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月光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火影:盘点忍界经典战役

火影:盘点忍界经典战役

空请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木叶60年,正当鸣人和宁次准备开始中忍考试比赛时,场地上空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屏幕,自此原著的世界线发生了变动……手鞠,勘九郎:“那个我爱罗居然会保护村子!”鸣人:“佐助居然叛村去投奔大蛇丸了,我绝对不允许……”佐助:“哥哥,原来我一直都误会他了。”

主角:   更新:2022-11-15 11: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火影:盘点忍界经典战役》,由网络作家“空请”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木叶60年,正当鸣人和宁次准备开始中忍考试比赛时,场地上空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屏幕,自此原著的世界线发生了变动……手鞠,勘九郎:“那个我爱罗居然会保护村子!”鸣人:“佐助居然叛村去投奔大蛇丸了,我绝对不允许……”佐助:“哥哥,原来我一直都误会他了。”

《火影:盘点忍界经典战役》精彩片段

中忍考试第三场考试现场

鸣人和宁次已经就位,不知火玄间看着双方已经准备好,于是将手高高举起,就在喊出“开始”时,在考试场地的众人纷纷感觉到自身的查克拉运转不通。

鸣人此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双手结印准备发动影分身时却发现自己的查克拉怎么也无法运用。宁次也尝试了下,发现自身的白眼也没有办法启动。无奈不知火玄间只能暂时终止比赛,让鸣人宁次回到比赛席上。

此时不知谁喊了一声“那……那天上的是什么啊!!”将众人的目光纷纷集中到场地中央的天空上。

半空中一块黑色屏幕不知何时浮现,而这一现象不止木叶,整个忍界的上空都出现了这个屏幕。接着慢慢的屏幕上出现了画面……

【黑夜里,一片荒芜的沙漠上两个头戴斗笠身着黑底红云长袍的人影从远处慢慢靠近,斗笠上的铃铛随着身影晃动而泠泠作响。

木叶村内砂忍众人看着自家村子外那熟悉的场景皱起眉头紧张起来。“旦那,前面就是一尾在的村子吧,捕捉之前我先潜入进去观察一下吧,嗯。”】

晓组织内,飞段看着屏幕里的人物和装扮惊讶道:“这不是我们组织的衣服吗,还有那个口癖迪达拉是你吧!”

“啊,是我,还有你是对我的口癖有什么不满吗?”迪达拉不满喊道。

“才没有,你是怎么想到这个的,我看你是想吵架吧!”飞段也不甘示弱。

“什么啊,想打架吗,嗯!”

“来啊,正合我意!把你献给邪神大人,邪神大人一定满意!”

“闭嘴飞段,好好看着!”正当两人准备动手时候,飞段的搭档角度忍不住开口阻止道。没看到boss的脸都黑了吗。

“你也是,迪达拉给我安静点!”蝎也用绯流琥嘶哑的嗓音阻止了迪达拉。

此时佩恩面如沉水,专心看着屏幕心中不由得担忧:尾兽捕捉计划还未开始,就被泄露这对晓组织来说不是好事啊。

【迪达拉摘掉了斗笠漏出了真容一头黄色的头发,后面扎起了高高的马尾,头上带着土忍村叛忍的护额,长刘海遮住了半边脸。】

土忍村

黑土看着画面中迪达拉熟悉的脸,惊讶喊到:“没想到真的是迪达拉师兄!”大野木看着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弟子忍不住叹了口气。

【迪达拉双手插进腰身两侧的口袋,发出一阵咀嚼声,随后手中出现了一个由白色黏土出现的大鸟。迪达拉将大鸟往上一抛,白色大鸟随即变大然后迪达拉乘上飞鸟飞进了砂忍村。

画面跳转,乘坐在白色飞鸟上的迪达拉跳入砂忍村的房顶上。

“潜入成功……嗯?”迪达拉话音未落缓缓抬头看向自己眼前的男子,一头红色头发和酒红色装扮,背后背着硕大的沙葫芦以及那沉稳俊秀的脸上的“愛”字刺青和双眼周围因为没有长时间睡觉的黑眼圈。】

木叶中忍考试会场中手鞠和勘九郎看着屏幕中的沉稳的我爱罗惊讶道:“那个是我爱罗??”

熟悉我爱罗的众人看着在现场满眼嗜血癫狂的我爱罗又看了眼屏幕中沉稳,不动如山的我爱罗实在没办法将两人联系到一起。

“骗人的吧,那个怪物居然变样了。”

“就是,就是那个嗜血的妖怪怎么可能变成那样!”

……

看台上我爱罗听着周遭身边人的议论,忍不住捂住头痛苦地低吼,身后葫芦里的沙子也喷涌而出环绕他周身。我爱罗歇斯底里满脸狰狞:““妈妈,别生气,马上就可以了马上就可以喝血喝个痛快了!”

周围人见状满脸害怕厌恶地远离我爱罗,马基也握紧了手中的苦无眼睛死死盯着我爱罗,以防我爱罗下一步的暴走。

鸣人怔愣看着砂忍众人都厌恶远离我爱罗,仿佛从我爱罗身上看到了自己,孤独、厌世。想起自己小时候的村民对自己的待遇,鸣人天蓝色的眼睛蒙上了一层灰雾,身不由己地往我爱罗方向伸出手走了过去同时心里也生出了一丝欢喜:原来不止我一个是怪物,不止我一个人被那么多人讨厌,不止我一个没有朋友,真的……太好了!

可……真的……太好了吗?鸣人踏出的脚步一瞬间停下了,随后走到阴影处在没人看见的地方缓缓低头,伸出的手也紧紧抓住胸口缓缓蹲下,眼眶里盛满泪水紧咬着牙关。可那欢喜之外的那份胀痛是什么?那份酸涩是什么?那份委屈又是什么?明明找到了和自己一样的人……明明不是只有自己被喊做怪物……

……没人注意,没人回答。

【而画面中的映像还在继续“啊哈……被你发现我的潜行了。不错不错……”迪达拉无所谓摆了摆手:“不愧是砂忍村的风影,嗯。”】

屏幕中的话语在砂忍村的一众忍者当中又一次掀起了一阵波澜。“四代目呢?怎么这么早就退位了,居然还让那个怪物当风影……”

“这是未来?我可不信。”

【“那个装束……你是晓的人吧?”屏幕中风影我爱罗直接问出了疑问。不等迪达拉回答,我爱罗脚下的细沙突然化成一道沙爪抓向对方,迪达拉一惊随后快速后撤跳到了还在空中的黏土飞鸟。

“你这家伙……好吧,我们速战速决吧,嗯!”

“我会保护这个村子。”】

屏幕中一波接一波超乎众人想象的信息已经开始让砂忍村的人开始麻木了。而木叶上忍当中奈良鹿久已经开始默默记住屏幕中所透露出的情报:晓、抓捕尾兽、那个我爱罗的少年就是一尾人柱力……

【“嘿嘿……”迪达拉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高空上迪达拉乘坐飞鸟绕周盘旋,伸出的手掌中央一张嘴巴赫然浮现,我爱罗站在楼顶双目紧紧盯着迪达拉的飞行轨迹,周身沙子躁动不安,随即一道沙柱直冲迪达拉,而身体周围的沙子则在我爱罗脚底下形成了一团沙云,载着我爱罗一起飞向高空……】


【高空上,二人你追我赶,我爱罗身旁更多的沙子化作沙爪抓向迪达拉,而迪达拉在空中灵活躲避我爱罗沙爪的同时,用黏土捏造出小型飞鸟状的炸弹飞向我爱罗,等炸弹到我爱罗身旁时,迪达拉一声清喝“喝!”随后便在我爱罗身边爆炸。

