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月光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一觉醒来,成了宗门唯一的炼丹师

一觉醒来,成了宗门唯一的炼丹师

行在 著

玄幻奇幻连载

一觉醒来,苏元发现自己不但成了宗门唯一的炼丹师,而且还获得了一个声音甜美的系统。【叮咚,系统激活成功!】【叮咚,至尊无敌大氪金系统绑定成功!】【叮咚,新手大礼包发放成功!】【叮咚······】迷迷糊糊中,苏元脑海内传来一阵阵银铃般悦耳的女子声音。“小矮同学,关掉该死的闹钟。”【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六品洗髓丹一枚!】【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免费提升修为境界的机会一次!】【叮咚,恭喜宿主······】“小矮同学,你有完没完?让你关掉······”

主角:苏元小矮同学   更新:2023-01-14 17: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元小矮同学的玄幻奇幻小说《一觉醒来,成了宗门唯一的炼丹师》,由网络作家“行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觉醒来,苏元发现自己不但成了宗门唯一的炼丹师,而且还获得了一个声音甜美的系统。【叮咚,系统激活成功!】【叮咚,至尊无敌大氪金系统绑定成功!】【叮咚,新手大礼包发放成功!】【叮咚······】迷迷糊糊中,苏元脑海内传来一阵阵银铃般悦耳的女子声音。“小矮同学,关掉该死的闹钟。”【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六品洗髓丹一枚!】【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免费提升修为境界的机会一次!】【叮咚,恭喜宿主······】“小矮同学,你有完没完?让你关掉······”

《一觉醒来,成了宗门唯一的炼丹师》精彩片段

【叮咚,系统激活成功!】

【叮咚,至尊无敌大氪金系统绑定成功!】

【叮咚,新手大礼包发放成功!】

【叮咚······】

迷迷糊糊中,苏元脑海中传来一阵阵银铃般悦耳的女子声音。

“小矮同学,关掉该死的闹钟。”被子下,苏元梦呓般发出声音。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六品洗髓丹一枚!】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免费提升修为境界的机会一次!】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可进阶性武王境修炼功法《万象天罡诀》!】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

“小矮同学,你有完没完?让你关掉······”

银铃般的声音继续响着。

赖床的苏元有些不耐烦,被子下伸出一只手在枕边摸索着想要寻找些什么。

突然,像是意识到些什么,被子被猛地掀开,苏元睁开眼睛,出现在他眼中的是一张面容苍老,头发花白,张口就是一口大黄牙,模样有些猥琐的老者面孔。

“啊,你你你·······你是谁?”

“你你你······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苏元大惊,慌乱的抱紧怀中的被子退至床头一角紧张的戒备着。

妈呀,这猥琐老头是谁?

他又是怎么出现在自己房间里面的?

自己确实生得一副貌比潘安的英俊面孔,可这也不是这猥琐老头闯入自己房间的理由啊!

咦,不对!

“啊!”

突然,就在苏元发现眼前老者打扮奇奇怪怪的瞬间,他就是感觉到一阵剧烈的头痛。

苏元大叫,痛苦的双手抱着脑袋。

一道道信息,也在此时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神元大陆!

南域!

云洲!

北阳郡!

灵海宗弟子,灵海宗唯一的炼丹师,苏元。

这便是此时出现在苏元脑海中的信息。

与此同时,出现在苏元脑海中的,还有另外的一些信息,正是先前在苏元还在迷迷糊糊中听到的那些声音。

系统?

至尊无敌大氪金系统?

可进阶性武王境修炼功法《万象天罡诀》?

苏元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

苏元突然意识到,他穿越了。

这种看似不可思议,却又有一定几率真实存在的情况,他是知道的。

嘛蛋,这是什么个情况?

苏元简直不敢相信,这种事情竟然发生在他的身上了。

我的乖乖,这不是小说情节里才会出现的吗?

自己一觉醒来,竟然成了另一个世界的人了?

“乖徒儿,你这是咋啦?”

苏元床边,那头发花白的老者面容焦急,担忧的看着苏元低语道:“完了完了,我这徒儿怕是脑壳被打坏了,这该如何是好?”

老者焦急,随之就是恶狠狠道:“哼,该死的元阳子,我这徒儿要是被你徒儿打坏了,老子就把你打坏掉。”

“师,师尊?”

回过神来,苏元看着床边一口大黄牙模样有些猥琐的老者,这老头居然是他在灵海宗内的师尊?

苏元还有些发懵,更是不太愿意接受眼前的事实看着老者说道:“那个,师······师尊,你能不能打徒儿一巴掌,让徒儿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而已。”

“完了完了,老夫这徒儿怕是真的被打坏脑壳了,竟然说出如此要求。”

老者眼中担忧更甚,不过随之反手就是一巴掌甩在苏元的脸上。

啪!

清脆的巴掌声音响起,伴随着火辣辣的痛,苏元当即就是大叫一声。

原本有些发懵的他,此时彻底清醒了。

看看眼前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的猥琐老者,看着枕边消失的手机,再看看古色古香的房间内的各种陈设,最后摸了摸自己火辣辣发痛的脸颊。

苏元知道,这一切原来都不是梦。

这一切竟然都是真实的。

睡觉前还抱着手机看一部名为《万古皇尊》小说的他,一觉醒来之后成为另一个世界的人了。

床前,老者弯着身子看着苏元,有些心痛问道:“徒儿,为师是不是把你打痛了?”

“不痛,一点都不痛。”

苏元双手捧着脸颊,仿佛是害怕又被眼前的老者不讲武德再次甩来一巴掌。

“师尊,徒儿不痛,可是徒儿想静静,你能不能让徒儿单独呆一会儿?”

苏元有些想哭。

哪知,老者却是更加心疼的摇头低语道:“完了完了,我这徒儿脑壳真的坏了,都开始说胡话了,明明想静静那小妮子,又说要自己单独呆一会儿,正常人不应该是想静静就去找静静吗?”

苏元无语,他只是想静静,而不是想静静啊!

随后,老者又是疑惑道:“哎,我这徒儿难道是想要单独呆一会儿,顺便想想静静那小妮子?”

苏元小鸡仔啄米似的点头,这师尊太不正常了,他必须按照对方的思想表现才是正常的。

看到苏元点头,老者像是在心里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让自己顺顺气,不过他还是在苏元的眼前伸出两根手指头问道:“徒儿,这是什么?”

苏元想都不想,直接说道:“耶!”

“爷?”

“不对,我不是你爷爷,我是你师尊。”

老者提醒苏元再次问道:“为师是问你,这是几?”

苏元有些汗颜,某些手势中毒颇深,竟然让他······呃,像是一个二百五。

“二。”

“哎,对了嘛,这是两根手指。”

老者又是伸出三根手指问道:“这是几?”

苏元:“三根手指。”

“哎不错不错,这是三。”

老者终于长长的呼吸一气,像是有了肯定答案说道:“还好还好,我这徒儿的脑壳没坏,灵海宗唯一的炼丹师,要是脑壳坏掉可就不得了了。”

“师尊,你能让徒儿单独呆一会儿吗?”苏元有些怯弱道。

“当然可以。”

老者神情看上去终于放松了不少,伸手捋着稀少的几根胡须爽言道:“既然徒儿你脑壳没坏,那为师就先离开了。”

刚要走出房间,他又是回头一本正经的对苏元说道:“对了,静静那小妮子着实不错,但是作为灵海宗唯一的炼丹师,徒儿切记不可儿女私情误了自己,丹道,才是你真正的出路,也是灵海宗的出路。”

看着老者离开,苏元有些想哭。

他真的只是想静静,而不是想静静啊!


房间中,终于清静了。

苏元目光四处打量着房间中的一切,不时扇自己一个嘴巴子,随后就是一阵的呲牙咧嘴。

片刻之后,他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苏元再次确定,他是真的穿越了。

按照脑海中留下的信息,他原本是灵海宗一名天赋平平,到了十八岁也只有武徒境中期修为的普通弟子。

十八岁才是武徒境中期的实力,在灵海宗之内,完全就是垃圾,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不过苏元的运气不错,十八年前把他带回灵海宗的灵海宗长老天阳子不但将他收为座下弟子,更是没有因为他的天赋普通而嫌弃他。

而且有些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就在三个月前的一次外出历练中,被一头狼妖咬伤的苏元在中毒昏迷了七天七夜之后,竟然诡异的拥有了一身炼丹的本领。

所以从那以后,他就成了这灵海宗唯一的炼丹师。

在灵海宗的身份地位和待遇等,也从那时起得到了巨大的改变。

但是,即便如此,由于苏元自身的修为境界依旧只有武徒境中期的原因。

在这灵海宗之内,还是有那么一些人总是爱找他麻烦的。

比如就在昨日的时候,灵海宗另一位长老元阳子的大弟子陈沛然,就因为既不给报酬也不给药材就要强迫苏元给他炼制丹药的原因二人发生了摩擦。

结果,自然是苏元被揍得趴在地上爬不起来,最后还是被别人送回来的。

在床上躺了一夜,原本的苏元自然就这样没了。

苏元有些无奈,再次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命运,还真是神秘莫测!”

