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月光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魔神之王

魔神之王

唯一本尊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张怀灵看守神魔农场,镇神明,压帝王,戮魔君。直到其父亲让他去还一份恩情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早就被被卖了!看着手里上百张欠条,张怀灵陷入了沉思,自己这是被卖了几次?当张怀灵走出神魔农场去还恩情时,这世界都将因他翻天覆地!

主角:张怀灵   更新:2023-01-10 17: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怀灵的现代都市小说《魔神之王》,由网络作家“唯一本尊”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张怀灵看守神魔农场,镇神明,压帝王,戮魔君。直到其父亲让他去还一份恩情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早就被被卖了!看着手里上百张欠条,张怀灵陷入了沉思,自己这是被卖了几次?当张怀灵走出神魔农场去还恩情时,这世界都将因他翻天覆地!

《魔神之王》精彩片段

梵天世界,魔神农场。

这个农场当中分为两种人,一种是毫无修为的普通人,另一种则是犯下大错被罚到此地“务农”的犯人。

这些犯人中,有的曾经是一代帝王,君临天下,执掌整个翻天世界。

也有人来自域外,坑杀过诸神,甚至是灭光了一个世界的所有生灵。

更有来自黑暗世界的巨头,曾经亲手开启了诸神之战!

“老大,不好了!狂帝罢工了,还宰了一头牛在农田里弄起了烧烤!”一个守卫一脸慌张的冲入了一间简陋的小茅屋内,惊恐的说道。

狂帝,三万年前焚天世界的帝王,执掌这一方世界,后因为发狂,屠杀了百万生灵,被诸神联手封印,罚到了魔神农场务农改造。

张怀灵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点了点头后轻语道:“去和他说,耕地的牛没了,今后耕地用他的手去刨,若是少耕了一分一毫,牛是怎么死的,他就得怎么死。”

守卫闻言,眨巴了一下眼睛,点了点头后转身就跑了出去。

但没过多久,这守卫又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神色中的恐慌之意比之前还要浓郁:“老大,这回事是真出大事了!暗天魔君看上了隔壁家的李大婶,现在正堵在李大婶的家门口准备强行提亲呢!”

张怀灵闻言,眉头一阵跳动,嘴角更是微微抽搐了一下,暗道这暗天魔君好歹也是黑暗世界的一方霸主,这口味……

“去告诉他,李大婶家的母猪要配种了,他要是愿意就去吧。”张怀灵沉声道:“一天到晚不耕地种菜,到了冬天等着喝西北风?”

“这……暗天魔君那脾气……我……”守卫哆哆嗦嗦的说道,站在原地不肯出去。

张怀灵眼中寒芒一闪,盯着那守卫,道:“以前也有人欺负过这里的百姓,也有人欺负过这里的守卫,但现在都消失了。”

这守卫闻言,神色顿时就古怪了起来。

他想到了一些传说!

据说曾经这魔神农场里有一个神明,把一个老头子的手给打断了,结果那神明就再也没出现过!

那可是神明啊!但……就这么消失了。

“我这就去!”

这一刻,这守卫心里有了底气,撒丫子跑了出去。

但仅仅是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这守卫又进来了!

这一次,他鼻青脸肿的,一脸委屈,眼中的惊恐之意更是难以掩饰。

“怎么回事?”张怀灵眼睛眯了起来,轻声问道。

“那个来自域外的天魔发疯了,我就路过而已,就把给我打了一顿……”守卫一脸委屈,牙齿都被打掉了几颗!

没办法,他们都是一介凡人,而在这里务农改造的那些都是些什么!?

帝王,神明,魔王……

“这有点难办。”张怀灵用手指敲着桌子,眉头紧锁,道:“域外天魔可是挖水井的好手,魔神农场就两个……这个要是死了,剩下一个会不会累坏?”

说罢,张怀灵起身,缓缓的朝着小茅屋外走去。

守卫愣在了原地,一脸惊恐,暗道老大这是打算去杀了那个域外天魔!?

人家那可是在域外逍遥法外的存在,哪怕是神明都不敢轻易招惹他。

而自家老大,看起来平平无奇,也就是个凡人而已啊!

“不行!得拦着老大,可不能白白送命!”这守卫急忙冲了出去。

但等到他走出小茅屋时,却看到张怀灵的脚下已经躺着一具尸体了!

“这……这……”守卫指着地上域外天魔的尸体,结结巴巴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去告诉另一个域外天魔,下次要发疯时克制点,不然魔神农场今后的水井可就没人开了。”张怀灵叹息道,很是肉疼。

少了一个域外天魔,今后魔神农场得节约用水了!

随后,张怀灵又回到了小茅屋内,直到下午的时候他才出来。

下午是他巡视的时间,等到他从小茅屋内走出来时,那些个帝王,天魔,魔王都整整齐齐的站立着。

当看到张怀灵时,这些曾经执掌世界,叱咤一方的大佬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喘!

“快要入冬了,我希望你们能好好干活。若是在这个冬天,我吃不饱穿不暖,那我会很生气的。”张怀灵眯着眼,目光缓缓的扫视过这些大佬。

“是是是!一定一定!”

“谨遵老大之命!”

……

一群人如小鸡啄米一般的在点头,尤其是看到小茅屋前那一滩还未干枯的血迹时,哪怕是曾经执掌一方的帝王都感觉头皮发麻!

一代域外天魔,说杀就杀,这是个狠人啊!

“神旨到!”

就在此刻,魔神农场的上空一道七彩的玄光洒落,一个身穿神袍的男子打破了空间壁垒,一脸孤傲的站在了众人的头顶。

“嗯?”张怀灵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那高高在上的神使,眼中寒芒一闪,道:“你们曾经好歹也是个人物,现在能忍着别人站在你们头顶?”

这些人自然是忍不了,但张怀灵不开口,他们谁敢动!?

“孙子!就凭你也敢站在爷爷头顶上!?”狂帝第一个开口,抬手击出,一只宛若黄金云雾交织而成的手掌逆天而上,一巴掌就将那神使给打了下来。

随后,暗天魔君直接就冲了过去,对着这神使的脸就是一顿踹,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放眼诸天万界,谁敢在我头顶上站着!?莫说是你这区区的神使,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都要给我跪下!”

说完,暗天魔君悄悄的看了一眼张怀灵,补充道:“除了我家老大!”

“给我扁他!”

……

这一刻,一群被张怀灵压制了多年的大佬再也忍不住了,将这些年心中的怒火全部撒在了这个神使身上。

半个时辰后,张怀灵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停下来,随即走到那奄奄一息的神使身前,问道:“神旨上说什么?”

“神旨上说你年纪也不小了,众神给你相了一门亲事,让你去天灵州和沐家大小姐沐灵韵成婚。”神使口吐鲜血的说道:“你父亲也同意了,神旨上还有你父亲的手印呢。而且这门婚事,在你小的时候就定下的,你现在只不过是去履行婚约而已。”

“我才二十岁,还年轻,不想成婚。”张怀灵正色道:“身为修士,就该以修行为重!”

这话一出,一群大佬的脸色就垮了下来。

二十岁修炼到拳打帝王,脚踢魔王,随手便可击杀域外天魔的境界……你这还想怎样!?还要继续修炼!?

