也不要想轻易的找到。

刘大美看到这何秀警觉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藏了东西。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何秀回到自己房间,从床底下的一个盒子里,找到了衣橱柜的钥匙,打开来看自己的钱到底有没有少!


何秀打开柜子一看,她立马就冷汗冒了出来。

“糟了,自己的钱不见了!”

她立马手忙脚乱的找,接着又把满柜子的衣服都翻出来,一件一件的找,还是没有找到!

这回她算是彻底崩溃了!

“刘大美 ,你刚说我们家少东西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们 家会不会出了贼,你看不到有人天天吃冰棒米棍!”

何秀这才想起来这林妮,连续几天见她叼着一根冰棒。

她哪里来的钱吃冰棒?

于是何秀立马就将王玉兰堵在了厨房里。

“你家林妮,哪来的钱天天吃冰棒,我柜子里一千块钱,是不是被她偷了!?”

王玉兰听到何秀这么说,立马也是不高兴了。

“你凭什么说是我家林妮偷你钱了?”

“我的一千块钱不见了,不是她能是谁?一定就是她,等她回来,我要让林九审一审!”

王玉兰看到婆婆 带着哭腔的跟她吵架,这事情肯定不假。

同时她也惊讶,这老太太,居然私藏了一千块钱,这可是一大笔钱呀,他们到底还是没有将钱拿出来过日子。

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今晚肯定又要鸡飞狗跳了。

等到林妮和林舒回来,只见她们俩满身是泥,有说有笑的正将今天捞的田螺倒入到自己房间的一个坛子里!

“满了,满了,我说今天肯定收获不少吧!”

这时候只听见门砰的一声被踢开了!

把林妮和林舒都吓了一大跳。

踢门的不是别人,就是她们爷爷林九。

只见林九拿着一根铁尺,恶狠狠地看着这两个小妮子。

“都给我出来!”

他一把将林舒拉扯出房门,接着又在林妮身上抽了一尺子。

“爷爷,你不分青红皂白,动手就打人,这不对吧?”

林妮顶撞了林九一句!

“你还有脸说青红皂白?”

这时候正在厨房忙着的王玉兰听到动静立马就冲到了林妮和林舒的屋子!

她看到林九,立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爸,这也得先问问明白再动手吧?”

王玉兰低声下气的说道!

“都是你教出来的,没有一个好东西!”

这时候林宝福听到家里有动静,趴在窗子上看着林九正在和王玉兰说什么!

当他听到说什么钱被偷了,他立马就将头缩了回去!

这屋子里,林舒被拉扯了一下,眼泪汪汪的正在那抽泣!

何秀也凑了前来,对着王玉兰就是一顿臭骂!

“我们林家怎么就娶到你这么个扫把星,生娃不行,教娃也不行,这都教出来些什么人!”

这时候林妮算是听明白了,原来是奶奶何秀污蔑自己偷了她一千块钱!

“妈,你也相信我偷了他们的钱?”

“我能信嘛?这话说的!”

“那就好,只要我亲妈不相信我就不怕了!”

林妮底气立马就上来了。

这时候何秀拿一把蒲叶扇指着林妮说道!

“就是你,不是你是谁?这些天来,就是因为你家不像家的样子!”

林妮一听就来火了!

“你凭什么说是我呀?证据呢?”

“你肯定是藏起来了!”

“空口无凭,污蔑人是要遭天谴的!”

这话一出,差点没有把林九给气死,有谁诅咒自己奶奶的?

他拿起戒尺又要打林妮,林妮从房间门口取了一把扫帚对着林九说道!

“今天你们这样空口无凭就说我偷了钱,还要动手,我 绝对不会轻易的任由你打的!”

这样的架势,直接把林九气到捶胸顿足!

“林宝秋呀林宝秋,你看你一家人都成什么样了!”

“凡事都讲个道理,你们说 丢了就丢了,我们谁见过一千块钱?”

“就是丢了,我房子柜子中上了锁的!”

“那我问你,你锁撬了?”

“我钥匙就放在床底下的盒子中,你肯定是发现了才开锁偷走的!”

“妈,你也看到了,他们开口闭口就咬定是我偷的钱,我怎么解释他们也不听,待会要是我有什么过激行为,你可得替我作证!”