苏元无奈苦笑。

谁能想到一觉醒来,他竟然成为了另一个世界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宗门唯一的炼丹师。

这种事情要不是发生在他自己的身上,打死他也是不会相信的。

“哎,既来之,则安之。”

苏元耸了耸肩,就像他看过的一些小说里写的那样。

既然穿了,那就坦然接受呗。

不然,闹死闹活啊?

苏元突然眼珠子一亮,他想到了脑海中的系统。

自己不但成为了灵海宗唯一的炼丹师,而且还有金手指。

这貌似还不错!

“系统。”

苏元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叮咚,系统一直在呢。”

脑海中,果然响起来一道甜美的女子声响。

可以!

还真有系统。

苏元心里有些兴奋,他自然知道自己现在是在一个实力为尊的玄幻世界,这里的人动不动就杀人放火。

但是此时的苏元不怕,因为他是灵海宗唯一的炼丹师,必然会受到灵海宗众多高手的保护。

因为他有系统,他很快就能够摆脱平平无奇的修炼天赋,他很快就能变强。

压制住内心的兴奋,苏元开口道:“系统,我现在是不是已经变得很不一般了?”

顿时间,在苏元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些信息。

【宿主:苏元。】

【天赋:平平无奇。】

【修为:武徒境中期。】

【功法:无。】

【武技:无。】

【秘术:无。】

【氪金点:无。】

······

好家伙,苏元顿时间一头黑线,自己还真是非同一般。

穿了,结果一无所有。

这简直就是妥妥的三无产品嘛!

收拾了一下心情,苏元再次说道:“系统,领取新手大礼包。”

【叮咚,新手大礼包已经发放成功,宿主可选择接收,也可以选择系统回收。】

听到系统的声音,苏元这才注意到在系统空间中的一角,竟然还有“接收”和“回收”以及“兑换”等字样。

【系统提示,宿主当前体质堪忧,天赋垃圾,建议宿主使用新手大礼包发放的六品洗髓丹。】

“使用六品洗髓丹。”

苏元盘膝坐在床上,完全不在意系统的一点也不客气。

顿时间,就在苏元话音落下的时候,他就感觉好似有一股清凉气息将他笼罩,而后又是全身血肉骨骼等强烈的挤压拉伸等。

但也仅仅是一个呼吸间,全部的感觉都消失了。

整个身躯都极为轻松。

这就完了?

苏元有些不敢相信。

小说中不是说,使用洗髓丹之后体内会排出大量的杂质,会散发出恶臭吗?

怎么什么都没有?

【叮咚,六品洗髓丹使用成功,宿主原本的修为已抹除,建议宿主使用免费提升修为的机会。】

【提示:宿主当前可免费提升修为,最高可达武徒境大圆满,再次提升,需要消费一定的氪金点。】

听到系统的声音,苏元才惊讶的发现他原本拥有的武徒境中期修为果然没有了。

好家伙,这系统还真全面,知道帮助宿主抹掉原本垃圾的修为。

还不错。

就在苏元同意使用免费提升修为的机会之后,他就是感觉到自身的力量在快速的变强,修为境界更是直接在一瞬间达到了武徒境大圆满。

这种感觉,比吃饭喝水还要容易。

简直不要太爽!

这一次,不需要系统提示,苏元就迫切说道:“系统,修炼可进阶性的武王境功法《万象天罡诀》。”

【系统提示:《万象天罡诀》乃是可进阶性武王境功法,需要宿主达到武王境之时方可修炼。】

【系统提示:宿主可使用一定的氪金点兑换功法、武技、丹药、秘术、武器、法阵·······】

顿时间,苏元如同一只斗败的羔羊颓废了下来。

真好,合着要自己使劲的去赚取氪金点,然后让系统使劲的压榨。

奶奶个腿的,系统就没有一个好东西,果然都很狗!

穿了衣,出了门。

迎着阳光,苏元朝着某一个方向走去。

系统要压榨他,那他就去压榨那个猥琐的便宜师尊。

找他要些宝物或材料,然后兑换成氪金点,最后再兑换自己需要的功法和武技等。

“哟呵,这不是我们的炼丹师苏元吗?”

就在苏元离开自己的住处,刚转过一个角落的时候,耳边却是传来一道戏谑之声。

苏元用手遮挡斜射的阳光,看到的是几个熟人。

好家伙,竟然是元阳子的大弟子陈沛然和他的几个狗腿子。

苏元还没说话,陈沛然的一个狗腿子就是开口笑道:“苏大炼丹师,你这又是要去找你那猥琐的师尊哭诉昨日被欺负的事情吗?”

陈沛然的另一个狗腿子更是装作害怕的模样道:“苏大炼丹师,你可千万别去告状啊,要是你那猥琐的师尊发起火来,我们可遭不住的。”

话音落下,陈沛然和他的几个狗腿子就是大笑起来,肆无忌惮,根本没把眼前的苏元放在眼里。

苏元有些恼怒,虽然原来的那个“苏元”实力低微,但也有几分骨气。

每一次在遭到别人嘲讽戏弄的时候,他都会不顾一切的和对方干上一架。

但是在苏元的记忆中,原来的“苏元”也是有些让他非常无语的。

因为在每一次和别人干一架鼻青脸肿之后,他都会跑到自己师尊天阳子的面前去告状,这更是引得很多灵海宗的人们又是对苏元一阵嘲讽。

久而久之,人们也习惯了遇见苏元就是嘲讽一番。

即便是后来苏元成为了灵海宗唯一的炼丹师,在灵海宗之内,依旧有那么一些人也没有改变之前对待苏元的态度。

就比如,眼前的陈沛然和他的几个狗腿子。

【修炼境界:武徒、武者、武师、武灵、武王、武皇、武宗、武尊(初期、中期、后期、圆满、大圆满)】


陈沛然之所以在苏元成为灵海宗唯一的炼丹师之后还是不改之前的习惯,最大的原因便是他有一个地位崇高的师尊。

陈沛然的师尊元阳子,乃是灵海宗外门的执法长老,更是一名武灵境中期的强者,在灵海宗外门有着不小的话语权和不可小觑的地位。

而苏元的师尊天阳子虽然也是灵海宗的外门长老,虽然也同样是武灵境中期的修为,但只是一名掌管灵海宗外门资源宝库的长老而已。

地位虽然不弱,但话语权却是无法与元阳子相比。

也正是因为种种原因,所以陈沛然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那种为所欲为的脾性。

苏元冷眼看着走来的陈沛然和他的几个狗腿子,他真想一巴掌给这几个狗东西甩过去。

但是理智告诉他,不可以。

原因很简单,抛开两人师尊在灵海宗之内的身份地位与话语权来说,虽然苏元有着灵海宗唯一炼丹师的这一重身份,但是人家陈沛然根本就不买账啊。

再说,陈沛然已经是武者境初期的高手了,根本就不是武徒境界的人可以匹敌的。

再一个,如今的苏元已经不是原来的苏元了,他可是深谙苟道。

在自己实力不足以强大的时候,适当的退一步也不是不可以的。

但只要自己变强了,那就是让对方加倍奉还的时候。

苏元有这样的想法,可对方却是不给他这样的机会。

看到苏元竟然以这种眼神看着自己,陈沛然就是横眉一竖,扯着嗓子大声道:“嘿,你小子是不是昨日被揍得不够,竟然还敢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话音落下,陈沛然撸起衣袖,也不给苏元说话的机会,竟然是直接抬手就是一拳朝着苏元砸来。

这,可是他对苏元的一贯作风。

苏元神色一变,本能的抬起双手往胸前一挡。

砰!

