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月光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呀!皇叔凉了还吃我一鞋

呀!皇叔凉了还吃我一鞋

樱凉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魂穿双洁1v1}甜宠,女强男强,女主二且飒天盛王朝是这片大陆最强的一个王国,执掌杀生大权的摄政王是先帝的最小的儿子也是当今皇帝的小叔叔倒霉催的女主上山采药尾追小白狐跌落山崖,魂穿丞相家三小姐,谁人不知这梦三小姐生的倾国倾城,只是这脑子有点不好使,丞相一家因为三女先天欠缺对其疼爱有加皇上为了除掉这个权势滔天的小叔叔不惜一切代价,可谓是大伤元气就连皇叔出殡那天他还惺惺作态,皇叔一生清洁廉正,朕相信皇叔也不愿浪费国力为他大举操办,朕满足皇叔最后遗愿,特赐木棺为表皇叔勤政爱民前来吊唁的丞相一家没看住自己的女儿正派人四处寻找,可那小人儿此时正趴在棺材里压着皇叔睡得正香。只是当她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主角:   更新:2022-11-14 06: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呀!皇叔凉了还吃我一鞋》,由网络作家“樱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魂穿双洁1v1}甜宠,女强男强,女主二且飒天盛王朝是这片大陆最强的一个王国,执掌杀生大权的摄政王是先帝的最小的儿子也是当今皇帝的小叔叔倒霉催的女主上山采药尾追小白狐跌落山崖,魂穿丞相家三小姐,谁人不知这梦三小姐生的倾国倾城,只是这脑子有点不好使,丞相一家因为三女先天欠缺对其疼爱有加皇上为了除掉这个权势滔天的小叔叔不惜一切代价,可谓是大伤元气就连皇叔出殡那天他还惺惺作态,皇叔一生清洁廉正,朕相信皇叔也不愿浪费国力为他大举操办,朕满足皇叔最后遗愿,特赐木棺为表皇叔勤政爱民前来吊唁的丞相一家没看住自己的女儿正派人四处寻找,可那小人儿此时正趴在棺材里压着皇叔睡得正香。只是当她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呀!皇叔凉了还吃我一鞋》精彩片段

一个狭小的棺材里,一个凉的不能再凉的男人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借着自身的重量,压制着拳打脚踢的不知名女性,由于双方手抓手,腿缠腿的相互压制,

所以没有支撑点的两位,好巧不巧的都献出了人生的第一个吻,只不过没有浪漫的气氛,而是诡异又尴尬的这么一个场景

借着那一丝微弱的光线,男的眉头紧皱死死地盯着眼前慌张又羞红了脸的女人,女人眼珠子使劲的眨巴眨巴,暗示男人松手,接到信号的男人用眼珠子看了一眼双方的手,

梦三馨更用力的眨巴眨巴眼睛表示自己不会再动手打人了,男人这才松开手,由于空间太小两人的姿势还保持着男上女下的姿势

也不知道这人是有多穷死了连口像样点的棺材都买不起,这么小的一个长方形盒子两个人是真够挤得

“喂,你死了还是活着啊,大哥你别吓我,都22世纪了咱不能封建迷信吓死人的”这人活着就被装进了棺材,可是犯法的,也不知道是哪个缺了大德的人干的

男人一手支撑着一手擦了擦自己的唇随后缓缓地伸手掐上那纤细的脖颈

梦三馨翻了个白眼“大哥你都这样了省点力气吧,就你这掐脖子的力气捏死一只蚂蚁都难”

男人脸色苍白艰难的吐出几个字“你是谁,是谁派你来刺杀本王的”

伸出小手摸了摸男子的额头“凉的啊,也没发烧啊,还本王,你是电视看多了吧,大哥你能不能往旁边挪挪,就你这大高个子压着我是真的好重的好吗,更何况杀人是要犯法的”

战北陌看着眼前行为举止极为古怪的女人,缓慢的往旁边挪动了几分,即使是这样由于棺材内空间狭小还是半个身子压着,不过这样也减轻了很多重量,毕竟是个成年人,体重也有一百几十斤

“喂大哥,你们是哪个剧组的,拍什么电视剧,搞得这么逼真,我这样的给多少钱一天啊”

