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月光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高纬度空间的处罚

高纬度空间的处罚

羽华清风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阿布是一个高纬度空间的人,因被骗把拘役的恒星放出,导致恒星逃逸,造成空间损失大量财产!因此被空间秩序局捕捉带走,并当庭审判:判决阿布贬入三维空间历练心性,后根据政绩判定阿布是否继续历练……

主角:   更新:2022-11-15 21: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高纬度空间的处罚》,由网络作家“羽华清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阿布是一个高纬度空间的人,因被骗把拘役的恒星放出,导致恒星逃逸,造成空间损失大量财产!因此被空间秩序局捕捉带走,并当庭审判:判决阿布贬入三维空间历练心性,后根据政绩判定阿布是否继续历练……

《高纬度空间的处罚》精彩片段

在宇宙的深处有一片黑暗的区域,这片区域的内部却十分明亮!原来这片区域的内部有五个太阳被拘役着,阻挡了阳光的外泄形成了一个密闭的空间!!!

而在这片空间的内部有密集的星球聚集,而星球之间确搭建了无数个类似于桥梁的架构悬浮于星球之间供人们来回穿梭!!!

后来才知道这就是星际电梯,而这座星际电梯的能量就是五个太阳源源不断的提供的!!

在这片星球之中的一个星际电梯里面一个男子带着一个小男孩不停的嘟囔着说到:也不知道你妈是怎么想的非要今天走娘家,你说你姥姥都500岁的人了能有什么事啊?害的我上班还得带上你,我要是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吧以你淘气的性子不知道给我惹出什么乱子呢,哎呀!真是头疼死了!

小男孩在旁边注视着外面的风景好像没有听到男子的话一样。

不一会男子就和小男孩到达了星际电梯的尽头,然后乘坐星际大巴向着星球内部走去。

而星际大巴的内部非常的豪华,什么沙发座椅在这个大巴上非常的平常,而每个沙发座椅前都有一张桌子,而桌子上放着各种的水果,而这样的场景在这个大巴上非常的平常,因为这个大巴就是这样一个单间一个单间链接起来的,而男子和小男孩所在只是其中的一间。

星际大巴来到星球内部就看到好多的浮空大楼,和穿梭于大楼之间的飞行器很是壮观!!

这时坐在豪华大巴上的小男孩看到来了兴趣,指着外面的飞行器向着男子问道:爸爸、爸爸那些都是什么啊?

男子看着小男孩指着的飞行器说问道:你说的那个?

嗯!

那只是一些无人驾驶的意识穿梭飞行器,他们能带着人们的意识进行穿梭,并向一些机器和机器人下达一些命令让那些机器和机器人干一些事情,爸爸工作的地方也有这样一台机器,爸爸厉害吧?

小男孩高兴的说着:爸爸好厉害!!!

那爸爸能给阿布玩玩么?

那怎么能行,那是爸爸工作的机器,不能给阿布玩的。

啊布一听顿时不高兴了,嗨到:我不管,我就要玩,我就玩……

阿布听话了乖。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玩!!!

………………………………

不一会大巴停靠在一个非常壮观的悬浮大楼前,大楼门前写着能源部几个大字。男子下了大巴带着不停哭泣和吵闹的阿布向着内部走去。

到了大厅刚好有一个迎面走来的同事,对着男子说道:邢科长,主管让您上去一趟,他找您。说完低头看到了啊布,接着问道道:啊布怎么来了?邢科长,主管刚刚下了命令说以后不准带孩子工作,您怎么把他带来了?

男子立刻露出了比苦瓜还要难看的脸色说道:那怎么办小张?我总不能把他送回去吧?

小张露出非常为难的表情说到,邢科长我也没有办法啊,这不是主管刚刚下的命令么,我也是才刚刚知道,这不是碰到您才通知您的么。

那怎么办?

要不这样吧,您先让啊布去会客室待一会,我去把刘秘书找来,让她帮你带一会?

行吧,也只能这样了。

阿布,来爸爸带你去会客室待一会,等爸爸下班带你回家。

来到会客室。阿布你先在这待一会,一会刘阿姨和你玩,爸爸先去工作,阿布听话,爸爸先走了没等啊布说话回答就离开了会客室。

阿布看着离开的爸爸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到:每次说好陪我都是这样,没有一次说话算数的!说完低着头向着会客室内部走去。

邢科长来到主管办公室说道:主管您找我?

对建军,我找你,你一会亲自去带人到几个能源控制塔一趟检查一下拘役环之间的密度,看一下是否有需要更换的地方,回来向我报告一下,记住是你亲自去,其他人去我不放心,特别是关于拘役环的事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马虎!!!还有今天24小时之内必须把所有数据送到我的面前,否则数据延迟拘役环断裂的后果不是你我能承担的起的。

主管您放心,我这就亲自去带人检查,一定不会漏过每一个拘役环。

说完转身离开了主管的办公室。

到了科长办公室阿布的爸爸邢科长下了一个命令说到:命令全科室所有人到能源塔集合,不得落下一个人。

会客室,刘秘书正带着啊布玩,就看到小张匆匆跑来对着刘秘书说到:刘秘书快到能源塔去集合,刚才邢科长下了命令说全科室不能缺少一个人全部到能源塔集合。

那小布怎么办啊?

走吧,先让小布在会客室待一会,集合要紧。

小布乖,刘阿姨先去集合,你先在这边等一下刘阿姨,一会刘阿姨来陪你玩。说完不等阿布回答就出了会客室。

啊布看着离开的刘秘书嘟囔着说到:大人总是忙,也不陪陪我们小孩子。

这时收拾好的邢科长急匆匆的下楼,刚好被走出会客室的阿布看到,阿布连忙嗨爸爸……爸爸……

可是邢科长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向着办公楼外面走去。

阿布连忙追了上去,到了门前看着远去的大巴看了一会,顿时哭了起来。

这时有一辆红色的空中私家车从能源局路过,刚好看到站在能源局门前哭泣的阿布,就对着阿布说到:小朋友你哭什么?

哭泣的阿布悄悄停止哭泣,看到私家车的男子说到:我爸爸在前面的大巴上,好像去能源塔了。

你爸爸是谁啊?

我爸爸是邢建军。

哦!!原来你是邢科长的儿子啊!

来来来,我刚好和邢科长认识,也是你爸爸的朋友,来我带你去追上前面的大巴。

真的么?

真的,快上来。

阿布一听高兴坏了,立马跳上了男子的车追了上去。

在车上啊布看着车里的饰品和电子按钮很是新奇,左捏捏右点点,一点也不老实,甚至把男子的门把手给掰断了,可把男子给心疼坏了!

过了一会男子就带着阿布来到能源塔前,这是前面的大巴我刚刚停下,邢建军从大巴上走了下来,刚停下脚步正准备向能源塔走去,就被后面拉着小布男子嗨住说到:邢科长我总算追上您了,您可得看好您的宝贝儿子,这小子一路上把我的车可快折腾散架了。

李军你怎么把他给带来了?

我这不是刚好有事路过你们能源局么,就看到你家这小子在能源局门前大哭,我这才带他找您不是?


李军实在是抱歉,给你添麻烦了,可是你这把他带到能源塔了?我现在在工作怎么能带他来这里啊?

邢科长您总不能让他在能源局哭泣吧?再说能源局现在也没人不是,如果你把他一个人放在能源局您放心吗?

你说的确实有些道理,可是现在我在工作啊,也不能带着他啊,要不这样吧李军你帮我带一带我家阿布怎么样?