顿时间,哎哟的一声,竟然是抬手攻击苏元的陈沛然摔了出去三丈,坐在地上揉着自己发痛的右手。

陈沛然惊愕得看着苏元,他有些发懵,不敢相信现在发生的事情。

他的几个狗腿子也是瞪大眼睛张大嘴,呆鹅般的转头看看彼此,仿佛是在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苏元自己更懵得一笔,他本来以为自己又要把揍趴下的。

然而眼前的一幕,却是让他大感意外,心里更是有着不小的震惊。

“你······你竟然是武徒境大圆满!”

陈沛然一声惊呼,那般神情好似见到鬼一般难以置信。

听到陈沛然的话,他那几个狗腿子更是震惊。

他们可是很清楚的,昨日的时候苏元还是武徒境中期的垃圾而已,可是今天这厮的修为怎么就变成武徒境大圆满了?

苏元也是一惊,他竟然也忘记了自己现在拥有武徒境大圆满的修为,而且还是由系统帮助提升的,实力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即便是还没有修炼任何功法和武技,但身体的力量也强大了太多。

而且使用六品洗髓丹淬炼过的体魄,更加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但是这件事的真相,绝对不能让人知道。

于是,苏元神色一变,直接换成了一副隐士高人被揭穿身份的表情看着陈沛然几人说道:“奶奶个腿的,既然被你们发现了,那我就不装了。”

苏元双手一摊,说道:“不怕告诉你们,其实我一直都隐藏了自己的修为,只是你们眼瞎看不透而已,否则就凭你们昨天那样把我揍一顿,我今天也不可能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你们的眼前了。”

陈沛然震惊道:“你······你是说你一直都隐藏了自己的修为?”

“不错。”

苏元挑衅道:“怎么样,被耍的感觉是不是很爽。”

“啊,我受不了了。”

看着此时得意的苏元,陈沛然的一个狗腿子直接大叫,而后看向陈沛然说道:“陈师兄,我想把他揍一顿,最好躺在床上半个月下不了床。”

“对,这家伙竟然隐藏了修为一直在把我们当猴儿耍,我也受不了了。”

陈沛然的另一个狗腿子也是一副愤怒的表情。

“打,给我把他打个半死,一切后果我担着。”

陈沛然再次撸起衣袖,握起拳头又是砸向苏元。

其他人受不了,他更受了。

一直都是自己在欺负和戏耍他人,他不能接受别人将他欺负和戏耍。

“来吧!”

苏元也是摆好架势,内心有些紧张和激动。

自己一觉醒来变成了这个世界的人,这也变相的让他实现了自己向往的武侠梦。

不,这是比武侠梦更加刺激的强者梦。

既然不能苟,那么他也想看看自己现在的实力到底如何。

反正这几个家伙也不敢真的把自己打死,要是自己实力不够,最多又是被他们揍一顿罢了。

看着其中一人打向自己胸膛的拳头,苏元就是身躯一扭,不但避开了对方的一拳,更是随手一拍,顿时间就是一巴掌打在那人的背心。

“啊!”

噗嗤!

随后,那人竟然是惨叫一声趴在地上,口中更是猛地喷吐一大口鲜血。

感受到脸颊处袭来的凉风,苏元又是腰身一弯躲开了另一个人拍向自己后脑勺的一掌,握紧左拳就是轰在对方的肚子上。

砰!

苏元只听到一声巨响,那一个被他一拳打在肚子上的人,竟然也是口吐鲜血惨叫一声飞出好几丈砸落在地上。

苏元大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根本就没怎么用力,可是那两人怎么就吐血了?

而就是苏元这一走神的瞬间,陈沛然那一拳就是狠狠的落在了他的背上。

然而,结果却是陈沛然大惊失色的后退了好几步,甩着发麻的手掌惊恐的看向苏元。

“你······你难道还隐藏了自己真正的修为?”

陈沛然的声音都变了,看着苏元的眼神也变了。

他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对方身上,可却是自己被震得拳头发痛止不住的后退了好几步。

陈沛然清楚的感觉到,今天苏元的身体就像一块岩石般坚硬,拥有强大到难以置信的力量。

此时的苏元也是震惊,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强大体魄和力量。

他有些激动的走向不远处一棵直径足有两尺有余的大树前,然后就是握紧拳头朝着那一棵大树打去。

轰!

一声巨响,木屑纷飞,密密麻麻的树叶掉落。

而苏元的拳头,则是从大树树干的另一边钻了出来。

我去!

苏元有些不敢相信,震惊的看着自己收回的拳头。

一拳就击穿了直径两尺多的大树,奶奶个腿的,自己现在已经这么厉害了?

这种力量,少说也得三万斤都不止了。

而且,苏元还没有用全力。

淦!

爽!

苏元心中大喜,直呼系统万岁!

他这才武徒境大圆满,可爆发出来的力量保底得五万斤以上,这已经是普通武者境大圆满才能发挥的力量了。

从今以后,看谁还敢小看他。

他转身朝陈沛然几人看去,却发现,不管是陈沛然自己,还是那两个受伤倒在地上的家伙,此时都石化一般震惊的看着他。

那模样,差不多已经快被吓傻了。

苏元一步步的朝几人走去,摩拳擦掌的看着几人说道:“有句话叫做杀人灭口,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我隐藏修为和实力的事情,那么······”

苏元话都还没说完,晃过神来的陈沛然就是砰的一声跪在地上,身躯颤抖的说道:“不不不,苏······苏大师,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一定守口如瓶,一定不会把苏大师您的事情说出去的。”

“过去是我瞎了眼,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苏大师你就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计较,苏大师你就把我当一个屁给放了吧。”

陈沛然的几个狗腿子也顾不得自己的伤势,也是颤颤巍巍爬过来跪在地上乞求着苏元放过他们,都在诉说着他们过去如何的有眼无珠和罪大恶极。


像陈沛然这种狗仗人势的东西,苏元自然是不可能那么轻易放过的。

不过,他也没有蠢到在如今就将几人灭杀的地步。

朝着天阳子住所走去的途中,苏元心情大好,脸上带着微笑,手中掂量着一个小型的乾坤袋。

在陈沛然和他几个狗腿子的“诚心悔过”下,苏元留了他们一命,但也将他们身上的宝物搜刮一空。

“啧啧啧,元阳子那老家伙对他这大弟子陈沛然还真不错,区区武者境初期,竟然就给了他这么多的好处。”

苏元有些感慨。

与陈沛然比起来,他就是一个乞丐,全身上下连一件像样的宝物都没有。

可是看看人家陈沛然,区区武者境初期,不但得到了一门修炼功法,更是有三门武技。

其它宝物加起来,更是价值千金。

在苏元看来,这完全就是妥妥的富豪。

不过如今,这些都变成他苏元的了。

“系统,我要进行兑换,这些东西全部兑换。”

途中,苏元心中默念。

【叮咚,兑换成功,总共获得二百五十氪金点。】

系统的提示音,差点让苏元一个踉跄。

他有些不敢相信,那么多好东西竟然只是兑换了这么一点氪金点。

二百五!

苏元甚至怀疑,这是系统故意嘲讽他的。

在此时苏元的脑海中,随着兑换的氪金点到账之后,也浮现出来了一些他现在可以进行兑换的信息。

【化灵掌,可修炼至武灵境武技,需消耗二十点氪金点进行兑换。】

【清风诀,可修炼至武灵境圆满功法,需消耗三十点氪金点进行兑换。】

【龙蟒天罡诀,炼体类功法,可防御一个大境界强者的攻击,需消耗五十氪金点进行兑换。】

【神隐逍遥诀,集身法与隐匿效果为一体的修炼功法,可修炼至武王境大圆满,需消耗两百氪金点进行兑换。】

【······】

看到系统空间出现的信息,苏元的心脏仿佛被狠狠的重击了一下。

奶奶个腿的,这兑换需要消耗的氪金点也太多了吧?

仅仅是一门只能够修炼到武灵境圆满的功法,竟然就要三十氪金点,他真是觉得这系统干嘛不直接抢劫来得干脆。

“龙蟒天罡诀,神隐逍遥诀。”

最终,苏元一咬牙,用自己全部的两百五十氪金点刚好兑换了这两门功法。

苏元的想法很简单,现在他虽然顶着一层灵海宗唯一炼丹师的身份,但自身的实力还太弱了。

修炼《龙蟒天罡诀》,可以让他自身的防御变得强大,不至于动不动就被人一掌拍死。

而修炼《神隐逍遥诀》,不但会让他在需要的时候隐匿自身的气息,还会让他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拥有远超常人的速度逃命。

苏元觉得,自己的决定简直是太英明了。

随着这两门并不会冲突的功法兑换成功,苏元就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变得轻松了不少。

就连体内蕴含的力量,竟然都一下子变强了很多。

他仔细的感受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全力一击,应该拥有超过六万斤的力量了。

“我去!”