战北陌盯着面前说着乱七八糟的女人,嘴角流出一丝鲜血,由于棺材内空间窄光线也不清晰,在梦三馨这个角度看去眼前的男人好像吸血鬼,小脸惨白,嘴角挂着鲜血

“妈呀~吸血鬼啊”手疾眼快的蜷缩膝盖,脱下鞋子塞到了男人的嘴里,最主要是由于惊吓过度全身出汗,这个鞋的味道可想而知

要是演戏也没必要搞得这么逼真吧,这个男人明显不对劲啊

战北陌想阻止却来不及,自己身受重伤,连说话的力气都费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某二逼女把鞋子塞进自己嘴里,心里一万个念头想掐死面前的女人

梦三馨抓着男子的手号脉,眉头微皱眼前的男人脉搏微弱,学艺不精或不仔细把脉,根本感受不到这么微弱的脉搏,难怪会被当做死人来下葬

战北陌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颤颤巍巍的把嘴里的鞋拿掉,也不去打扰

抓紧这只苍白的手梦三馨的眉头越皱越紧,这个人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居然给他下这么狠得毒,阴火毒失传千年的阴狠之毒,当年还是自己的祖上炼制的,自己是救还是不救呢,萍水相逢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松开这只苍白无力的手,梦三馨叹息道“兄台你这是范小人了啊,对你下这么狠得手,你还是躺在这慢慢等死吧”

战北陌借着那么点光线可是把这个女人脸上的表情真真实实的看在眼里,心下一沉猛地低头就去咬她的脖子

梦三馨被咬的惊呼出声“你属狗的吗,动不动就要咬人,快松开我,痛死了”没办法梦三馨错乱之间只能拔了男人头上的发簪,男子工整的发髻随即松散,长发垂落,扫过梦三馨的脸颊,痒痒的,迅速的往他的身上扎了几大穴位

战北陌感觉身上有了力气,翻涌的气血被压制住了,松开了女子的脖颈,反手掐住“该死的女人你敢往本王嘴里塞鞋,”

梦三馨快窒息了,双手用力的扒拉着死死钳住自己脖子的双手,艰难的吐字,“大哥有话好好说,你先放手”

看着眼前快要被自己快要 掐死的女子,战北陌收起杀意放开双手

得到解脱的梦三馨忍不住的咳了起来,“咳咳,大哥我那是情急之下的自救好吗,谁叫你这么吓人,还有我救了你,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感觉所有人都要来杀你一样啊”

当然梦三馨也知道眼前是怎么回事了,自己真穿越了,只不过不知道是魂穿还是身穿,按照当时的情况那万丈悬崖自己怕尸骨无存了吧,不出意外是魂穿,真的是倒霉透了,被一只畜生嘲笑自己是2B不说,还差点又嗝屁了

梦三馨看着眼前盯着自己一动不动,一字不言的男人“大兄弟咱能不能先出去啊,你不觉得这个棺材有点挤吗”


摄政王府内,宾客满座,嘈杂声不断,有前来查探虚实,也有来幸灾乐祸的,内堂站满了王府的小厮和一众摄政王派系的,突然棺材盖被掀飞起来直直的立在内堂中央,这皇帝赐的棺材那还真是次品,他一个身中剧毒的就这么一掌也能拍飞

“啊啊啊啊啊啊啊,诈尸了,诈尸了,快跑啊”小厮个个吓得抱头鼠窜

只留下心腹在面面相觑,面上都是惊疑的表情

战北陌的暗卫暗一和死党梦一城相对一眼连忙上前查探情况,身未接近棺材,就见一席白衣的战北陌飞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只粉色的绣花鞋,两人皆是面上一喜,只是这绣花鞋为何这么熟悉,梦一城上前疑惑地询问“这是什么情况,你不是已经...”

此时棺材里传来“拉我一把,我腿麻了啊,起不来了”

众人回头望着棺材那边,只见一个抓着双鬓的女子,双手抓着棺材边缘使劲的想爬起来却又跌坐了回去,那模样好不滑稽

梦一城惊呼“小妹,你怎么会在棺材里”忙上前抱着妙龄女子出了棺材“爹娘找了你许久”

战北陌听到梦一城喊小妹,不由得眉头微皱,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少女,粉嘟嘟的小脸,红扑扑的小嘴,看着衣服上染红的血渍,精致的脸庞挂满了不满之意,只是这梦三小姐好似不与传闻中那般痴傻,智如三岁孩童

梦三馨揉了揉酸麻的双腿示意把她放下来,站稳后看着中间身着丧服,面色苍白的男人,原来他长得这么好看啊,啧啧啧简直是人间尤物啊,这长相,这身材,世间少有啊,可惜了命不好,自古美人都是红颜薄命,现下看来美男也逃不掉啊

梦一城上前一步想询问情况,梦三馨见状忙后退一步“你别过来,就站那,对就那,有话好好说啊”