李军听了邢科长的话语,想起阿布在车上调皮样子就有点心疼自己的车了,连忙说道:邢科长您还是自己带吧,我这边还有些事情先走啦…… 说完撒丫子就跑了。

邢科长看着逃跑的李军也是一脸的无奈,回头看向阿布问道:阿布你是不是又淘气了?

阿布回到:没有啊爸爸,我只是把李叔叔的门把手给拆了。说完从身后拿出被掰断的门把手。

邢建军看着被儿子掰断的门把手,气的抢回儿子手里的门把手紧紧地抓在手里看着阿布,刚想说阿布两句,就看到周围站在的人也不知道说阿布什么好了,然后放出一句话说道:回头再收拾你。然后就接着喊道:刘秘书……刘秘书……

不一会刘秘书匆忙跑到邢建军面前说道:科长您找我?

刘秘书,我不是让你在会客室看着阿布么?你怎么到能源塔这里了?

科长今天不是您说让所有人到能源塔集合吗?

谁告诉的?

小张啊。

小张 小张 小张

小张匆匆忙忙从远处跑来说道:科长您找我?

今天是你告诉刘秘书让所有人到能源塔集合的?

是啊,

今天我有说过让小刘到能源塔集合么?

您今天不是命令全科室所有人到能源塔集合,不得落下一个人么?

我好像下过这么一个命令。

您确实下过这个命令。

行吧,小刘我再给你下达一个任务,你今天的任务就是无论如何看好阿布,不要让阿布给我惹出什么乱子。不等刘秘书回答就接着说道:小张你去计算室看一下进度,顺便抓紧时间计算每一个拘役坏的密度。说完不等校长小刘回答就向着总控制室去了。

小张看了看小刘和阿布摇了摇头,转身向着计算书方向走去。

小刘只好带着阿布去了休息室。

一个小时后……

总控制室。小张报告你那边的计算进度。

报告科长,我这边正在抓紧计算每一个拘役环的具体情况,可是计算量由于太过庞大已经忙不过来了,请科长加派人手!!

全科室已经没有人手给你加派,我不管你有多忙,我限你十个小时必须把所有的数据放在我的办公室,否则我撤你的职。

小张看着已经关闭的对话屏幕紧张的搓着手不知如何是好,忽然他想到了正在看着阿布的刘秘书,然后有些兴奋的说道:对啊,我可以找刘秘书啊,怎么把它给忘了。说完刚想抬脚向外面走去,就把脚收了回来,接着自言自语道:不能叫刘秘书啊,科长可是下了死命令的,让刘秘书必须看好阿布,不能去找刘秘书,可是也不行啊,科长可是说了让我必须在十个小时拿到计算数据,否则要撤我的职!

小张急的来回踱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思来想去下定决心还是要找刘秘书帮忙。想好就走出计算书向着休息室方向去了。

休息室,阿布在刘秘书的带领下玩得很是开心,正在阿布和刘秘书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小张就走了进来然后笑着说道:刘秘书玩着呢?

刘秘书奇怪的问道:哎,我说小张,你不是在计算室么?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小张笑着说道:其实我是来找你帮忙的。

找我帮忙?

是啊,是找你帮忙,这不是刚刚科长下了个任务让我在十小时之内计算出拘役环的密度么,你也知道拘役环体量那么庞大怎么可能十个小时计算完所有拘役环的数据,这不是强人所难么?所以我想请刘秘书你帮我一下。

我才不去呢,要去你自己去,科长说了无论如何让我看好阿布,不能出任何事情。

刘秘书你就行行好行么?

我不去,说了不去就不去。

小张一看刘秘书铁了心的不想去,也是没有办法,过了一会好像想到了什么,然后从怀里摸出一个好像钻石一样的东西有鸡蛋大小很是漂亮,小张看着这个东西露出依恋不舍的表情,接着一咬牙下定决心自语道:送了就送了吧,总比撤职强。然后走到刘秘书身前轻轻的拍了刘秘书一下,然后很神秘的向刘秘书招了招手来到一个角落里面。

刘秘书看了看神秘兮兮的小张,又看了看正在玩耍的阿布,然后向着小张走去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又怎么了?

小张悄悄地把手里的东西拿到刘秘书面前小声的说道:你看这是啥?

刘秘书看到小张手里拿着的东西刚想要惊叫,就被小张伸出手指放在嘴前嘘 嘘 嘘……的阻止了。

小张和刘秘书立马小心的回头看向阿布,看看阿布有没有发现,结果看到阿布依然在玩耍就放心了不少,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小张你怎么有晶能源核?这可是太阳燃烧殆尽被极度压缩成的东西啊!!!!

小张立马捂着刘秘书的嘴说道:嘘…… 别声张,这东西要是被发现了有我们的好果子吃!!!

行了,我也不想和你废话了,你帮我去计算拘役环的密度,这东西我送给你怎么样?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行成交,说完从小张手里拿回晶能源核。然后又说道:可是阿布怎么办?

没事,你先去计算室,我去找个人帮你看一下,我一会就过去。

行吧,你快点过来啊,别让我一个人忙。

行,你先去吧。

刘秘书听到小张的话语只好向着计算室方向走去。

小张转身对着阿布说道:阿布啊,张叔叔带你去找爸爸好不好?

阿布一听找爸爸顿时来了兴趣,对着小张说道:张叔叔真带我找爸爸么?

对啊,张叔叔带你找爸爸,来你走张叔叔前面。

好的张叔叔,谢谢张叔叔。

阿布高兴地向着休息室外面走去,休息室内的小张看着向着门外走去的阿布内心冷笑道:邢科长你竟然让我浪费一枚晶能源核,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想到这里就笑了起来,然后向着门外的阿布追了过去。


小张追着阿布说道:阿布你慢点,张叔叔有话给你说。

阿布停下脚步看向小张说道:张叔叔怎么了?

哦,没什么,张叔叔有个好玩的东西给你说一下。

什么好玩的东西啊张叔叔?

哦,也没什么,就是天上飞的东西你看到没?

看到了,那不是爸爸说的意识穿梭飞行器么?

对,就是意识穿梭飞行器,不知道阿布对哪个东西感兴趣么?

张叔叔我当然感兴趣了,可是爸爸不让我玩。

没事,叔叔教你怎么玩。

真的么?

真的!

太好了!那张叔叔能带我去吗?

张叔叔这边比较忙不能带你去,可是事实能告诉你怎么才能玩。

那张叔叔你说您快点告诉我,我也好快点玩啊!

好张叔叔这就告诉你,一会你到你爸爸的总指挥室,你爸爸旁边有一个最长的拉杆,你去拉一下,就能玩意识穿梭机啦。

你说的是真的么张叔叔?阿布有些怀疑的说道。

当然是真的了,张叔叔怎么会骗你呢?如果张叔叔骗你你回来就找张叔叔的麻烦好不好?

阿布一听小张这样说了顿时打消了怀疑说道:谢谢张叔叔。

不用客气,张叔叔这就带你到你爸爸的总指挥室,但是你千万不要给你爸爸说是我说的知道么?还有你到了指挥室趁你爸爸不注意直接拉那个拉杆就行,不然你爸爸不让你玩知道了么?

知道了张叔叔,谢谢张叔叔。

小张点了点头笑了笑夸奖小布说道阿布真乖。说着带着阿布往总指挥室去了。

不一会小张就带着阿布来到总指挥室外面,然后蹲下身子对阿布说道:阿布你自己进去吧,叔叔还有事情,就不带你进去了。记住你要趁你爸爸不注意的时候去拉那个拉杆才能玩意识穿梭飞行器,记住啦!