等爆炸烟雾散去,迪达拉发现我爱罗早就在自己的周身布满了砂之防御,刚刚的炸弹并未伤到他一分一毫。

迪达拉看着被沙子包裹成一个球状的我爱罗,认为此时我爱罗失去了视野根本不足为惧,可迪达拉那里知道我爱罗早早在沙球旁凝聚了一个沙之眼。随后就在迪达拉放松之际,突然感觉自己身后光线一暗,抬头望去,庞大的沙子组成一个巨大的沙爪将迪达拉包裹了进去。】

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看着屏幕中我爱罗凝聚的巨大沙爪感慨一声:“这得多大的查克拉啊,风影殿下你们砂忍村出了个好忍者啊。”

坐在旁边的伪装成风影的大蛇丸则是斜眼看了眼猿飞日斩,不置可否地笑了一声。

【就在迪达拉将被沙子埋葬时,“喝!”又是熟悉的清喝,原来是迪达拉将自己乘坐的飞鸟炸开了沙爪一个口子,趁机逃脱了出来。随后又捏出一个新的黏土飞鸟,准备远离时突然一道细沙如闪电般抓住了迪达拉的左手。我爱罗一声“砂缚柩”瞬间捏断了迪达拉的手臂。屏幕中二人如风似电般的战斗看的忍界众人目不转睛,就在众人以为爱罗胜局已定时,迪达拉突然勾起嘴角:“干得不错啊,但是你和整个村子是时候结束了!”

说完迪达拉拿出了一个巨大的畸形炸弹,轻轻往下面村子抛去,那炸弹在下坠途中突然变大。我爱罗不由得一惊,随后张开双臂“空砂防壁!”运起自身的查克拉将砂忍村周围的沙子赶在c3炸弹之前在砂忍村上空结合形成一个巨大的防护罩,随后一声轰天巨响,那强大的光和热即使是在屏幕外的观众也感到一阵心寒,纷纷猜测砂忍村不会就这么没了吧。

随后在弥天烟尘散去后,观众发现那炸弹居然没有突破我爱罗为村子做的屏障,半空中我爱罗看着村子平安无事,脱力地半跪在沙云上,脑海里想起了在中忍考试后和勘九郎说话的场面:画面中我爱罗和勘九郎站在夕阳下的高峰上:“终有一天,我也会成为他人所需要的人物……不是作为兵器,而是作为风影。”我爱罗回首微笑看向背后的勘九郎也仿佛看向屏幕外的砂忍们,夕阳映照在他的脸上和碧绿的瞳孔中,柔和了气质温柔了眼神。

“能够防下那招确实厉害,嗯……什么?”迪达拉俯视着我爱罗,突然望向自己身下,巨大的沙子屏障在我爱罗的操控下缓缓形成一个狸猫的脸庞,仰天怒吼……

迪达拉在半空中看着下方的巨大狸猫沙像,震惊地瞪大了双眼,语气中充满了不可思议:“喂喂!!看来得先撤退了,嗯!”

说完便操纵黏土飞鸟向上攀升,而下方的狸猫沙像此时也张开大口,随着无尽的狂风沙子在狸猫沙像中缓缓凝聚成一个球形,随后一道毁天灭地的白光从狸猫沙像的口中向着半空激射而出。

“!!啊啊啊啊!!”在半空的迪达拉躲闪不及在巨大的爆炸声中消失。随后狸猫沙像便缓缓消失。

砂忍众人看着屏幕中熟悉的巨大狸猫沙像,心中感慨莫名:以往这个巨大身影出现给砂忍带来的就只有血腥和死亡,在未来却是为了保护他们。

一阵轰天爆炸过后,风影我爱罗缓缓降落到地面,大口穿着粗气:“呼……呼……结束了吗?”

“还没有呢。”

“啧!!”风影我爱罗吃惊地回头望去,只见本该在爆炸中身亡的晓组织成员迪达拉正捂着自己的断手站在爱罗身后。

“……相当危险啊……”

这家伙他受了那招……居然还能!!

“但是,最后的胜利是我的了!”说完迪达拉单手在胸前结了个印。迪达拉不知何时在风影我爱罗背后沙葫芦里埋藏着黏土炸弹,随着一声“喝!”。

风影我爱罗看向自己身后“遭了……”黏土蜘蛛此时爬满了风影我爱罗的全身,随后在一阵接连爆炸声中,我爱罗应声倒地不起。

迪达拉走到风影我爱罗身边:“将起爆黏土和砂一起混合进你的葫芦里,真不容易啊……一直没有漏出任何破绽。果然是名不虚传啊,风影……”说完话后迪达拉将所剩不多的黏土成一个巨大下巴的飞鸟将我爱罗吞了进去:“接下来,要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了……嗯!”然后乘着黏土飞鸟离开了砂忍村。】

“我爱罗!!”中忍考试现场,手鞠看着屏幕上自己的弟弟为了保护村子被晓带走,大声担忧喊道!勘九郎也满脸怒容看着画面,抓着傀儡绷带的手也在缓缓收紧。

而两人站在一旁已经恢复理智的我爱罗看着二人的表现:“为什么?不是害怕我吗?为什么还要做出这幅表情?”

手鞠担忧看了眼弟弟,想要说出口的话就在嘴边,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而鸣人不知何时已经恢复了那副阳光的面孔来到了我爱罗的身边,脑袋枕着双手:“看不出来吗,你身边的这两个人,他们一直都很关心你啊!”我爱罗听完,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双手死死捂住脑袋,眼球微微充血,原本平静下来的砂子又开始了躁动。

“我爱罗……”手鞠痛苦看向我爱罗,虽然惧怕他,但她和勘九郎一直以来都从未想过和我爱罗完全隔绝。

勘九郎比手鞠变扭多,也想关心下弟弟,但又觉得那个弟弟一直以来没有尊敬过自己。

此时那已经黑屏的屏幕传出来了一道机械声音:“有奖问答,请问我爱罗因为谁会变成三年后那样?”


“A手鞠”“B勘九郎”“C千代”“D漩涡鸣人”

“请在一分钟内作答。”

远在砂忍的千代婆婆看着自己的名字也出现在屏幕选项中,一阵惊愕。

众人看着屏幕中的选项,纷纷开始了猜测:之前我爱罗回忆里有和勘九郎在夕阳下谈心的场面,应该是勘九郎吧!

不一定,那个屏幕中选项出现了千代婆婆,说不定是千代婆婆用了什么秘术啊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卡卡西带着佐助赶到了赛场,进入赛场后佐助环顾一周一眼看见了站在我爱罗那个危险份子的鸣人,吃惊开口道:“鸣人!!”

“回答“……正确!请宇智波佐助领取奖励。”

“奖品:随机复活一名与回答正确者相关的人。”

“哎??”众人还在猜测时,突然听见有人答对了,纷纷看向了站在场地中央的佐助。

而手鞠和勘九郎则是惊讶看着鸣人:没想到日后我爱罗变化那么大的原因居然是因为眼前这个小鬼!!同时又有点失落,不是自己引起我爱罗的变化。

随后一具棺木从地底缓缓升起,“咚”棺材板骤然倒下,露出了棺木里面的正容:一头乌黑的秀发,秀丽的脸庞上能看出佐助的几分影子或者说佐助的脸像她。

坐在上面观影台的大蛇丸看着场地中央突然出现的棺木贪婪地眯了眯眼睛:是新的,更高级的复活类忍术吗?