苏元有些不敢相信,这系统简直太牛叉了。

原来从它那里兑换来的任何功法和武技,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去苦苦修炼,而是像钱财一样直接到账了。

倍儿爽!

不多时,苏元终于来到了一座六层高楼的前方,这正是灵海宗外门的宝库。

整个灵海宗外门数百人修炼的资源、功法和武技等等,几乎都在宝库之中。

而看守这宝库的,正是他那看上去的确有些猥琐的便宜师尊天阳子。

苏元突然觉得,自己突然间变成了天阳子的弟子一定是上天的眷顾,知道他需要大量的宝物来兑换成为氪金点,所以给了他一个看守宗门宝库的师尊。

在今日宝库前方的广场上,正有很多灵海宗的弟子排着长队,苏元这才想起了,原来今天刚好是灵海宗外门弟子领取修炼资源的日子。

在以往的时候,都是他在帮着师尊天阳子忙碌着给灵海宗的外门弟子发放修炼资源,不时吞咽着口水看着各种资源落入一个个灵海宗弟子的手中被带走。

只是今日,或许是因为昨天苏元才被陈沛然和他的几个狗腿子揍了一顿的原因,所以他的师尊才没有让苏元前来帮忙的。

而且,就算是以往发放宗门资源的时候,实际上苏元也没怎么帮上忙的。

他的几位师兄,干活可比他勤快多了。

“哎,小师弟。”

就在苏元走到广场上的时候,正在最前方给灵海宗的弟子们发放修炼资源的白羽看到苏元就是招手喊道:“小师弟快点过来帮忙,你二师兄有事耽搁了,人手有点不够。”

白羽身高七尺,孔武有力,面相还算英俊,正是苏元的大师兄。

听到白羽的声音,广场上正排着长队领取修炼资源的人们都是回头看向苏元。

“苏大师,苏大师来了。”

“苏大师,师弟我卡在武徒境后期已经有些时日了,您看什么时候有空,帮师弟炼制一枚丹药冲击境界?”

“苏大师,苏大师,我需要一枚冲击武者境界的丹药,需要什么报酬你尽管说······”

一时间,就连苏元自己都完全没有想到,在他到来之后,广场上原本排着长队的阵容竟然是彻底乱了。

一个个灵海宗的弟子争先恐后的跑到苏元的面前,都在求着他炼制冲击修为境界的丹药。

一瞬间,苏元觉得自己的头有点晕,这场面就像是某一位大佬出现在某一个地方,突然被人们发现在疯狂的朝着他送来各种好处。

苏元突然眸光一亮,他需要的氪金点,这不来了吗?

“咳咳,大伙儿听我说······”

苏元扯了扯嗓子,然而他的声音却是被诸多灵海宗弟子的嘈杂声音给淹没了。

他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一个个缝隙之中挤出人群。

宝库大门外,苏元抬手抹掉额头的汗珠。

那无数灵海宗的弟子们,竟然还在朝着他原来出现的地方挤进去。

“小师弟,看来你在宗内是越来越受欢迎了。”

一旁,白羽打趣道。

苏元耸了耸肩,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在宗门如此受欢迎的原因呢。


没有记错的话,一个月之后就是灵海宗外门弟子选拔进入内门的重大日子。

如今的苏元之所以如此受欢迎,根本原因并不是他在灵海宗的人缘如何的好,而是他莫名其妙的成为了这灵海宗唯一的炼丹师。

在神元大陆,炼丹师的存在远比普通武者的身份更高,也更加难见。

即便是在整个云洲,人们口中的炼丹师都是寥寥无几,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而炼丹师的作用,便是利用独特的炼丹手法将一些灵药灵草炼制成为药丸,让其药效达到最大程度的体现出来。

即便是一些强大的二流宗门之内,都没有听说过有炼丹师的存在。

然而如今,作为一个三流宗门的灵海宗竟然出现了苏元这样一位炼丹师,可以想象,只要是脑子没有坏掉的人,哪个敢不巴结?哪个敢不讨好?

在苏元成为灵海宗唯一炼丹师的这一段时间以来,虽然灵海宗的人们都知道他只能炼制出最低等级的一品丹药,并且成功率还不到三成,但这对于灵海宗来说已经足够了。

不能炼制出高等级的丹药?

没事,给他用不完的灵药灵草,让他淬炼提升自己的炼丹水平。

没有人知道这一个决定,是今日灵海宗高层强者才做出来的。

因为所有人都清楚,一名炼丹师对于一个宗门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所以此时,真正受欢迎的并非苏元,而是他的炼丹术。

过了好几个呼吸,人们才发现原来苏元早已不在人群中心,而是跑到最前面去了。

“苏大师·······”

看到有人又要朝着这边跑来,苏元顿时举高双手大喊一声:“停!”

终于,人们静下来了。

苏元赶紧说道:“你们要炼丹是吧,没问题,但是一个一个······”

“我先来,我先来。”

“苏大师,先给我炼,我给的报酬多······”

苏元话还没说完,很多人又是争抢着谁先谁后,不得不让苏元再次大喊了一声停。

“你们先听我把话说完。”

苏元说道:“我的意思是一个一个的来太慢了,咱们需要炼制什么丹药,都先统一做好记录,然后你们回去把炼制丹药需要的药草和报酬送到我的院子里去,若有需要相同丹药的,我好一起给你们炼制。”

苏元提醒道:“不过要记得,炼制丹药的药草要准备三份,毕竟,我炼丹的成丹率只有三成。”

“啥,三份?”

有人一惊,看样子应该是想说你怎么不去抢?

苏元毫不在意,瘪嘴说道:“不愿意啊,不愿意算了,反正找我炼丹的人多着呢。”

“哎,愿意,怎么会不愿意呢。”

那人拍马屁道:“能够请得苏大师炼制丹药,那可是在下的福气。”

苏元没有再理会那些人,而是把所有的事情都甩给大师兄白羽后,转身走进了身后的高楼,钻进了师尊天阳子平时住的小屋子。

“徒儿拜见师尊。”

天阳子此时手中拿着一块泛黄的玉石在发呆,根本没有注意到苏元进入房间。

【叮咚,发现一枚隐藏着残缺功法《万道不灭金身》的古玉,可兑换氪金点三百。】

突然间,苏元的脑海中想起了系统的提示,还没有完全习惯的他差点就被吓了一跳。

“可兑换三百氪金点的古玉?”

苏元呢喃,有些震惊的看向师尊天阳子手中那一块泛黄的玉石。

他完全没有想到,这系统竟然还有发现好东西这样的功能。

三百氪金点!

苏元眼珠子都发亮,全然没有注意到此时的天阳子已经用一副很猥琐的神情在看着他了。

“啊!”

当苏元发现师尊天阳子在盯着他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就是惊呼一声,就连身子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怎么,你想要?”

天阳子晃了晃手中泛黄的玉石。

“呃,问题是我要师尊也不一定给啊。”

苏元挠着头,价值三百氪金点的宝贝,他正想着用什么方法从师尊的手中弄过来呢。

“既然你喜欢,那就给你咯,反正也是一块没用的破玉。”

谁知,天阳子却是将那一块泛黄的玉石扔给苏元,还有些嫌弃的样子。

不过他还是说道:“不过,这一块玉石是在一处秘境中得到的,你要是有缘,还真有可能从中得到点好处。”

在苏元将手中的玉石收起之后,天阳子才惊讶的道:“咦,乖徒儿,什么时候突破到武徒境大圆满了?”

完犊子了!

苏元心里一惊,他竟然忘记运转《神隐逍遥诀》将自己的修为隐藏在武徒境中期了,他身上的秘密要是被发现,那岂不得完蛋?

然而让苏元没有想到的是,天阳子在围着他转了几圈嘀嘀咕咕的一阵之后,就是震惊的瞪大着眼睛说道:“妖孽,原来我这徒儿是一个妖孽,挨打就能变强,我这徒儿竟然是一个挨打就能变强的妖孽天才。”

苏元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便宜师尊竟然奇葩到这种程度。

挨打就变强?