嗯嗯阿布记住了。

去吧。

阿布转身向着总指挥室里面走去。

小张看着进去的阿布心里的一道:邢建军,你千万别怪我哦,等你下去了科长的位置就是我的了!!!然后笑着离开向着计算室走去。

阿布进了门看到正在忙碌的爸爸和几个人在探讨着什么,刚想去叫爸爸,就看到的中控制室的那个最长的拉杆,顿时想起了小张交代的话语,然后飞快的向着拉杆飞快跑去,伸手就向拉杆抓去,结果第一次没拉下来,拉杆听在一半的位置,拉杆被拉动顿时想起了警报,嘟嘟嘟嘟的拉着长音。

邢建军听到警报顿时探头看向总控制台,刚好看到阿布的手抓着被拉了一半的拉盖,邢建军连忙上前阻止。

阿布看到紧张走来的邢建军以为要阻止他玩意识穿梭飞行器,顿时加了把力气,愣是在邢建军改到之前把拉杆拉了下来。

还没等邢建军走到跟前顿时感到摇摇欲晃,立马向着监控屏幕看去,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拘役环正在崩塌,邢科长看到这一幕顿时露出惊恐之色!!!!

邢建军过了一会回过神来,立刻向着总控制台方向跑去,可是刚走两步就被摇晃的控制室拴了一跤,邢建军顾不来那么多,连忙爬了起来向着总控制台跑去,终于在重新把拉杆推了上去,可是还是晚了一步,只见外面的拘役环不停地崩塌飘散在太空只中,而且一些飞散的拘役环竟然还撞散一条星际电梯!!!

而被这条拘役环拘役的太阳也飞离了轨道,向着宇宙中飞去,而在这片宇宙的外面观看就如同一个刚刚逃离黑洞的太阳重获新生!!!!

总控制室。阿布看到崩溃的拘役环被吓得坐在了地上哇哇大哭了起来。

正在看着外面愣神的邢建军邢建军听到哭泣的声音转身看向正在哭泣的阿布,就火冒三丈的向着阿布冲了过去,走到跟前提起阿布高举就想把阿布摔死。

这时有一个被摇晃的坐在地上一个同事刚缓过神来看到邢建军高举阿布想要把阿布摔死的样子,连忙爬了起来一把抱住了正在被拴在地上的阿布,这个同事接住阿布看了看说道:科长,就算阿布犯了天大的错您也不能摔死他啊!

邢建军看着被同事抱着的阿布顿时哭了起来说道:完了,一切都完了, 我何尝想拴死阿布,可是他把能源塔搞成这样我还怎么给主管交代,给整个能源局怎么交代?

科长您别灰心,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您说呢?

解决办法?怎么解决?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谁能解决的了?

科长,要不您先给主管汇报一下吧,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想隐瞒也隐瞒不了的,还不如给主管说一下,说不定主管还能看在您这么多年兢兢业业的为能源局工作的份上给您想个法子呢?

对,你说的对,这事我不能瞒着,再说我想瞒也瞒不住啊,还不如给主管说一下呢,万一主管心疼我给我一条生路也好啊!说完就颤颤巍巍的拨通了主管的视频电话。

可是还没等邢建军说话就被主管抢先嘶吼的问道:邢进军,我让你去检查拘役环的密度数据,你竟然给我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你看看,你看看这里还有哪里,说着指着身后的屏幕给邢建军看。

只见屏幕里面的太空上到处飘着的拘役环碎片,和被打碎的星际电梯碎片,飘散在太空到处都是。更糟糕的是一个被拘役的太阳正在慢慢逃离,导致空间内部能源不足,一些星际电梯渐渐失去了动能停止运转,一些正在乘坐在星际电梯的人被困在星际电梯之中无法逃离,甚至那些被打碎的空中电梯之中还飘散这尸体。显得异常恐怖。

你看到了么?这就是你造成后果,从现在起哪里都不许去,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总控制室那里也不许去,一会空间管理局的人会去调查,希望你到时间配合调查。说完不等邢建军回答就关闭的通话!!

邢建军看着关闭的屏幕不停地喊着主管,可是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这时被同事抱着的阿布因为过度惊吓导致昏迷在同事的怀里。


就这样过了一会几个高大的空间管理局的人带着几个持枪的机器人来到了总控制室问道:谁是邢建军?

邢建军听到空间管理人员的问话就回道:我就是。

带走,还有这房间内所有人全部给我回去协助调查,如果有抗拒者都给我抓起来带走。

只见房间内所有的人全部跟在空间管理局人员的后面向着外面走去,而昏迷的阿布也被邢建军的同事抱着向着外面走去。

到了外面就看到外面停靠着一个大型的飞行器,只见飞行器上面印着一些大大的五个太阳围绕着一片空间领域,空间领域图上面印着一把长枪和一个盾牌。仔细一看这幅图案这不正是这片空间领域图么?

众人不一会就被带到飞行器,而飞行器的舱门缓缓关闭载着众人向着太空飞行而去。

太空之中飞船中的众人近距离的看到太空中飘散的大量碎片和尸体,顿时感到触目惊心,甚至有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嘟囔着:完了……完了……全完了!

当邢建军看到太空的场景也是面如死灰不知如何是好,只能默默的低下了头不知如何是好。

这边一直躺在邢建军同事怀里的阿布缓缓睁开了双眼嘴里轻轻地喊道:爸爸 爸爸 爸爸。

邢建军听到阿布的叫声抬起头看向阿布,然后慢慢的来到阿布的面前轻轻地摸了摸阿布的脸含泪说道:阿布啊 阿布 你可给我闯下了天大的祸事啊!你可让爸爸怎么办?说完再也绷不住眼中的泪水向着眼眶外面奔涌而出!也许这泪水之中包含着手足无措和把阿布带到工作场地的悔恨,但是这里所有的一切已经发生所有的一切已经发生,多少的悔恨也无法弥补这里所有的损失!!!

过了一会邢建军好像下了什么决定一样,已经停止了抽泣,抹去眼睛中的泪水自语道:阿布、爸爸对不起你,爸爸不应该一时冲动拴你在地,但是爸爸会扛起所有的责任。说完露出坚毅的眼神。

不一会飞船已经驶离了这一小片空间区域,来到了另一小片的空间区域,只见这一片区域内一片热闹非凡,太空中到处飞行着各种各样的飞行器,这片星球的星际电梯也异常的豪华壮观!!

张建军看着外面的场景也提不起一丝的兴趣,周围的人也都沉默着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显得周围的环境异常的沉闷。

就这样飞船载着众人向着其中一个蓝色的星球飞去,只见这个星球的质量约是地球的两倍大小,而星球上空的云层也异常的浓密,好像星球外面穿着一层白沙显得异常神秘。

还不等众人观看飞船就来到了星球内部,只见星球上不似地球上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和热闹的城市,而这个星球上也没有星际电梯,有的只是参天的大树和绿色的植被覆盖着整片的星球,空气中的空气也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污染,身临其境犹如隐居的世外桃源美不胜收!!!