自己刚被掐了脖子,现在还疼呢,在没有搞清楚状况之前还是别让人靠的太近,初来乍到,这古代可不是现代的社会,封建迂腐,一不小心就脑袋搬家了,我可不想再死一次了

梦一城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少女,样子是小妹啊只是眼前的这个小妹又很陌生“小妹,你怎么了,我是你大哥啊,你不认得大哥了,你以前最喜欢同大哥亲近了,今日是怎么了”

梦三馨假装头疼“我刚睡了一觉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喂~那边那个大兄弟你能先把你手里的鞋还给我吗”

战北陌看了看手里绣着桃花的粉色绣花鞋照着梦三馨的面门就这么扔了过去了

梦三馨一看这人是故意的,心下怒了,徒手抓起立得板板正正的棺材板,一个漂亮的回旋拍,那绣花鞋如羽毛球般朝着来时的方向飞了回去。

战北陌侧身一躲,挥了挥衣袖那鞋子就如断了线的风筝飞出了墙

“混蛋!我的鞋啊”梦三馨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你是故意的,你这个小心眼的男人”梦三馨心里有气也不敢怎么样,在没有了解现在的情况下她不敢轻举妄动“算了,好女不跟小人斗”


听到动静的众人胆大的都往内堂来了

看到爹娘的梦一城立马上前哭到“爹娘不好了,小妹她,小妹她呜呜呜呜呜~”

丞相夫妇看着眼前的哭的很伤心的大儿子小妹她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三馨他出什么事了吧

丞相夫人忙上前抱着梦三馨“我的女儿啊,我的小心肝啊,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怎么连鞋都丢了,脖子还被哪个王八羔子咬了,你告诉娘,娘去劈了他”

看着眼前的中年妇女梦三馨大概也猜到了一些,立马委屈的想滴几滴眼泪,但是就是滴不出来,心下一狠拧了自己的大腿,艾玛真疼啊“呜呜呜呜呜娘啊女儿不活了,女儿委屈啊,女儿差点就见不到娘亲了”

丞相看着眼前哭的惨兮兮的妻女,脸上怒气更胜,“到底是谁,是谁这么大胆子连我梦霸天的女儿都敢欺负,老夫要活剐了他作势还拔出了一旁二儿子梦二池的剑,只不过是拔了好几下才拔出来的,那架势当真是要去砍得对方祖宗都不认识

梦二池都怀疑自家老爹没把别人砍死,自己倒是被自己误伤

梦三馨泪眼婆娑的看着眼前拿着剑一脸怒气的中年男子,指着站在一旁看着饶有趣味的战北陌“爹,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的仇人,小西八”

哼叫你小人得志,接招吧小气男,还咬我

丞相夫妇包括梦家儿子都齐刷刷的看向被指着骂小西八的男人,梦霸天吓得连忙扔掉手里的剑,丞相夫人林清霜忙松开怀里的女儿,二人被吓得惊呆在原地,“女儿啊,是不是搞错了啊,还是你今天没睡醒啊”

察觉到气氛不对劲的梦三馨,急忙的说道,“爹娘你们不是要帮我出头的吗,怎么还不上去砍死这混蛋

梦一城,紧忙上前捂住了梦三馨的嘴,转头笑嘻嘻的对着战北陌说“王爷不要放心上,小妹自小脑袋有问题,智商同三岁儿童般,望王爷不要与小妹计较

梦三馨甩掉梦一城的手叫嚣着“你是不是我哥,这个小西八欺负你妹妹,你居然让他不要与我计较,到底是谁计较谁呢”

战北陌一步一步缓缓地走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梦三馨嘴角微扬“都说梦三小姐从小痴傻,可本王看着梦三小姐不像是智力缺陷的,说话这么直流,演戏这么代派,就连打人都这么有条不紊,最重要的是梦三小姐还懂医.........”