做个人行不行!?

“沐家大小姐沐灵韵是天灵州第一美女。”神使似乎料到了张怀灵会说这种话,补充道:“你父亲说了,张家曾经欠了沐家一个恩情,让你去还。”

“其实漂不漂亮无所谓,主要是我张家可不想欠别人恩情。”张怀灵神色一正,道:“我这就去天灵州,还了这份恩情!”


天灵州地大物博,修炼资源十分丰富,在整个焚天世界都是出了名的。

沐家在天灵州算不上什么大家族,但也能排入三流之列。

“天灵州和神都没法比啊。”

半天后,张怀灵来到了天灵州内,身边匍匐着一头天阶神兽碧水麒麟,这是他离开魔神农场时顺手带出来的,毕竟魔神农场距离天灵州有些距离,有碧水麒麟驮着倒也省了不少时间。

“老大,这天灵州怎么还比不上魔神农场?”碧水麒麟瞪着眼珠子,鼻孔中冒着蔚蓝的白烟,瓮声瓮气的说道:“这种小地方能出美女?”

啪!

碧水麒麟这话刚说完,张怀灵一巴掌拍在了他脑门上,瞪了一眼,随即正色道:“我是来还人情的,美女不美女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可是……”碧水麒麟神色古怪,好想告诉张怀灵你嘴角有口水滴落!

但仔细想了一下,少说一句话,自己可能还能多活几年。

“前面就是玄灵城了,沐家就在那里。”张怀灵看着前方一座古城的轮廓,随即对着碧水麒麟踹了一脚,道:“你赶紧变个样子,就你这样子出去,不想引起轰动都难!”

要知道碧水麒麟乃神兽之中的王族,更是麒麟一族中的王者。

这等神兽莫说是在天灵州,哪怕是在神都都很少看到!

张怀灵喜欢低调,并不喜欢张扬!

“我堂堂麒麟一族的王者,你让我……”碧水麒麟愤懑,但话还没说完,身体很诚实的化作了一只蓝毛小狗……

毕竟他还想多活几年!

“站住!搜查!”

半柱香后,当张怀灵牵着碧水麒麟来到玄灵城门口时,被一个守卫给拦了下来。

这守卫鼻孔朝天,上下打量了一番张怀灵后,嘲讽道:“进玄灵城要缴纳一块灵石,你有吗?”

这话一出,张怀灵不由愣了一下。

“出入神都都不需要进城费,怎么进个玄灵城还要收费?”张怀灵疑惑道。

“这是城主定下的规矩!”守卫挑眉,看着身穿麻衣,脚踩布鞋的张怀灵,眼中的轻蔑之意更加浓郁。

灵石是焚天世界的硬通货,一般人再怎么穷,手里都会有几块灵石。

但对于张怀灵来说,灵石这玩意他是真的没有!

毕竟魔神农场属于多劳多得的制度,灵石在那里根本就派不上用场!

“既然是城主规定的,那这灵石是肯定要交的。”张怀灵叹息道:“可我身上没带灵石,不如先让我进城,到时候我会让沐家的人送过来。”

“什么?沐家?就你?”这守卫先是一愣,随即狂笑了起来。

沐家在天灵州虽然只是三流家族,但在这玄灵城内却是第二大家族!

如今,一个身穿“破烂”的少年竟然敢说这话,让沐家送灵石过来?

这话,谁会信!?

“小子,你刚才说什么?”

就在此刻,一个身穿锦衣的少年刚好从张怀灵身边路过,侧身问道。

“我想先进城,到时候让沐家的人把入城费送过来。”张怀灵神色平静的说道。

一旁的守卫看到这锦衣少年时,当即就舔着脸走了过去,笑着道:“沐小少爷回来了?让小的送你进城吧。”

沐灵海看都没看守卫一眼,双目灼灼的盯着张怀灵,沉声道:“你可知我是谁?”

“刚知道,你是沐家小少爷。”张怀灵神色古怪,随即从怀中掏出一封帛书,道:“这是我和沐灵韵的婚约书,这次来玄灵城是来和她成婚的。”

这话一出,沐灵海愣住了,一旁的守卫更是瞪大了眼睛,而四周的过往行人更是停住了脚步,一个个齐刷刷的看向张怀灵。

“你……你说什么!?”

几息后,沐灵海回过神来,怒斥道:“今日是我姐的订婚之日,何来你这婚约之说!?”

“神都神府签的字,上面还有我父亲的署名,以及沐家老祖的署名。”张怀灵耐着性子解释道:“你看,这婚约书的最下面,还有我和你姐小时候踩上去的脚印呢。”

沐灵海自然是不信,但当他拿过婚书仔细看了几遍后,神色陡然大变!

婚书上其他的东西可以造假,但神都神府的签字可不会造假!

那可是神王级强者用灵魂之力刻印上去的,别人根本就模仿不了!

再说了,这天下谁敢伪造神都神府的签字!?

那可是要株连九族的!

“小子,我不管你这婚书是真是假,今日是我姐的订婚之日,我劝你识相点!”沐灵海脸色阴沉,上下打量着张怀灵,道:“我姐今日与玄灵城的少城主订婚,你若是坏了事,谁都保不住你!”

说罢,沐灵海凑到了张怀灵的耳边,轻声说道:“婚书不假,但我沐家不会同意!我给你一笔灵石,你赶紧走!”

沐家在天灵州只是三流家族,如今若是能和玄灵城城主府结亲,那么有了玄灵城城主府的支持,沐家跻身进入二流家族也只是时间问题!

而眼前这个少年,身穿破烂,身上也无灵力波动,明显是一介凡人!

沐家又不傻,孰轻孰重还能分不清!?

“可我父亲说了,当初我张家欠了沐家一个人情,必须要我来偿还。”张怀灵很是为难,挠了挠脑袋,道:“我娶了你姐,就算是偿还了沐家的人情。若这人情不还,我怕我爹打死我。”

“……”

“……”

这一刻,沐灵海是彻底懵逼了。

娶我姐,这算是偿还我沐家的人情!?

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小子,识相点!若不然……你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沐灵海神色冰冷,眼中杀意浮现,他绝对不能让张怀灵坏了沐灵韵的订婚大典!

似感受到了沐灵海身上的杀意,张怀灵的脸色也是阴沉了下来,轻声道:“对我动过杀意的人,如今没有一个活在世上。”

呜……呜……呜……

一旁化作土狗模样的碧水麒麟早已趴在了地上,满眼慌张,身体更是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他知道,张怀灵怒了!

“这小子死定了!”碧水麒麟暗道,魔神农场那些神明帝王都不敢触怒张怀灵,深知这小子的恐怖!

而现在……

“小的游万金,见过老大!”

突然间,一个肥头大耳,满身挂满了灵器的中年胖子从城内火急火燎,一脸紧张的冲了出来,张口就喊了一声。


游万金就这么喊了一句,却引起了众人的阵阵惊呼!

“万金钱庄庄主,玄灵城首富!”

“玄灵城城主府背后最大的势力执掌者!”

……

众人惊呼而出,看着游万金朝着沐灵海的方向冲去,还以为他是来找沐灵海的。

但沐灵海却很清楚自己的身份,虽然自己是沐家小少爷,但连和游万金说一句话的资格都没!