这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

此时的天阳子,就像是一个捡到宝的孩童,激动,兴奋。

他看着苏元激动的说道:“乖徒儿,为师终于知道了,你根本就不是一无是处,而是一个挨打就能变强的妖孽天才。”

“你过去之所以表现的平平无奇,那也是因为你的天赋没有被开发出来,是因为你被打得不够多。”

天阳子仿佛有些感谢陈沛然和他那几个狗腿子:“而昨天那几个兔崽子把你狠狠的揍了一顿,为师看过,那伤势可严重了,若是换作一般人,恐怕已经死翘翘了。”

“可是你呢,被揍得那么惨睡了一觉之后不但生龙活虎,自身的实力和修为更是提升了很多。”

天阳子双手捏住苏元的两边肩膀看着苏元认真说道:“所以,为师断定,你,就是那一种挨打就能变强的特殊体质!”

“呃,师尊,你是认真的吗?”

苏元有些懵。

“当然,师尊从来不说假话的。”

天阳子转身,原本有些佝偻的身躯挺拔了起来,背着双手像是一位世外高人说道:“这片大陆,实力为尊,强者至上,存在着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像什么死百次而不灭的体质,像什么伸手便能捉拿天上星辰的大神通等都是真实存在。”

“所以,像你这种挨打就能变强的特殊体质,一定也是真实存在的。”


在返回自己住处的途中,苏元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那个长相有些猥琐的便宜师尊,一定不是一个正常人。

挨打就能变强?

苏元差点就忍不住笑了。

甩了甩头,叹了口气,苏元最后没有和他的师尊天阳子争论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挨打就能变强的这一种特殊体质。

他反倒是觉得,师尊这样看待他是帮了他一个大忙。

试想想,凭借着他那便宜师尊的脾性,肯定用不着半天的时间,就会把苏元拥有挨打就能变强的特殊体质的事情传遍整个灵海宗外门。

这样一来,反倒是掩盖了苏元真正快速变强的秘密了。

如此一来,苏元自然就不用苦恼要如何掩饰自身变强的速度了。

回到自己小院的时候,夜色已经降临。

而苏元的小院中,不但多了四五个大木箱,还多了两个人像是在等他回来。

其中一人就是苏元的大师兄白羽,而另外一人是一个女孩。

她身材高挑,穿着一身淡绿色的长裙,皮肤很好,生着一张鹅蛋脸,带着甜美的笑容,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很是好看。

那一头长发,就像是从高山上流下的瀑布柔顺自然。

“黄······静静?”

在苏元的记忆中,这女孩的名字叫做黄静静,乃是灵海宗宗主黄云涛的掌上明珠。

当苏元看到眼前女子的瞬间,他突然想到的是自己那便宜的师尊。

他说的静静,原来就是灵海宗宗主黄云涛的掌上明珠黄静静这丫头啊?

苏元发誓,他想的静静,并不是眼前的黄静静。

事实上,两人之间根本没有见过几次面。

“师弟,你终于回来了。”

看到苏元回来,大师兄都是松了一口气。

“大师兄,你们找我有事?”

苏元有些好奇大师兄白羽为什么会在他的小院。

白羽从怀中拿出一张纸递给苏元说道:“咯,这不就是按你的要求来的吗?”

苏元看着纸上的内容,是一个个灵海宗外门弟子的名字,后面写着需要的丹药名称。

这一下,苏元也明白了。

“苏元。”

黄静静看着苏元,有些生疏道:“你······能不能也帮我炼制一枚凝气丹,一枚就好。”

“凝气丹?”

苏元有些惊讶的看着黄静静,这小丫头难道是要冲击武师境界的屏障了?

“嗯。”

黄静静点头:“虽然我知道你炼丹的成丹率只有三成,而且也炼制不出二品丹药,但只要你帮我炼制出一枚一品凝气丹,我都有九成的把握突破到武师境界。”

果然,苏元有些心惊,这小丫头的修炼天赋还真是恐怖。

人家才十六岁就要冲击武师境界了,可是自己呢,足足比人家大了两岁,还是今日才在系统的帮助下达到武徒境大圆满的。

不行,自己得赶快变强。

自己得赶紧将这两人打发了,然后兑换氪金点让系统帮忙快点变强。

苏元如此想着,微笑着点头应了下来,不过还是提醒道:“帮你炼制凝气丹当然可以,但是要三份药材,一视同仁嘛。”

在白羽和黄静静离开后,苏元就是快速的将院子中的几大箱药草和一些宝物搬进自己的房间,没有任何犹豫就将它们兑换成了氪金点。

最终,却只是得到了三百氪金点。

至于炼丹,自然是不可能炼丹的。

有了系统,他还炼个锤子啊,直接利用氪金点和系统兑换了就是。

省时又省力,划算!

三百氪金点,在与兑换了所有人需要的丹药之后,最后就只剩下了二十氪金点。

苏元有些哭笑不得,合着自己最后就赚了二十氪金点?

好吧,苍蝇小也是肉。

苏元也明白,究其根源还是因为那些药草和宝物的价值不够。

毕竟,他现在只能炼制一品丹药,人们找他炼丹,拿来的自然也是炼制一品丹药的药材,价值肯定没那么理想。

苏元盘膝坐在地上,从怀中摸出那一块泛黄的玉石左看右看,最终还是没能看出个所以然来。

“系统,这破玉真能兑换三百氪金点?”

苏元问道。

【叮咚,价值三百氪金点的并非这一块玉石,而是隐藏其内的残缺功法《万道不灭金身》。】

“《万道不灭金身》,听上去就是非常强大的炼体功法,要是······”

【宿主现在的体质,并不适合修炼《万道不灭金身》,待到宿主的体质达到要求,可兑换完整的《万道不灭金身》进行修炼。】

像是知道苏元在想些什么,系统又是发出了提示。

“完整的《万道不灭金身》?”

苏元激动问道:“那需要多少氪金点才能兑换?”

【完整的炼体功法《万道不灭金身》,需要三十万氪金点才能进行兑换。】

“啥?三十万?”

苏元一头栽倒地上,算了,自己还是好好睡一觉吧,看看什么时候才能梦到三十万氪金点。

第二天一早,晨起的太阳刚刚冒头,苏元就已经来到了灵海宗外门的演武广场。

“嘿,你们看,那不是苏元吗?据说,他好像是觉醒了一种挨打就能变强的特殊体质。”

“嘁,这话你也信?”

“信啊,怎么不信?难道你没发现现在苏元已经是武徒境大圆满了吗?”

“哎,还真是武徒境大圆满,难道,他真的觉醒了那种挨打就能变强的变态体质?”

“······”

果然,当苏元走进演武广场的时候,正如他想象的一样,很多灵海宗的弟子都在议论着他觉醒一种挨打就能变强的体质的事情了。

苏元嘴角微微翘起,这种欲盖弥彰的结果正是他想要的。

不,是直接盖弥彰的结果,就是他想要的。

砰!

苏元也不管那些人的议论,他把抱在手中的小木箱放在地上就是看向演武场上的一些人说道:“那个,你们昨天谁找我炼制丹药的,自己过来领取了啊。”

说着,苏元就是从怀着中拿出那一张写满名字的宣纸。

“啊,苏大师,这么快你就把我们需要的丹药炼制出来了吗?”

顿时间,就是有一些原本在演武场上打坐修炼的弟子跑了过来,震惊的看着苏元。

“那是。”

苏元扬起嘴角骄傲的说道:“经过我这段时间的刻苦修炼,虽然我的成丹率还是只有三成,但速度却是快了许多,炼制这一点丹药,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看着此时苏元的模样,演武场上有些弟子都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初被狼妖咬伤的不是他们,为什么得到炼丹术的不是他们,为什么成为灵海宗炼丹师的不是他们,而是这该死的苏元。

眼角余光瞥到一些咬牙切齿的面孔,苏元的嘴角扬起的更高了,脸上的笑容也更加的灿烂了。

心里,也更加的高兴了。


“苏大师真好。”

“谢谢苏大师,你炼制的丹药真好。”

“苏大师······”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昨日来找苏元炼制丹药的那些人,也都一个个的来领取了自己的丹药。

而且众人都震惊的发现,这一次苏元给他们炼制的丹药,竟然比先前的好了太多,完全就不像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

所以他们也都相信了苏元的炼丹术是真的提升了,也决定了以后多找他炼制一些丹药。

只不过,现在懒散坐在演武场一角的苏元,却是有些不耐烦了。

快点啊,你们几个倒是快点过来揍我啊。

苏元内心呢喃着,希望那几个看他不顺眼的家伙过来把自己揍一顿,然后他才好把“挨打就能变强”的效果展现在众人的眼前,才能够让人们真的相信他挨打就能变强。

“苏元。”

一道银铃般的声音响起,一道绿裙随风飘扬,秀发随风起舞的美丽身影出现在了演武场上。

灵海宗宗主的掌上明珠黄静静,应该也是听到风声前来找苏元拿炼制好的丹药了。

嘿!