梦三馨猛地伸手捂住了战北陌的嘴把人推至墙角来了个正儿八经的壁咚~还不忘踮起双脚,咬牙切齿的威胁着贴着战北陌的耳朵“大哥算我求你了,你闭嘴别暴露我会医术的事好不好,只要你不说我答应帮你解毒”。

明叔{王府管家}带着一众王府小厮刚进来就看到这一幕,所有人整齐划一的张大了嘴巴他们那个高高在上,不近女色,洁身自好,一尘不染的王爷,他不干净了。

丞相夫妇包括梦家二子此时吓得瑟瑟发抖,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梦家要大祸临头了啊


梦三馨背对着众人当然是看不清众人的表情,但是战北陌不一样啊,他可是瞧得一清二楚,然而他只是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手上一用力把梦三馨反壁咚到墙上。

梦三馨这时才看清楚众人的表情“这是干嘛,把我当猴看吗,”意识到现在的情况瞪了一眼面前的男人"你还不放开我

丞相夫人赶忙上前跪在战北陌旁边"王爷小女年幼无知,望王爷不要与之计较,臣妇回去定加好生管教,求王爷开恩,饶小女一命“

丞相见状也忙跪下“求王爷看在老臣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不辞辛劳的份上,饶小女一命”

梦一城因为是战北陌的死党胆子大一些,忙从战北陌跟前把自家小妹拉了过来,护在了身后“王爷,这是我妹妹,你可不能杀她,不然我就跟你割袍断义”

梦二池虽然没他大哥勇敢,但是保护小妹他虽怕,但也抬头挺胸的挡在小妹面前,梦三馨其实很感动,有这么一群家人

上前扶起跪在地上的丞相夫妇二人安慰着受惊吓的母上大人“娘,您放心,馨儿都好了,不傻了,王爷他不会怪罪我的”说完还不忘对着战北陌眨了眨眼

林清霜抬头看了一眼战北陌,确定王爷没有杀自己女儿的意思这才起身

听到梦三馨说自己好了不傻的时候,梦一城和梦二池赶忙过来拉着自家小妹左瞧右看的,这时梦一城好像想起来什么“小妹你不是都不知道我是谁吗,怎么突然就不傻了”

梦三馨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大哥我突然不傻了,以前的事我记不起来了,包括忘记了一切,但是就刚刚,傻子都看的出来你们是我的家人,更何况我不是傻子”

.林清霜握着女儿的双手“没事没事,只要馨儿平安就好,以前的事不记得就不记得吧,现在都挺好的”

“是啊是啊,女儿只要没事就好,等回去爹叫你刘叔给你做你最爱的大肘子吃,还有五香烤鸭,这些都是你刘叔最拿手的菜”

刚想跟摄政王打招呼回府的时候,外面传来一声尖细的嗓音“皇上驾到”,只见一个穿着明晃晃龙袍的男人走了进来

众人都看的出来皇上心情不是很好,原因嘛很简单,该死的人居然活了

来人脸带两行泪,哽咽的哭喊着“皇叔啊,你没事就好了,朕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有你这天盛的江山可怎么办呢”这哭天喊地的,不知道以为感情是有多深厚,可比那些哭灵的专业多了啊

战北陌一个闪身躲过了皇上的猛扑,脱掉了身上的寿服扔向了眼前哭泣的男人,衣服刚好盖住了来人的头“皇上赏的这身寿服,本王如今是用不到了,就还给皇上吧”

寿服里的皇上站北青此时阴沉着脸,将寿服拿下来扔到一旁,脸上挂满笑意“是,是,是,皇叔说的对,这玩意不吉利,小德子,赶紧拿去烧了”

梦三馨这下是看明白了,这皇上是在战北陌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屁都不敢放一个啊,不愧是皇上,都这么直击面门还能不苟言笑的应对自如,奥斯卡奖非你莫属啊,佩服佩服,自己刚刚的演技那简直是小儿科啊


“小德子,去把朕的千年灵芝还有人参拿来给皇叔补补身子”

摄政王府的管家明叔听了脸色瞬间黑了下来,这皇上每次赏赐的东西不是过期的就是他不要的烂货,说的这么好听千年灵芝,人参,王府里的狗都不吃,自从上次大黄吃了可是没臭晕整个王府,要不是念在他是老王妃收养的狗,早给他宰了扔出去了。

战北陌看着惺惺作态的大侄子也不加理会"皇上还是回宫吧,本王要去沐浴更衣,洗洗这一身的晦气,暗一你去准备一下

暗一恭敬的道了一声是,转身就走出了内堂

站北青看着要赶人了也不好推脱“皇叔好生休养,朕还有公务要处理就先回宫了

众大臣见皇帝都走了也纷纷上前告辞打道回府,当然包括早就想脚底抹油的丞相一家了

“梦家小三儿你留下,待本王沐浴后再来找你算账,目光扫到了梦三馨的脚丫子,那穿着一只鞋的脚,着实让有强迫症的自己看着难受,“来人,去把三小姐的鞋找回来”