“妈妈!!”佐助震惊看着眼前,不可置信地走到棺木前。这时一股庞大的查克拉从虚空中倾斜而出灌入棺木之中。

“确认复活——宇智波美琴”

随着棺木的炸裂,站立其中的的女人身形晃了晃,然后睁开了眼睛。

“妈妈!”佐助冲了过去紧紧抱住了美琴。

听见佐助的声音,美琴眼中神采汇聚“佐……佐助吗?”看着眼前双手缠满了绷带,脸颊消瘦的孩子,一定……吃了很多苦吧!美琴爱抚摸了摸佐助的头。

随后看向四周,发现自己在一个赛场中,周围都是忍者,高处还有三代火影,风影以及暗部。作为母亲,下意识将佐助护在自己怀中,对三代目行礼:“三代目大人,现在是什么情况?”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现在正在举行中忍考试,至于你为什么会复活……是佐助答对了一个问题,幕后某个神秘的家伙将你复活了。”

美琴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了刚刚就一直在意的一个身影:熟悉的金色头发和蓝色瞳孔,还有和自己好友玖辛奈相似的脸庞。随即朝鸣人招了招手,还在看台上的鸣人愣了下,不敢置信地指了指自己。美琴笑颜如花的点了点头,鸣人从看台上一跃而下走到美琴身边。

美琴看着自己眼前友人的孩子,比佐助甚至比同龄女孩子还要瘦小的身躯,难以想象平时的伙食。

“鸣人君……”对于眼前好友的孩子,美琴是真的心疼。鸣人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她怎么可能不知道。美琴心疼而柔和地抚摸着鸣人的头发。而美琴的一声轻唤和举动让鸣人和佐助一愣。

“唉?佐助妈妈认识我的说?!”鸣人对着佐助挤眉弄眼,一脸贱嗖嗖的样子“你这不坦率的家伙?早就注意到我就直说啦!”

“说什么蠢话呢,吊车尾!”有宇智波祖传傲娇的少年当然不会承认,谁会在意一个吊车尾啊,自己在意的一直是那个男人。

“哎呀,别不好意思嘛~”

“都说没有了,你这吊车尾的!”

可鸣人还是一脸贱嗖嗖的去挑衅佐助。

美琴双目柔和地看着自家的小儿子和玖辛奈的儿子的吵架,这样就好了,两人就这样一直下去就好了,就这样幸福的长大吧……

“鸣人君,谢谢你。”

谢谢你和佐助成为朋友。

“妈,你干嘛……”

“嘿嘿嘿,放心吧佐助妈妈……”

两人本来还准备继续相互拌嘴,但美琴眼中的泪水让佐助和鸣人瞬间不知所措。

“佐助……”美琴走到两人面前,郑重地对佐助说:“答应妈妈两件事好吗!”虽然是疑问句,可美琴满脸坚定盯着佐助。

“佐助,你以后要好好照顾鸣人。你知道吗,他可是比你小两个月,是你的弟弟呢。身为哥哥照顾好弟弟是理所应当的对吧?”

“哥……哥哥,照顾弟弟”这几个词仿佛触动了因陀罗的查克拉,佐助脑海里浮现了鼬以前是怎么对待自己的的温馨场面。

于是对于这个要求,佐助红了红脸没有拒绝“嗯……我……明白了。”

随后美琴说出了第二件事:“不要憎恨鼬,要幸福快乐的长大。”

佐助闻言不可置信盯着美琴,写轮眼布满了血丝:“为什么,那个男人杀了你和爸爸,为什么……为什么不去恨他!!”

“答应我好吗,佐助?”

佐助无法接受母亲的请求握紧了双拳,猛的推开了鸣人跑去了参赛台。

“放心吧,佐助妈妈,我会去把那个笨蛋劝回来的!”鸣人对着美琴竖起大拇指,满脸笑容道。

“什么嘛,佐助那家伙,难得和妈妈团聚……”鸣人一边嘟囔,一边朝佐助方向跑去。眼角尽是说不出的羡慕。

美琴温柔看着远去的两个孩子的背影,她明白佐助有鸣人当朋友就算日后佐助走上歧路也一直会有一个人在他背后,无论何时都会紧紧拉住他不放手。

鸣人君能成为佐助的朋友真的是太好了!

随后美琴对着三代目火影行了一礼,走到了观众席上不再说话。

不知是谁喊了声:“我不相信,凭什么那个妖……能改变一个人,给我们看证据。”本来那人还想说出妖狐两个字,却发现被在看台的美琴满脸杀气的,盯着背后一冷。

悬浮在场地中央上空的屏幕仿佛听见了那人的喊话,原本黑掉的屏幕又一次亮了起来……


参赛台上

鸣人走到佐助身边,和佐助一起靠在栏杆上:“难得美琴阿姨复活,不多聊聊,跑什么呢?”却是不看向佐助,盯着虚空发呆,没有波澜仿佛是呓语一般。

一直以来,佐助在鸣人这边都是特别的,自己从小到大都是吊车尾,佐助一直都是班级第一;自己一直都是独自一人,佐助却是有幸福的家人和朋友。仿佛两极一般,而一旦开口两人就能在两三句之内吵了起来,也是一种奇怪的缘分。

佐助低着头没有搭话。

他在回想着曾经的幸福。

亲切的族人,每天上学下学都会笑眯眯和自己打招呼。

那时候还是温柔的哥哥总会在放学时接他回家。

从未对自己说过“不愧是我的儿子”的严厉的父亲却和妈妈交谈时提到自己的次数更多。

“喂,混蛋佐助,你不会是想哭吧?!”那金毛混蛋贱兮兮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佐助恼怒的抬起头恶狠狠地看向音源,却是直接溺进了一片碧蓝里。

原来鸣人的眼睛还挺好看的……

不对!

“太近了!笨蛋!!”佐助下意识一个头锤砸向鸣人额头。“嘭”一声巨响,佐助捂着脑袋缓缓蹲下,这吊车尾脑袋怎么长得,跟石头一样,难怪是学不进去是个吊车尾。

而鸣人更是夸张则是捂着脑袋满地打滚“啊啊啊啊啊!!痛死我了!!”

“混蛋佐助,你干什么?!!”

“我才想问你,你离那么近干嘛!”

“我不是想关心你嘛!”

“哼,别忘了我可是比你大!”

“两个月,才两个月而已!”鸣人伸出两个手指头来回比划。

“不过……”佐助觉得自己脸上温度上升,知道现在的脸肯定是红了,往一边撇开脸;“还是谢谢你了。”

鸣人吃惊看着佐助:那个一脸拽样的宇智波佐助居然会和自己道谢,一时间脑袋直接宕机楞在原地。

而佐助由于长时间没有得到鸣人的回应,脸上愈发的通红,佐助恼羞成怒忍不住回头吼一声:“好歹你有点反应。”

鸣人见状,恶劣的挑起了嘴角,就在第二次吵架即将爆发时——“哟”不良上忍捧着小黄书出现在了两人中间:“干嘛呢,你俩~打情骂俏呢?”

毫不意外听到了两声大嗓门的“啥!!”

“谁和这个吊车尾……”

“你在搞什么啊,卡卡西老师!”

“不好意思,刚刚才看到类似的剧情而已。”卡卡西晃了晃手中的小黄书,眼漏笑意。

佐助无语看了眼卡卡西:“哼,无良上忍。”

“所以说,卡卡西老师你少看点这种无聊的书啊!”鸣人指着卡卡西手中的亲热天堂跳脚。

“说回正事,鸣人,天空上那个屏幕要出现你的映像咯。”卡卡西一句话就将二人的注意力从自己身上拉向了空中。

关系变好了呀这个两个人。

二人看向空中的屏幕,屏幕中出现了一个金发蓝眼,带着木叶护额,脸上有三道标志性胡须,满满笑意充满阳光……

我爱罗看着屏幕中的人,那个弱小到自己都不屑一顾的家伙,怎么可能……

我爱罗迫不及待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如果……真的有人能把自己从地狱里拉出来,将他这只怪物兵器变成人类,那么那个人对于我爱罗来说……

【一道冷光划过

“呼呼呼!!”鸣人喘着粗气看向对面。

我爱罗佝偻着身躯,语言癫狂:“嘿嘿嘿嘿,有趣,很有趣,漩涡鸣人……”抬起的脸庞上布满杀意“我没发现你这么有趣呢……”

鸣人由于消耗过大,抬手擦着额角的汗水,郑重看着我爱罗。

我爱罗双手结印:“但是,这就结束了!”随后我爱罗脚下沙子开始暴动,渐渐淹没了我爱罗的身影“我就向你展示下,什么是真正的恐怖吧!”】

参赛台上,手鞠惊讶看着屏幕:没想到那个第一次见面弱的不像样的小鬼居然逼出了我爱罗的假寐之术!