“难道是因为我姐要和少城主订婚了,这游万金想和我打好关系,借此拉拢我沐家?”沐灵海想着,随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只见他刚要和游万金打招呼,却看到游万金冲到他身前后,转身对着张怀灵,随即当着众人的面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老大,今日我那侄子和沐家大小姐订婚,琐事繁忙,没准时来接你,还望老大莫怪!”游万金一边说着,一边不断的磕头。

张怀灵眯着眼,脑海中一直在搜索“游万金”这三个字。

这期间张怀灵没说话,游万金也没起来,就这么一直在磕头!

“什么情况!?这小子什么身份!?”

“我的天,堂堂万金钱庄庄主,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对这小子磕头赔罪!?”

……

这一刻,众人傻眼了,沐灵海更是心颤,暗道自己可能闯祸了!

“喔……我记起来了,你是不是在魔神农场待过?”

十几息后,张怀灵眼睛一亮,道:“游万金!对对对,就是你,当初你在魔神农场扫的茅厕特别干净!”

“魔神农场?那是什么地方?”

“扫茅厕!?我没听错吧?玄灵城首富,万金钱庄庄主,竟然……扫过茅厕!?”

……

众人脑子嗡嗡的,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当看到还在磕头的游万金时,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一切都是真的!

“对对对,就是小的!小的那时候还给老大你送过厕纸!”游万金一边磕头,一边激动的说着,似乎是因为张怀灵还能记得他的原因。

“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快起来。”张怀灵扶起游万金,看着对方磕的头破血流的样子,不忍道:“疼吗?”

“不疼不疼!都怪小的没接待好!还望老大别怪罪。”游万金一个劲的摇头,脸上挤满了笑容,但眼底深处那一抹恐惧之意却是逃不过张怀灵的眼睛。

我有那么可怕吗?

“老大,我这就送你进城,好好款待你,给你接风洗尘!”游万金低着头,弓着腰,对着张怀灵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但此刻的张怀灵的脸色却有些不好看了。

“你侄子要和沐家大小姐订婚?”张怀灵眯着眼,朝着城中缓缓的走去。

其身边游万金点了点头,笑道:“老大你也是受邀来参加订婚大典的?”

这话一出,跟在两人身后的沐灵海浑身颤抖了一下,神色古怪无比。

这家伙可不是来参加订婚大典的,而是来和沐灵韵成婚的!

“我是来成婚的。”张怀灵似笑非笑的说道。

汪!

话音落下,碧水麒麟叫了一声,蔚蓝的瞳孔中散发着凶光,直勾勾的盯着游万金。

游万金一开始还没注意到这“土狗”,现在一听到这叫声,一眼看去,魂都差点给吓没了!

“这……这位不是麒麟族的那位王者吗!?”游万金心里发怵,暗道自己当初在魔神农场时,没少被这家伙咬!

“哪家的姑娘这么有福气,竟然能和老大成婚!那就先恭喜老大了,到时候你成婚的时候,我必定安排体面!”游万金回头对着张怀灵说道。

“安排体面?那怕是不行了。”张怀灵叹息道:“我那未过门的媳妇,今天和别人要订婚了。”

这话一出,游万金愣住了,脚步一顿,随即神色大变!

就连跟在后面的沐灵海也是浑身颤抖了一下,他知道今日这玄灵城怕是要发生大事了!

“魔神农场绿意盎然,我这头顶也是绿油油一片啊。”张怀灵笑了一声,看着街边挂着的彩带和红灯笼,全城都是一副喜庆的模样。

但,游万金的心却是哇凉哇凉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还能猜不到是啥事!?

“老大……你的未婚妻……该不会是沐灵韵?”

几息后,游万金顶着头皮弱弱的问道。

“嗯哼?”张怀灵咧嘴一笑,反问道:“订婚大典开始了没?”

“已经……已经结束了……”游万金额头的冷汗如水珠一般滴落而下,走路摇晃,仿佛看到了地狱的大门已经敞开在自己眼前了!

“哦……那就是说沐家的这个人情,我是还不上了呗?”张怀灵嘀咕了一声,脸色一垮,道:“人情还不上,我爹不得打死我?我要是被打死了……那你们……”

就在张怀灵嘀咕的时候,沐灵海凑到游万金耳边,将婚约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这一刻,两人定格在原地,愣愣的看着还在继续前行的张怀灵的背影,两人感觉这天已经塌了!

沐灵海不知道张怀灵的身份,但从游万金对其的态度上就能猜到张怀灵不一般!

再看看游万金现在的表情,沐灵海哪怕再傻都明白这件事的后果有多严重!

“魔神农场的条件你也知道的,并不怎么好,有时候收成不好的时候,冬天都要饿肚子。”张怀灵回头笑道:“但就算如此,我也不吃隔夜饭。”

“说说吧,这事怎么解决呢?”

说话间,张怀灵路过一座府邸,府邸牌匾上赫然写着“沐府”两个大字!

府邸上下都挂上了彩带红灯笼,一个个硕大的喜字在张怀灵眼中显得格外的刺眼。

“真巧。”张怀灵轻语,转身就朝着沐府走去。

但来到沐府门口时,只见一个身穿红色喜袍,喝的醉醺醺的少年走了出来,头也不抬的撞在了张怀灵的身上。

这一撞,似乎是让这个少年的酒醒了不少,当他抬头看到穿着“破烂”的张怀灵时,眉宇间不由露出一丝厉色,怒喝道:“哪来的混账东西敢撞本少爷!?”

“哦?想必你就是少城主了?”张怀灵看着对方的穿着打扮,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随即一巴掌挥了过去,将这少年甩飞回了沐府内。


“大胆!”

“连少城主都敢打,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

这一刻,沐府的守卫冲了过来,一个个浑身灵力缭绕,手中兵器朝着张怀灵砍去!

“住手!”

沐灵海脸都黑了下来,一步上前怒喝一声,当场制止了自家守卫。

“今天我心情不是很好,你最好让沐府的人听话点。”张怀灵轻语,几步间就踏入了沐府的大门,站在了倒在地上的少城主面前。

“我乃玄灵城少城主李路!你敢打我!?”李路被这一巴掌扇的酒都醒了,当即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张怀灵的鼻子就是一顿臭骂。

而刚追上来的游万金看到这一幕,嘴角一阵抽搐,却是一句话都没说。

“打的就是你。”张怀灵脸色阴沉,双目开阖间似有刀剑在舞动,一只手已经探出,一把抓在了李路的天灵盖上!

李路想要反抗,奈何以他入道境的修为,竟然挣脱不开张怀灵的手掌!

甚至在这手掌之下,他全身灵力都被冻结了,连灵魂都感受到了丝丝凉意!

“入道境……怎么敢的啊?“碧水麒麟一直跟在张怀灵身边,此刻心里腹诽不已。

连神明,帝王都干不过张怀灵,更何况是区区一个入道境!

修行一途分九重境界,洗髓,先天,入道,通幽,入神,称尊,圣人,渡劫,成神。

碧水麒麟不知道张怀灵的修为达到了什么境界,但他清楚一点,神都神明近百万,不敌张怀灵一手!