苏元眸光一闪,这小丫头来得还真是时候啊,那几个家伙这次若是还忍得住,他就把名字倒着写。

“静静,来我这里。”

演武广场上,苏元故意提高了声音朝着眼前的黄静静招手,脸上还带着让有些人觉得很讨厌的笑容。

而苏元的这一举动,顿时间也让得很多灵海宗的外门弟子大为震惊。

“好家伙,那不是宗主的掌上明珠黄静静吗?她怎么突然跑到这外门演武场来了?”

“静静,静静,苏大师竟然喊她静静哎!”

“黄静静,苏大师,咦,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许多人都在议论着,演武场一处角落有几人的神色越加阴沉。

而脸上堆满笑容的苏元的面前,黄静静脸颊通红,眸光仿佛能杀人一般生气的盯着苏元。

“你是故意的?”

黄静静的声音不大,但却能够让苏元感受到对方真的有些生气。

“额,那个,我就是想和你分享一下我的炼丹术提高了的喜悦嘛。”

苏元挠着头,实际上分享个屁啊,他就是想刺激那几个看自己不顺眼的家伙而已。

只是苏元没想到的是,黄静静会因此而生气。

哎,看来以后利用人还得仔细考虑一下才行啊。

黄静静一把抓过苏元手中放着丹药的玉瓶,而后瞪了苏元一眼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哎,女人,一种会影响拔剑速度的生物!”

看着黄静静的背影,苏元有些歉意的叹了一口气,却是说出一句让人气得牙痒痒的话来。

“苏大师是吧?”

终于,有几人走到了苏元的身后,其中一人声音冷漠道:“听闻苏大师觉醒了一种挨打就能变强的特殊体质,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苏元回头,看到神色阴冷,摩拳擦掌的几人,当即就是害怕说道:“你,你们想干什么,我可是灵海宗唯一的炼丹师,你们想对我动手?”

“我们自然知道你是灵海宗唯一的炼丹师,地位尊贵,一般情况下自然不敢和你动手。”

马虎阴沉着脸上前一步,而后说道:“不过,我们听说苏大师觉醒了一种挨打就能变强的特殊体质,所以忍不住想要请苏大师解惑,这世间到底有没有这种特殊的体质。”

苏元后退一步,戒备道:“别以为我不知道,说来说去,你们不过是想揍我一顿而已,还找些冠冕堂皇的理由,真是无耻。”

“哼,打你又怎样?”

“别以为你成了炼丹师,我们就真的不敢动你了。”

“打,给我狠狠的打,只要别打死就行。”

马虎不再强忍,挥动拳头就是朝着苏元砸了过去,跟随在他身边的几人,此时也是相视一眼,而后一咬牙就是朝着被打倒在地上的苏元拳打脚踢。

“哎呀,你们无耻。”

“哎呀,打人啦,救命啦······”

演武场上,传出苏元那“凄惨”的大叫之声。

但奇怪的是,在此时偌大的广场上,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止的。

或许,是因为许多人都知道那马虎几人招惹不起。

也或许,大多数的人都想要看看,苏元是不是真的觉醒了那种挨打就能变强的能力。

演武场一角,苏元双手抱着头,弯着身子,口中发出各种惨叫声。

然而事实上,马虎几人打在他身上的攻击,根本没有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

不说是挠痒痒,但也最多是一些皮肉伤而已。

“差不多了。”

苏元心中暗道。

而后,他直接用昨晚利用那一块玉石兑换来的三百氪金点兑换了修为。

三百氪金点,不但能够让他突破到武者境界,更是能够让他一次性突破到武者境初期的最巅峰。

轰!

突然,被马虎几人拳打脚踢的苏元身上爆发出一阵强大的气劲,毫无防备的马虎几人都是被这一阵强大的气劲轰飞出去数丈距离,一脸震惊的看着此时的苏元。

“哈哈哈,真的。”

“竟然是真的,奶奶个腿的,原来我真的挨打就能变强!”

“武者境,我竟然突破到武者境了······”

演武场一角,苏元身躯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然而此时的他却是一副无比激动和惊喜的模样。

因为在所有人的眼中,被马虎几人揍了一顿的苏元,竟然突破变强了。

我勒个去,难道那小子真的觉醒了那种挨打就能变强的特殊体质了?

演武场周围,一个个灵海宗的外门弟子都张大着嘴,仿佛是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哐当!

在西方距离演武场足足有百丈的一座高楼的第三层,陈沛然的师尊元阳子手中的茶杯不由自主的掉在了地上,他目光死死的盯着演武场上那一道激动的身影,一时之间竟然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挨打······真的能变强?”

在元阳子的身旁,另一位名为万青杨的矮胖老者也是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天阳子那老家伙平时不靠谱也就算了,可他这一名弟子挨打就能变强的事情,竟然是真的?”

元阳子回过神来,甩了甩自己的脑袋,他确定自己刚才没有看错。

苏元那小子,的确是在刚才被人狂揍情况下突破了。

元阳子惊叹道:“不得了,了不得,此子挨打就能变强,这等妖孽体质当真罕见,若是他成长起来,必然会带领灵海宗走向辉煌。”

“那还用说,这等妖孽之才,必须重点培养才是。”

元阳子身旁,矮胖老者万青杨说道:“你那弟子好像一直都对苏元这小子有些意见,我想你也应该管一管了。”


挨打真的能变强!

这是灵海宗诸多外门弟子今日亲眼见证的事实,也是一些在暗中观察的灵海宗强者亲眼目睹的事实。

同时,也是让所有灵海宗之人都难以置信的事实。

今日出现在演武场的事情,也像是给灵海宗的人们打开了一道全新的大门,让他们明白了在这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一句话一点都不假。

事后,苏元拖着“重伤”之躯,向外门的一名执法长老要了一些好处才回到自己的住处。

而马虎几人,则是被外门执法长老以寻事滋事,欺压同门等罪名狠狠的责罚了一顿。

据说,还要关上半个月的禁闭。

【兑换成功,获得氪金点五十。】

房间中,看着从外门执法长老那里要来的一些好处才兑换了五十氪金点,苏元顿时有些失落。

“不行,太慢了。”

苏元皱着眉头,他必须要想办法多弄一些资源,这样才能兑换到更多的氪金点,才能更快的强大起来。

第二天,苏元以自己踏入武者境界为由,死缠烂打的从自己师尊天阳子那里得到了一门修炼功法和武技。

他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记住了一个大概,然后就换成了九十氪金点。

第三天,苏元以锤炼炼丹术为由,又从师尊天阳子那里得到了一堆药材,但最终才是兑换了一百二十氪金点。

第三天夜里,苏元一咬牙,直接用三十氪金点兑换了一枚二品丹药。

然后等着第四天天一亮的时候,苏元就屁颠屁颠的跑去找他的师尊天阳子炫耀,并且还成功的要来了一堆炼制二品丹药的药材。

而苏元终于能够炼制二品丹药的事情,也在那一天传遍了整个灵海宗的外门,以及一些灵海宗高层强者的耳中。

如此一来,灵海宗的那些高层强者就更加的高兴了。

他们毫不留情的拿出自己多年积累的一种种药材送到苏元的住处,都在大力的支持着苏元练习他的炼丹术,都希望着苏元有朝一日能够炼制出更高级别的三品丹药。

终于,在经过长达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刻苦练习,在获得海量的药材艰苦奋斗之后,苏元最终还是没能炼制出诸多灵海宗长老们期望的三品丹药。

不过,在耗费了无数药材之后,苏元倒是成功的炼制出来了数十枚二品丹药,这倒也没有让那些灵海宗的长老们太过失望。

不过他们并不知道的是,其实在这一个月的时间,苏元根本就没有亲自炼制过任何一枚丹药。

真相就是,苏元用一个个宗门长老送来的药材都兑换成了氪金点,或是兑换成了自身的修为,或是兑换成了武技。

他一个月没有出门,实际都是在为了进入内门而努力。

当!