【随着森林一阵颤动,一道巨大的身影拔地而起仰天长啸!由沙子组成的巨大狸猫身上零落分布着黑色的条纹,而我爱罗深陷子狸猫头顶失去了意识。

“好大,这就是那家伙的真面目吗?”鸣人吃惊望着眼前的巨大怪物。

“来吧,但愿你和你的朋友已经准备好受死了!”巨大的狸猫怒吼开口。

这就话仿佛触动了鸣人的神经,坚毅看向守鹤:“朋友……对我而言比什么都重要!”而对面巨大的狸猫不管鸣人的心里变化,抬起手爪,操控沙子包裹住了鸣人“死吧!”随后双手紧握。

“鸣人!!”鸣人同期的同学看着这一幕十分紧张。

而高台上三代目则是语气不善对着大蛇丸伪装的风影开口道:“没想到,你们砂忍村居然把一个不受控的人柱力放进了中忍考试,我想等这件事情过后,我们要好好详谈一下了,风影殿下……”

而大蛇丸一直盯着屏幕似乎全身心都在屏幕上没有回答。

屏幕中鸣人猛然爆发出强大的查克拉冲散了身上的沙子“无论如何,我都要守护他们!!”一脸坚定看向对方“准备好受死吧,狸猫妖怪!”

夕阳下,一场实力悬殊的对决开始了,守鹤移动着巨大的身形,一拳就往鸣人站立的方向砸去,鸣人也是反应迅速向周围躲开。

“风遁,空弹”随后守鹤深吸一口气,拍向自己的肚子,一团团巨大的风弹向着鸣人方向飞去。无可奈何鸣人只能在森林中继续跳跃躲避。守鹤看着在森林里跳来跳去的鸣人,决定先把这些碍事的树木除掉:“我不会放手的!”说着一个个巨大的沙手里剑激射而出。

随着大片的树木倒下,森林里的鸣人暴露无遗,然后守鹤一掌拍下。

看着周围没有树木遮掩鸣人千钧一发之际往后一躲“好危险!”随后冲向守鹤手臂紧紧抱住,守鹤也是一挥手巨大的落差使得鸣人脱离浮在半空,守鹤没有放个这个机会巨大沙爪直接抓向鸣人。鸣人看着强袭而来的沙爪急中生智“多重影分身之术!!”半空中鸣人的影分身抓住鸣人的手将其抛离出了沙爪范围,安全落地。】


美琴、卡卡西和木叶一众小强聚精会神看着屏幕中险象环生的战斗,连喘气声都放轻了。

【守鹤似乎玩腻了,双手一拍,巨大的沙流澎涌而出,千钧一发之间“通灵之术,拜托你了蛤蟆老大!”一只叼着烟斗,身上穿着衣服,腰挎长刀的巨大红色蛤蟆驮着鸣人冲出了沙流。

“风遁,炼空弹!”

“水遁,水弹术!”

两个强力忍术在空中相互抵消,随后蛤蟆老大拔刀冲向了守鹤“蛤蟆短刀斩!”一刀削掉了守鹤的一只手臂,但随后又重新生长了出来,两只手死死抓住了蛤蟆老大。刀光一闪,蛤蟆老大切断守鹤双臂脱离了出来,看着又重新长出双臂的守鹤对鸣人说道:“我没有爪子和牙齿,无法有效的牵制对面,你想一个有爪子和牙齿的动物对我使用变身术。”鸣人思索片刻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凝聚起最后的查克拉往蛤蟆老大身上拍去“啊啊啊!!”在一阵烟雾中一只橘红色的九尾狐狸猛然现身扑向了守鹤。】

“啊啊啊!!果然是他,果然是那个妖狐!”

“混蛋妖怪!居然又出现了!”

“当初就应该……”

看着屏幕中两只怪物的战斗,砂忍村众人和木叶村民的一声声谩骂一双双害怕嫌恶的视线都集中到参赛台上的鸣人和我爱罗身上。

我爱罗眼球充血,勾起的嘴角带着强烈的杀气。身躯剧烈抖动:没错我就是夺走母亲生命的怪物也是杀人兵器。

“鸣人?”佐助和卡卡西立刻发现了鸣人的不对劲:鸣人双手环抱自己,天蓝色的眼睛已经失去了焦距,身体正不住的发抖。

视线!

佐助意识到,四周的视线全部聚焦到了鸣人和我爱罗身上,带着无尽的恶意和仇恨!仿佛这二人罪大恶极不该存在于世。

好难受……好冷……鸣人抱住身子缓缓蹲下,卡卡西和佐助赶紧帮鸣人挡住周围的视线,给鸣人制造一个安全的封闭环境。

我爱罗那边手鞠和勘九郎也再也忍不了,一人一边站到了我爱罗身前张开双臂保护着我爱罗。

我爱罗疑惑且吃惊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突然一道莫名的委屈划过心底,旋即低下了脑袋。

佐助抬头看向屏幕中的狐狸,结合村民之前的谩骂,隐隐约约明白了,之前在波之国内是什么力量帮助鸣人打败了白,救了他们两人的命。

观众席上,美琴、伊鲁卡老师和小樱等其他之前淘汰的小强纷纷起身来到了参赛台,担忧的看着鸣人,也学着卡卡西和佐助的样子挡在了鸣人身前,而美琴则蹲下身子将鸣人抱在怀里一遍又一遍的安抚着鸣人。

【趁着蛤蟆老大变身的九尾牵制住守鹤之际,鸣人猛然跳上了守鹤的脑袋“你这个混蛋!!!”用出自己最后一丝力气,一头撞向了还在昏睡的我爱罗。

我爱罗随之清醒,而随着假寐之术的解开,守鹤也缓缓化作一堆沙子消失。

地面上,我爱罗无力的躺着,扭头看向还在缓缓爬向自己的漩涡鸣人

“别……别过来……”影像中我爱罗居然在恐惧。

被打败了?那个怪物居然被打败了?砂忍众人惊讶看着影像。

而影像中的漩涡鸣人当然不可能听话,依旧执着地贴地面一点一点往我爱罗身边爬过去 。金色的脑袋抬起来,额头上的鲜血染红了面容,天蓝色的眼睛里写满了悲伤,此时距离我爱罗已经很近了,我爱罗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额头上的鲜血不必鸣人少,睁大双眼看着鸣人……

那是认识我爱罗的人都没有见过的眼神。

恐惧和悲伤混杂,还带着一丝丝委屈

那个杀人无算的修罗居然在委屈!!!

“做不到啊。孤独的感觉,很难以承受吧?我也很了解那种感觉,我曾经也去过那黑暗孤独的地方。”天蓝色的瞳孔中悲伤满溢而出“你的心情,你的痛苦……都和我一样,没人需要我们,独自一人,仿佛活在这个世上都是麻烦的我们……所以我没有办法看着这样的你不管啊。”】

“!!!!”

原本低着头的我爱罗惊讶地看向鸣人,旋即对着鸣人大吼:“你懂什么!!你能懂什么!!身为兵器,只要懂杀戮就够了,杀了比自己更强的家伙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我就是为此而生的!”

【“我爱罗。”取代鸣人回答的是屏幕中鸣人的声音。】

轻柔、有力带着一尾人柱力不曾感受过的包容和难过,我爱罗怔愣住了缓缓看向屏幕,此时影像中鸣人温柔的蓝色眼睛以及那溢满眼眶的泪水和那震惊到难以置信的绿色瞳孔来回切换。

“na…ruto…”那个人居然会为身为了敌人的我而流泪!!

鸣人此时也已经在美琴的安慰下恢复过来,看向了一旁的我爱罗,我爱罗似有所感回头看向鸣人。

那是和影像中一样的眼睛,一样的情绪,一样的……触动人心!!