飞船这边已经降落在一个专用的停机坪上,但到飞船停好几个武装的机器人就首先下了飞船来到舱门前两边站立等待舱内人员下飞船,而舱内人员也被身后空间管理局人员看守着下了飞船,下飞船的这些人左顾右看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一位空间管理局的人员绕开众人来到附近的小山包前抬起左手手臂露出一个镶嵌在手臂上的微型电脑,对着微型电脑说道:链接系统。

系统连接中请稍后……

系统连接成功。

您好上尉很高兴能为您服务,我是智能系统戴丽,请问上尉有什么要求?微型电脑上面显现一个透明美丽的女性人影说道。

请帮我打开隐形空间。

好的,请上尉验证您得瞳膜。

上尉按照戴丽的要求验证了瞳膜

瞳膜验证通过,请上尉验证您得指纹和唇纹。

上尉只好按照戴丽的要求完成了以上验证。

身份验证已通过,请莫名上尉带着交接任务通过隐形空间前往少校办公室,提龙局长已经在办公室等候您多时了。说完身后的小山包如同镜面一样打开一扇大门。

好的这就过去。说完向着后面的人招了招手。

后面的人得到回应就带着邢建军几个人向着上尉莫名走来,来到莫名身前莫名摆了摆手说道:都进去吧。

众人按照莫名的要求依次进入,而这时的阿布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邢建军的身旁,邢建军搂着阿布缓缓地向里面走去。

等到进入内部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巨型电梯通往地下,不等众人惊讶,莫名已经验证指纹打开了电梯,莫名率先进入电梯,几人也在几名机器人和几个空间管理局人员的看守下进了电梯。

一分钟后,众人来到地下五十层,电梯门打开众人走出电梯,这时莫名对着几个空间管理局人员开口道:你们几个带他们去一到五号审讯室等我,我去局长哪里汇报交接工作。

是!

莫名听到回答转身进入电梯来到地下十二层来到少将提龙门前高声喊道:报告!

进来。

听到里面的回应提龙推门而入踏着正步来到提龙面前说道:报告局长,上尉莫名奉命前往M38星域带回恒星拘役环断裂事件的负责人以及事件的一些主要参与人员前来向将军复命!

莫名啊来坐,局长指了指旁边的座椅说道。

莫名听到局长的话语看了看局长,又看了一下座椅,就向座椅走过去坐了下来,刚坐稳就听局长说道:莫名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我们先探讨一下,来说一说你的想法。

莫名听到局长的话语连忙站起说道:局长,莫名只是您得属下不敢僭越,一切全听将军的吩咐。

局长提龙听到莫名的话语笑着说道:莫名啊,你这个人不管什么都比别人强,就是这种处处小心的性格有时候改一改,毕竟你也跟了我好长时间了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别藏着掖着。

莫名听到提龙的话语就试探性的说道:局长那、我就说说我的看法?

嗯,说吧我也想听一听你对此次事件的分析。

局长,莫名有两个个疑点想给局长说一下,这第一个疑点就是为什么拘役环第一次崩裂没有完全崩裂,而是摇摇欲坠?这第二个疑点就是拘役环为什么又突然崩裂一发不可收拾好像五个恒星拘役环全部好像要断裂一样,可是为什么最后只有一个恒星逃逸?


嗯,你说的疑点确实让人感到让人怀疑,不过还是要调查清楚问个明白,该谁的责任就谁的责任,不能冤枉一个人,也不能放过一个人!

是,局长!

嗯去吧,把调查结果向我报告一下,我也好向星际法院报告一下调查结果。

是,局长。说完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来到地下五十层一号审讯室,审讯室内已经有两名审讯人员正在审讯邢建军,莫名就进了审讯室向着两名审讯人员问道:说了什么了么?

还没。

你们两个先出去吧,我先他说一下。

是。两人站起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莫名坐了下来说道:怎么?咱俩先谈谈?

邢建军看了看莫名然后低下头说道:没什么可说的全都是我干的,所有的罪责我一个人承担!

莫名看着邢建军的表现有些噗之以鼻的说道:邢建军,我知道你是能源局的科长,这次能源局下达的拘役环数据查验任务也是你领导的。不错,这次事故虽然你也有不可逃脱的责任,但是空间管理局不会一蹴而就把所有的罪责往一个人身上推,该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我不知道你这么急着把所有的罪责往自己一个人身上揽为了什么?但是你到了空间管理局我希望你好好地配合我们的工作。

我没什么可说的,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干的,跟他们这些人没有一点关系,你把他们给放了吧。

邢建军别给脸不要脸,这里不是你们能源局,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劝你最好识相点把所有的经过都交代了,负隅顽抗起不了任何作用,你也知道我们空间管理局有很多让你开口的办法,但是我不希望用在你这个科长身上,毕竟你也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如果那些刑具用在你身上你也就废了!我说的话希望你考虑考虑。

你不用说了,我还是原来了话。

邢建军…… 说着双手愤怒的往桌子上拍打了一下桌子看向邢建军说道。

邢建军看了看莫名然后低下了头。气的莫名夺门而出把邢建军独自一人留在了审讯室。

莫名出了审讯室就碰到局长秘书柳含,柳含对着莫名说道:莫上尉我正找你呢,这是这次事件的星域损失报告你过一下目。

行,我去办公室看一下,回头你帮我看一下去其他几个审讯室看一下审讯进度,回头向我说一下谢谢啦!

好的,我现在就去看一下你先忙。说完向身后走去。

莫名拿着柳含送的资料来到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查看这次事件的损失统计资料,这一看就连一向沉稳的莫名也瞪大了眼睛查看。

只见上面写道:M38星域损失资料及周边星域损失情况报告,报告内容如下:因M38星域拘役环断裂导致M38星域恒星逃逸丧失供暖供热和供电能力,导致星域38、39、51、63、72、81号星球内所有人员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出现大面积人员死亡,其中38号39号和51号星球极为严重,已经没有任何的生物存活变成为死星,如果想要救活这几颗星球就得重新打造一副役环拘役一枚恒星,并且还需十万年的时间才能适宜人员居住,如果重新打造一个拘役环所消耗的人力物力也是无法估量的!另外M38星域内的星际电梯全部碎裂已经无法修复!还有M38星域内其他的行星也因不同的地质灾害受损严重。但是幸运的是38号39号和51号颗星球内的意识收集机在最后存留电量的情况下成功收集了部分人员的意识,这些人员的意识可被下载到虚拟空间,或者植入机器人体内成为意识机器人,再或者植入人造体体内重新复生以减少星球内部的人员损失!

另外M38星域的逃逸恒星在逃逸途中带走其身边最近的一枚行星5号行星,行星内部的人也无法获得联系,其中研发生产拘役环的重矿三局也在5号行星上面,目前仍在抓紧紧密联系中!

M38星域损失报告完毕!

其他几个星域损失情况如下:受M38星域恒星逃逸影响M39号星域的行星地震海啸不断,也造成一部分损失。因为M39星域的拘役环严重产损伤有可能产生断裂的危险需要及时修补,所需要消耗晶能源核五百枚工期十年,而且为防止在施工期间M39号星域内的拘役环断裂星域内所有人员及财务全部转移至M42星域内的几个临时行星上居住,等待修复工程完工再及时迁回!

并且M40、M41号星域的拘役环受此影响稍有松动迹象已经派遣重矿五局前去维护,维护工期三个月。

报告内容完毕!!!

莫名拿着报告的手已经不停地在颤抖了!看完报告的莫名愤怒的把报告拍在办公桌上面吼道:邢建军,都已经损失成这样了你到底还在隐瞒着什么?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莫名只好暂时压下愤怒喊道:进来。

只见房门打开柳含柳秘书拿着资料走进办公室并且打趣道:这是谁给你这么大大的气啊?

还不是那个邢建军。

来别生气了,这是其他几个人的口供都在这里了你看看?

莫名听到柳含的话语急忙站起手扶着桌子身体前倾高兴地问道:都招了?

嗯,都招了。

莫名听到话语高兴的抢回柳含手中的口供资料仔细查看。

不一会就看完了手中的口供然后疑惑的问道:怎么这几份口供都一致的指向那个小孩子啊?

那我哪知道?你不得去问一下邢建军?