“嗯,没有做过的事情,坚决不背黑锅!”

这时候林宝秋 也回来了,看着这一堆人堵在林妮林舒的房间门口,就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还没有开口的林宝秋,被林九用戒尺直接抽了几下!

王玉兰上来就护着林宝秋!

“你这老人家,这不是你儿子吗?凭什么就说打就打?”

“就是因为是我儿子,我才要狠狠的打!教子无方,不该打吗?”

林宝秋被打懵了,还不知道发生什么,就已经被抽了几下!

“玉兰,怎么回事?”

“你亲娘说你闺女林妮偷了她一千块钱!”

林宝秋立马也是紧张起来,这要是真的,自己也没有办法抬头做人了!

他立马就问林妮!

“妮子,你有没有拿你奶奶的钱?”

“爸,我 没有,就是没有,他们 也没有证据我拿了,上来就打人!”

这林宝秋看到林妮这样子,基本上可以确定她一定没有拿了!

自小林妮性格倔强,错了会认错,虽然不一定会改错!

这性格就随了自己了,做了一定会承认。

要是没有做,打死也不认!

“爸,是不是放在什么 角落,一时没有找清楚,要不再去找找?”

“找什么 找,柜子都翻出来了,就差拆掉这个衣柜了!”

其实此时的林宝秋,有一种悲凉的感觉。

自己父母居然藏了一千块钱,也不会拿出来一百块给自己,让娃给交了靴费!

自己 好歹也是长子,难道就真的有这么不堪?

想到这,鼻子一阵酸!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还是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妈,你说你的钱是被林妮偷走了,你有什么根据吗?”

“你看看她,天天吃冰棒吃米棍,这些天红光满面的,一看就是有钱了,才能吃这些东西!”

听到这,林宝秋差点哭出来!

他哽咽的对着自己的亲妈说道!

“妈,孩子吃根冰棒怎么了,这是一毛钱的东西,又不是一百几十的东西,这不过分吧!”

“我还没有跟你算账呢,上次你卖菜的钱,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妈,卖菜卖了六十块钱,我都给娃交靴费了,总不能看着娃失学吧!”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亲妈,真能把事情做到这个份上!

“那他们吃零食的钱哪里来的?”


“妈,这是人家林妮和林舒,每天下学之后,自己摸田螺卖钱得来的!”

林宝秋的话,让何秀有点下不来台。

“几个田螺,能卖多少钱呀!”

“这一斤田螺,能卖6毛钱,一天她们能摸三五斤。”

说的林九都不信,他还是一副傲气逼人的样子!

“反正钱丢了,肯定就是我们自己家人偷走的,只有自己家人才知道钥匙在什么 地方!”

“哦 !!!那你就污蔑我,看我好欺负是吧?”

林妮瞪着牛铃眼看着林九!

“看什么看,你不要以为你自己是什么好人!”

“我是不是好人,不需要你来评判!”林妮真是气坏了!

这时候林宝秋知道,肯定不是林妮那就另有其人,要说谁怀疑最大,无疑是林宝福了!

不过他也不敢当着自己亲妈的面,怀疑自己的弟弟是小偷!

“爸,要不这样吧,我们将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开个家庭会议!要是有人坦白,我们就让他拿出来,要是没有人站出来承认,我们就报警!”

听到报警俩字,林九也是很谨慎!

万一要是林宝福拿的,到时候给派出所拉走了 ,那可就完蛋了!

不过眼下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这样了!

林九让所有人到 厅堂集合!

这刘大美其实一直竖起耳朵在听,看到这次没有整到王玉兰 ,心里很不舒服!

不过她捅出来的这个篓子,可能要伤害到其他人了!

看了一圈,只有林宝福没有来!

“宝强,你去叫一声宝福!”

林九吩咐林宝强去叫人,可叫了半天不见答应!

“没人!”

“我 见他在窗户上瞄了眼一眼,这就不见了人?”

只见林宝福的自行车也不在家里!

这十有八九是心虚躲了起来!

这会儿林宝福正躲在一间稻草房里面。

“这个兔崽子,一眨眼功夫就不见了,真是不省心!”