看着对视的两人,佐助忽然感到一阵窒息。

“干嘛,你这个吊车尾的!”大庭广众之下注意点影响。

鸣人回过头去,阴阳怪气的回应“阿拉,管你什么事,佐助你最烦了!”

“哈?”

我爱罗依旧死死盯着鸣人不言语。

砂忍村的忍者看着这一幕:

这是木叶的阴谋,为了拐走我们的人柱力!!

【此时,屏幕里两位少年深深对望后,屏幕一阵扭曲,扭曲过后出现的是三年后的风影我爱罗。

在一阵白光中风影我爱罗环顾四周,随后被白光隐去身影的人影缓缓浮现——是包括手鞠和勘九郎在内的砂忍村的忍者。

还有前来支援的鸣人,小樱和凯班】

无论是屏幕外还是屏幕内的我爱罗都恍恍惚惚看着四周的忍者,仿佛不理解为什么他们会出现在这,为什么眼神里透着掩盖不住的担忧?担忧谁?担忧什么?


“为什么……”我爱罗喃喃自语:“为什么要露出那种眼神?”胸口中心脏在剧烈跳动,这是什么情绪?就好像当年他按照夜叉丸所说,给他打伤的同龄人送药时的……期待?

期待?

期待什么?

“我爱罗大人,治疗心中的伤口的良药,只有从别人那里得到‘情谊’,只要彼此的心意相连,终有一天我爱罗大人也能……”夜叉丸的话语犹在耳边。

【随着屏幕又是一阵扭曲,我爱罗已经和赶来支援的凯班和第七班站在了砂忍村门口,看样子是准备道别。

我爱罗向鸣人伸出了手掌,画面中鸣人怔怔看着我爱罗递出的手,随后发现自己的手不受控制地上移,原来是我爱罗轻柔地用沙子主动托起鸣人的手,让两手相叠。许久后放下了手,其中传递的是感情互通的情谊。】

看到这幕的其他村忍者:

看来日后木叶和砂忍关系会很好啊。

云隐村

四代目雷影艾看着屏幕中的画面想到了自己同为人柱力的兄弟,奇拉比。说不知道村子里对比的对待是假的,没有办法只能让比待在雷鸣峡谷,所以说对比不愧疚是假的“身怀同样的痛苦……吗,比?”

他不是人柱力,无法理解和体验那种痛苦,但奇拉比上一任人柱力生前说过:人柱力心中的空洞,若是没有找到填补的办法……

随后不就就发生了尾兽暴走身亡的事件……

“麻布依,帮我把其他事情推了!”说完四代目雷影破墙而出,去雷鸣峡谷找自己那个弟弟去了。

站在一旁的麻布依无语看着墙上的大洞又看了眼开着的大门:云隐村一半经费都得用来修墙!!

此时佐助看着屏幕中二人握手的画面,却发现自己居然不在第七班和鸣人众人一起行动,摸着自己脖子上的咒印一时间愣住了。

而卡卡西显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皱着眉头看向佐助,心中一个不愿面对的猜测出现在心里,难不成佐助还是……

佐助此刻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没有注意到卡卡西的眼神:大蛇丸给自己种下的咒印,那股苏醒后爆发出的无可匹敌力量。随后又想到鸣人在和我爱罗对战的实力,顿时对力量的无比渴望。

如果自己的力量还没有鸣人强大何谈保护自己身旁的鸣人,身后的母亲。

恐惧!!

一股深深的恐惧缠绕在佐助心底如毒蛇一般。

他恐惧母亲复活的消息被那个男人知道,恐惧那个男人会再一次出现在自己眼前,夺走他现在的一切。

恐惧着和我爱罗有一样力量的鸣人会成为那个晓组织的捕猎对象,两三年后成为风影的我爱罗都败在那个晓组织手里……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弱呢……

这样一来,别说复仇了连自己现在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

这样黑暗的未来!!这样的未来!!!

此时佐助脑海内的查克拉在疯狂分泌,如果这时候众人的查克拉限制解开,佐助的写轮眼恐怕直接进化成三勾玉。

一直关注着自己小儿子的美琴发现佐助眼里化不开的黑暗,担忧皱起眉头:“佐助,别担心,冷静点,妈妈一直在你身边哦。”

佐助听见美琴的话,重重喘了一口气,但那股担忧依旧在胸口徘徊……

奈良鹿丸一遍念叨着“麻烦死了”一遍走到鸣人的身边。

牙也慢慢靠近鸣人,志乃悄无声息的将一只子虫放在了鸣人的身上……

鸣人看着自己周围人脸上郑重的表情,明白了他们的担忧,满脸傻气地笑着安慰众人太过大惊小怪了。

佐助:“哼,吊车尾。”佐助看着鸣人满脸傻笑,觉得自己身上保护弟弟的担子更重了。

“唉!!?,混蛋佐助,你说什么?!”随即对着佐助呛声。

“漩涡……鸣人……”我爱罗看向那边还在和佐助斗嘴的木叶忍者,脑海中闪过影像中自己的得到的认可,还有那个坚持着残破的身体也要爬向自己,用那双天蓝色的眼睛看向自己,说他也了解那种生活在地狱中的滋味……

鸣人余光也扫到了我爱罗,四目相对,忽然有一种在人群中独自逆流而上,在道路上找到了志同道合的队友一般。

突然我爱罗想起来自己之前对鸣人说过的话

“没兴趣。”

“太弱了。”

“宰了你。”

……

“漩涡……鸣人……”

“嗯?干嘛我说。”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了解我的痛苦和恨意,明明他旁边的那个宇智波佐助才是和他同一类人。

鸣人不解地挠了挠头,这人说话怎么云里雾里的?

我爱罗转头看向屏幕:“里面说的都会是真的吗?”

鸣人揉了揉自己的金毛,眼神坚定:“虽然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你和我成为朋友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放弃你的,死也会把你拖出那无底的深渊的。”

我爱罗闻言转过头去温和勾了勾嘴角。

场地中央的屏幕中的画面开始慢慢的消失,最直至最后黑屏。众人等待了许久也再也没亮起。众人原本无法调动的查克拉此时也可以重新调动。瞬间三代目身边聚集了大量的暗部不善地盯着大蛇丸。

三代目火影抽着烟斗“风影阁下,虽然希望之后就这人柱力进入我们村子这件事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但目前最重要的是那个屏幕会带来哪些影响,恐怕不止我们木叶也有 我决定先召开召集五影会谈,不知风影阁下意下如何?”

大蛇丸看着三代目周围的暗部知道这次木叶崩溃计划暂时实施不了,不如暂时搁置等到合适时机再实施不迟。于是赞同点了点头。

猿飞日斩见风影点头随后站起身来宣布第三场中忍选拔暂时停止,等与风影商议妥当之后再择期举行,随后便让各个上忍带着自己的下属随着暗部去往招待所。


深夜,木叶会议室内

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志村团藏和以转寝小春、水户门炎为代表的长老团正在对今天白天所发生的事紧急进行了一次内部会议。

“日斩,你也看到了今天那个屏幕所发生的事,砂忍竟然派一个人柱力进入木叶,其心可诛,现在最重要的是把那个砂忍人柱力进行监禁关押!”志村团藏坐在左下侧首先开口。对于尾兽的力量他可一直垂涎已久。

转寝小春摇了摇头:“不妥,先不说那个人柱力实力强大不受控制,他的身边那个上忍就不是好对付的货色,一旦没有第一时间控制住,那么会给木叶造成很大损失。”

“既然如此,那老夫和根组织成员就亲自出手,老夫有秘法能悄无声息控制住他们。”听完转寝小春的反驳,志村团藏下意识摸了摸那只缠满绷带的手,胸有成竹。

水户门炎还是不赞同:“可扣押别村的人柱力,不会和砂忍村交恶吗?”