梦三馨也不生气转头对着丞相夫妇说“爹爹,娘亲,大哥,二哥你们先回去吧,丞相夫妇对视一眼,满眼的担忧之色“女儿啊我们还是在这里陪你吧,娘怕你刚脑子清醒过来惹怒了摄政王,到时候牵累了为娘,娘要瘦好几斤的”

额(⊙o⊙)…还以为自家娘亲是真的担心自己呢,原来是怕瘦了啊

此时明叔上前恭敬的行礼道“丞相,夫人,不必担忧,我家王爷虽然冷冰冰冰的,但并非如外界所言那般,杀人不眨眼,扒人皮,抽人血,吃人肉,平日里对待我们这些下人也是赏罚分明的”

丞相夫妇盯着明叔那眼神仿佛在说,你当我三岁吗啊!你觉得我会信吗

明叔也不辩解的摇摇头“您二位请移步去大堂等候吧,我吩咐下人给二位准备了茶水,府里这些丧葬用品还需要清理,这边请”

来到大堂的丞相一家坐在客座上,一旁的梦三馨看着大堂内还未撤走的食物,不停地咽着口水“那个小姐姐这桌就不要撤了,都没吃过,浪费粮食可耻”

管不住自己口水的梦三馨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也不管什么淑女不淑女了,抓起桌子上的大烧鸭就开始胡吃海喝起来

看着眼前性情大变的女儿,丞相夫妇表示这不是我女儿,这绝对不是真的,看着端上茶水的明叔,夫妻俩都不好意思的尴尬着打着哈哈“这,这肯定是今天一天没吃饭了,平时在家馨儿她不这样很淑女的

明叔也被眼前狼吞虎咽的梦家小三给吓到了,这梦三小姐也当真可怜,像八辈子没吃过饭一样,太吓人了,望眼整个盛都城,哪家名门闺秀是这样吃饭的,“呵呵,这三小姐果真是性情中人啊”

梦一城和梦二池也被自家妹妹这吃相给看愣住了,察觉到不对劲的某吃货,转头口齿不清的对着梦家众人说道“爹爹,娘亲,大哥二哥你们不饿吗,我今天一整天都没吃饭了,你们快来一起吃啊”

梦家众人哪里不饿,自从踏进这摄政王府后就一直在找女儿,哪有心情顾得上吃席,眼见梦三馨吃的满嘴流油,他们的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


看着梦三馨胡吃海喝的样子,不由得咽了咽口水,此时不知道是谁的肚子咕咕咕的叫了起来

也不等明叔反应过来,梦家老小就冲着那八仙桌狂奔而去

“爹你尝尝这花雕酒,再配上这个鸭腿简直了,娘你尝尝这菠薐菜,蒜香味十足,就是火候大了点,就着这个水晶包,味道一下子就在嘴里炸开了”

两人也顾不得回应自己的女儿,一筷子一筷子的往自己嘴里塞,梦三馨见状直接抢过来盘子,气势毫不落于下风

明叔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一大家子,敢情这都是遗传的啊,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歪的东斜西倒,青出于蓝更胜于蓝呐~

吃饱喝足的一大家子,东倒西歪的躺在座椅上,时不时还传来打嗝的声音

洗完澡的战北陌来到大堂准备与丞相一家于璇辗转一番,可看到眼前的景象,心下不由大吃一惊,这丞相虽说名字与他的长相不符合,好歹也是文雅之人,可这与他的人设大不相符啊

“咳咳~本王以为丞相携带夫人和二位公子先行一步,没想到倒是本王怠慢了各位”

听到这个声音的丞相梦霸天正在喝水,“咳咳咳咳”完了完了,老夫多年的形象啊,瞬间老脸一红尴尬的看着来人

反观梦三馨,翘着二郎腿,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好不惬意“那个小哥哥你家席是真好吃啊,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吃一次,要不你再死一次”

战北陌瞬间黑下脸,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还再死一次,你当是菜市场买菜吗,有来有回,再来不回,再回不来

梦二池听完小妹说的话,一个不稳摔了下去,老天啊,还我可爱无知的傻妹妹,虽然说妹妹不傻了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可这口无遮拦的妹妹,我好怕,每天把脑袋挂在她那张嘴上,人家很方的好不好啦

梦一城饶有兴趣的看着战北陌,自打他们二人相识以来,别说他的面前出现过女人,就连一只母耗子都不曾见过,这战北陌对自己的小妹好像有点不一样,总感觉怪怪的,但是说不上来是哪里怪了