莫名看了看柳含然后说道:好吧,既然口供资料全部都在这里,我看邢建军还有什么好说的。说完不等柳含就向着门外走去。

不一会就来到1号审讯室拿着口供往前面桌子上一甩说道:邢建军你的同事都已经招了你还要负隅顽抗么?这些就是你同事的口供。说着指了指桌子上面的口供资料。

邢建军斜着看了看桌子上面的资料然后扭头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莫名,一副顽抗到底的样子。

邢建军……我知道你在维护着什么,不就是维护你的儿子么?说着莫名抬手指着门外。

邢建军一听到维护自己儿子顿时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你把我儿子怎么了?

你放心,你儿子好好的,我不会对你儿子怎么样的,但是我希望你好好的配合我们的工作。

邢建军一听自己儿子好好地也不再说什么,就又坐回审讯椅上面又恢复爱答不理的样子。


邢建军我告诉你,你别总是这种爱答不理的样子,你以为你这样能保住你的儿子不受处罚吗?你以为这样就能保护他了么?错,大错特错!就算你这样能保住他,可是谁又能保住这些受损行星上的人呢?说着就把星域损失报告丢在了邢建军的身上。

邢建军看着掉在地上的报告伸手捡起报告查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顿时哭了起来嘴里说道:我对不起你们呐!都是我邢建军的错让你们遭了这么大的灾难,这一切都是我邢建军的错,我愿意接受所有的处罚!!!

莫名看着哭泣的邢建军也不劝说,只是等到邢建军稍微平复了心情这才说道:邢建军我知道你也是个有良知的人,我相信你也不想看到这些无辜的人枉死,我只是负责调查事情的经过希望你好好地配合,该谁的责任就谁的责任,我不希望你一时的冲动害了你自己和你儿子的一辈子,你仔细想想吧。说完也不等邢建军的回答就向着审讯室外走去。

邢建军看向要走出去的莫名急忙说道:莫上尉。

莫名听到叫喊站住脚步。

邢建军看到莫名站住就接着说道:莫上尉我说,我愿意配合你们工作,我把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你。

莫名看了看邢建军,并确认邢建军的诚恳就走回审讯室的椅子上坐下说道:说吧。

邢建军就把她媳妇走娘家没时间带阿布开始到最后发生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莫名,而邢建军所说的一切被旁边的记录员记录了下来作为呈堂证供。

邢阿布这边自从来到空间管理局就被一名女警员带领着玩耍,柳含就走来蹲下对着邢阿布说道:阿布乖啊,阿姨可不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啊?

阿布看着柳含眨了眨眼说到:阿姨你是谁啊?我爸爸在什么地方?你能告诉我我爸爸在什么地方么?阿布想爸爸了。

柳含看着天真可爱的阿布有些不相信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是一个孩子造成的,然后抚摸着阿布的后脑勺说道:阿布啊,阿姨叫柳含是这里面局长的秘书,至于你爸爸嘛……他在审讯室正在接受我们的调查。

什么?我爸爸在审讯室?我能去看看他么?阿布担心的说道。

可以啊,但是阿布需要配合一下柳含阿姨工作问你几个问题柳含阿姨呢才能带带你去看爸爸好么?

阿布认真仔细的看着柳含,好像要看出柳含有没有骗自己一样,过了一会阿布这才回答说道:好吧柳阿姨,阿布愿意回答阿姨的问题,柳啊姨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啊不知道的一定告诉阿姨。

那阿姨就问了?

阿布点了点头。

这第一个问题阿姨想问一下阿布阿布为什么突然闯进你爸爸的总指挥室呢?又为什么拉动拘役环流放开关呢?

柳阿姨当时阿布想爸爸了,阿布和爸爸的同事刘阿姨正在玩耍张叔叔就进来了,张叔叔说要带刘阿姨工作剩我一个人怕我没人照看就带我去了爸爸的总控制室找爸爸。至于阿姨说的什么拘役环流放开关阿布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拘役环开关就是总控制室的那个长长的拉杆啊,难道阿布不知道么?

哦,原来柳阿姨说的是那个东西啊,那个东西不是无人驾驶的意识穿梭飞行器的控制杆么?当时阿布还奇怪怎么没有想象的那么好玩?结果就看到爸爸冲了过来,我还以为爸爸不让我玩就加了把力就把那个拉杆拉了下来,可是还是被爸爸把那个拉杆推了上去,当时爸爸还很愤怒的提起我把我拴在地上,至于后来如何我就不知道了,到现在阿布还不明白爸爸当时为什么那么做呢?

阿布说的这些话语被旁边的记录员全部记录了下来,其中阿布说的什么意识穿梭飞行器却被记录员给忽略了!!剩余的却成为了呈堂证供的供词。

柳含看阿布说的话语好像也没什么隐瞒的就起身对着旁边的女警员说道:小赵你先陪阿布玩,我去莫上尉那里一趟。说完转身就要离开了这里结果被阿布喊住问道:柳阿姨您不是说带阿布去找爸爸么?柳含听到话语又蹲下身子说道:阿布乖,阿姨一会带阿布去找爸爸好不好?说完也不等阿布回答转身离开了这里,阿布看着远去的柳含嘴里嘟囔道:大人没有一个说话算话的,说好的带阿布找爸爸结果一个人走了。说完在地上踢了一脚。

柳含拿到从阿布那里哄骗过来的供词来到莫名的办公室刚好看到莫名在整理这次事故的所有资料就开口问道:都说交代了?

莫名抬头看了看柳含说道:哦,都交代了,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这是那个叫阿布的说的供词你过目一下。说着柳含双手将阿布的供词递给了莫名,莫名接过供词查看,过了一会莫名查看完毕说道:还不错,这次事件调查的挺顺利,一会你去找那个能源局的小张简单录一下供词然后交给我就可以了,到时间我这就将这些供词交给局长过目,局长就可以将这些供词呈交给空间法院让空间法院进行宣判了。说完又接着说道:你先去吧,我把这些资料供词设么的整理一下呈交给局长。

柳含听到莫名的话语说道:好,那你先忙。说完转身里看了莫名的办公室。

柳含乘坐飞行器找到小张了解当时的情况,只见小张说道:当时科长下达了十个小时时间要我们把拘役环的全部密度检查完毕,您想那么大的工作量要我们十个小时计算完全部星域的拘役环的密度怎么可能全部完成?当时人手也不足我只好让刘秘书帮忙了,我又怕阿布无人照看就把阿布带到的邢科长那里那结果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好了,你所说的这些我已经记录下来了,这些证词我会交给我们的莫上尉,谢谢你配合我们的调查此次的工作再见。说完就离开了这里。

小张看着远去的柳含的一的笑了起来说道:邢科长对不住啦!!哈哈哈哈!