“你是谁!?到底要做什么!?”

此刻,李路的酒是彻底清醒了,一边挣扎一边怒吼而出。

尤其是当他看到游万金时,心里底气更足了,对着张怀灵就是破口大骂!

哪怕现在生死掌握在张怀灵手中,李路也无惧!

他敢笃定,张怀灵不敢杀他,更敢笃定,有游万金在他会安然无事!

“去把沐家能做主的人叫出来,我就在这里等着。”张怀灵轻语道,随即猛然一甩,将李路甩倒在地,一屁股坐在了李路的身上。

沐灵海不敢说半句话,当即就冲入了沐府深处。

没过多久,只听到一道怒喝声从沐府深处内传来:“哪个野小子敢在我沐府撒野!?”

话音刚落下,就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带着沐府的一群守卫走了出来。

当看到张怀灵时,这中年男子明显愣住了。

“怀灵?”中年男子愕然道:“你不是……失踪了吗?”

“好久不见沐叔叔,想我年幼的时候还在你家暂住过一段时间,现在回想起来犹在昨天。”张怀灵也不起身,只是冲着沐家当代家主木坤点了点头。

等到沐困走到张怀灵身前时,张怀灵将一张婚约飞射到了其手中,道:“沐叔叔,神都神府签的字,这也是当初我和沐灵韵定下的婚约,你可还认?”

其实在看到张怀灵的那瞬间,沐坤就猜到张怀灵此番是来做什么的了。

但,订婚大典已经结束了!

“怀灵侄儿,你先放了我女婿,咱们到屋里好好说。”沐昆沉声道。

“就在这里说吧,这婚约怎么办?”张怀灵头也不抬,双眼盯着地面,一手抚摸着碧水麒麟的毛发。

碧水麒麟呲牙咧嘴,只因张怀灵这一顿“抚摸”,犹如刀砍在身上一般,换做一个常人,估计早就被“抚摸”到魂飞魄散了!

“老大动怒了!”碧水麒麟心里发毛,他当初在魔神农场见过张怀灵动怒!

那一怒之下,魔神农场的神明死了一半,帝王陨落三个,域外天魔更是被杀到只剩下两个!

之后若非是神都神府出面,张怀灵真能把整个魔神农场都给杀个干净!

“我们并不知道你和灵韵有婚约在身,这是你父亲和我沐家的老祖定下的,到了我们这一辈……也不知情啊!”木坤正色道:“如今灵韵已经和李路订婚了,你这婚约……自然也不算数了。”

“你们不知情?当初虽然我年幼,但我还记得事。这婚约,可是你沐家老祖求着我父亲答应下来的。”张怀灵依旧是低着头,道:“父亲让我来还欠沐家的一个人情,所以我来了。”

“但这人情,今日怕是还不了了。”

这话刚说完,便看到沐坤把手中的婚书撕了个粉碎,道:“张家欠我沐家的人情不用还了。”

“欠的,始终要还。”张怀灵轻语,瞅了一眼掉落一地的婚约书碎片,道:“其实你们不认这婚约,大可直说。至少在等我退婚后,你们再让沐灵韵和他人订婚。如此,我这面子也还在。”

“可如今,婚约还在,她却和别人订婚,你说我这颜面,我父亲的颜面,我张家的颜面往哪搁?”

这话一出,沐坤的脸色也是彻底的阴沉了下来,道:“颜面?张家还有什么颜面!?你和你父亲早已被逐出张家了!你还一直把自己当做张家的少主!?”

“当初你和你那不争气的父亲被逐出张家,是我沐府收留了你们!”

“对,就是收留了我们,我父亲才会觉得欠了你们一个人情,得还。”张怀灵点头道。

说罢,张怀灵缓缓起身,先是一脚将李路踹飞到了沐坤的脚下,随即双目直视沐坤,道:“本想着娶了沐灵韵,还了这份人情,但现在是做不到了。”

“既然如此,那么……今日我不灭沐家,就当是还了当初的人情了。”

说罢,也不等沐坤开口,张怀灵便已经转身,嘴里嘀咕着:“当初想要收留我们两父子的人多了去了,也就看你沐府实诚,要不然这等好事还轮不到你沐府头上。”

“你给我站住!”

就在张怀灵刚要踏出沐府时,李路和沐坤几乎同时开口,两道怒斥之声让张怀灵的脚步停顿了下来。

“打伤了我,还辱我!你觉得今天能走出这沐府大门!?”

“你已经不是神都张家的人了,还敢在我沐府放肆!?”

……

面对李路和沐坤的怒斥声,张怀灵头也没回,嗤鼻一笑,道:“游万金,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若是办的不好了,那就滚回魔神农场去!”

说完,张怀灵眉头一皱,道:“我刚才说了,今日不灭沐家,算我还了沐家的人情,但我没说不灭城主府。”


“你以为自己是谁!?我叔叔凭什么要听你的!?”李路挑眉,一脸狂傲,仿佛站在沐坤身边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底气!

“闭嘴!你现在还活着,已经是你祖坟冒青烟了!”游万金怒斥道,目光冰冷的扫过李路和沐府众人:“沐府想要攀上城主府跻身二流家族是吧?很好!很好!”

说罢,游万金不再多说一句话,转身朝着张怀灵追了上去,只留下一脸震惊的众人。

“这是……什么情况?”

“游庄主这是怎么了?”

……

半柱香后,玄灵城万金钱庄内……

张怀灵拖着下巴坐在正位上,眉头时而舒展,时而紧皱。

在其脚下碧水麒麟被当脚垫,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老大,我……”游万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刚要开口,却被张怀灵挥手打断了。

“男人最不能接受的三件事你知道是什么吗?”张怀灵轻叹,道:“父母不能辱,兄弟不能欺,老婆不能绿。”

“哪怕是未婚的也不行!”

说完,张怀灵又挥了挥手,道:“去做吧。”

“老大,我已经吩咐下去了,不出三天,玄灵城城主必定易位!”游万金正色道,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张怀灵,见对方没其他反应,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

张怀灵在万金钱庄暂住了下来,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他一步都没出门,偶尔无聊的时候会“逗逗狗”。

就这样,直到第三天……

一大早游万金就来了,低着头拱手行礼,随即说道:“万金钱庄投资在城主府的灵石已经全部撤出,并收购了城主府名下的各大产业。城主府内的供奉,客卿也全部收入万金钱庄名下。”

“玄灵城守卫队我也花了重金,今后只听从于万金钱庄。”

“嗯。”张怀灵点了点头,眼睛微微一眯,问道:“城主府有什么反应?”

“前来询问过,我没见他们。”游万金说道。

“第三天了,城主之位还没易主。”张怀灵手指轻叩身前的茶几,道:“要不然我亲自动手?”

游万金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响,知道张怀灵这是在怪他办事不力!

但游万金也没办法,城主府受到了一系列打击后,不知从哪里请来了一个强者,如今以万金钱庄内的强者实力,根本就奈何不了对方!

“老大,万金钱庄只是钱财雄厚,虽然也雇佣了不少强者,但……”游万金有些尴尬,道:“对方请来的那位拥有通幽境九重的修为……”

“不过老大你再给我三天时间,我请的入神境强者即将赶到这里,到时候城主必定易位!”