林九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担心是林宝福偷的钱。

“他不在,这家庭会议还要不要开?”

“那就找人去!我还不信他能飞到哪里去,这十分钟时间,跑也跑不远!宝秋和宝强骑自行车去追,一定要将那小子撵回来!”

这林九的话,几个人也不敢不听!

于是各自都分头找去了!

林妮刚到村口,就碰到村里的刘大爷,看他正在院子里乘凉,她就问有没有见到林宝福!

她支开了林舒,走的刘大爷

只见这刘大爷指了指那稻草房!

林妮立马就明白了!

这稻草房是以前集体的时候用来堆稻草的,平时也没有人来这里,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林妮在想,要是真的是三叔偷的钱,这顿打可能是轻不了了!

平时林宝福吊儿郎当的,确实没有干什么好事,不过他对自己却还不错!

要是有什么 办法能帮到他就最好了!

不过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难了,要是真的报了警,到时候审出来是他偷的,也不是一件好处理的事情!

到了那稻草房,林妮没有直接进去!

而是在门口咳嗽了两声!

林宝福听到是林妮的声音立马就放松了警惕,还学着喜鹊叫了两声!

这是林宝福和林妮的暗号!

林妮也吹了两声,这林宝福就出来了!

两人在黑暗的稻草屋前,蹲在那里聊起来了!

“三叔,这回恐怕要栽了呀!”

“妮子,三叔求你件事!”

“说!”

“一会回去,就说我在村头小河沟抓鱼!不要说我躲在这里!”

“行,你放心,我是担心你扛不住爷爷的铁尺!到时候招了!”

“扛不住也得扛呀!不然会被这死老头子打死!”

“你也知道呀,害我替你挨了三戒尺!”

“现在是赶紧想办法帮我度过难关!”

“钱呢?”

“嗨,花了!”

“你都怎么花掉的呀?”

“一点点花掉的呀,我妈你奶奶,那钱放在那,一年到头都不看一眼,我每次拿五十一百的,这一千块,也不经几下拿呀!”

“三叔,你完蛋了!”

“所以三叔求你呀,一定要想出什么 法子,不会被打死!”

“我觉得这状况,恐怕村里土地庙的土地公公现身都救不了你!”

“妮子,你不要吓三叔,大不了来个以死相逼!他们 还能真把我逼死不成?”

“你知道谁将这件事捅出来的吗?”

“不知道,谁呀?”

“刘大美!”

“妈的,刘大美 这个死女人,迟早我要收拾她一顿!”

“她在奶奶耳边吹风,在爷爷面前拱火,到时候你会死的很惨!”

“哎呀,妮子,你要老吓唬三叔行不行!”

“不过我确实有点害怕 老爷子的那个 铁尺,这他娘的打在屁股上,真是生疼!”

“那现在你赶紧去河沟里弄些小鱼小虾什么的,这样才能不心虚!”

于是两人去了那小河沟里弄点鱼虾!

当下的环境,随便哪条沟里,抓一些小鱼虾,都不是难事!

十多分钟两人就抓了一包,林宝福用一张芋荷叶包了就准备回家!

自行车由林妮推着,林宝福故意 鞋子也弄脏了,衣服也弄湿了的样子!

回去他准备扛住前面这几铁尺,后面打死不认,这样林九也没有办法!

当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看到林宝秋和林宝强也才刚回来!

“宝福,到处找你呢,干啥去了!”

“我不是想着明天早上要带饭吗,没有什么菜,就去河沟里捞了一些小鱼虾!”

说着将这一包鱼虾摊开给两位哥哥看!

“好了都回来了,那就开会吧!”

“开会?开什么会?”

“别装了,林妮没有跟你说?”

这林九没有好气的对着林宝福说道!

“她没有说!”

就这样,这厅堂中挤满了一屋子人!

“今天开会,就是要找出来,谁拿了这一千块钱!”

林宝福故作镇定的问道!

“爸,我们家还有一千块钱?”

“别跟我扯犊子,你拿没有拿?”

“爸,你上来就冤枉我呀,我没有拿呀!”

“把手伸出来!”

林宝福有点不情愿,这时候也由不得他了!

“大家都不打,凭什么打我一个人!”

“因为你嫌疑最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