“哼,他们砂忍村将人柱力派进我们村子就没想过交恶吗?我们发现了于情于理都可以扣押。”团藏猛的一拍桌子强硬开口:“而且,不光那个砂忍的人柱力,那个九尾小鬼和宇智波佐助,还有那莫名其妙复活的宇智波美琴都要收入根的管辖,接受根的监控。”

听到这话原本在上位抽着烟斗的三代目睁开了双眼看向团藏:“团藏,别太过分,美琴确实需要接受监控,但我已经安排暗部过去了……”猿飞日斩吐出一口烟模糊了他的面容“至于,砂忍将人柱力和鸣人交给根……先不说会引起两国的战争让其他国家得利,鸣人是什么身份都清楚,交给根想都不要想。”

“哼,那半空上的屏幕你准备怎么办?”

“经过在别国的间谍来报,果然如我所料不止木叶出现了那个奇怪的屏幕,其他忍村也出现了。我已经决定和风影阁下一起召开五影会谈。明天一早就回把请帖发出去,到时候有什么问题都在五影会谈里说吧。”猿飞日斩起身走到门口拉开大门“都回去吧,今天的会议就这样结束吧。”

第二天早上原本在木叶招待所外面暗处盯着美琴的暗部突然感觉自身的查克拉不受控制,直接从树上掉落下来,联想到昨天屏幕出现的情况,立刻跑去火影楼报告三代目火影:“火影大人,昨天那个屏幕又要开始播放影片了。”

猿飞日斩深吸一口气命令道:“先去通知风影阁下。”

“是!”暗部接受命令后往大蛇丸住处跑去。

而因为中忍考试暂停无所事事的鸣人等人也发现了木叶半空中的屏幕开始播放影像。

美琴也第一时间赶到了佐助和鸣人的身边。

【终结之谷,木叶创始者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二人雕像相对而立。

随着镜头的拉近,鸣人发现站在宇智波斑雕像上的背对着众人的背影是佐助。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鸣人出现在了千手柱间的雕像头顶大声质问对面的佐助:“佐助,你为什么要叛逃村子,大家为了救你……”

话还没说完,佐助不耐烦开口:“啰嗦死了,吊车尾,谁管他们。”说着佐助缓缓转过身子。】

还在木叶的众小强看着屏幕中的佐助样子倒吸一口凉气。

“呐,佐助,那个影像里面的你为什么要叛逃佐助村子?”

“我……”当然是为了力量,为了获得杀死那个男人的力量,可想到自己和第七班的点点滴滴还有妈妈的复活,这话佐助怎么也说不出口。“啰嗦死了,吊车尾!看影像吧。”

鸣人对佐助做了个鬼脸,注意力随后移到了屏幕上。

【随着佐助缓缓转身,佐助白皙的半边脸上爬满了黑色的云纹,一只眼睛变成了金色,满脸邪气,狞笑着看着鸣人。】

木叶村外

因为晓组织的尾兽捕获计划被提前泄露,于是被佩恩提前被派往木叶捉拿九尾的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鲛二人。

鼬:“……”佐助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鬼鲛阴阳怪气了一句:“鼬先生,那个小鬼好像是你的弟弟啊。”

鼬看了眼鬼鲛,没有说话停下了脚步继续看向屏幕:大蛇丸,看来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啊,把主意打到佐助身上,有必要再让你尝尝月读的滋味。

【影像中,宇智波佐助告诉鸣人,并不在意木叶算他叛逃还是什么,他的唯一目的就是获得力量。】

【“虽然关系算不上多好,我也不是特别喜欢宇智波佐助这个人,但是……”】

【“佐助和我们一样都是木叶的忍者,是我们的同伴!所以拼上性命,我们也要把佐助救回来!”】

【“这就是木叶流忍者的做法!”】

听到影像里鹿丸的声音,佐助觉得自己和鸣人都很艰难。

他是为了获得力量杀死那个人,他明白为了力量他可以失去一切,哪怕失去本心,堕入黑暗。

而依照鸣人的性格肯定是不会看着自己就这么走入深渊,作为朋友肯定会无论如何也要拯救自己。

鹿丸:“麻烦死了,没想到我会说出这么热血的话。”

另一边大蛇丸看着屏幕中佐助已经完美的融合了天之咒印的力量,风影面罩下贪婪地舔了舔嘴唇,终于自己要得到和宇智波鼬一样的力量了。

【随后佐助无视了鸣人转身继续往叛离木叶的方向走去。漩涡鸣人生气地直接从千手柱间雕像跳到了另一边宇智波斑的雕像头上,骑在佐助身上,对着那张冷漠的脸就是狠狠一拳!!

“你这混蛋,把木叶的同伴都当成什么了!!”

佐助被这一拳打的嘴角出血,但脸上冷漠的表情确实一直没变,扭过头“啐”把嘴里的淤血吐到了鸣人的脸上。】

佐助发现鸣人离自己远一点的方向移动,疑惑问道:“吊车尾,你干嘛呢?”

“我怕我现在就想揍你啊!”

“……”


佐助无语看了眼鸣人,决定不和吊车尾一般见识,扭头继续看着屏幕中的影像。

【鸣人气急领起佐助的衣服对佐助怒吼道:“你还不明白吗,大蛇丸是用力量来引诱你,目的是把你当做容器啊。”

佐助依旧不为所动,猛的抓住鸣人的手腕,强烈的痛感使得鸣人面漏痛苦松开了抓住衣领的手,佐助就这样一手拎着鸣人,直接站了起来,随后把鸣人提到自己面前,一拳打向鸣人肚子,将鸣人打飞十几米远。】

卡卡西叹了口气对鸣人说道:“看吧,还是要多吃蔬菜,不然长不高,佐助一只手都能把你拎起来。”

随后又语重心长对佐助说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看不清真正的同伴在哪;转头又安慰安慰起因为影像而紧张的差点掉眼泪的小樱。

【影像中由于咒印之力的加持,佐助打的鸣人毫无还手之力。然后一脚将鸣人踢飞到半空,一记狮子连弹直接打入了终结之谷的湖中。

半空中鸣人伤心看向佐助,而佐助脸上有的只是得到力量的满足感。

鸣人落在水面上后召唤出了一个影分身,佐助知道鸣人要使用螺旋丸,所以站在另一边结印准备释放千鸟。

等二人蓄完力后,螺旋丸和千鸟对撞在了一起。随后一段鸣人对佐助的回忆插入:看着佐助耍帅,看着佐助获得了全班男生的关注和女生的青睐,还有家人的陪伴,这是小鸣人想得却得不到的东西。】

“纳尼?纳尼?我用的那个新忍术是什么?好帅啊!!”鸣人吃惊看着屏幕。

一会之后鸣人才反应过来炸着毛,指着影像对佐助吼道:“假的,那是假的,我才没有觉得你厉害,羡慕你的说!”

佐助也不理他,享受地高傲抬起头颅:“哼,吊车尾的。”

卡卡西惊讶看着屏幕:螺旋丸,自来也大人把这招也教给鸣人了吗……

远在短册街取材的自来也看着屏幕中的画面没有意外笑了笑,自己本来就打算将螺旋丸教给鸣人。

可接下来的画面让谁都笑不出来。

【当年宇智波灭门惨案发生后,所有人都在怜悯佐助,只有鸣人想和佐助说自己和他一样,理解他此刻的痛苦和孤独。】

佐助看着影像中鸣人的回忆,可怜那个佐助无法接收到鸣人的心意。

紧接出现的画面,让佐助心里一惊。

【佐助单手提起鸣人的衣领,左手千鸟凄厉地嘶鸣。】

“不……住手——!!!”

【影像中的佐助当然不会听见,整个左手完全没入了鸣人的胸膛。

鸣人吃惊看着佐助死死抓住那只手,然而没有用,随着佐助把手从鸣人胸膛抽了出来,鸣人也垂下脑袋,四肢无力耷拉着,一击致命!随后将鸣人丢入湖里。】

!!!!!