空间管理局莫名办公室莫名正在整理资料柳含就来到了这里将小张的证词递交给莫名就离开了。

过了一会莫名就拿着这次事故调查的所有结果来到地下十二层局长办公室将资料递交给局长,局长接了过来查看,莫名说道:局长这次事故的主要责任人是那个叫阿布的小孩所造成的,起因是邢建军把他的儿子邢阿布带到能源局,而能源局的局长突然下达了检查拘役环密度的任务让邢建军带队主导这次任务,并且要求24小时内完成,结果邢建军把全部科室的人带到了能源控制塔,却把邢阿布独自一个人留在了能源局,邢阿布哭着跑到能源局的门口,结果被邢建军的一个朋友刚好看到邢阿布在能源局门前哭泣就把邢阿布带到了能源控制塔让刘秘书照看,结果因为邢建军立功心切下达了十个小时检查完所有拘役环的密度导致人手不足,助手小张就把看管邢阿布的刘秘书叫去帮忙,小张怕无人照看邢阿布就把邢阿布带到了总控制室门前,邢阿布来到了控制室就拉动了拘役环流放开关,由于第一次拉了一半导致拘役环动荡,没想到邢阿布看到邢建军冲了过来就加大了力度把一颗恒星彻底流放,幸亏邢进军即使推上拘役环流放开关这才避免的其他的恒星逃逸,但是这次的损失也是无法估量的。

嗯,你说的这些和这些证词的结果基本是一样的,我这就将所有的调查结果移交给空间法院让他们进一步进行审理,你去把邢建军、邢阿布以及主要相关人员全部带到本M42星域的63号星球上的空间法院等待审理。

是,局长我这就去安排。说完就走出了局长办公室,过了一会局长带着资料出了办公室来到停机场乘坐飞行器前往63号星球上的空间法院。

几小时后M42星域63号星球空间法院公告:对于本空间此次发生的重大恒星逃逸事件结果已经调查完毕,此次调查结果将在M42星域63号星球空间法院进行宣判审理,此次所审理的结果将在本空间实施直播,届时大将将看到审判结果并载入本星域史册,开庭时间383纪元润黄年3月28日(也就是三天后),届时请大家观看审判结果。

公告发出后邢建军和邢阿布就被空间管理局的莫名带到63号星球的空间法院的候审室看押等待空间法院的审理,由于按照法院的流程法院不允许父子二人相见,并且中途二人不允许任何被任何人探视!

三天后,邢建军在两名警员的押解下来到法院审判当庭,而邢阿布却在一个女警员的带领下来到法庭,就在邢阿布刚被带到法庭的时候好几天没见到儿子的邢建军立马想要创出被告席抱住儿子邢阿布结果被看押的两名警员阻止,而邢阿布也在女警员的带领下来到另一个被告席位坐了下来,期间邢阿布也在吵着要去邢建军哪里可是也在女警员的劝解下停止了吵闹。

这时身在M40星域的33号星球上邢阿布姥姥家的吕美英(也就是邢阿布的妈妈)正在陪着大姐吕梅、二姐吕琦、还有病重的姥姥蒋爱菲正在查看星域直播,突然从直播里看到到儿子和自己的老公被带到法庭的被告席就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建军和阿布怎么在空间法院的被告席上?难道这次的事故是建军他们造成的?不行我得去看看。说完也不管大姐和二姐还有重病的姥姥独自一个人就向门外冲了出去,大姐和二姐看到冲出去的吕美英叫喊了几声也没得到任何回应。

空间法院的审判长这时已经询问完邢建军事情的经过,期间邢建军两次想要翻供保护儿子邢阿布,却被警方拿出证据和证词严厉打击下彻底承认了事情发生的经过!

而邢阿布这时被空间法院审判长问道:被告邢阿布你是否在无人照看的情况下被邢建军的助手张胜鹏带到能源塔总控制室门口然后自行进入总控制室拉动拘役环流放开关导致一枚恒星的逃逸,你现在只能回答是或者不是。

小阿布挠头说道:是我当时拉动了那个杆子,至于……

行了只要你承认就行,其他你不用再说了。现在询问证人张胜鹏,张胜鹏是不是你将被告邢阿布带到总控室门前的?

是的审判长,确实是我将无人照看的邢阿布带到总控制室的。

这时听到张胜鹏回答的邢建军激动的喊道:张胜鹏你不要胡说,明明我让小张照看阿布的……

肃静、肃静、肃静!!

现在我宣布休庭审议,宣判结果明天上午公布。说完审判长走出了审判庭来到审判庭的后方就被不知何时尾随而来张胜鹏拦住了去路说道:审判长大人辛苦,小的已经在隔壁的太平星上的太平酒楼安排了一桌酒席,并且邀请了提龙局长和莫名上尉,还请审判长大人赏脸到太平酒楼一聚。说完从怀中不动声色的拿出一枚包装精美的晶核能源递给了审判长,审判长接过查看结果看到是一枚晶核能源立马盖住盖子遮挡起来问道:你怎么有这个东西?

张胜鹏看到审判长的表现献媚的说道:怎么样审判长大人?这只是个见面礼如果审判长大人肯赏脸另有重谢。

审判长看了看张胜鹏然后把晶能源核收入怀中说道:你先回吧,我晚上如期赴约。

张胜鹏听到审判长的话语笑着说道:多谢审判长大人!然后转身离开了。

太平星是M42星域的太平星是一个巨型的商业消费基地,这里有数之不尽的美食,和一切娱乐设施。而太平星的夜晚格外美丽,空中飞行的飞行器络绎不绝的降落在太平星上,显得分外的热闹。而太平星上的太平酒楼更是太平星上最大最热闹的酒楼,能在太平酒楼消费的起的人更是身份显贵,这些身份显贵的人经常请一些达官显贵来此宴请,更是显得分外有面子。


太平酒楼三层的一个叫心想事成的包间内空间管理局局长提龙和莫名已经在包间内和张胜鹏商谈着,只见张胜鹏说道:前段时间多谢提龙局长和莫名上尉的帮助,这是一点心意还请笑纳。说着从怀中拿出两个礼盒依次递给提龙和莫名,提龙和莫名接过然后打开,只见两个礼盒里面分别躺着两个拳头大小的晶能源核,这时提龙笑着说道:张兄弟这多不好意思啊,前段时间你已经给了两个,这又送两个,想必张兄弟那里没少利用职务之便搜刮这么重要的东西吧?

张胜鹏听到这句话顿时一颤,然后笑着说道:提局长您这话说的,兄弟只不过在能源局拿的九牛一毛罢了,回头兄弟一定另有重谢,还请提局长多多提携兄弟。

这时旁边的莫名听到张胜鹏道的话语也跟着说道:张兄弟你这就不地道了,有局长的难道就没我莫名的份了吗?

张胜鹏赶紧谄媚的说道:莫兄弟说笑了,有局长的怎么可能没你的份呢?

我就说么,张兄弟怎么可能少了我莫名的呢。莫名笑了笑。

张胜鹏也跟着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空间法院的审判长走进了房间内,提龙率先看到笑着起身说道:呦!这不是我们的李德明李大审判长吗。

这时旁边的莫名连忙起身点头弯腰说道:李审判长您好。

审判长示意点点头。

张胜鹏也连忙起身弯腰谄媚的向着李审判长走去,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了李审判长的右手并笑着说道:感谢李审判长的大驾光临,来来来这边请。说着指向了一旁的上座并走在了李审判长的前面拉出椅子擦了两下说道:李审判长您坐。

李审判长应声坐了下来,提龙和莫名看到李审判长坐了下来也跟着坐了下来。

这时张胜鹏也拉出了一张椅子坐在了下首位,然后笑着说道:李审判长能来是我张胜鹏莫大的荣幸,以后胜鹏还要仰仗审判长大人的多多提携呢。

审判长笑着摆了摆手示意了一下,表示认可。

张胜鹏看到审判长的表现也非常的满意,然后示意身后的服务员上菜,不一会所有的菜肴上了满满的一桌,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张胜鹏说道:感谢李审判长提局长和莫上尉的赏光,我张胜鹏不胜感激,在这里我先敬各位一杯不成敬意。说完拿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喝完这杯又倒了一杯然后对着提龙和莫名说道:先前多仰仗两位哥哥的帮助,兄弟我不胜感激以此薄酒聊表谢意,说完一饮而尽。

提龙和莫名看着张胜鹏的表现面带微笑非常满意,这时提龙说道:张兄弟客气啦,以后张兄弟有什么事尽管开口,只要我提龙能办到的一定帮张兄弟办。旁边的莫名也跟着附和的说道:有什么事张兄弟尽管开口。