林清霜第一个反应过来,拉着自家的老头子,向战北陌服了服身体“王爷,臣妇想起家中还有老四需要建造,就不打扰王爷雅兴了,先带着我家老头子先行一步”说完也不等战北陌示意,头也不回的就径直朝门外走去。

摔在地上的梦二池连忙起身“爹娘,你们等等孩儿,我也还有功课未完成”跌跌撞撞的朝着二老追去

马车上梦二池有些担忧的问着爹娘“大哥他与王爷相识多年,我倒不担心大哥的安危,只是小妹她,不傻以后好像比以前更容易惹祸啊”

听完梦二池的话,梦霸天的脸上也露出担忧“夫人咱们就不管小三儿了吗,咱们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万一真惹怒了摄政王那小三儿就没命了”

林清霜好歹也是深宅大院出来的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老爷就冲咱们家馨儿下午那个举动,你觉得她有几条命可以活,而且你没发现咱家女儿自从来了这王府,不说痴傻好了,性情还大变,就算她真的惹怒了王爷,王爷也会看在咱们的面上饶他一命,虽然可能百分百会残,最重要的是,王爷对待馨儿的态度总感觉怪怪的,不知道怪在哪


王府内大堂上,战北陌坐在主位上,慢条斯理的品着茶,看着一旁的梦一城

梦一城心领神不会的表示,我不走,这是我小妹,我得看好我家的猪,养了十四年的猪,万一被你宰了卖肉,我就亏大了

梦三馨看着两人眉来眼去的,这两人有奸情啊,该不会是,天呐~这样太磕了吧,此时要是有瓜子花生小蚕豆外加啤酒饮料矿泉水就完美了

低头咬着手指,思索着把空间留给小两口,咱是行动派啊,说干就干,弯腰提手,看不到我看不到我,我闪

可有人的速度比她还快,嘭~头撞上了什么玩意儿怎么这么硬啊,该不会是撞墙了吧,可这手感有点不对啊

你摸够了没有,带着磁性又带着性感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顺着声音抬头,妈耶~怎么是这个小西吧“那个你听我狡辩,不是,你听我解释,不对,我解释什么呀解释,我准备回家,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挡着我的去路”手上的动作从未停止

这手感可真是不错啊,越摸越往下,某人破天荒的居然脸红了,捉住那双使坏的小手“那你这意犹未尽的动作是怎么回事呢~恩~”

卧槽卧槽,麻麻,他勾引我,他居然勾引我,这声音极致诱惑,这谁顶得住啊,我这该死的母胎单身26年的心啊“咳咳,那个不就是摸了你几下吗,你一个大男人跟我一个女人较什么劲,大不了让你摸回来”

看戏的梦一城也被自家小妹这露骨大胆的语言给吓到了,真怕战北陌哪个神经搭错了会摸回来,赶忙把自家小妹拉到身后

“小妹,你是个女孩子,男女有别怎么能随便让别的男孩子摸肚肚呢,这不可取”

看着一心护着自己的大哥,梦三馨心底的愧疚更加深了,大哥这是吃醋了,自己占了他男人的便宜,大哥他会不会想灭了我

“那个大哥,我这只是一时口误,你别当真,咳咳~我也不是故意要占王爷的便宜的,最主要的是大哥你别误会,你小妹我绝对是不会跟你抢男人的”

梦一城听着这话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呢,眉头也不由得皱了起来

战北陌可是人精,他立马就能领会到梦三馨这话里的意思了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个罪魁祸首“梦三馨,你这脑子,整天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把你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给我收起来”

梦一城反应过来,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自家小妹可真是大胆,想法也真是天马行空“小妹你别乱想,我和陌兄是童年玩伴,同窗书友”

梦三馨听完自家大哥的解释,圆溜溜的眼睛更亮了些,心下了然,原来是青梅竹马啊,连读书都在一块,看来是真爱啊,都形影不离了,天呐~这真的,此时要是有手机就好了,多想给他们录下来啊,真的是太好磕吧,古代版的真人CP哎,也不知道谁攻谁受,看了看两人屁股,好像战北陌的更有肉感吧


战北陌看梦三馨这个样子,就知道这小妮子又开始各种YY了

对着那毛茸茸的脑袋就来了一记爆栗,“你跟本王来,”然后转头看向梦一城“你可以回去了”

梦一城心不甘情不愿“可我这小妹……”

话还未说完就被战北陌打断了“你放心本王如果真要对你家小三儿做什么,那她现在在你面前就不会喘气了,我要跟她单独谈谈”