整个和鸣人同级的下忍视线全部集中到了鸣人和佐助身上。

“佐……佐助,你玩真的!”牙忍不住惊讶道。头上的赤丸配合着“汪汪”两声。

其他忍村的人看着这两个熟悉的忍术

“刚刚那个是那个木叶技师的招牌忍术千鸟吧。”

“另一个好像是四代目火影的螺旋丸!”

“两个下忍居然能使出A级忍术!!”

【落在湖中的鸣人意识模糊,他知道:现在不容有失,佐助是非常认真的啊……是真的要……杀了我……对吧,佐助?

“可是,我还是……无法忍受你被大蛇丸那样的家伙抓走!!

随后鸣人猛然睁开双眼,蓝色的瞳孔此刻已经变成了红色的兽瞳,一股不详的红色查克拉在湖底蔓延。】

我爱罗看着屏幕中鸣人身上的查克拉,明显感受到了自己体内守鹤的躁动:鸣人……果然是和我一样的。

而小樱知道这是之前鸣人就佐助时面对白所爆发出来的力量,没想到再一次爆发确实对着佐助,不由得为两人祈祷。

【佐助站在湖面上,那半边脸的黑色云纹已经退回了咒印里面,盯着水面:这就结束了。

这时突然佐助感到一阵颤动:“怎么了?!”

鸣人伴随着巨大的红色查克拉跃出水面,匍匐在水面上,伤口也随之缓缓愈合。查克拉巨大的压迫感使得佐助隐约看到了一只九尾狐狸。】

观影中的木叶众人嫌恶看着鸣人,小声讨论着等之后就让三代目把这个妖狐关起来免得祸害人。

可忍者的耳力何等敏锐,佐助和小樱担忧看了眼鸣人,发现鸣人一脸无所谓后,死死盯着那些村民,卡卡西也是对着周围不断散发着杀气,迫使村民远离鸣人。

【强大的气浪让佐助不得不挡住脸颊:“你究竟是什么?”

鸣人兽瞳含泪:“是朋友,所以我才说,我不会把你交给大蛇丸那家伙。就算把你手脚打断,我也会阻止你的。】

卡卡西听着鸣人略带病娇的发言,斟酌了下对鸣人劝道:“那个,鸣人,朋友呢是不会打断对方的手脚的呢。”佐助和小樱也在一旁使劲点头,会打断手脚的朋友太可怕了。

“不会吗?好吧,我知道了的说。”鸣人无所谓抱着头回了一句。

【屏幕中鸣人说完后猛然冲向了佐助,一拳打在了佐助的肚子上,强大的力道使得佐助瞳孔地震,意识暂时消失。】

牙:“那什么,虽然可能不合时宜,不过佐助那被打的表情真的好好笑啊哈哈哈哈。”

众人才注意到影像中佐助略带崩坏的脸忍不住噗哧低声笑了起来。

佐助听见周围的笑声脸上通红,只得对鸣人吼了句:“你这吊车尾的!!!”

鸣人现在笑的前仰后合哪管佐助啥表情啊。

【屏幕鸣人接连几拳打在佐助的肚子上,随后一脚将佐助踢飞几米远。等佐助稳定住身形后抬头看去,鸣人已经追了上来一记手锤把佐助打入湖底。

随后佐助在另一处跃出水面,鸣人看准时机,瞬间移动到佐助上方,一脚将佐助踢飞。】

“真的假的,那个黄头发的小鬼速度好快啊,这是下忍能达到的速度吗?”

“你看见他使用瞬身术了吗?没有!!怎么可能!”

其他忍村的人议论纷纷,好家伙这届木叶下忍真牛啊,还给不给其他人活路了


【踢飞佐助后,鸣人追身向前又是对着佐助一阵体术输出,然后跳到佐助上方,佐助仰面躺在水中双手结印:火遁 豪火球之术!

一道烈焰迎着鸣人面门重来,鸣人也不躲闪,深吸一口气,一声大吼居然直接讲豪火球吹散!气浪将湖水都压低几分!!】

“没法看了,他们两个都是卡卡西班的吗?”

“啧,从老师开始就不一样,那写轮眼是想有就有的吗?”

“确实!!”

“可不是,移植的写轮眼用的那么溜,能是一般人?”

【此时,屏幕已经完全不是鸣人的对手,将佐助击飞后,鸣人跃至半空抓住佐助的双脚抡圆了砸向山壁。

鸣人走近佐助,领起佐助的衣领:“你差不多给我清醒过来吧!如果你不愿意醒来,我真的会揍你一顿,打的你动弹不得,然后把你带回去的,佐助!】

显然相比佐助,鸣人并不是想要杀了对方,而是想将走入歧途的朋友拉回正途!!

【“你好烦啊……”

佐助听见影像里的自己这样说道。

接着说出了一句对鸣人而言是伤人至深的话。

【“没有父母,也没有兄弟的你……”

“懂什么?!!”

“从一开始就孤独一人的你……”

“怎么可能懂我的感受!!!!!”】

全忍界都听见了宇智波佐助对漩涡鸣人的话【“正因为这份羁绊才会痛苦,失去了这些东西的感受,你怎么可能知道?!!!!”】

“鸣人……”此刻佐助知道说什么都于事无补。

鸣人低垂着脑袋,死一样的寂静在两人中间,随后鸣人开口道:“真正的父子之情,兄弟之情,我确实不清楚……”

【同样的,屏幕中佐助将鸣人抱摔下山崖,落在水面的短木柱上:“但是……”

鸣人脑海里闪过伊鲁卡老师的话语和他一起吃拉面的身影:‘今天我请了,你敞开肚子吃吧。’

‘太棒了’

“想到和伊鲁卡老师一起的时候,我就想……

‘我开动了!’热腾腾的拉面,柔和而温暖的灯光,伊鲁卡慈爱的笑容。

有父亲,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伊鲁卡震惊看着影像,然后反应过来看着这边的鸣人:“鸣人……”

双目含泪疼惜而又充满骄傲的看着他,自己也是这么看待鸣人的吧?又像是弟弟又是像是儿子,让九尾之乱后的自己找到了家的羁绊。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

夕阳下佐助和鸣人在河边吵架:‘笨蛋,笨蛋,笨蛋。’

‘你说什么,你这个超级大白痴。’

和佐助一起训练,一起出任务

有兄弟,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佐助强忍着哭腔“你这么超级大白痴……”这种想法佐助何尝没有呢。

【屏幕中佐助紧皱眉头,语气中充满了落寞:“为什么,鸣人?为什么要管我到这种程度?”

“因为你是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羁绊啊。”佐助闻言愣了愣神。】

“我嘴巴很笨,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我觉得……”观影中的鸣人突然开口。

“但我觉得我们很像,那种孤独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我爱罗“……”他想起了鸣人对他说的话。

“所以我才不希望你回到黑暗里。回到一个人的孤独里。”

鸣人继续说道:“美琴阿姨说过我们……是兄弟啊!”

【影像中,佐助的痛苦闭上了双眼,落寞开口:“迟了,已经迟了,我已经不能回头了。”随后拿出口袋中的护额戴在了头上,劈开脚下浮木落在水面上,随手一镖也将鸣人脚下浮木打碎。

佐助的痛苦使得他从二勾玉开启了三勾玉。只有亲手斩断这羁绊,才能提升写轮眼。此刻他已经下定决心。】

木叶外鼬看着佐助按照自己的安排逐步获得力量:就这样吧,佐助就这样来到我的面前,直到……

观影中的佐助知道那个屏幕中的自己决定下死手了来获得力量打败那个男人……可现在自己有那个决心吗?