张怀灵轻笑了几声,刚想开口时,却听到万金钱庄外传来一道道爆响!

又过了几息后,只见一个手持长刀的男子冲了进来,二话不说便对着游万金砍了过去!

“老大!就是他!”游万金魂都吓飞了,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城主府请来的那个通幽境九重的强者!

而以游万金这入道境九重的修为,根本就挡不住对方!

眼瞅着那一刀即将落在游万金的天灵盖上时,张怀灵轻语了一声:“停。”

嗡!

话音落下的瞬间,这一方空间出现了阵阵波动,一切都像是被定格住了一般!

就连那通幽九重的男子都如画中人物一般,保持着前一秒的姿势!

“言出法随!?”

“老大这是……何等的境界!?”

……

游万金和碧水麒麟也被定格在了原地,心中惊骇无比!

这等神通,怕是连一般的神明都做不到吧!?

而那通幽九重的男子更是吓破了胆,他做梦都没想到万金钱庄内竟然有这等至强者!

“城主府狗急跳墙了?”张怀灵走到那男子身边,轻语道:“我都不曾想过杀人,城主府倒好,先行动手了。”

张怀灵拍了拍这男子的肩膀,道:“谁叫你来了,你就提谁的人头回来。若不然,你的命可就没了。”

嗡!

说罢,空间一阵震动,众人恢复了行动。

而这男子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跑了出去。

“老大,就这么放走他了?不怕他跑了?”游万金心有余悸,若刚才张怀灵再迟一点,那一刀可就砍在他脑袋上了!

“这天下才多大,能跑得到哪里去?”张怀灵轻笑道。

一炷香后,一件震动整个玄灵城的事情发生了!

玄灵城城主府高价请来的强者噬主,提着城主的脑袋进入了万金钱庄!

同一时间,沐府上下皆为动容,尤其是沐坤,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神魂失常!

“怎么会这样!?万金钱庄和那臭小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完了完了,连城主都被杀了,我们这小小的沐府该怎么办!?”

……

沐府上下动荡,人心不稳。

而此刻,万金钱庄内,张怀灵看着还在滴血的城主头颅,随即一脚将其踢到了碧水麒麟的身边,道:“饿了吧?吃吧。”

“开荤咯!”碧水麒麟当时就兴奋了起来,自从进入魔神农场后,已经很久没开荤了,更别提吃人肉了!

“能否放过我?”

这通幽九重的男子浑身颤抖着,双膝跪在地上,额头尽是冷汗。

不等张怀灵开口,万金钱庄外传来一阵骚动声,隐约间还能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

“老大……是沐灵韵……”游万金哆嗦的说道,他知道对于现在的张怀灵来说,沐灵韵这三个字等同于禁忌!

毕竟,正是因为她,才让张怀灵的头顶有了一片草原……

“足足三天了,现在才来?”张怀灵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怒意,道:“让她进来吧。”

没过多久,只见一个年纪十八左右,面容姣好的女子走进了万金钱庄的大殿内。

标准的鹅蛋脸,柳眉弯弯,盈盈一握的柳腰更是能让人一般人移不开眼睛!

“长得确实可以。”张怀灵轻语,但也仅仅只是“可以”罢了。

“就这也算是天灵州第一美女?”碧水麒麟腹诽,暗道在魔神农场的李大婶都比她长得好看,若不然暗天魔君这魔界之主也不会追着李大婶不放!

“你若是肯放过沐府,我就承认我与你的这一门婚事,并嫁给你!”沐灵韵直说道。

张怀灵闻言,愣了一愣,等反应过来时,差点笑出了声!

“真把自己当什么了?我连隔夜饭都不吃,更何况是毁了名的女人。”张怀灵眯着眼,声音逐渐冰冷:“更何况这门婚事,何须你承认,何须你沐府承认?我压根就不在乎你们。”

“你不再是神都张家的人,而我沐府在神都还是有关系的!”沐灵韵冷声道:“今日是来给你一个台阶下!若此事惊动了我沐府在神都的势力,你没好下场!”

“你说的没错,我和父亲被逐出了张家,如今确实不是张家的人了。”张怀灵挑眉,指了指头顶,道:“天上神都百万神明,我倒想看看谁能让我没个好下场!”


张怀灵曾经所在的张家,在神都乃顶尖家族,哪怕是神都神府都要轻易招惹张家。

但,那也只是以前了。

自从那件事发生后,张怀灵和其父亲就被逐出了张家,如今张家的一切都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了。

也正是如此,沐府才不会承认这门婚事。

也正是如此,沐灵韵才敢和张怀灵这么说话!

但沐灵韵不知道的是,从始至今,张怀灵父子压根就不在乎张家这层身份!

“沐府依附着神都木家,你倒是可以让木家的人下来试试,我在这里等着他们。”张怀灵轻语,随即微微摇头,心中暗叹道:“父亲,沐府的人情我是还不了了。”

此刻,沐灵韵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她心有怨恨,尤其是看着张怀灵这种高高在上却又显得有些风轻云淡的姿态和表情,心中那股怒火更是难以抑制!

若不是张怀灵,沐府就能攀上城主府,从而踏入二流家族!

而现在,一切都没了!

在城主死后,城主府也没有了底蕴,沐灵韵更不可能嫁给李路!

订了婚,却不嫁,这名声也算是彻底的毁了!

想起这些,沐灵韵蹙着秀眉,狠狠的瞪了一眼张怀灵,冷声道:“你会付出代价!”

说罢,沐灵韵转身离去。

“老大……要不要……”游万金额头冷汗直冒,他从未见过有人敢和张怀灵这么说话!

就沐灵韵刚才说的话,以及那种态度,放在魔神农场内,足以死上百次了!

“让她去吧。”张怀灵无所谓的挥了挥手,道:“只不过上山的人,怎敢欺我下山的神。”

“神?”游万金愣了一下,心里腹诽了起来。

你算是神吗?

神明,帝王,哪个不被你踩在脚下!?

你可别抬举神这个字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张怀灵没有出城,闲着无聊了就在城内逛街,日子倒是过的很悠闲。

但游万金是忙昏了头!

城主死后,游万金接管了城主府,如今万金钱庄的总部也搬入了城主府内。

各项事情安排下去,以及城主府的家眷都安排妥当,乃至城主府留下的基业资产都纷纷转移到了张怀灵的名下。

做完这一切后,游万金已经是快累虚脱了!

但,让游万金最为头疼,也最为担心的事情还没解决!

城主府任命任职,隶属于下界灵都灵府,由不得私自做主!

如今,这玄灵城的城主易位,可是没经过灵都灵府的授权!

这无疑违反了灵都灵府的规矩,灵都灵府绝对会派人过来干涉,甚至是惩罚游万金,乃至整个万金钱庄!

“老大一直在魔神农场,对外界的事情不太了解,之前太忙又把此事忘记了……”游万金心急如焚,算算时间灵都灵府的人估计快到这里了!

以万金钱庄的实力,在灵都灵府面前犹如蝼蚁一般!

那么,想要解决此事,只能依靠张怀灵!

“何人敢欺木家的附属家族!?”