一声巨大的钟声传遍灵海宗的外门,灵海宗外门弟子鱼跃龙门的重大日子终于来临了。

外门广场上,一名外门执事大声的宣读着这一次考核的内容和其中的规矩等等。

广场外,得知苏元竟然报名参与考核之后,天阳子苦口婆心说道:“乖徒儿,你如今可是灵海宗唯一的炼丹师,想要进入内门也就是为师一句话而已,范不着冒险参与考核啊。”

苏元认真说道:“师尊,你就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考核第一名的奖励,一定是我的。”

“什么?”

听到苏元的话,天阳子震惊的看着苏元道:“你说什么,你不但要参与考核,还要争夺第一名的奖励?”

苏元点了点头,伸出手故意说道:“如果师尊能够拿出和考核第一名价值相等的奖励给我,那我就放弃这一次的考核,直接吃师尊的软饭进入内门就是。”

哪知,天阳子一听,竟然高兴道:“徒儿,此言当真?”

苏元有些不敢相信,但还是点头。

随后天阳子就是松了一口气说道:“很好,我这徒儿还算能够变通,考核多风险,知道走什么样的路才是安全的。”

接着,天阳子就是做贼似的四处瞅了瞅,从怀中拿出一枚紫色的特殊令牌说道:“这一块青云令牌乃是为师在一处秘境中历练时得到的,虽然为师还不知道这一块令牌的具体作用,但价值一定不低。”

天阳子看着苏元说道:“若是师尊将这一块青云令牌给你,你当真愿意放弃这一次的考核?”

“就这么一块令牌?”

苏元有些怪异的看着天阳子,就这破令牌也能和考核第一名的奖励相比?

要知道,考核第一名的奖励可是十枚下品灵晶。

十枚下品灵晶啊!

若是得到,起码能够让他兑换一两百氪金点了。

然而现在,自己这便宜师尊居然拿出一块破令牌来就想让自己放弃考核,放弃第一名的奖励?

【叮咚,发现青云秘境线索的物品,价值氪金点三千。】

不过就在此时,苏元的脑海中,却是响起了系统提示的声音。

听到这一道声音,苏元差点就惊叫一声。

原本看着那一块青云令牌有些嫌弃的目光,也在瞬间变得垂涎三尺。

苏元一把从天阳子的手中抢过令牌,激动问道:“师尊,这一枚令牌,真的价值堪比考核第一名的奖励?”

“那是当然。”

天阳子拍着胸膛自信道:“师尊收藏的,可都是一些价值不菲的好东西,这一枚青云令牌虽然为师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来自哪里,但价值绝对远远胜过那考核第一名奖励的价值。”

于是苏元就高兴的说道:“行,那徒儿就相信师尊的话。”

而后,在一群羡慕和鄙夷的目光中,苏元就在天阳子的带领下进入了灵海宗的内门。

苏元吃师尊软饭进入内门的传言,也快速的在灵海宗内门传开。

因为是灵海宗唯一炼丹师的原因,尽管苏元是靠吃师尊天阳子的软饭才进入内门,但他还是拥有一处独立的小院。

房间中,苏元迫不及待的拿出那一枚青云令牌。

通体紫色,巴掌大小,不知道是什么材质,还挺重的。

令牌的正面是一道闪电模样符印,背面有“青云”两个古字。

“便宜师尊身上的好东西还真不少,之前一块破玉就价值三百氪金点,这一块青云令牌更是价值三千氪金点。”

苏元眼中闪过一道贼光呢喃道:“看来,要多找机会挖掘一下便宜师尊身上的宝藏。”

“系统,兑换这一块青云令牌。”

苏元嘴角都快流出哈喇子了,三千氪金点,又可以让他兑换很多东西了。

【兑换成功,获得氪金点三千。】

“三千六百氪金点,现在的我已经是一个大富豪了。”

看着系统空间中的三千六百氪金点,苏元的双眼都在发光。

原本他的计划不但是考核第一名的奖励,更是想要借助考核的机会让人揍自己一顿,然后趁机利用一个月攒下来的六百氪金点兑换修为突破的。

但是便宜师尊拿出来的青云令牌,虽然打乱了他的计划,但也让获得了更大的利益。


“三千六百氪金点,应该都够兑换不少好东西了。”

看着系统空间三千六百点的氪金点,苏元心情激动。

“系统,快点把青云秘境的信息告诉我。”

当然,更加让苏元激动的,自然是关于青云秘境的信息。

价值三千氪金点的线索,那青云秘境一定有大造化。

【青云秘境的信息价值十万氪金点,宿主现在的氪金点余额不足以兑换。】

“什么?”

苏元愣住了。

啥玩意儿?

十万氪金点?

不是说三千氪金点吗?

【青云令牌是发现青云秘境线索的物品,所以价值三千氪金点,而青云秘境的信息,价值十万氪金点,需要十万氪金点才能兑换。】

系统的一番解释,差点让苏元一口老血飞流直下三千尺。

肺都气炸了!

狗系统,合着使劲的坑啊。

先是新手大礼包的可进阶性功法《万象天罡诀》,需要自己达到武王境的时候才能领取修炼。

后来又是《万道不灭金身》,需要自己赚到三十万氪金点才能兑换。

然而现在,让自己哈喇子都快流了一地的青云秘境的信息,还要十万氪金点才能兑换!

狗系统,完全就是给自己画了一个又一个的大饼。

完全就是,太奶奶个腿的不靠谱了。

呼吸,深呼吸。

苏元努力的让自己平静,努力的压制自己的情绪。

不能生气,不能与这狗系统计较,否则自己会被气死的。

数个呼吸之后,苏元才再次开口道:“系统,显示目前可兑换的一切。”

【《三寸》:近身武技,可修炼至武灵境大圆满,凝聚全身力量于一点,近敌三寸无敌,六百氪金点可兑换。】

【《奇花异草》:炼丹宝典,解世间百万灵药灵草之秘,炼世间万千灵丹宝药,两千氪金点可兑换。】

【《八步迷踪》:身法武技,八步之内,神鬼莫测,迷影无踪,八步之外,斗转星移,逍遥遨游,三千氪金点可兑换。】

【《玄天指》:可进阶至武宗境界的武师级功法,一指可灭敌,一指可夺魂,一指可破天,三千五百氪金点可兑换。】

······

苏元看着系统空间如今可兑换的诸多选项,恨不得自己突然多出来个百万氪金点,把所有的好东西全都给他兑换了。

武技,功法,秘术,武器等等一大堆,全部都是如今苏元想要的。

奈何,现在的他只有可怜的三千六百氪金点而已,能够兑换到的东西实在是少得可怜。

“《三寸》,可修炼到武灵境大圆满。”

“《八步迷踪》,好像没有限制。”

苏元仔细的思索一番,最后就决定兑换了近身武技《三寸》和身法武技《八步迷踪》。

加上他现在隐藏了的武者境后期的修为和前段时间兑换的《七重叠浪掌》,在这灵海宗内门应该也足够保命的了。

其实严格的说来,如今已经可以炼制二品丹药的他,在这灵海宗已经在一些强者的暗中保护之中了。

一般的灵海宗弟子,还真不敢轻易招惹他。

虽然有些肉痛,但多了两种防身武技之后,心情还算不错的苏元就是想美美的睡一觉。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然而还没有躺下多久,苏元就听到自己的院子外传来一阵轻微谈话的声音。

“陈群堂哥,苏元那小子虽然是吃他师尊软饭才进入内门的,可也是灵海宗唯一的炼丹师,而且已经能够炼制二品丹药了,你下手可得轻一点啊。”

“嘿,堂弟放心,我有分寸,那小子是二品炼丹师,我自然不敢下重手,但是敢欺负我陈家男儿,也得让他吃些苦头才行。”

“对,陈群师兄说得对,这里可是内门,那家伙可是吃他师尊软饭才进入内门的,有些规矩必须让他知道才行。”

房间中,苏元慢慢的起身。

他已经听出来了,此时在他院子外面的几人当中,有一人就是外门执法长老元阳子的弟子陈沛然。

好家伙,狗改不了吃屎的东西,进入内门之后,竟然还找来更强的靠山来对付自己?

不行,必须得给这孙子一个深刻的教训才行。

苏元手指摸着自己下巴,酝酿了一会儿,就是下床穿了一身夜行衣悄悄的走出了房间。

然后,从另一个方向翻墙出了小院,猫着身子朝着小院院门的方向摸去。

刚转了一个弯,苏元就是看到有三个人正鬼鬼祟祟的躲在自己的院门之外,还在小声的谈论着将苏元胖揍一顿之后要不要抢走他身上的东西之类的。

终于,有了结果之后,陈沛然就是小心翼翼的撬开了小院的大门,然后几人就是蹑手蹑脚的进入了小院。

陈沛然来到苏元的屋外,手指沾了一些口水戳破了窗户,然而房间内却是漆黑一片,让他什么也看不到。

“怎么样?”