【“那这份羁绊,就由我来斩断!”“来吧,鸣人,你现在已经不可能伤到我额头的一根汗毛了。”

获得三勾玉的佐助此刻已经能看清鸣人的攻势,和之前判若两人,只凭那眼花缭乱的体术就又一次将鸣人压入下风。又一次交锋中,一拳正中鸣人面门,把鸣人打入湖中。

佐助落下湖面,静心等待。突然无数影分身从湖底朝着佐助激射而去,佐助凭借着三勾玉写轮眼一一将其反击出去,片刻后就将全部影分身消灭,正当佐助戒备同时,一双手从水底伸出抓住了佐助脚踝,随后十几个影分身相连在空中舞出一道旋风后将佐助狠狠砸在了山崖上。

“火遁,龙火之术”被砸入山崖的佐助也立刻反击一招龙火之术顺着影分身烧入还在湖中无匹的热量将山间碎石烧成了岩浆。】

忍界

又开始了,这影分身玩的溜啊,二代目火影都没有你会玩吧!

还有那龙火之术,谁家龙火之术能把岩石烧成岩浆啊!

【山崖上,佐助大口喘着粗气看向自己脚下的鸣人“太迟了,鸣人。”佐助将鸣人提起扔上半空“已经太迟了,鸣人!!”怒吼着锁住鸣人的脖颈直接砸入了地面。】

“鸣人……”伊鲁卡担忧看着已经失去意识的鸣人。比伊鲁卡担忧的是还在观影的佐助,他想知道后续发生了什么。

【“让老夫来帮你吧,你可要好好谢谢老夫,还要感谢……】

观影众人看见影像中漩涡鸣人的意识空间,巨大的金色牢笼,黑暗深处,一只巨大的野兽藏在深处。

“九尾……”

不用猜都知道这么怪物的身份。

“九尾妖狐!”

【“把老夫封印进你身体的四代目火影!”】

什么!!九尾透露出来的消息让鸣人陷入宕机,自己一直遭受这些待遇的罪魁祸首居然是自己最敬爱的四代目……


【屏幕中,随着九尾的声音,失去意识的漩涡鸣人被一股猩红的查克拉缓缓包裹住,鸣人的身体也无意识随着查克拉撑起。随后鸣人猛然睁眼一拳直击佐助面门,将佐助击落在远处的水面上。

就在佐助捂着脸痛苦大嚎时,鸣人也仿佛野兽般四肢匍匐在水面上,查克拉在他身上形成一个妖狐外衣,对着佐助低吼。】

“哈哈哈哈哈,那个佐助哈哈哈哈哈”牙又一次忍不住笑出了声。

“麻烦死了,喂,别笑了,那个佐助瞪着你呢。”鹿丸为了牙的生命安全好心提醒了一下。

牙突然也打了激灵,收敛住了自己。

【屏幕鸣人的一套体术接连击打在佐助身上,即使有三勾玉佐助还是躲不过去:“那个查克拉到底是什么?好像有自己的意识,现在三勾玉已经看不清他的动作了。”

“是吗,看来你有着很特别的力量啊。”佐助镇定下来,绕着鸣人飞速奔跑,随后吐出几个凤仙火逼迫鸣人走位,最后“火遁,豪火球之术”一颗巨大的豪火球蒸发的湖水朝鸣人袭去。

鸣人不躲不闪直接冲进了豪火球中,一阵烟雾中佐助看见鸣人毫发无伤地站在那里:“那股查克拉在保护着鸣人吗?”

随后想到但只要保持战斗距离,就不会被捕捉到,刚刚想完只见鸣人身上的查克拉化作一只大手朝佐助抓了过去。】

忍界众人惊呆了!

查克拉!从来没有人这么用过查克拉!

卡卡西流下了羡慕的泪水。

【佐助在半空中努力变幻身形躲避着鸣人的查克拉手臂,等佐助落地之后鸣人在佐助周围高速奔跑,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水幕,水幕中查克拉手臂从佐助意想不到的地方冒出,抓住了佐助,砸向了山壁。】

看着那些山壁岩石在二人的打斗中如同豆腐一样,不少忍者流下了冷汗,普通上忍也不过如此吧!!

鸣人摸着肚子上的封印:“这就是那只狐狸的力量吗太厉害了……”

影像中那个三勾玉佐助,使出全部力量要置他于死地的佐助被这股力量压着打。

【屏幕中佐助的身上慢慢爬上了天之咒印的黑色云纹,可是依旧被鸣人的查克拉大手抓住掼在地面摩擦出一道深沟后扔向了宇智波斑雕像的脚下。

“哼哼哼哼,没办法了,只要沾染到那股力量……我连我自己最后变成什么样都不知道。”佐助缓缓从雕像脚下站起来“但是,没办法啊鸣人……”

随着佐助的话语,皮肤被咒印包裹变成暗青色,黑色的头发也变成了青蓝色的长炸毛双眼和鼻子上一个黑色的手里剑图样:“确实,你是特别的,但我比你更加特别,哼哼哼。”】

“!!!佐助你这个样子好丑啊哈哈哈哈哈”鸣人看着佐助屏幕中的样子毫不留情的嘲笑着。

“哼,你以为你的样子很好看吗?”佐助也不甘示弱。

但二人都清楚这是最终一战了,鸣人和佐助咽了咽口水。

【屏幕中鸣人抓向佐助直接将佐助压在了宇智波斑的雕像脚上。

烟雾散去,漩涡鸣人吃惊看着自己身下,一个巨大的手掌包裹着佐助,随后轻轻一扇,鸣人就被扇到了千手柱间雕像的脚下。起身后鸣人瞪大双眼看着对面:佐助的背上长出了两个像手掌的巨大肉翅。】

【“知道吗,这里被称作终结之谷,,是个正合适的舞台呢。对吧,鸣人?”

佐助随之结印,左手千鸟嘶鸣,蓝色的千鸟似乎也被那咒印力量侵蚀变成了灰色“恸哭千鸟!”

被九尾影响变成半人半兽的鸣人也在右手凝聚出了螺旋丸,蓝色的螺旋丸混入了红色的查克拉“朱玉螺旋丸!”

狰狞兽瞳和写轮眼相互敌视。

宛若命运一般,几十年同样在这个地方,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最终决战的地方……

同样依附着千年前一对亲生兄弟的查克拉

千鸟和螺旋丸在半空中对撞。

“千鸟——!!!”

“螺旋丸——!!!”

在一片白芒中,佐助未结印的右手狠狠怼进了鸣人的心口。

剧痛之下,鸣人的手指划过了佐助的护额,将木叶的护额划出一道代表着叛逃的口子。

千鸟和螺旋丸的力量吞噬了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雕像之间的瀑布。】

曾经在忍校没能做到的和解之印,也许……

只能在梦中,才能让这对兄弟再次两指相扣。

佐助看着影像中自己取得了胜利,鸣人昏倒在地。一时间百感交集:有对于自己力量的欢喜,有对于鸣人的抱歉,有对屏幕中自己未来的预感……那将会是失去,失去和不断的失去……

如果那时候千鸟和螺旋丸能换成和解之印——佐助摇了摇头自己为啥会有这么天真的想法……

【随着影像接近尾声,天上下起了暴雨。

佐助捂着左手看着昏倒的鸣人,护额从头上滑落在地,一阵剧痛从手臂袭来,佐助不得不跪在鸣人上方,看着双眼无神看着近在咫尺的鸣人的脸庞……】

影像骤然停止!

【提问——】

【接下来宇智波佐助会做什么?】

……

佐助在听到问题是炸了!!!

这影像主角明明是漩涡鸣人吧,关我什么事!

为什么要迫害我宇智波佐助!!

还有那些四面八方投过来的视线,等着等我查克拉恢复了,让你们尝尝写轮眼的滋味!!

【选项一:杀掉漩涡鸣人,开启万花筒写轮眼。】

【选项二:被突然清醒的鸣人说服,一起回到木叶。】

【选项三:突然喜欢上鸣人,和鸣人一起回木叶。】

【选项四:宇智波佐助夺回任务失败,宇智波佐助离开木叶向大蛇丸寻求力量,鸣人被赶来的卡卡西救走。】

好家伙,又是一道选择题!!

还有那个选项三真的不是来搞笑的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