梦三馨抱着梦一城的手左摇右晃的撒娇道“大哥,你就先回去吧,我同王爷还有要事商谈,我保证谈完了我就回去,也不惹事”说完还不忘伸出三根手指一本正经的样子

梦一城这才不放心的三步两回头的回了家门

“你随本王去书房”说完转身就走,跟在身后的少女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你随本王去书房”当然对于从小习武的战北陌来说耳力超群,听得一清二楚,不用看都能猜到她此时的小动作,

该说不说这王府属实是大啊,就连这书房都整的跟图书馆一样,好几层呢

书房内,战北陌阴沉着脸坐在主座上“你到底是谁,一个傻子突然之间会武功,力大无穷,还会一身医术,你好糊弄旁人,但是糊弄不了本王”

梦三馨也知道眼前高不可攀的男人不好糊弄,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随即眼珠转了转“我当然是梦三馨啊,梦丞相的三女儿,至于我会武,会医术的事,无可奉告,家师乃世外高人,不方便透露”

战北陌听完,眉头微蹙,半信半疑的也就不在这件事上追问“你有办法解本王身上的阴火毒,说说你的条件,你想要什么,或者你想得到什么”

“王爷果然是个爽快的人,我是可以解你身上的阴火毒,但是也需要王爷帮我寻找几味药材,至于好处嘛,给我黄金万两,我治病你付钱,天经地义嘛”

一想到那金灿灿的黄金,心底就是开心啊,我要当富婆,到时候买一处宅院,我要养他十个八个的小鲜肉,真香啊

“成交,那什么时候开始给本王治疗”再梦三馨还在想着她的黄金的时候某腹黑男嘴角微杨又打什么坏主意了

“这样吧王爷我先给你写一处方子,你叫人去准备一下药浴,虽然我刚刚给你封住了几大关键的位置,但终究不是良策

说完不管战北陌答不答应就走到他的书案前,拿起桌上的毛笔开始写,写毛笔字对梦三馨来说不难,毕竟自小跟着爷爷一块学习中医,那些遗留下来的古籍大多都是繁体字

只见她神情专注,写的小篆绢细又得体,力透纸背,让人过目难忘,原来她也有这么安静认真的一面啊,不吵不闹的样子还是很招人欢喜的

“好了,王爷让人去准备一下这些药吧”可能是因为动作过大拉扯到了脖子上被某人撕咬过的伤口“撕~真TM疼啊,王爷能不能给我一下药,这是你咬的,你得负责”

看着近在眼前爆粗口的女人,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觉得她文静,看这样子刚才好像是假象


战北陌,绕到书架后方,从架子上拿出了一瓶金创药,转身回来就看到某女坐在他文案旁边翘着二郎腿,手里还拿着毛笔,在画着什么

战北陌快速上前查探,看到自己之前画好的一副青山碧水图就这样毁了咬牙切齿的喊着正在努力作画的小人“梦、三、馨、”急忙的从她手底抽出那张图

“嘿嘿,那个王爷,我看你这张画还未画完,你看这青山绿水的,少了一对小情侣是不是感觉太冷清了,这样多好啊,空气中弥漫着恋爱的酸臭味”

眼见战北陌脸色越来越黑,梦三馨见势不妙,迅速起身溜之大吉

战北陌察觉到她的想法,伸手想抓住她的后衣领,哪知道梦三馨比泥鳅还要滑

梦三馨见战北陌出手来抓她,她也不是吃素的,快步出拳与战北陌打了起来,动静大的外面的一众小厮,围满了书房门口

梦三馨只会拳脚功夫,而战北陌由于阴火毒也没法使用内力

此时明叔和暗一听到动静,赶忙推开书房的门,想看看里面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噼里啪啦的,不知道还以为要拆了书房,结果差点被扔出来的砚台,砸的个脑震荡

幸亏暗一眼疾手快,拔剑挡了一下,不然明叔这把老骨头可就交代了

书房门一打开的同时,众人瞧见里面的景象

只见战北陌被压在书案上,梦三馨跨坐在他的身上,两人手脚相缠,墨汁洒满了一地,两人的衣服上和脸上也各自沾了不少,梦三馨保持着低头咬战北陌的姿势,只不过停在了半路

他看到了明叔还有暗一,这下完了,一个战北陌就这么难缠了,要是再来一个自己可就打不过了

而那幅山水情侣画和药瓶一块儿,被丢弃在角落

明叔看到这情景,尴尬的想着,这梦三小姐该不会是馋王爷的身子吧,这也太太太生猛了,而王爷好像一副抵死不从的样子

暗一本想上前拯救自家王爷,明叔忙拉住他,笑嘻嘻的对着里面道“王爷,三小姐,你们继续,继续,我们什么都没看到,没看到,嘿嘿”