谢谢提局长和莫兄弟的抬爱,小弟不胜感激。

约莫半夜时间酒席结束,提龙局长和莫名已经陆陆续续离开,李审判长看到提龙他们都走了也要离开,结果被张胜鹏拦住说道:李审判长您先别急着走,我这边还有一些薄礼要孝敬您呢!李德明听到张胜鹏的话语站住了脚步看向张胜鹏,张胜鹏左右看了看这才说道:李审判长刚才提龙局长他们在我不方便拿出,这些薄礼是孝敬您的,还请您收下。说着又从怀中拿出一个精美的礼盒送给李德明,李德明接过礼盒轻轻地打开,只看到礼盒里面竟然躺着三枚晶能源核,李德明赶紧将礼盒盖上,然后对着张胜鹏说道: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别藏着掖着。

张胜鹏闻言喜不自胜然后笑着说道:其实胜鹏也没什么要求,就是想请审判长判刑的时间将邢家父子判的重一些,尽量让那个邢建军永远不要出现在能源局流放的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回来,至于那个邢阿布您看着判好了,但是最好也不要出现。说着一脸笑意的看着李德明。

李德明看着一脸谄媚的张胜鹏不想理他那么多,就不冷不热的说道:行吧,明天你就可以看到你想要的结果。说完走出了包间独自留下张胜鹏一个人,张胜鹏看到人员都走光了就自言自语道:虽然花了不少晶能源核,但是能把邢建军这个绊脚石拿开也就离我当能源局局长的位置不远了!说完就笑着离开了这个包间。

第二天上午M42星域63号星球空间法院开始宣判审判结果,只见审判长李德明拿着审判结果念道:被告邢建军因为看管能源局的能源塔总控制室看管不利导致其子邢阿布闯入主控制室将拘役环流放开关打开,导致M38星域内的一个恒星逃逸,并带走了5号行星,其中5号行星上面的重矿三局仍然处于失联状态,邢建军对此有失职之罪,现对其进行判决如下:被告邢建军割去能源局科长职务流放星域永不录用并抄没全部家产。

被告邢阿布无故跑进能源局能源塔的总控制室并拉动拘役环流放开关导致恒星逃逸星域不稳造成M38星域瘫痪,并影响M39星域拘役环受损需要500枚晶能源核和十年的工期才能修复,M40、M41也需要进行维护,维护工期三个月,根据以上损失理应判处死刑并搅碎意识消损虚无,但是念在其年幼无知决定予以从轻处罚,现判决如下:被告邢阿布判处肉身剥离刑法,并将其意识抽出打入三维空间进行磨砺心性,每60年将其召回进行审查功绩(也就是邢阿布最多活不过60岁),如功绩值到达百万方可返回,其意识在三维空间将不记得本空间所有的事情以及前世。

这时审判庭的一个角落里的女人听到这个审判结果顿时泪如雨下的吼道: 我的儿啊!!你怎么这么命苦啊?我就离开你几天时间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了?娘对不起你啊!

肃静肃静肃静,法庭之上禁止喧闹,警卫队把这个女人带出法庭。

警卫队听到张德明的话语立刻将吕美英带出了法庭。

接着李德明继续说道:执法队现在执行审判结果。

执法队得到命令立即带着邢建军和邢阿布前去执行,邢建军的所在星球家产全部充公,邢建军也被扔到了未知的星域,邢阿布被带到一个执行室绑住四肢躺在床上,邢阿布想要叫喊被堵上嘴巴。

执行室内邢阿布眼睁睁的看着身体上面飘来一台四方的对着邢阿布的头部就是一击,邢阿布顿时没了动静,而机器的另一侧顿时出现一个手臂粗的试管,这时三名工作人员走进行刑室其中一个领头的工作人员拿起试管对着两人说道:你们两个抬着他的肉身跟我前往往三维空间管理局保存他的肉身,我去三维空间管理局的意识台给他选个归宿。说着领着两人去了三维空间管理局。


M42星域的某个星球,那名工作人员拿着试管带着两个抬着邢阿布肉身的人来到这里,向着最高最大的一个宫殿走去,只见这座宫殿一尘不染的白色坐落在这里,而这座宫殿门头上方大大地写着三维空间管理局几个大字显得特别庄严神圣,而大门的门前却站着两个身穿黑色制服的工作人员特别显眼,犹如整个白色世界里的两个明灯指引着办理事务的人要从此处经过。

这时拿着试管的工作人员带着两人来到这座宫殿门前出示了一下证件给其中一名身穿黑色制服的人查看,只见这名工作人员查看了一下证件接着说道:请出示您得办事文书。只见拿着试管的工作人员掏出判决书递给这名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接过判决书查看后嘲讽的说道:呦,这还是一个犯事的啊?一般来我们这里地人大部分都是在这个空间过的烦心了,是想到三维空间体验生活的,没想到,突然来了这么一个犯事的那就没什么好的归宿了。说着一甩判决书递给了对面拿试管的执法人员。这名拿试管的工作人员刚要说话就被这名穿黑色制服的工作人员阴阳怪气的接着说道:那你就带他去三维空间的“畜生”道吧。

你…… 这名执法人员被这名嘲讽的工作人员气的一时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执法人员,到了这里别给我那么废话,要你去哪里就去哪里,在这里老子说了算!!!

好,很好,你是我在三维空间管理局见过的最嚣张的人,我现在有事情不跟你计较那么多,回头我再收拾你,我们走。说着带着抬着阿布肉身的工作人员向着里面走去。

主任办公室一个约莫年近七旬的老者正在办公桌前书写着什么,就听见外面一个叫喊他的声音说道:老丁……老丁……老丁……

老丁站起身来向着办公室门前走去,就看到那个执法局的人带着两个抬着邢阿布肉身的人跟在那个人的后面向这边走来,等看到站在门前看到老丁急忙走到跟前还不等老丁开口就改变语气略带委屈的说到:哎呀,老丁啊你可得给我出这口气啊,兄弟我可是被你收下的人欺负啦,你可得为我出口气啊!

老丁看着委屈的执法人员说道:哎呀我以为是谁在喊我呢,原来是钟无雄老弟啊。老弟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幅样子啊?

钟无雄说道:老哥哥啊您不知道,老弟我刚走到你的地盘就被你门口的手下给欺负了,不行老弟我咽不下这口气啊,老哥哥您得给我出这口气啊。

丁主任说道:老弟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钟无雄说道:老哥哥啊您不知道今天我刚接到一个差事就是将前段时间把星域搅得乱七八糟的那个小孩的意识体送到您这里给他找个归宿,那曾想刚到你这地盘就被你那大门前的引导从事给羞辱了一顿,说什么我带的这个犯事的进什么畜生不如道,他说这些我倒是不气,倒是我生气的就是看不怪那个嚣张的嘴脸,至于我手中这个孩子的意识体我不管怎么安排,倒是门口那个引导从事您得给我好好修理一下替兄弟我出这口气啊!!!

钟兄弟那我这可帮不了你。

钟无雄一看老丁帮不了自己就改变语气略带激动的说道:咋了?老丁你这是不肯帮我啊!难道是看不起兄弟我?

老丁一看略带生气的钟无雄有些无奈的开口说道:钟老弟不是老哥不帮你出这口气,而是真的帮不了。

为啥?钟无雄疑惑的问道。

为啥?能为啥,还不是阎局长的关系户呗,昨天阎局长把他的亲外甥安排到我们这里,当了门前的那个什么引导从事,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啊!

那咋弄,难道俺老钟的这个气就白受了?钟无雄有些气不过的说道。

老丁沉思了一会说道:钟老弟老哥我想到一个办法也许能替你出了这口气,不知道老弟有没有兴趣?