就在游万金来到万金钱庄门口时,一头三色鹿脚踩一朵祥云,落在了钱庄门口。

只见三色鹿上,一个样貌俊朗的少年一跃而下,抬头轻蔑的看了一眼万金钱庄的门匾后,便掏出一张宛若圣旨一般的帛书,高声道:“灵都灵府监察院有旨,罪人游万金速速出来领罪!”

听闻这话,游万金心里咯噔一响,没想到灵都灵府的人来的这么快!

“见过监察院使者,鄙人游万金领旨。”

游万金急忙走了过去,低头弯腰拱手,态度十分谦卑。

但这少年的眼睛却是眯了一下,冷声道:“不是领旨,是来领罪!”

“我……何罪之有?”游万金假装糊涂,明知道自己确实触犯了灵都灵府的规矩,但绝对不认罪!

他心里跟个明镜似的,自己为张怀灵办事,若自己认罪了,那岂不是承认了张怀灵也有罪了!?

一想起张怀灵那手段,游万金宁可得罪灵都灵府,也不愿意得罪张怀灵!

因此,只是领旨,绝不领罪!

“谋害玄灵城城主,私自篡位,已是死罪!”这少年语气冰冷,将手中圣旨丢在了游万金脚下,道:“捡起来,自杀领罪!”

“这事……”游万金张嘴,刚想要解释一下,却看到一头蔚蓝色的土狗从钱庄内撒欢着出来了。

随后,一口叼起地上的圣旨,吧唧吧唧的嚼了起来。

这不是碧水麒麟还能是谁!?

“圣旨是用上等的玄牛皮制成的,味道还不错……”碧水麒麟心里嘀咕着,虽说玄牛只能算是普通的灵兽,等阶也不高,但好歹也算是“荤菜”了!

“哪来的畜生!?找死!?”这少年怒了,辱圣旨,等同于辱灵都灵府!

当即,只见他一脚踹了过去,将碧水麒麟给踹飞了数十米远!

这一幕,直把游万金看的懵逼了。

麒麟一族中的王者,竟然被一个少年给踹飞了!?

这是躲不过吗!?

那不可能!

以碧水麒麟的实力,一口唾沫都能灭杀这少年几百次了!

“有诈!”游万金心里想着,却听到碧水麒麟传来一阵阵委屈的叫声。

“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不是吗?”

就在此刻,张怀灵也走了出来,神色古怪的瞅了一眼倒在地上装模作样的碧水麒麟,嘴角一阵抽搐。

这畜生,想开荤了!

“你又是何人!?”这少年眉头一挑,道:“灵都灵府办事,闲杂人等退避!”

“玄灵城城主府易位之事,是我下令的。”张怀灵轻语,上下打量了一番这少年,总感觉有些面熟。

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游万金,此人是谁?说的可是真的!?”这少年将目光落在了游万金身上,带着一丝疑惑之意。

只因在他眼中,张怀灵不过是一介凡人,身上毫无一丝灵力波动!

而身为万金钱庄的庄主,修为也不低,怎么会听命于这么一个凡人?

“这是我老大。”游万金没有多做解释,仅仅是这么一句话,就足够了。

“既然如此,那尔等一起领罪!”这少年眼中寒芒一闪,遥指张怀灵,道:“自杀领罪,可保尔全尸!”


让张怀灵自杀领罪?

游万金听得是头皮发麻,碧水麒麟翻了个白眼,鼻孔中都在冒着白雾。

“自杀?我不会,不然你来动手吧。”张怀灵似笑非笑的说道。

至于解释,张怀灵是压根没想过要解释!

毕竟被人戴了绿帽子这种事,有什么脸面开口解释的?

总不能见一个就解释一下,然后世人都知道他张怀灵被戴绿帽子了!?

“小子,我成全你。”这少年轻语,身上气息蒸腾而起,通幽境九重的气势爆发!

但就在他要出手时,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去,对着这少年拱手行礼,笑道:“在下莫家家主莫问笑,见过何白林使者。”

何白林侧目看了一眼,身上的灵力逐渐消散,随之拱手回礼,道:“原来是莫叔叔,叫我名字就好了,不必见外。”

“何侄子,借一步说话?”莫问笑也不客气,神色古怪的拉着何白林走到了一旁说起了悄悄话。

一边说着,还不断的看向张怀灵……

而以张怀灵的实力,这两人说的话哪能逃得过他的耳朵!

“这家伙,谁啊?”张怀灵皱着眉头,心里很是不爽。

只因莫问笑竟然把自己“戴绿帽子”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何白林。

“这是玄灵城莫家家主,二流家族,之前除了城主府,就属这莫家了!”游万金说道:“莫家本就和城主府不对头,如今我们铲了城主府,这家伙估计在打什么主意。”

十几息后,何白林眉头紧皱,神色古怪,随后走到张怀灵身前,用一种带着同情的眼神看向张怀灵。

随即,他伸出手,拍了拍张怀灵的肩膀,叹息道:“这种事但凡是个男人都忍受不了。”

“我……”张怀灵愣住了,他之前都准备动手了,不曾想这何白林竟然……竟然态度大反转,还在安慰他!

这……

伸手不打笑脸人,这还怎么动手!?

“年轻人火气旺盛,但你这回做的也太过分了……”何白林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会后,道:“我会将此事禀告上去,对你从轻处罚。”

“那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张怀灵眯着眼问道,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啥滋味。

总感觉吧……怪怪的!

“头一回!竟然有人在同情老大,还安慰他……”碧水麒麟也是看的风中凌乱,暗道老大的第一次就这么没了!?

“都是过来人。”何白林长叹了一声,眼中那一抹失落与愤懑之意却是难以掩饰。

“哦?你也被戴过绿帽子?”张怀灵眼睛一亮,突然感觉这个世界还是挺公平的!

帽子这玩意,又不是自己一个人戴!

众生平等!

“别提此事!”何白林瞪了一眼张怀灵,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在下沐府家主沐坤,见过使者大人!”

就在众人以为此事要告一段落时,沐府家主沐坤带着一群沐府的人来到了此地,开口之后当即就对着何白林跪了下去!

“使者大人,你可要为我沐府做主啊!”沐坤哭丧着脸,似委屈到了极致!

“这小子不知从哪来的,拿着一张假婚书想要来骗婚!骗婚不成,一怒之下杀了城主,夺走了城主府的一切!他……他甚至还想要灭了我沐府!”沐坤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其带来的人更是在一旁添油加醋!

“这小子觊觎我族沐灵韵的美貌,竟然出此下三滥的手段,此子当杀!”

“使者大人,此事绝对不能轻饶!”

……

何白林早已从莫问笑口中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此刻就默默的听着沐府的人瞎掰,也没做声。

直到沐府的人不说话了,何白林才开口,道:“我听说他还带了一封婚书,婚书在哪?”

“被他们撕了。”张怀灵笑道:“无妨,也就是一张废纸罢了,上面也就盖了神都神府的章而已。”

这话一出,何白林脑壳嗡嗡的,双脚都感觉有些发软了!

废纸?

你有没有搞错!?

但凡是神都神府盖章签字的,哪怕是一张厕纸,那也是圣旨!