开玩笑,以前王爷冷若冰霜都不带一点生气的,自从梦三小姐来了以后,和人家都抱在一起了,王府后继有人指日可待了,可不能让人坏了王爷的好事

虽然说这梦三小姐生猛了点,但是好啊,体力肯定好,生孩子是个体力活,这肯定能生,这家世,这长相,身姿,配自家王爷也是卓卓有余的

梦三馨意识到什么,但是她也没松手,想起自己还没咬回来,趁着战北陌愣神的功夫“嗷呜”一口咬在了他的脖颈处,直到嘴里有了血腥味才肯罢休

战北陌吃痛一下,本能的想出手劈过去,哪知道梦三馨比他还快一步

就看着梦三馨擦着嘴角的血“王爷的滋味果真不错呢”像极了一副地痞老流氓,调戏黄花大闺女的样子

战北陌脸色极其难看“梦三小姐还真是一点亏都不吃啊,睚眦必报,只不过本王这书房,被三小姐拆了,不知道三小姐该怎么赔偿本王呢”


“那个王爷,咱得讲道理好吗,书房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出手想抓我先,这怎么能是我一个人的错呢”

“是三小姐误会本王了,本王只是想给梦小三儿你上药,哪你怎的就出手要揍本王,本王也只是正当防卫”

这TM就尴尬了,原来人家是想给我上药,自己一时冲动出了手“不是王爷咱能好好说话吗,你可以喊我梦三馨,也可以喊我梦三小姐要不三小姐,这梦小三儿是咋回事啊,老弟,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小三呢”

战北陌挑了挑眉“本王觉得叫梦小三儿来的更顺口,不过小三儿你倒是提醒我了,小三儿也不错,似乎更加顺口了”

这小西八,心眼真不是一般的小,一个大男人这么爱斤斤计较

“王爷就说这些东西我不可能全部赔给你,也有一半是你砸的,比如这凳子,还有这笔架,还有这个,那个,这个等等等等”(作者表示:作为新时代的女性,该赔的咱还是要赔,这是基本原则,不是女主傻)

“本王也不是像小三儿你这般胡搅蛮缠的,当时情况太乱大家都不记得谁砸了谁,待本王让下人清点出来,到时候一人赔一半”

梦三馨听着好像挺合理的“行那就这样说定了,至于赔偿的钱嘛,劳烦王爷到时候去相府拿吧”先问爹娘借点,等治好了小西八,他还要付自己万两诊金呢,到时候再还给爹娘吧

战北陌一听去相府拿,眼底闪过一抹精光,丞相夫人可是出了名的视财如命

“好,到时候本王上门去讨债,但是呢,小三儿你得跟本王立字据,免得到时你赖账”

这男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小气,比小西八心眼还小,“写就写谁怕谁”说完捡起地上的毛笔,沾着地上未干的墨汁写了起来

写完拿起来不忘吹了吹,递给战北陌

接过字句的战北陌,顺手提起一旁的椅子,来到书案前坐下,示意梦三馨把毛笔给他,他提起笔又抄录了一份,只见他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一气呵成,最后写上自己的大名,将自己写的那份递给梦三馨

梦三馨接过来看了看,这男人真的是干啥都优雅,他这个字写得是真的好看啊,笔墨横姿、笔力劲挺、笔力险劲、笔酣墨饱,将纸折了起来揣进怀里

“行了王爷,没啥事我就先睡一会,等会准备好了药浴再叫我”这一天天真够累的,又打了两架架,这具身体当真是千金小姐,这么柔弱

“等等,你过来先给本王上药”说完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梦三馨也不计较上前给他擦药,这男人皮肤是真的好啊,啧啧啧,这小脖子嫩的,都能一掐就断了,这手感,丝滑啊~当真的触之如豆腐般丝滑,拧断的时候手感绝对一流

“小三儿,你还要盯着本王的脖颈看多久,本王知道本王脖颈比你的光滑,比你的纤细,但是你也好歹擦擦你那口水,别羡慕,因为你这辈子都得不到”

梦三馨把药瓶往他怀里一扔“王爷你想说你比我都还要女人嘛,你还骄傲上了”

“你,你给本王过来,本王给你上药”

梦三馨也不矫情,往他身旁靠了靠,顿时一股属于女儿家的香味钻进鼻尖,战北陌耳朵瞬间就红了起来,感觉怪怪的,但说不出来是哪里怪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