老哥您有什么就别藏着掖着了,只要能替老弟出了这口气老哥哥您说什么我都听您的。

老弟你看这样行吗?你看手里不是拿着这个孩子的意识体吗,他不是从中作梗想要这个孩子的意识体进入“畜生”道吗?老哥哥我帮他安排一个好归宿,回头你去好好的气气那个小子,打消一些他嚣张的气焰,让他知道老弟你也不是好欺负的。

嗯,这个好老哥哥,老弟就按您说的办,回头我去气气那个不长眼的东西,烦请老哥哥安排一下,回头老弟请您喝酒。

老丁说道:行老哥我这就去安排一下,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说完老丁向着远处走去,钟无雄带着两个手下只能在这里等待老丁的归来。

约莫过了十多分钟老丁就从远处回来进入办公室,对着钟无雄说道:老弟啊都已经安排妥了跟我走吧。

钟无雄就叫上两个手下抬着邢阿布的肉身跟着老丁身后走去,不一会来到一个工作台前,只见老丁指着被抬着的肉身说道:刚才给你说的就是那个小子,一会你安排一下给他在三维空间选一个好的身世,还有别让这个小子的肉身死亡了,每天安排人好生照看就行。

工作人员看了看邢阿布的肉身说道:来跟我走吧。

钟无雄带着两个手下抬着邢阿布的肉身跟着这个工作人员往里边走去,过了一会就来到一个肉身储藏室,对着钟无雄说道:这里是我们最好的肉身储藏室,每天二十四小时有专业的人员一日三餐的护理,保障他的肉身不会死亡。你们两个把他的肉身放进去吧。说着指了指抬着邢阿布肉身的两个人,两人听到声音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将邢阿布的肉身放进去。

等到两人操作完成,这里的工作人员又开口道:你们两个先到别的地方转一转吧,你拿着意识体试管跟我到这边来。说着指了指钟无雄


钟无雄听到工作人员的指示就跟着工作人员的身后向着另一个地方走去,不一会就来到一个大大的宫殿似的房间内,只见这个房间不是非常的朴素,没有别的装饰品,只见大厅中央摆放着六个大大的柱子,而六个柱子的两侧立着两个小柱子,只见六个大柱子上面分别写着官道、财道、逍遥道,黑道、平庸道,“畜生”道。六道柱子两侧的两个小柱子分别写着低等三维和高等三维,这就是这个维度空间大大有名的六道轮回柱!!!!

工作人员带着钟无雄走到六道轮回柱前说道:按照三维空间的规则普通人(也就是想去体验三维空间生活的人)可以在六道轮回柱自由选择六道,而这个孩子的这次选择理应随机,但是丁主任打了招呼让您选择他的去处。

什么?让我选择?不是让你替他选择么?

对,主任来的时间是这样给我说的,确实是让您去选择!

我能选择什么?这老丁也是的怎么不给我说一声呢?你确定老丁是给你这么说的?

这确实是丁主任这样吩咐的,确实是就是让您来选择的。

好吧,那应该怎么选?

您看前面的六个柱子没?

看到了。

您按照那个六道提示选择就行。

这六道都是什么意思啊?你能给我讲解一下么?

行,那我就给你介绍一下,这第一个柱子的官道指的就是那些官场和职场的人,这第二道就是那些有钱有能力的人,逍遥道指的就是那些不被任何规则约束不受拘束的人,黑道就是那些做的事情见不得光的人,平庸道就是那些一辈子碌碌无为的人,至于“畜生”道指的就是那些每天努力的工作却得不到相应的报酬的人,这种人不管他这辈子如何的努力他都永远生活在生活的最最低层,每天不断地为了一日三餐而奔波最后不得善终。

啊?这“畜生”道竟然这么惨?那我还是给他选别的道把。那……那边的两个高等三维和低等三维是什么意思?

这高等三维指的就是拥有非常尖端科技的三维空间,当然了他们三维空间尖端的科技是比不上我们空间的的科技。至于那个低等三维空间更不用提啦,他们只是生活在没有任何科技的三维空间,一直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

钟无雄看着介绍完毕的工作人员愣了愣神说道:我想问一下如果我给他选一个好的出身有什么好处没有?

好处没有,如果你愿意成为护道者等到他功德圆满你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奖励,至于什么奖励我也不知道,一般这些奖励都是根据历练人的功德来说的。

还有这事?那我应该如何成为他的护道者?

成为他的护道着也简单,就是通过他留在这里的部分意识体定时给他加持气运胶囊,让这个气运胶囊给他带来转机。给这是气运珠,还有这是气运胶囊。说着就将气运珠和气运胶囊拿出交给了钟无雄。

钟无雄接过胶囊和气运珠看着工作人员问道:这怎么使用啊?

使用方法很简单,就是一会等到六道柱子运转取出这个孩子在本空间的记忆体和一些意识体存放在气运珠之中,然后等这个孩子在三岁以后你就可以对他实施气运加持,在把胶囊打开倒在气运珠上一些,那时他就会加持气运度过难关,还有就是这孩子在三岁之前的这段时间里你可以交代完你手头的工作,稍后我会利用时间加速机进行时间加速,这样你就不必在这里等待那么长时间了,也就是说你只有三天时间进行交代你想要交代的事情,希望你交代完事情后能在这里待够五十七天的时间,另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如果你将那个胶囊用完也就没有了,到时只能祝他好运了!我希望你能省着点用。

谢谢你的指导,我愿意成为他的护道者,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假如我碰到什么不懂得也好问你不是?总不能每次找你不知道你叫什么那多不好意思啊?

您不必客气,本来指导你也是我的分内之事,您叫我小薇就好,另外您有什么不懂得尽管随时来问我。

嗯,好的小薇,那现在我们可以为这个孩子选择三维空间的人生了吧?

您瞧我这记性,光顾着说话介绍这些东西了,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来您这边过来。说着指了指六道轮回工作台,只见工作台上有六个小的柱子和两个小的柱子,和正前方的六道轮回柱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一个大一个小,另一个不同就是这个小型的六道轮回柱每个柱子前都有一个凹槽,而小的前面也有半个珠子大小的凹槽。

麻烦您把意识试管插进这六个柱子中的其中一个,把气运珠放进这两个小的其中的一个就行,您还有什么不懂的么?

没,没有。边说边看着六道轮回工作台上的柱子和凹槽,好像不知道如何选择。

这时旁边的小薇又开口道:您是不知道如何选择吗?您看这六道轮回柱前都有对应的凹槽您只要将意识试管插进去就可以了,然后将气运珠放进高等三纬空间或低等三纬空间的凹槽内就能选择对应的维度空间和对应的六道!!

谢谢小薇,我知道怎么做了,我先将气运珠放进高等三维空间,然后选择官道就行了。说着将意识试管插进官道对应凹槽内,将气运珠放进高等三维空间柱对应的凹槽内,只见六道轮回工作台发出一道亮光直通天际尤为显眼!

等到光芒消散意识试管已经不见了,只看到气运珠内一道莹莹白色雾状的气体在里面游荡,仔细看来雾状内竟然和邢阿布一模一样的小人在里面沉睡。

钟无雄看到这个场景,有些新奇的向小微问道:小薇这就结束了?

是的,您先可以暂时离开一下,去交代一下您想要交代的事情。

就这样钟无雄听从小薇的意见暂时离开了这里,来到三维空间管理局大门前刚好碰到那个引导从事,钟无雄看到这小子顿时来了脾气,走到这个引导从事的面前说道:小子,你在我进门的时间不是说我带的那个小子只配进入畜生道吗?现在他已经进入高等三维空间成为有出息的人了,你小子最终不是没有打败我吗!回头你小子再敢这么对我这么不客气有你小子好看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