“那婚约书是假的!上面的盖章也是假的!”沐坤急忙解释,更是恶狠狠的看向张怀灵,道:“神都木家的人即将降临此地,到时候你那婚约书是真是假,自然有人来证明!”

“神都木家?既然是来自神都,想必也应该知道神都神府亲自订下的婚约书,那就等他们来了再说。”何白林轻语道,心里却是很不爽!

神都木家的人都要来了,你沐府却还要让我来主持公道?

你沐府那么有能耐,现在就别跪在我面前呗!

“神都神府的盖章签字,可没人敢造假,沐府主,你说话可得掂量着点哦。”莫问笑在一旁悠悠的开口,一脸戏谑。

说着,莫问笑来到了张怀灵的身边,很是有礼貌的拱了拱手,道:“小兄弟,在下莫家家主莫问笑,见你一表人才器宇不凡……可否结交?”

“我不和大嘴巴结交。”张怀灵黑着脸,若不是这家伙多嘴,何白林能知道绿帽子这回事!?

再说了,我需要你帮忙吗?!

多管闲事!

面对张怀灵这态度,莫问道却不以为意,只因他知道眼前这个看似平凡的年轻人绝对不一般!

若不然,身为万金钱庄的庄主游万金,岂能称呼其为老大!?更不可能为他卖命办事!

“小兄弟,虽说沐灵韵是天灵州的第一美女,但我家小女也不赖……”莫问笑搓着手,心里想着若是能攀上张怀灵,那就等同于攀上了万金钱庄!

万金钱庄能扶持起城主府成为一流家族,那么也能把莫家扶持到一流家族!

这等事,他可是想的明明白白的!

“莫家主,他不过是神都张家的弃子罢了,早已被逐出张家,你与他攀什么关系!?”沐坤轻蔑道:“再者,今日他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

在场之人,知道张怀灵身份的人不多,何白林和莫问道自然是不知道。

而此刻,听到这话后的何白林神色突然一变,双目灼灼的盯着张怀灵,激动道:“你就是我的姐夫!?”


这一声姐夫叫出口,莫说是莫问道等人,连张怀灵自己都懵逼了。

啥情况!?怎么回事?

“我来自天灵州玄天城何家,我姐是何小柔,与你有婚约!”何白林激动道,一把握住了张怀灵的手。

“等下……我什么时候成你姐夫了?”张怀灵很凌乱。

自己这次出来,是来和沐灵韵成婚的,这没错吧?

那……这突然多出来的何小柔是什么情况!?

“我这就通知族内长辈,让他们亲自过来和你解释一下!”何白林似怕张怀灵不信,急忙双手结印,一道破空传音符打入了虚空之中!

同时何白林心里更是庆幸不已,幸亏沐府来了这么一波骚操作,若是让张怀灵先娶了沐灵韵,那自己的姐姐岂不是成小妾了!?

“沐府,这一手抬的好啊!”何白林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看向沐府众人时,眼中不自觉的出现了赞赏之意。

“我说……你莫家想做什么?想和我何家抢人!?”

此刻,何白林神色不善的盯着莫问笑,道:“别以为我叫你一声莫叔叔,你就能这么做事!”

“我……”莫问笑心里委屈极了,那谁能想到何家和张怀灵还有这层关系!

而此刻最为惊骇的就是沐府众人了!

“何家不知道张怀灵父子早就被逐出张家了吗!?这婚约是怎么回事?”

“何家在想什么?将自己的大小姐嫁给这弃子?有什么好处!?”

……

沐府众人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们也没回头的余地了!

嗡!

……

就在此刻,天空中一道惊雷划过,天幕宛若被撕裂一般,一道玄光从天而降!

玄光之中,一个中年男子自云霄之上而来,眨眼间就落在了众人的身前。

神都,建立在神界,与下界有着界壁相隔,一般情况下神都的人不会来下界,除非是遇到了什么大事!

“木府管家,李贺!”

“沐府上下见过李贺大管家!”

……

沐府众人激动了起来,来人正是神都沐府的大管家!

“听说有人欺辱沐府,是谁?”

李贺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目光扫过众人,当看到张怀灵时,瞳孔猛然收缩,藏在袖口中的手更是在颤抖!

“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李贺心惊,这可是一个狠人,神都谁不知道张怀灵的大名!

“大管家,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就是这小子,拿着一张假婚书想来骗婚!骗婚不成还想着灭我沐府!”沐坤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一旁的沐灵韵也是微微点头,意思很明显,是不认那婚书,更笃定那婚书是假的!

但实际上沐府的人都清楚,婚书是真的!

只是,今日有神都木家来撑腰,婚书是真是假还重要吗?!

只要李贺一句话,今日这事就能摆平!

更何况,神都神府还能插手这种小事?等事情过去了,也没人会再提起。

当然,这只是沐府众人的想法。

但,李贺的脸色是漆黑如墨,撮着牙花子,恨不得将沐府众人给一巴掌拍死!

“你们该不会是看错了吧?神都神府签字盖章的婚书……可造不得假。”李贺沉声道,想着沐府隶属于木家,总得帮一把。

“把婚约书拿来,我看一下。”李贺继续说道:“或许婚约书是真的,只是你们看错了。若婚约书不假,沐灵韵和张怀灵就成婚吧。”

李贺这做法,无疑是在护犊子。

只要那婚书还在,只要沐府的人承认他们看错了,那么此事就能过去了!

可谁知……

“那假婚书已经被我撕烂了!这等张家弃子,何来的实力能让神都神府为他亲自盖章签字订下婚书!”沐坤沉声道。

“好家伙,玩得溜啊!”李贺一听这话,两眼一黑,差点没吓晕过去!

神都神府签字盖章的东西,你们说撕就撕了!?

这不是在挑衅神都神府吗!

“碎片呢?要不拼接起来再仔细看看?”李贺捂着脑门说道,还想抢救一下沐府。

“那等东西留着有何用?早已烧了!”

“今日,还请大管家做主,惩了这小子!”

……

沐府上下齐声说道,沐灵韵更是泪眼汪汪,看着像是受尽了委屈!

“李叔,你看着办吧。”许久没开口的张怀灵突然笑了一声,冲着李贺眨巴了一下眼睛,道:“公事公办。”

事情到了这一步,李贺也很无奈了,这沐府是保不住了!

要知道莫说是下界的家族,哪怕是神都的各大宗门,家族,乃至古老的传承势力,都不敢撕了神都神府签字盖章的东西!

哪怕是厕纸,都得供奉起来当个宝!

“这事我办不了,木家和沐府可没什么关系。”李贺正色道。

“哦?沐府不是隶属于木家的家族吗?”张怀灵问道。

“不不不,不是不是。”李贺摇头,随即当着众人的面,指尖灵力凝聚,在空中书写下了一张告书,并宣读道:“木家与沐府断绝关系,沐府所做任何事与木家无关!”

说罢,李贺还在告书的最下方写了一行日期,也就短短的两个字:昨天。

“卧槽!?敢不敢再糊弄一点!?”

“还能这么玩!?”

……

一群人傻眼了,就连张怀灵都竖起了大拇指,暗道李贺不愧是木家的大管家,玩的溜啊!