陈群问道。

陈沛然摇了摇头:“屋里太黑,啥也看不到,一点动静也没有,估计睡得挺沉的。”

“嘿,那不正好?”

陈群身旁的那人说道:“这小子睡得越沉越好,这样他更不知道是被谁揍的······”

然而就在那人的话都还没说完的时候,就是有一阵劲风朝着他的脑门袭来,顿时间让他神色大惊。

“小心!”

陈群也是大惊,如今已是武者境大圆满的他,竟然没能发现自己身后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砰!

啊!

陈群在惊呼的时候猛地跳开了,他身边的那一人在感到危险的时候也一个驴打滚躲开了。

然而,实力最弱的陈沛然根本来不及躲开,当即就狠狠的被一根烧火棍打在身上,让他发出了猪脚般的惨叫。

“哟呵,两个小兔崽子反应还挺快?”

身穿夜行衣的苏元故意压低声音,抡起手中的棍子转身就是朝着陈群横扫过去。

砰!

但是,苏元只觉得木棍上传来一阵巨大的力量,他手中的木棍就是瞬间飞了出去。

苏元一惊,这陈群实力还挺强,居然空手接下了自己的一击。

不过,今日也难逃吃点苦头。

苏元眼中寒芒一闪,双掌如同波浪一般拍出,顿时间就让陈群应接不暇。

“该死,这是什么武技?”

陈群大惊,他进入内门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可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高深的武技。

然而就在他忙着抵挡对方攻击的时候,只感到胸膛处传来的一阵剧痛,对方已经化掌为拳轰击在他的胸膛之上了。

“三寸!”

他耳边传来一声低喝,而后就是喉咙一甜,猛地喷吐一口血水倒飞了出去。

刚好,另外一人此时也朝着苏元一拳袭来,苏元不闪不避直接出拳相迎。

在距离对方拳头只有三寸的时候,苏元就是骤然发力,那拳头就好似一座山岳狠狠的轰击在那一人的拳头之上。

啊!

噗嗤!

那人惨叫一声,口吐鲜血,身躯倒飞十余丈,直接把苏元小院的一堵墙都砸出一个人形窟窿。

这还没完,苏元反手一抓,直接抓起惊恐的陈沛然朝着倒在地上的陈群狠狠的砸去,顿时间两人又是发出惨叫的声音。


远处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苏元知道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一些人的注意了,他也知道给这几人的教训差不多了。

于是,苏元瞬间施展身法《八步迷踪》从院子大门口消失,转了一圈后又从院子后面进入了房间。

随着一些杂乱的声音出现在苏元的小院之外,他所在的房间也终于有灯火亮了起来。

吱呀!

随着房门打开,只见苏元身上披着一件宽松的衣袍,睡眼朦胧的打着哈欠走了出来。

“谁啊,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突然,苏元看着小院墙壁上出现的人形大洞,顿时惊骇大呼道:“这这这······这谁啊,是谁把我的墙打穿了?”

并且,随着他的目光移动,更是看到自己小院的大门也被砸坏了。

“我去,发生了什么?”

苏元赶紧跑了过去,顿时间就是看到有几人躺在地上哀嚎着,口中还吐了不少血。

其中,有一个人的伤势看上去比较严重,手臂大骨都破开血肉露出好长一截。

“咦,这不是陈沛然吗?你们怎么躺在我的院子外面吐血?”

他眼珠子一转,顿时间震惊的指着陈沛然几人大声道:“哦,我知道了,你们看我不顺眼,想讹诈我是不是?”

噗嗤!

听到苏元的话,陈沛然几人都是猛地喷吐了一大口鲜血。

陈沛然的堂哥陈群被震伤了肺腑,更是两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好了,你也别说话打击他们了。”

一个看上去有三四十岁的中年人站起身来,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苏元后说道:“这几个小家伙也不知道招惹了谁,刚路过你这小院的时候被袭击了。”

“程峰长老,你是说他们被人袭击了?”

苏元有些害怕的看着那中年人说道:“照你这样说的话,那我住在这里岂不是很危险?”

“就是啊,陈群师兄他们只是路过都要被袭击,这里太危险了。”

“苏大师可是我们灵海宗唯一的炼丹师,让他住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不太好吧?”

“对啊,你看看陈群他们伤得这么重,苏大师住在这里要是被人偷袭,那完全是我们灵海宗的损失,更是灵海宗长老们的责任。”

听到苏元的话,一些好奇过来围观的内门弟子也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论起来,这让得那程峰长老更是眉头紧锁。

事实上,他非常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也知道陈沛然几人都是咎由自取。

同时,他更是感到非常的震惊。

人人都说苏元是吃他师尊的软饭才进入内门的,但是经过刚才发生的事情,程峰已经肯定了苏元实则是一个趁你不注意就把会把你玩死的老六。

他那真正的实力,更是没有人真正的了解。

就比如现在的事情,只要他不说,谁会知道陈沛然几人就是被苏元打成如此重伤的?

“好了,苏元的事情明天我会重新安排,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这几个小家伙的伤势。”

程峰看着苏元说道:“苏元,他们几个伤势都不轻,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丹药。”

听到程峰的话,陈沛然和那一个虽然伤势惨重断了一臂的人就是目光含泪的看着苏元,现在他们二人内心是一万个后悔啊。

本来是想来把这小子狠狠揍一顿的,可没想到对方院子里有高手。

他们非但差点把小命丢了,而且还不敢把实情说出来,否则不但丢人,更是会受到责罚。

进入内门第一天就触犯规矩,那可是要被逐出内门的,所以他们两人只能把所有的苦和痛往肚子里咽。

苏元同情的看着两人说道:“同门一场,而且我还是宗门的炼丹师,遇见这种事情自然是义不容辞,应该为他们炼制丹药疗伤的。”

然而,苏元却是耸耸肩,打着哈欠无奈道:“不过,我现在也没有炼制丹药的药材啊,而且现在很晚了,我今晚也没有足够的精力来炼制丹药了。”

顿时间,陈沛然和那一个断了手臂的家伙都是万念俱灰,程峰更是同情的看着二人心中呢喃道:几个倒霉的玩意儿,得罪谁不好,偏偏要得罪自己根本不了解的敌人,死了也活该。

看到苏元是不可能出手相救了,程峰就是叫了几个内门弟子把陈沛然几人抬着离开了。

“小样,还想跟我玩,先在床上躺上半个月吧。”

苏元走进小院,进屋关了门,倒在床上就是呼呼大睡。

另一边,带人把陈沛然几人送到灵海宗内门的跌打堂之后,程峰就是来到灵海宗宗主平时修炼的天罡殿。

“宗主,苏元那小家伙非常不简单,不但实力隐藏得极深,心机也挺深的。”

进入天罡殿后,程峰就是躬身行了一礼,而后对灵海宗的宗主黄云涛说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黄云涛身高八尺,魁梧高大,一身棕色长袍,神色威严,颇有上位者气势。

他开口道:“一个小娃娃罢了,心机深不深的我倒不关心,只盼着他能够早日炼制出四品丹药来。”

黄云涛叹息道:“本座虽为一宗之主,但天赋也有限得紧,此生若是没有四品丹药相助,恐怕是一辈子都领略不到武王境的风采啊。”

程峰也是感慨道:“武王境,确实太难了,若是宗主能够踏入武王境,那我们这灵海宗便是一跃成为二等宗门了。”

黄云涛看着程峰说道:“苏元那小子,只要他不出灵海宗就不要限制他做什么,药材方面要尽量满足他,他成长起来,我们灵海宗自然也会变得强大。”

他想了一下又说道:“对了,明日给他送两本武师境界的功法和武技过去,他自己虽然也有了强大的武技和功法,但宗门应该给他的,也不必吝啬。”

程峰点头应是,而后有些疑惑的对黄云涛问道:“宗主,你说苏元那小家伙修炼的那些强大武技,会不会是他师尊天阳子私自给他的啊?”

黄云涛却是说道:“就算是天阳子给的,那也是天阳子自己的东西,毕竟,那老家伙身上的有些东西,可比我这灵海宗内收藏的东西好多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