“大管家,这是……”沐坤懵逼了,说好的来给沐府撑腰呢!?

“你谁啊?我和你认识吗?什么大管家,叫我李总管!”李贺怒斥道。

随即,李贺大袖一挥,身上玄光浮现,眼瞅着就要飞升回到神都。

“等下!”张怀灵一把叫住了李贺,问道:“沐府这等行为,会受到什么处罚?”

“神都神府不可辱,此罪当诛全族。”李贺头也不回的说道,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张怀灵,暗道以这小子的境界修为,把他放在下界……谁能治得了他!?

哪怕是在神都,也没几个人能治得了他啊!

“三日后,神都神府使者会降临此地,处罚沐府。”

最终,李贺走了,只留下一群神魂失守的沐府众人。


李贺走后,张怀灵都没看沐府众人一眼,带着一群人进入了钱庄内。

张怀灵说过,自己不会因为这件事灭了沐府。

但,若是神都神府出手了,那这事就和自己没关系了!

“老大,沐府真的会被灭吗?”游万金弱弱的问道。

张怀灵优哉游哉的坐在正位上,喝着茶,头也不抬的说道:“神都神府的那群家伙最重的就是颜面。”

“想当初,若不是我父亲把事情闹得太大,没给神都神府的那群家伙留颜面,我们两父子也不会被逐出张家。”张怀灵叹息道。

不过张怀灵心里很清楚,逐出张家又如何?

他体内流淌着张家的血,这就足够了。

“城主府易主,沐府即将被灭,这玄灵城最大的家族……就是我莫家了!”

此刻,坐在最下方的莫问笑心里美滋滋的。

莫家啥事都没做,就成了玄灵城第一家族!

今后在这玄灵城,只要不得罪张怀灵就行了!

“姐夫,我族的长辈们正在赶来的路上,我姐也来了!”何白林一口一个姐夫叫的亲热,尤其是亲眼目睹刚才发生的事情后,他就更加笃定张怀灵必须要成为他的姐夫!

有了这等能让神都木家都忌惮的姐夫,何家在下界岂不是能横着走了!?

“能不能把事情说清楚?我和你何家……啥情况?”张怀灵疑惑道。

但就在此刻,一群白眉须发的老者兴冲冲的冲入了钱庄内,直奔大殿之中!

来者有五人,散发的气息都不弱,至少在下界也达到了称尊级别!

“我的好女婿,你终于来了!”一个年纪相对年轻的老者刚进入大殿,就热情的冲到了张怀灵身前,一把握住张怀灵的手,老泪纵横:“可把你给盼来了!”

“我的好孙女婿!”随即,一个年纪相对大一点的老者也冲了过来,对着张怀灵就是一顿关怀。

“我的好重孙女婿!”

“我的重重孙女婿!”

……

五个老者齐刷刷的站在张怀灵身前,容不得张怀灵插嘴,五张“欠条”摆在了他的面前!

“今张怀仁欠下何家大祖六百万灵石,以吾儿子做抵押,等到吾儿成年后娶何家同代嫡女,当做偿还六百万灵石。”

“今张怀仁欠下何家二祖旷世玄铁一枚,以吾儿做抵押,等到吾儿成年后娶何家同代嫡女,当做偿还旷世玄铁。”

“今张怀仁欠下何家二祖神器一把,以吾儿做抵押,等到……”

……

张怀灵看着眼前这五张欠条,心里顿时就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张怀仁!你特么的真是个坏人!”张怀灵心生无力,原来老爹早就把自己给卖了!

“我的好女婿,这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更有你父亲张怀仁的亲笔签名!虽说没有神都神府盖章签字,但你不能不认啊!”

“我何家等的你好苦!你可终于成年了!”

“事不宜迟,赶紧成婚!我何家这一代嫡女有好几个,个个姿色上乘,任你挑选!”

……

看着如此“热情热心”的几个何家老祖,张怀灵更是头大了!

父债子偿,这绝对没错了,毕竟张怀仁从小就是这么教育他的!

但现在仔细想来,从小给自己灌输这种教育思想……自家老爹是不是早就在做准备了!?

“这五张欠条啊……我得娶五个?”张怀灵弱弱的问道。

一个都忙不过来,还五个!?

张怀灵本想着商量一下,欠的得还,但能不能少还点啊!?

可这话落在何家五位老祖耳中,那意义可就不一样了!

“只要你愿意,莫说五个,五十个我何家都给你准备着!”

“没错!只要你想要,哪怕何家嫡女不够了,我让那些个子孙辈的去生几个!”

……

听闻这话,张怀灵浑身一抖,暗道这娶多了,不得营养不良了!?

再说了张怀灵可不是滥情的人,更不想当什么种马,娶一个就够了!

“那个……娶一个吧,你们看能成吗?”张怀灵没有任何底气,只能弱弱的问道。

张怀灵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他的父亲张怀仁!

如今,五张欠条就摆在自己面前,张怀灵哪怕不想还,明明可以用实力拒绝这一切,但……一想到自己的父亲,他还是觉的得还!

“五张欠条,就娶一个?”

“这……是不是少了点?”

“利息呢?这么多年的利息呢?”

……

何家五个老祖有些不乐意了,几人背过身去一顿商量,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先娶一个再说,以后再慢慢给张怀灵安排上!

“小柔,快过来见过你未来的夫君。”

此刻,何家大祖冲着身后招了招手,只见一个容貌只在沐灵韵之上的女子一脸不情愿的走了过来。

只见此女梳着一头高马尾,身穿紧身红色长袍,手持一把如烈焰一般的长枪,英姿飒爽!

精致的五官宛若天工巧匠雕琢而成,身材更如那璞玉浑然天成,找不到一丝瑕疵!

“唉……这个可以,这个可以。”碧水麒麟在一旁一个劲的点头。

但,何小柔走到张怀灵身前后,眼中的孤傲之意渐浓,道:“我要嫁的人,可以不重他的相貌,不重他的身份,但他必须要打得过我!”

这话一出,张怀灵觉得何小柔在放屁。

何白林也觉得何小柔在放屁。

何家五位老祖也觉得何小柔在放屁!

相貌?张怀灵这容貌不说完美无缺,但也是英俊非凡!

身份?张家大少爷,哪怕是被逐出了张家,那也改变不了他体内流淌着张家的血!

至于实力……

“哦,那就切磋一下吧。”张怀灵哪懂得什么怜香惜玉,毕竟从小在魔神农场和那些神明,帝王,魔王在一起,有事了就直说,不爽了就干架。

现在听闻何小柔的话,那就干脆点!

“出去打!这里太小,我放不开手脚!”何小柔倒也豪爽,转身就朝着大殿外走去。

张怀灵起身,刚走出一步,就听到耳边传来了碧水麒麟的声音:“老大,你可得悠着点,你体内是神力,而下界用的是灵力……你哪怕是用百分之一的力量,都能在顷刻间让未来的嫂子魂飞魄散!”

“放心,怜香惜玉这种事我懂!我会悠着点的!”张怀灵拍着胸膛,很是自信。

但游万金和碧水麒麟却是心里没底,毕竟他们知道张怀灵这个直男的概念中,压根就不存在怜香惜玉这四个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